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

共 49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293268
  • 工分:642637 / 排名:116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

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

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

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对任何军队都不例外。

1948年秋的塔山阻击战,就是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牺牲巨大的一场血腥之战。

9月,以夺取锦州开始的辽沈战役打响后,能否全歼锦州之敌,关键在于能否守住塔山,吴克华司令员奉命率4纵队守住塔山,阻止国民党援军锦州。这一场阻击战整整打了六天六夜,打得玉石俱焚,吴克华1个纵队3个师的兵力在塔山阵地成功地阻击了3倍于己的敌11个师的猛攻。4纵共歼敌6117名,自己也付出了伤亡3000余人的重大代价。后来,东野政委罗荣桓称赞说:“4纵打得好,像这样的阻击战范例,在我军历史上还是少有的。”

这一场4纵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也最为残酷的阵地坚守防御战,令以吴克华为首4纵指挥员们在战后多年一提起,心绪都难以平静。

1987年2月,时任炮兵司令员吴克华中将病逝于广州,弥留之际,留下遗愿:“我永远忘不掉塔山阻击战牺牲的战友,忘不掉塔山用鲜血染红的每一寸土地,塔山阻击战是那样的辉煌那样的残酷,我是幸存者,死后我一定要回塔山和牺牲的战友在一起。”去世后,他被安葬在塔山。

1997年7月4日,原4纵副司令员、最后职务为工程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胡奇才中将因胃出血溘然而逝。临终前,他最后的愿望,就是能归葬塔山。

第二年11月2日,塔山阻击战时的4纵参谋长、后任国防科委副主任的李福泽少将,塔山血战主力师——12师师长,素有“黑脸将军”绰号的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少将,“塔山英雄团”首任团长、后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的焦玉山少将和胡奇才4人的骨灰,一起葬往塔山。

江燮元、焦玉山是1990年去世的,李福泽是1996年去世的,胡奇才是1997年7月故去的。为了一起魂归塔山,前三人都“等”了好几年。据说4位将军“生前有约”:死后葬在塔山。

故事到此仍然没有结束。

2000年5月31日,指挥塔山阻击战的4纵政委、原解放军装甲兵政委莫文骅中将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他逝世后,骨灰没有立即安葬,暂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寄存室。

据说他在“等待”着一位老战友。究竟是“等”谁呢?

3年后,人们找到了答案。

2003年6月12日,塔山阻击战时的4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原第四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欧阳文中将在北京逝世。7月1日,是建党82周年之日,莫文骅、欧阳文的骨灰被运往了塔山。

至此,指挥塔山阻击战的第4纵队七位首长全部长眠塔山,七座将军墓并列成一排,墓碑的样式、规格、材质一致,正面镶嵌着烤瓷的将军半身彩照和一枚红五星,墓碑的背面是将军的生平简介。

七将军与战友魂聚塔山,成为千古佳话。(陈冠任原创,禁止转载、复制和改编)

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

赞赏

0人赞赏过

      打赏
      收藏文本
      20
      0
      2015/12/7 16:01:3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将军们到离去那天也没忘掉塔山的每一个军人!!!

      2015/12/7 17:39:36
      左箭头-小图标

      向将军们致敬!

      2015/12/7 16:34: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四位中将三位少将7人为何长眠于此小山头?个中奥秘鲜为人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