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

共 40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

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中国国民政府在接受日军投降的同时,也开始抓捕汉奸及战犯,不久又开设法庭审讯民族之败类,以及犯有战争罪的日本人!后来经过审讯之后,包括:谷寿夫在内的多名日本战犯被押赴刑场!

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

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中国派遗军司令冈村宁茨,日本陆军大将,侵华日军的头号战犯,竟然被宣布无罪释放,虽说此事陡起风波,各界人士纷纷强烈谴责,逼使代总统李宗仁下令重新逮捕冈村宁次,可惜时任淞沪警备司令的汤恩伯,一边将命令扣压不发,一边令人将将冈村与其他在押的日本人送上回国的轮船。事实上,当年许多日本战犯在南京国民政府的许可之下,返回日本,逃避了被审判的命运!

为什么会放纵战犯,绝对他们无罪,而是另有原因。早年,包括蒋介石在内的许多民国政要早年都有留日经历,对日本颇有好感。论起,与许多战犯的关系都不一样,比如:冈村宁茨曾经为陈仪、闫锡山、孙传芳等人的军事教官。

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

有好感又有私交,自然不能处理的过早,再加上冈村宁茨等战犯在投降时,也给国民政府送上大礼:百万侵华日军仅向国军投降,将全部装备及控制区交给受降的国军,拒绝向八路军或新四军投降,甚至继续与之作战。

即便投降之后,许多日本军人也被命令“自愿”留下,参加中国内战,比较有名的当属,为山西阎西山服务的日军,到1946年4月,多达1.5万名,1946年5月,阎西山成立了山西保安总司令部,1947年3月,又改编为山西野战军,1947年6月,即正式编为陆军暂编独立第十总队,从总队长今村方策到各团骨干力量,基本上都是日本人。

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

据称在战败后,冈村宁次与何应钦缔结“共同打击共军”的秘密军事协定,因于芷江签订,被称为“芷江协定”。从那时开始,冈村宁次一边任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长官,一边为国民政府充当作战参谋。

如此一来,不仅不能审问,还要委以重任,让冈村宁次等战犯安全归国,免于刑罚也就再自然不过。这些人回到日本之后,自然也极力回报!

1949年,冈村宁次等人又商议,募集以富田直亮为首的十七名旧日本军官,组成日本军事顾问团。这个富田直亮虽说名气不大,但也不是一般人物,为陆军士官学校32期、陆军大学校39期毕业,战败时,任第23军参谋长,陆军少将军衔,到台湾之后化名白洪亮,也因此日本军事顾问团即得到“白团”之称谓。

1949年11月,白团到达台湾,到1951年,白团的教官增加至八十三人,都是旧日军少将至少佐级中坚核心精英,号称为相当于战前日军三个师团的脑力。

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

“白团”以“圆山军官训练团”、“石牌实践学社”等名义活动,教授中高级军官战略、战术、战史及实兵训练等,有“地下国防大学”之称。

据报道,白团于1954年向蒋介石提出秘件《反攻大陆初期作战大纲之方案》,也曾参与设计台湾防卫计划,以及建立后备动员体系等工作;约2万名台湾军官接受过其培训,包括胡琏、郝柏村、蒋纬国、黎玉玺等知名人物。

直到50年代未期,白团因其阶段性任务完成,随即被解散,成员陆续归国,只有富田直亮留下,继续替蒋介石出谋献策,也因此在1972年被蒋介石授予为陆军上将,这怎么说也是一个奇闻吧!

总之,一帮本应这被送上法庭的家伙,竟然被待之以为上宾!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12/25 8:18: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如此败类本应被送上法庭 却被待之以为上宾!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