关闭

帖子主题:感动!第116次出征,泪别三千里川藏线

共 8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250771
  • 工分:971395 / 排名:46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感动!第116次出征,泪别三千里川藏线

一条崎岖的路通向远方,通向那风雪的故乡,多少战友留在这里,永远化作山的脊梁……”2015年度最后一期特别策划,请随记者穿越三千里川藏线上,陪伴1000多名退伍兵挥别军营,走出雪山,奔赴新的人生旅程。2015,难说再见。老兵,难说再见。

第116次出征,想带着家人跑川藏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队出发前的简短思想动员

汽车团宣布退役命令的日子到了,九连代理排长赵家田抚摸着陪伴自己征战川藏线多年的斯太尔战车泪流满面、难以释怀。当兵16年,他已经115次驾车征战川藏线。

过去,川藏线是“虫蛀的麻绳、锈蚀的钢丝”,每一次出征,都是生死考验。

军旅生涯中,赵家田先后几十次遭遇雪崩、泥石流、塌方、飞石等险情。他告诉记者,川藏线虽是条“生死线”,但是汽车兵们年年都在跑,线上的每一个兵站、每一个路标、每一位长眠高原的战友,都深深铭刻在心中。经过16年的历练,赵家田成为川藏线上的“活地图”、车辆装备的“铁马神医”,也留下了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等病症。

临别前,赵家田说出了他退伍后的心愿,这些年川藏线上的路宽敞多了,明年玉兰花开时,他要带着家人再跑一次川藏线,让他们看看自己曾经奉献青春的地方……

离家越近,愧疚越深

已经是深夜了,某高原场站实验室灯火通明,上士敖凯独自一个人在捣鼓着试管、仪器。再过几个小时他将踏上回家的路,为何还在实验室忙活着?

这天夜里,敖凯做了一个梦,梦见亲爱的儿子在喊爸爸,结果醒来后,发现一切都不见了……

那年9月,敖凯的家人打来电话说他的妻子快要临产,让他赶紧请假回家。就在敖凯准备离队的前一天,他突然接到一项重要的保障任务,考虑到自己身兼油料化验员和司泵员,责任重大,他默默地撕碎了假条。

去年,敖凯本来准备回家为儿子庆祝两周岁生日,却突然接到妻子电话:“儿子发高烧,住院了。”

匆匆赶回去,敖凯终于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一直未曾谋面的儿子。看着身上插满管子、重度昏迷的儿子,堂堂男儿顿时泪如雨下。儿子再也没醒来,他再也没能听到儿子叫一声爸爸!

带着悲伤回到高原后,敖凯把对家人的爱和歉疚深深地藏在心里,一门心思投入到工作中,生怕自己闲着。离队前,敖凯一再放慢回家的脚步,他说,离家越近,愧疚越深……

心爱的军装洗了又洗、叠了又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车队通过冰雪路面(摄影:向东)

川藏线上,险峻莫过觉巴,高寒当属东达。两座大山之间,并不起眼的荣许兵站,海拔4200多米,自然条件及其恶劣,周围几乎与世隔绝,成为名副其实的“生命孤岛”。

记者驱车来到川藏线荣许兵站,只见几个兵站在小型发电站的河道上,刨冰除雪、检修电机、维护电路,在飕飕的寒风中干得热火朝天。上前打听,得知这是该兵站指导员廖扬带着2名退伍老兵在维护检修水电站。

廖指导员指着一个兵说,这个兵叫岳前龙,3年前调到兵站来,是这里的水电维修专家。兵站搞建设,离不开他。

前不久,他提出想转士官。家里人多次打电话给他做工作:兵站条件那么艰苦,你留下干什么,回内地干啥不好?小岳说,兵站的活总要有人来干,你不干,我不干,西南边防谁来干?

命令下来,套改上士的名单里没有岳前龙。队伍解散后,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宿舍把自己心爱的军装洗了又洗、叠了又叠,心里面感觉空落落的。后来,他和另外1名今年退伍的战友找到兵站干部,请求再为兵站维护检修一次水电站。

小岳深情地告诉记者,这个水电站处处都凝聚着战友们的心血。有了它,战友们在漫长的黑夜中不再挨冷受冻,在临退伍之前,能再为兵站做点事,心里踏实。

临走前,他把萝卜装进行李箱

越野车喘着粗气艰难地翻过“99道拐”,来到又一个五星红旗飘扬的军营———海拔4300米的邦达兵站。记者见到炊事员范厚红时,他正在整理衣物,满满的行李箱中,一个60厘米长的白萝卜格外引人注目。

刚上高原那会儿,他晚上睡不着,白天吃饭往外吐,班长搬来氧气瓶让他吸,他一把推开:“以后做饭烧菜难道还要背个氧气瓶?”

几个月后他逐渐适应了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的日子。车队上线任务重时,他一天睡眠不足4小时,就连削土豆时都能睡着。寒冬腊月,为了能让大家吃上新鲜蔬菜,范厚红和战友们顶风冒雪挖开近1.5米厚的冰冻层,刨出了1000多平方米的温室。经过无数次实验,他们在“生命禁区”种活了蔬菜,如今温室大棚年产蔬菜上万斤,路过的车队官兵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鲜蔬菜。

离队前,兵站的退伍老兵们都会在行囊中装上一个自己种的白萝卜,纪念这段青葱岁月。

孩子长大后,也让他们当解放军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路漫漫、雾蒙蒙,革命生涯常分手……”又到一年老兵复退季,西藏波密县玉普乡中坝村村民听说中坝兵站又有几名老兵要退伍,他们在村支部书记贡曲江村的带领下,箪食壶浆,手捧洁白的哈达,要与亲人解放军一一道别。几名20多岁的藏族青年拉着一名老兵的手,迟迟不肯松开,相互哭成了泪人……

记者拿出相机拍下了这个令人难忘的精彩瞬间。该兵站站长唐毅告诉记者,这个老兵名叫韩义荣,1999年12月入伍,自当兵开始就一直在兵站干,一干就是16年。这几个藏族青年都是韩义荣从小看着长大的,教过他们读书、写字,还帮助他们看过病、理过发,他们跟韩义荣最亲,不管什么节日老乡们都会来兵站邀请韩班长去家里坐客。

这一感人至深的画面,是中坝村村民多年如一日坚持维护军民团结、民族团结的见证,也折射出中坝村村民与川藏线官兵结下的不解之缘。

中坝村地处西藏米堆冰川旁,是一个只有100余户人口的穷山村,科技教育相当落后,村里没有一所学校,尽管村里有800多亩山地,但村民过得并不富裕,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

脱贫必先兴教。为让藏族群众掌握更多科技技能,中坝兵站办起了“光明夜校”,除了为孩子们补习文化知识外,还定期举办种植、养殖、驾驶、医疗、农机维修等培训班。如今,一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中坝村年人均收入已经达到了5000元左右。

贡曲江村说:“这些年,村里科技兴农的发展速度比较快,村民的腰包渐渐鼓起来了。让大家最感激的是中坝兵站的解放军,是他们带来了科技的春风。我们村现在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平安文明村,孩子长大后,也让他们当解放军。”

想想牺牲战友,还有什么不知足

6时30分,一声嘹亮的军号声划破了寂静的黎明。川藏兵站部通麦兵站战士刘海涛坐在打好的背包前,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闷烟,他昨晚一宿都没睡好。自从昨天下午兵站领导宣布他退出现役的命令后,他的心情变得格外沉重。

上午9时许,兵站领导带着几名退伍战友一起来到了群山掩映的“川藏线上十英雄”纪念碑前。他们为英雄点上了香烟,斟上了美酒。站在纪念碑前,向烈士敬礼告别的时候,刘海涛的心一下静了:“为了西南边防的稳定和发展,一代代川藏线人用生的艰辛、死的壮烈托起了这条生死线,用艰苦奋斗、无私奉献默默驻守着这条国防运输线。60多年来,共有661名战友长眠在这条线上……他们活着没享一天福,牺牲后还要为祖国守边防,你才付出了多少?是党、是军队把你这个农民的孩子培养成为一名党员、下士、厨师,你要对得起这一切!想想牺牲的战友,我还有什么不知足……”

又爱又恨,离别前的依恋

白志强,川藏兵站部某汽车团新闻报道员,四级军士长。从军16年来,他走遍了川藏线上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段路、每一个兵站,经历过战友牺牲的伤心无奈,也萌生过早点离开川藏线的念头。但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内心对川藏线是万般的依恋。

老兵离队前一天,团里传来消息:转三级军士长名额有限,白志强光荣退伍。接到退伍的消息后,一向坚强的他,泪水在眼眶情不自禁地打着转转。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他这么眷恋这条“生死线”?白志强告诉记者,其实他和所有汽车兵一样,对这条线的感情是又爱又恨。爱它,是因为它承载了一代代年轻汽车兵的青春和梦想,磨砺着他们茁壮成长;恨它,则是因为它曾无情地吞噬了无数筑路官兵和汽车兵年轻的生命。可是当真要离开它时,心中却还是充满无限的依恋和不舍,因为汽车兵早已和这条洒过无尽汗水、吃过无数苦累,甚至经历生死的川藏线融为了一体!

爱上川藏线,不想说再见!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1/5 9:07: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感动!第116次出征,泪别三千里川藏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