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谈谈恶魔希特勒的魔生进化以免人类漏过当代有成为恶魔胚子的发生

共 87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9204384
  • 工分:1522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谈谈恶魔希特勒的魔生进化以免人类漏过当代有成为恶魔胚子的发生

前言:希特勒之所以成为人类恶魔跟其人生之路有着与人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社会所直接被影响而导致。人类的思想意识包含本能认知意识以及进化产生的后天认知意识组成,人类思想意识里的后天认知意识所形成的应知基数是来自人类创建的文明社会所给予的不断通过对应知的学习理会,而由此领悟应知知识的延伸性。所以对希特勒的社会之路加以分类才能清楚的知道魔生的社会发生区间。

第一节:《希特勒在变异成为人类恶魔之前的幼小~学生时代》 希特勒在变异成为人类恶魔之前是和所有普遍人一样简单的成长经历。中国的《三子经》也说明了没有人天生就是恶魔或圣贤。希特勒出身在奥地利与德国相邻的一个小镇,就像绝大部分日耳曼民族普通的老百姓家庭。父亲只是个小职员、母亲靠给人缝纫贴补家用。家里兄妹几人、家庭生活过的紧巴巴的。希特勒在小的时候经常受到父亲的责骂和殴打,绝大部分应该都是希特勒小的时候贪玩与无知引起的。至少应该知道希特勒的父亲做为政府部门单位的一名小职员,起码具备基本的文化涵养而不会无厘头就经常责骂殴打小时候的希特勒,毕竟也是具有血缘关系的幼小儿子。而希特勒小的时候母亲很疼爱他,这也是绝大多数做为母亲们自然本能的天性。

这种家庭氛围应该在当时那个年代的普通日耳曼人家庭生活中不过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情了。确实做为父母对于孩子的行为学引发生气,不过就是打还是不打、骂还是不骂这么简单带着血缘的教育意识。希特勒小的时候学习成绩一般,这也许是他经常挨父亲责打的主要方面。但是打多还是打少、打重还是打轻、骂多还是骂少的家长作风,并不会在希特勒小时候的心理就可能心生对父亲的难消刻骨恨意。这是不符合发生学的,希特勒在小的时候内心思想所能形成完备的只会是担心(父亲责打)和害怕。打的多、打的重、骂的多不过是由此加重了希特勒小时候的心理担心、加重了心理的害怕。因为担心故此就会害怕的家庭父子关系,

然而丝毫不会影响希特勒小的时候在学校固有的正常同学交往关系和学习氛围取向以及校园融入程度。更不会因这种家庭父子关系的发生而产生心理的自卑孤闭感。这是建立在那个年代这种家庭父子关系的社会常态化。更何况是父对子之间的管束本能认知。根本谈不上会涉及到所谓责打带来尊严意识的层面启迪。而由此可能导致在希特勒幼小时候的心理发生扭曲而萌生了性格上的叛逆。如果心理发生扭曲导致性格产生裂变的反弹叛逆,具体表现为与父亲的正面充满火药味的敌对或对父亲展现的是倔强的沉默,还扯不上跟仇恨埋下有关的思想意识可能。即使发生程度的撒谎与逃避均是心理担心带来的害怕思想所反应出的正常行为。在即时父亲发生的责打,小时候希特勒心理产生了愤恨思想和怨恨心态不过是对责打行为的正常即时心理反射却绝不会有尊辱的意识形成。可以说如果把希特勒小时候父亲对他的经常责打,而由此推断希特勒开起了在小时候的心理扭曲而发生性格叛逆的裂变诞生。那么这是完全不负责的心理推断,也是完全规避了本能血缘意识的直接支配作用。 在学校希特勒小时候喜欢绘画、和关于历史文化方面的知识课程。说明希特勒小的时候日耳曼学校就有了正规的绘画课和历史课。这也是希特勒小的时候和其他普遍同龄孩子对于学习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另类偏好。喜欢绘画是意识活跃的表现,而爱好历史文化也是出于孩童时期对外界新鲜事物油然的欲知正常学习心态。行为思想上也没有任何有超乎寻常的创新。希特勒中学毕业,不代表他比高中、大学毕业就缺少了同等具有的社会基本应知知识基础。就像数学是最高点的门课诠释,可只需要明白数学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就这么简单。而数学里面又往下分支为基础、初级、中级、高级、高等级等等,越往下分支就越复杂。注意:是往下分支、而不是往上收支。表明往下更细更求精,可是再高等级别的分支出的计算门类都高不过数学这两个字做为门课所包揽的地位逾越。其它门课皆如此。例如通过后天的应知学习,英语达到六级和十级可以保证与使用英语的进行准确的意思沟通,那么二十级或二百级的特殊性建立在那方面?至少脱离了社会层面的正常需要,无非是更加的单高位专业了。而对其它众多门课拥有的等级却大都停留在普遍基本层面的水平上。何况现代社会产生的门课越来越多,并将继续无限增加。究其本质没有任何特殊于社会的性质意义,只是人们惯有之的对社会分类尺度上的伪公正意识导致的。

第二节《希特勒在变异成为人类恶魔之前的求学路》

学生时代的希特勒中学毕业后希望到维也纳美学院学习绘画。这也是他门课中自我感觉最好的、同时也是本身意识热爱的。不过也正好说明学生时代的希特勒在校园的学生生活根本就没有子虚乌有的自卑孤闭心态。否则怎么会有去维也纳高等美学院求学的少年信心和志向?求学的希特勒像所有学子一样他前往了维也纳。在维也纳期间的求学生涯虽然清贫,特别需要来自家庭的重要生活资助。也正好证明了希特勒的父亲对求学之路的希特勒并没有加以干扰,同时也说明了希特勒的父亲对于学生时代的希特勒并没有造成心理障碍。

求学希特勒想通过给行人画素描肖像的劳动付出而获得相应的报酬,以减轻给予家庭的负担。这点可以看出求学希特勒正常理智的品格。不管求学希特勒在素描作品上的画功如何,至少这种行为是得到日耳曼民族社会准则的认同。绝没有乞讨意识的曲意。虽然求学希特勒最终没能进入维也纳美学院,至少求学希特勒为了他所热爱的绘画能得到更专业的提升渴望,已经为此努力过了。没有进入维也纳美学院不表示求学希特勒的心理就可能发生愤恨的扭曲变形。至少他来到维也纳求学是知道本身家庭经济的状况,对于被拒绝的可能就像理解自身家庭所处的社会普通地位这么简单。

而且求学希特勒在维也纳城市根本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基础,更不至于会认为自身就是绝对要保证可以进入维也纳美学院产生这么荒唐可笑的人才观意识?甚至发生由此对社会的人才不识而愤恨生念报复社会的喷子观?求学的希特勒只是千万个普通日耳曼学子正常简单的轨迹。而母亲的突然过世,对于还在求学中的希特勒所带来的情感打击,就和所有同此经历过的人们一样在突失了慈爱的母亲、所能呈现出的只是此时此刻的木然伤悲。可能会产生对这个万恶的旧社会那吃人的资本家而骤然升起的仇恨之心?那么后来成为士兵希特勒怎么没在战场上反应出对这种社会刻骨仇恨的意念行为?

第三节《希特勒在变异成为人类恶魔之前的从军魔生前夜》

家庭的变故给求学的希特勒在维也纳继续维持求学,带来了必须的志向放弃。加入军队的偶然是求学希特勒基于摆脱求学志向放弃后而必须面对的生活选择。进入奥匈帝国军队的生活希特勒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奥匈帝国士兵随后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军队的战场生活是极其残酷和血腥的,管理军队的战场军纪条例也是非常冷酷和严格的。在战场嗜杀环境下会带来适应习惯,相应的对于战场生与死的恐惧也会逐渐熟悉而淡然了。士兵希特勒在执行战场上级(犹太人上级)交代的军事任务因为出色的表现,而被军队授予了一枚象征军人荣誉的铁十字勋章,作为嘉奖同时晋升士兵希特勒为下士军衔(班长、副班长级)。

士兵希特勒在战场上两次被敌方毒气战致伤而住进了战地医院治疗。在第二次受伤疗伤期间,一次世界大战因奥匈帝国、德国宣布战败致使战争结束。下士希特勒在军队的战伤医院发泄不满的思想,首先应该是出于军人角度在战场上对所有的战场献身付出而换来的却是国家战败。油然的军人羞耻感(特别注意:士兵希特勒在战场受伤两次、获得过代表军人荣誉的铁十字勋章、同时晋升为下士对于普通一兵所带来的是对精神和意志的肯定,同样对普通士兵的希特勒来说是何等的人生重要和思想影响)。正因为如此,此时下士希特勒可能萌生了具有抽象定义的国家荣辱感慨念,以及在军队教育接受的强烈责任感而自然得到升华。这才是导致希特勒开始魔生前夜的直接起因,跟求学期间的希特勒和学生时代的希特勒在性格上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关联的特质必然。

第四节《希特勒在变异成为人类恶魔之前退役后的魔生开始》

国家战败后下士希特勒没有回到家乡而是去了德国,因为回到家乡也是面对失业。而家乡和德国相比获得生活就业的机会率当然是德国,再加上战友或上级回归德国的大有人在,这是起码的为人生存在的生活机率选择。在德国期间首先追寻的就是为了基本生活的奔波思想。起码不可能连生活的基本稳定都成问题的时候,会去扯什么成为未来恶魔的预想事宜计划,这是人类在生存亮灯下本能意识所绝对强烈排斥的。只有在相对稳定的基本生活时期,才可能有心思随流旁观当时社会流行的政治活动(注意:是随流旁观绝对不可能主动勇跃、思想主观上不会对获得不久相对稳定的个人生活基本允许自身行为带来威胁)。

那么在当时的德国社会必然刮起了全面的政治运动,政治运动调动起了德国全社会民众的踊跃参与活动。而对于退伍下士希特勒虽然处于德国社会的底层边缘同样应该无法置身事外不可能不被直接影响。说明德国当时的社会展开的政治运动规模已触及到全社会所有最底角落,不然退伍下士希特勒做为异乡之人处在德国社会底层生存边缘的现实境况,是不可能产生任何主动于社会运动的积极相应思想。更多的是关于生存稳定的思考,这是人在现实与浮云的生计边际是完全本能意识思想主导。除非只有触及到这社会最底层各角落的直接运动冲击,不然应该不会有退伍下士希特勒投身于德国政治运动的任何主动行为思想可能性。退伍下士希特勒最早加入的只有为数不多几人组成的微小政治团体,大多成因是退伍下士希特勒应该是处于对生活基本获取有利上的自然被考虑。为什么这么说?当时德国全社会运动各层面繁多的政治组织在政治内涵上无非都是大同小异的基点轴线。

设想要是退伍下士希特勒加入到人数较多的政治组织,就有可能发生因人数较多有被忽视个人在生活基本上的主张,不但毫无益处反而因加入参与的责任拖累有导致原有的生活基本可能不保,发生个人生存都丧失的自毁问题。做为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讲究的就是先学会生存、才能打击敌人的战场军人素质,这个认知是完全可能具备的。那么加入到有限的几人微小政治组织,对加入的个人在生活基本上发生的生存问题就有可能给予人格重视。虽然组织微小但也许就是因为微小反而更能突出在尊重人上的具体。保障了加入者的实际生存问题,就是给予尊重了对加入者的加入行为同等社会尊严。才能让加入者带着社会尊严的感受全身心投入到德国这场全社会运动的浪潮当中去。

退伍下士希特勒的思考就会由生活的生存问题,转移到小组织的政治活动上。前面说了德国当时社会运动参与的组织在政治内涵上基本大同小异,退伍下士希特勒极有可能游说各个大小的政治组织形成像德国联邦形式的对外统一、对内自主的众多独立政见类同的组织团体构成了大联合政党,在德国巴伐利亚省的社会运动中脱颖而出。这一政治合并瞬间在德国其它诸省被复制展开,优势其实不在于谁先谁后的平面认知。而在于构建的大联合政党的政治意义是什么,具有什么为此构建联合的政治主张?这才是重要的“需要”政治性。这些既然合并成众多德国社会的诸省大联合政党,接下来就必须是政治连续性的“需要”体现。不然政治就会失去其政治特有的属性,

而退伍下士希特勒所在的巴伐利亚省接下来发生了著名的“墨尼黑啤酒馆政变事件”。政变事件很快就轻易被镇压,但事件的发生的影响力迅速传遍全德国,传向全欧洲乃至全世界。这应该就是退伍下士希特勒从巴伐利亚构建形成大联合政党后,再随动展现所“需要”的政治扩展放大影响性,打出一个无法确定是落空还是擦边强力的政治放射球。球是打出了,不管球打的多么的惊人或是多么的优美,其实根本不代表什么特殊。更何况涉及的毫无政治严谨的张合力。巴伐利亚政府只证明是否有效性还是无效性,注意:不是政治上的而是行为上的。选择政治上的都会理直气壮的表达“爱国”否认鄙视“叛国”;选择行为上的都会敢于担当承认“叛国”只为了去“爱国”。如果因此发出这不就是政治运动、怎么抛开政治的疑问?那只能说有此类疑问的均是国家公敌。当时德国的政治认知就是这么回事(与当时德国所处的国际政治紧迫局势无关),谁让德国进行的是一场全社会政治运动。

第五节《希特勒在变异成为人类恶魔之前的魔生成型》

退伍下士希特勒自然是站在行为认知上,不过做为个人的退伍下士希特勒是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完全德国社会政治演化的进程可能。更不可能个人预先就已经进行了政治设计的可能,首先个人是处于完全被动的社会政治团队优选学,同时个人不具有任何主动“导向”政治运动的社会力量。所包含同属组织团队乃至全社会团队参与的凝聚精神要求。这才是德国当时发起社会政治运动的最高要求---社会凝聚精神。故此做为个人是渺小的、集体才是力量的源泉。

节后语:如果当今社会要避免再产生像人类恶魔希特勒一样的未来恶魔胚子,就是清除未来可能具有如下迹象人群:那些具有责任感倾向的、那些具有荣辱感倾向的、那些具有信用感倾向的、那些人生可分阶段类同的、那些具有组织效率倾向的、那些具有凝聚潜质倾向的、那些具有国家意识倾向的、那些具有口若悬河倾向的。基本消灭具有这些倾向的于萌芽状态就可以确定保证不会在人类社会再发生未来的希特勒恶魔胚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0767965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1/2 21:06:1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谈谈恶魔希特勒的魔生进化以免人类漏过当代有成为恶魔胚子的发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