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共 98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4077706
  • 工分:590247 / 排名:14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看看新闻网2015-12-09 20:15

在纳粹德国时期,一个小女孩如果有幸成为给元首献花的花童,可谓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希特勒在他的帝国中无论走到哪里,都有雅利安纯血统的蓝眼睛棕色头发的小女孩,为他献花,特别是他最喜爱的康乃馨。

汉尼罗尔当年在汉诺威还是一名6岁的小学生时,就被选为为元首献花的女孩。如今,已耄耋之年的汉尼罗尔居住在美国密苏里州的斯普林菲尔德。日前,她通过英国《每日邮报》首次公开讲述了当年与世界历史上最邪恶的人面对面的经历,以及与另外一个纳粹军官、后来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瓦尔德海姆的邂逅故事。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1937年,希特勒接受花童献花

汉尼罗尔今年86岁,是当今为数不多的真正面对面见过希特勒的人。1935年,她见到了希特勒。这个时期希特勒已完全掌控了整个国家。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汉尼罗尔老年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汉尼罗尔老年

汉尼罗尔说:“我当时6岁,是希特勒最理想的蓝眼睛棕色头发的女孩。但那个时候,谁也不清楚希特勒会是他们现在知道的那个人物。有人可能还说1935年他什么都不是,但他不笨。

一天,我的老师和校长告诉我以及其他班级的另外四名女孩,去当花童,为希特勒献花。我被选中是因为纯种的雅利安血统。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汉尼罗尔在学校

我和其他几个女孩被要求排好队站在街上,等待迎接希特勒。那么小的年纪等30分钟,就觉得太长太长。而希特勒到来的那一刻,我忽然好想去小便。

我很紧张,这时想起母亲总告诉我的,如果内急,就两腿交叉。我就交叉站着。

希特勒的车队来了,有三辆,他的车在中间。

希特勒下车后没有笑容,很平淡,穿着卡其布军装,看上去面善,也有点古怪。他和一个穿着白裤子的女人朝我们走来。那个女的提着个篮子,显得很笨重。

我排在第三个,我们手里都拿着花,他最喜欢的是康乃馨。第一个女孩拿着康乃馨,第二个拿着风铃草,我拿的是野花,一束紫罗兰。因为我听说他也喜欢野花。

希特勒接过第一个女孩的康乃馨,把花放在篮子里,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像是在祝福。然后,他接过第二个女孩的风铃草,同样摸了摸头。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小女孩献花

之后,他就站在那儿,看着我,也没有摸我的头,连一声再见也没说就走了。我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也不清楚有什么含义。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小女孩献花

我当时想可能我有麻烦了。希特勒身边的一个男人给我拍了照片。因为年龄小,当时觉得拍张照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就把这件事藏在肚子里,因为在德国你不能拿这样的事情吹牛炫耀。”

这段经历并不是一个普通德国女孩,与纳粹精英最后的一次邂逅。

汉尼罗尔说,她的父母都没有加入纳粹党,但日子都还不错。她的父亲在汉诺威的奔驰车厂上班,后来又去了杜塞尔多夫一家降落伞工厂做工。她的母亲在家里为纳粹军人缝制军装,并做饭。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希特勒视察纳粹支持者

“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热情的服务员,很喜欢为那些军官做饭。有时,你会误以为她做的饭,就像女王的宴会。

1944年二战的一个夜晚,她邀请一名纳粹高级军官来到我家里。这名军官问我在做什么,还问我未来想干什么。

他对我的回答看上去不感兴趣。随后,他告诉我去给希特勒干事儿。

此后,汉尼罗尔的命运就被一个穿着军装且又陌生的男子定了下来。当时已14岁的汉尼罗尔离开家,开始了一段崭新生活:为新一代纳粹做饭。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汉尼罗尔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汉尼罗尔

希特勒在奥格斯堡有一个很大的地方,用来培训十几岁的青少年。我也来到这里学做饭,那些可伶贫苦的孩子们,希特勒青年团成员,要吃我们做的饭。

我和其他四名女孩要为希特勒的这些16至18岁的青少年们做饭。

他们在那里吃饭、睡觉、训练。一些人去滑雪,一些人学射击等等。

奥格斯堡是一个军事战略重镇,驻扎有一个步兵团,战争期间被狂轰滥炸过。

讲到这里,汉尼罗尔有了一丝丝悲伤。她说:我的母亲从汉诺威来到这里,把我接走。这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旅程,花了大约8个小时,几乎每个小站都停。

我是不得不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因为母亲和我都不敢对希特勒的军官们说不字。”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1936年时的汉诺威,百万人为希特勒行纳粹礼。

汉尼罗尔承认,在那儿工作到不麻烦,她负责为20名军训的年轻人做馅饼。

我住在山上的一间房子里,房间的主人是一对年长的夫妇。房间又小又冷,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室内的厕所。

偶尔,我父母会给我寄钱买衣服。有一次,母亲还把她的珠宝给了一个管我们的女人,希望她能关照我。

令汉尼罗尔终生难忘的可怕经历是她与瓦尔德海姆邂逅的事情。这位前联合国秘书长已于2007年去世。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瓦尔德海姆

瓦尔德海姆曾经的战争经历,曾在他竞选奥地利总统时引起巨大争议。战争结束后,他成了一名外交官和政治家。他说1942年之前,他一直是一名普通军官。之后的战争岁月,他一直在学法律。然而,有人揭发他在1938年就是一名纳粹党员,并加入了希特勒的准军事部队。纳粹在希腊和南斯拉夫进行大屠杀时,他曾在纳粹队伍里是一名军官。然而,瓦尔德海姆致死也没有承认参与过纳粹反人类暴行。尽管担任过奥地利总统以及在结束冷战中起过重要作用,美国仍宣布他为不受欢迎的人。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瓦尔德海姆

汉尼罗尔这次的证言佐证了他在战争时期的角色。

“1944年,我在营地里已经是最好的烘焙师,我做的芝士蛋糕没人能比。这在当地都传开了,为此,营地管事的那个女人说要奖赏我。

那时候有很多严格规定,不能做这不能做那。但我被允许为希特勒的青年团去邮件。一次,我骑车花了20分钟到了邮局,有人要和我讲话。两个陌生人走到我跟前,一个是纳粹高级军官、百万富翁,另一个是一名女士。

他是希特勒身边的人,名叫瓦尔德海姆。

他们邀请我去城堡参加舞会。那个女士给了我一件很奇特的连衣裙让我穿。我那时候14岁,连衣裙短到连膝盖都遮不住。我感觉很别扭,可它的确让我很漂亮。

舞会上有很多食物我都不喜欢吃,不对胃口。有鱼子酱、生蚝之类的。我就喜欢吃面条和馅饼。

舞会现场有乐队有伴舞。当时,我就觉得好像身处一部电影当中一样。所有军官穿着整齐的纳粹军服。非常欧洲化,还有亚麻餐巾和豪华桌布。“没多久,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新婚不久的瓦尔德海姆暴露了自己的意图。”舞会开始还好好的,没多久开始粗野起来。我一直是和一些彬彬有礼的人在跳舞,跳的是慢节奏舞,没有接吻之类的亲密动作。

我注意到那张桌子有三位纳粹军官,其中就有瓦尔德海姆。当时我不认识他,他长得不好看。我对那种长相的不喜欢。

当我跳着舞经过那张桌子时。他指着我对身边一名军官说:‘我要搞定那个棕色头发的小妞,今晚就和她睡觉。’他还说了其它一些更粗鲁的话。

我是希特勒理想中的人,蓝眼睛棕色头发。我被吓住了,我只是一个孩子,才14岁,还没有发育成熟。

另一名军官对他说,’今晚,我要让她待在我床上。‘瓦尔德海姆有点生气。他们吵起来,就听他说,’是我最先挑中她的。‘我害怕听到他们谈论我的身材、头发和眼睛。我知道他们想利用我。我越想越害怕,便告诉我的朋友我要离开。这谈何容易。我害怕地哭了,现场都是纳粹军官,他们不会让你走。突然,舞厅了响起来紧急集合的哨声,所有希特勒的人都走了,各回各的岗位。所有军官,包括瓦尔德海姆都离开了。舞会结束了,那时候我就在想,肯定天使帮了我。’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1933年9月26日,刚掌权不久的希特勒视察汉诺威

这件事现在在汉尼罗尔看来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我是天主教徒,信奉上帝和天使。每当遇到最坏的事情要发生时,我坚信天使会关照我。”汉尼罗尔边说边摸着脖子上的金项链坠子。

一年后,二战结束了。汉尼罗尔回到了父母身边。那时,家里又添了一个妹妹(妹妹如今已去世),不过,家境还很富裕,可以承担得起去美国度假。

就在美国度假时,汉尼罗尔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并在1954年结婚,婚后生下一男二女。

她说,纳粹主义的罪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远去,就希特勒而言,他是在竭力为德国人做最好的事情。

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

汉尼罗尔

(看看新闻网记者:王鹏)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5/12/10 10:01:3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六岁给希特勒献花14岁遭调戏 耄耋老人首次讲述当年的故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