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滴血的玫瑰——保加利亚对境内土耳其族政策的变迁

共 83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司
  • 军号:1764851
  • 工分:229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滴血的玫瑰——保加利亚对境内土耳其族政策的变迁

这原本是一片平静的绿洲,玫瑰在这里芬芳吐艳,那战鼓的喧嚣声早已远去,可是这株玫瑰却在平静的背后悄悄地滴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在保加利亚的土地上的土耳其族有75万人,占保加利亚总人口的9%。他们主要分布在保加利亚的克尔贾利州、拉茨格勒州、特尔戈维什克州、希利斯特拉州和舒门州等州。但你是否知道,现在的穆斯林早已不是以前的那批穆斯林,他们很多都是重新迁入保加利亚的。曾经有一个时候,保加利亚人是反穆斯林的,他们曾经所有人都无家可归。

这些土耳其族的祖先到巴尔干的时间大概是塞尔柱王国时期。在著名阿拉伯史学家伊本的《历史》中就记载着,最早的土耳其族其实就是中国的突厥人,他们在迁徙的过程中逐渐与异民族融合,形成了土耳其族。在12世纪末至13世纪初的时候,土耳其族扩展到了巴尔干半岛。这些人一部分是作为拜占庭人或拉丁人的雇佣军进入的巴尔干;还有一部分是后来奥斯曼帝国兴起后,随同奥斯曼的苏丹一起迁到了巴尔干。14世纪末,保加利亚第二王国灭亡,奥斯曼占领了全部领土。奥斯曼苏丹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殖民了很多在小亚细亚的土耳其族人到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这些人包括军人、游牧民族、农民、工匠、商人和传教士等。最早迁徙的是安纳托利亚的游吟诗人和大量牧民,苏丹形象的称他们是像“牧歌一样的迁徙”(可不要和美国的西进运动搞混)。他们先是沿着河流和主要干道行进,后来则分散开来,有的进了山区,有的到了平原……当巴尔干各国都已被奥斯曼帝国消灭以后奥斯曼苏丹就按照他们的方法开始统治保加利亚本土。安卡拉战役以后,奥斯曼帝国巩固了自己的统治。他们先定都伊斯坦布尔,继而收买保加利亚本土的贵族作为“伊帕西”,向保加利亚人民收税。除此以外,奥斯曼苏丹还派军队驻扎在各险要地区,此时的土耳其人已经扩展到了多瑙河南岸和亚得里亚海的东岸。在占领的领土上,奥斯曼苏丹强行要求基督教徒改宗为穆斯林,如果不改就必须交人头税(穆斯林不用交)。尽管如此,绝大多数人民还是没有改宗,继续信仰者他们自己的宗教。与此同时,大量的清真寺被建立起来,如索非亚的巴颜巴什清真寺、舒门的托姆拜尔清真寺等。许多阿拉伯风情被强硬的塞进了原本由东正教统治的地区,在保加利亚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风俗,在一家之中可以有人信天主教、有人信东正教,同时还有人是穆斯林。以至于后来某些居民甚至说自己是“信奉圣母玛丽亚的穆斯林”。尽管是这样,但土耳其族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一直处于保加利亚原住民之上。到17世纪末,土耳其族已经占到了巴尔干人口的1/4。19世纪中叶,暴风骤雨来到巴尔干半岛,几乎所有的被奥斯曼帝国压迫的民族都开始发展独立运动。保加利亚当然也不例外,在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的带领下,开始了“保加利亚复国运动”。在知识分子的鼓动下,保加利亚民族的怒火开始燃烧。他们疯狂的驱逐土耳其族和穆斯林,经常与统治他们的土耳其族处于对抗境地。而奥斯曼帝国也制造了多次大屠杀,逼迫保加利亚人民继续承认苏丹的统治。在混乱中,很多土耳其族人害怕自己被杀,就想偷偷逃回奥斯曼帝国的政权中心地区——小亚细亚。他们有的人变卖了财产和土地,经常是半卖半送的给了保加利亚人;还有的人心里存着侥幸,把自己的土地暂时寄存给信得过的保加利亚家奴,让他们替为保管,等奥斯曼人胜利后再回来拿回土地。可是奥斯曼人的战争没有胜利,这些土地自然而然的就也归保加利亚人所有了。1877年秋季俄国人在保加利亚的普列文战胜了奥斯曼帝国的军队,这也助长了保加利亚人对土耳其族的反抗情绪。除了东北部土耳其族占优势的地区以外,全国普遍发生了反抗土耳其族人与接管逃亡土耳其族财产的事件。开始只是和平的进行交易(其实和白送差不多),后来则逐渐演变成了暴力对垒。比如在大特尔诺沃州,有77个土耳其族人的村庄。其中有46个(60%)村庄的土耳其族人被保加利亚人赶走,土地全部收为保加利亚人所有;22个(28.5%)由保加利亚人和土耳其族共同所有;另有9个因土耳其族占绝对强势,所以没被攻占。不过保加利亚西南部的土耳其族就没这么好了,几乎所有的土耳其族都被驱赶或屠杀,土耳其族几乎从这里绝迹了。在这期间保加利亚人共屠杀了26万土耳其族人,同时有超过50万的土耳其族难民被驱逐。

西欧各国听到这个暴动的消息后十分震惊,他们害怕奥斯曼帝国被削弱,俄国就可以独霸东欧,这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所以就极力扶植摇摇欲坠的奥斯曼苏丹。因为俄国的力量也没有达到可以对抗数个国家,所以在相互拉锯中签订了《柏林条约》。这个条约吧保加利亚分为了三块:最大的一块叫保加利亚公国(史称保加利亚第三王国),有保加利亚大公巴滕贝克所统治,1879年组建了的第一届政府;南面的较小的一块叫东鲁米利亚,也属于保加利亚自治地区,但由奥斯曼帝国指派官吏统治;西南面的一块就是马其顿(今天马其顿的雏形),归奥斯曼帝国所有。

在各国的监视下,奥斯曼苏丹准备再次移民到保加利亚公国,可是土耳其族好像根本不愿意到这个是非之地。他们一部分人根据条约的规定,要回了自己的土地(财产已经要不回来了)。可是却不在保加利亚常住,这些人经常就是找一些本地人为他们干活,然后只有每年秋后才来收租,其他的日子宁可呆在小亚细亚也不愿意去保加利亚生活。但后来保加利亚人在俄国人的支持下,并不买土耳其族人的账。他们自称土地本来就是保加利亚人民的,土耳其族只是抢夺者,所以坚决不交税。因为这件事,不得已奥斯曼帝国和俄国签订了《斯特凡条约》,规定土耳其族人只从土地上收过去“什一税”一半的税(后来基本就成了象征性的收点就得)。不过在东鲁米利亚的保加利亚人就不是这样好运了。他们被枪口逼迫着,要求归还所有抢去的土耳其族人财产与土地,如果出现了破坏必须按原样偿还。1878年末,在东鲁米利亚的土耳其族人基本都有奥斯曼帝国的保护,保加利亚人的反土耳其族运动被强行压下。特别是普列文州在奥斯曼帝国政府的指示下制定了新的政府令。这个政府令部分的给了保加利亚人自由,但是还是必须听从土耳其族地主的命令,保加利亚人允许有自己的土地,但是如果过去是土耳其族的必须归还,除非其声明不再需要,否则必须土耳其族拥有者何时需要何时就得归还。虽然这已经比以前的法律松动了很多,但是保加利亚人仍旧不满意,可是在东鲁米利亚的土耳其族人也不满意,他们也多次要求修改法律恢复“什一税”。1880年以后,两方政策都和缓下来,土耳其族不再迫害保加利亚人,保加利亚人也不再迫害土耳其族人。不过,东鲁米利亚仍旧是有奥斯曼帝国派驻的官员管辖的,在管理的时候是绝对的朝向土耳其族人的。同时在马其顿,保加利亚人举行了一次秘密的起义,可是却被奥斯曼人所发现。因此该起义被残酷镇压,大量保加利亚人被屠杀。保加利亚人的一场新的对付土耳其统治者的战役就要打响了。

至1880年为止,保加利亚人已经从土耳其族人手里抢夺或购买45万公顷,占保加利亚可耕地面积的1/4。而东鲁米利亚也一直被认为是保加利亚的领土,在那里保加利亚人却无法把土耳其人的土地购买或抢夺。两个地方的完全不同的对待方式,保加利亚政府非常不甘心。包括国王在内,所有的保加利亚人民都认为应该让东鲁米利亚与保加利亚合并。1884年,奥斯曼的东鲁米利亚总督阿列克赛·伯格罗迪任期已满,准备回到奥斯曼由下一任总督加夫里尔·克里斯托弗继续管理。这时的保加利亚人则认为,这是合并的好机会。为此,执政的保守党宣布:要让东鲁米利亚回归保加利亚祖国。1884年末,由扎哈尔·斯托扬诺夫率领的普罗夫迪夫武装委员会准备秘密起义并发动军队解放东鲁米利亚与马其顿。不过不久后,保加利亚的资产阶级意识到依照现在的世界情况,马其顿可能无法被合并,便只与东鲁米利亚军队中的保加利亚派接触,秘密决定在1885年底举行全国起义,推翻奥斯曼帝国对东鲁米利亚的统治。1885年初,东鲁米利亚工人和农民在资产阶级的领导下举行了多次罢工,新上任的东鲁米利亚总督克里斯托弗为了压下这场起义浪潮,故意制定了新法令,给予保加利亚人部分自由。年中,保加利亚举行了军事演习。东鲁米利亚总督很害怕,所以马上在9月也进行了军事演习。可他没想到的是,这就是战争的导火索。1885年9月4日,演习的中心地区——哥里亚莫康纳雷村举行了起义,随后演习军队也一同起义,这些起义者马上直奔普鲁夫迪夫的总督府。9月6日凌晨,总督被逮捕,并被押回奥斯曼帝国。9月8日,保加利亚大公宣布东鲁米利亚是保加利亚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奥斯曼帝国苏丹以保加利亚公国违反《柏林条约》为由,把保加利亚大公告上了军事法庭。当时的军事法庭由欧洲各列强所把持,因为各自都有自己的打算,所以造成没有任何决议被通过。奥匈见状,便怂恿塞尔维亚进攻保加利亚,以从保加利亚的背后插一刀。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塞尔维亚准赢无疑,不过战争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塞尔维亚全军覆没。不得以1886年,奥斯曼帝国只得承认东鲁米利亚归保加利亚所有。

这场战争使保加利亚重新恢复了统一,奥斯曼帝国队保加利亚的残酷统治也到了头。在东鲁米利亚的土耳其族人自知革命很快就会轮到自己,争先恐后的逃到了奥斯曼帝国。当年,保加利亚的索非亚政府果然下令驱逐土耳其族人。保加利亚军队一步步地把土耳其族人全部驱逐,在这期间至少有26000块土耳其族所占有的土地被划归国有。另外,保加利亚大公还下令,要求如果一块土耳其族人的土地3年没有人认领,那么就归保加利亚人所有。(一去就被杀或驱逐,土耳其人还敢认领么?)不过在保加利亚东北部一部分信伊斯兰教的保加利亚人被存留了下来。20世纪初,第二斯塔姆博罗夫政府成立,这个政府是完全反人民的。他们先是同意了马其顿与色雷斯的独立(在保加利亚第一和第二王国时期一直是保加利亚的领土),之后又松动了保加利亚人对土耳其族人的政策,允许土耳其族人在保加利亚生活。一直到二战前土耳其族人再次成为保加利亚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据统计有52万人。

1944年以后,保加利亚政府采取了开放的政策。特别是日夫科夫当政以后,大肆宣传:“土耳其族也是保加利亚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一员”,所以要“共同进步”,从而把土耳其族吸收入保加利亚进行各种开发工作,不过大部分土耳其族人还是以耕种土地为自己的收入来源。尽管如此,土耳其族的迁出问题仍旧很严重,据统计从1944-1955年,每年净迁出2万人。1956年后,因为从保加利亚迁出的土耳其族每年都会给土耳其带来问题,所以土耳其政府改变政策,不允许保加利亚的土耳其族随便迁移,即使有护照也不可以。结果从1956年开始至1970年,土耳其族迁出人数极少,甚至有几年达到了零迁出。但是事情在1972年发生了变化,当年召开了保共中央全会,制定了“十二月纲领”。在总理托德罗夫的建议下,保加利亚宣称要建立一个“保加利亚民族国家”,在巩固保加利亚人的政权基础上再次开始驱逐和同化土耳其族人,不过这次也包括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等。如果不愿意被驱逐,那么就要该信东正教并且把土耳其名字改为斯拉夫名字。这个提议一出台就造成了很多社会矛盾,大量土耳其族人都不愿意改宗或修改自己的名字。为了杀一儆百,保加利亚政府决定用武力强迫同化。最严重的事件发生在1972年3月保加利亚西南部莫梁地区的巴伦廷村,这里一直是土耳其族人的聚居地,这里的土耳其族人对保加利亚政府的政策并不感兴趣,所以之若罔闻,当地政府多次的说教也是无功而返,所以当地政府在经过了汇报和讨论后,决定动用武力。这一天,保加利亚政府动用了当地的警察和保安机构,荷枪实弹,用卡车把士兵运送到了这个村子。村子里的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个的带离了家园。他们被告知必须被保加利亚同化,修改自己的名字为斯拉夫名字。有2个土耳其族人坚决不同意,立刻他们就被枪杀了。胆战心惊的村民只好同意了,一个个都在枪口的逼迫下改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绝大多数人放弃了伊斯兰教。这次事件后,保加利亚境内的土耳其族非常不满,但又得不到土耳其的帮助,所以他们商量只能依靠自我。所以1973年,以保加利亚西南山区的卡尔尼克萨村为中心的很多土耳其族人团结起来游行示威,对抗政府的政策。当天晚上,当地政府就带领大批军队进入了该村庄,镇压这些“不合作”的土耳其族人。军队纠出了游行的领导者共5人,当场进行了枪决。剩下的所有土耳其族人不论是否参加了游行,都被关进了劳改营,据统计共有1300人。1974年保加利亚政府更是变本加厉,制造了大量的事件,强迫土耳其族人改宗和改为斯拉夫名字,甚至连上层人物也不例外。此后的10年,虽然排斥土耳其族人的事件时有发生,但并不太严重,没造成什么问题。同时保加利亚也对政策进行了改革,不过“改革是微弱的,问题是严重的”。 1984年,最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当年,保加利亚政府推出了不仅要同化土耳其族,而且要同化所有穆斯林的政策。此时,已有90万土耳其人(几乎是全部)被迫改成了斯拉夫名字,因为国家法律规定不改名的就是犯了“反人民罪”,所以没有人该冒天下之大不韪。年初,为了彻底同化土耳其族人,保加利亚政府还出台了收养法,优待的鼓励土耳其族人收养保加利亚人的子女。1984年6月,保加利亚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投票通过了“为了复兴保加利亚社会主义和共产党而统一和包含保加利亚土耳其族进入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政策”。这个宏伟的计划包括:土耳其族和穆斯林必须统一改为斯拉夫语的名字;不许可穿土耳其民族服装上街;禁止使用土耳其语;把清真寺拆掉或改做他用等。仅仅几天时间,精神就被贯彻到了基层政府,土耳其族人民备受打击,连久负圣名的伊玛瑞特清真寺也被作为垃圾处理厂。这个政策中的穆斯林也包括在保加利亚东北角的保加利亚穆斯林,据保加利亚政府称这是为了“让他们回归本来面目”。不过还是有大量的土耳其族人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最主要的是不满清真寺被挪作他用,所以在保加利亚游行示威的土耳其族到处都是。为了处理这些拒绝被同化的土耳其族以及部分穆斯林,保加利亚政府开始用武力强迫其按照政策行使权利。在1984年下半年,保加利亚军队经常会毫无预警的进入土耳其族人的村子,强迫各家各户在“遵从国家政策”的文件上签字,如果男主人不签字或者只是犹豫,就用枪口对着他的妻子和孩子,迫使大量土耳其族人同意了不再作穆斯林。有些实在顽固的土耳其族人就被送到劳改营被鞭打,让他们生不如死。

1984年12月,冲突达到了顶峰。这一年的圣诞前夜即12月24日,保加利亚政府派出警察和部队数百人,在所有人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团团围住了土耳其族聚居的莫莱持诺村。因为这里曾经在数天前举行过游行示威,坚决不同意改名,希望政府能放松民族界限,恢复伊斯兰教的合法地位。其实在这时已经有很多的伊斯兰教徒(不仅仅是土耳其族人)开始上街游行,如果是农村的就找自己附近的城镇游行。甚至有的土耳其族人找到了某些市政府,自称自己是在威逼利诱下签署改名的协定,这不能算数。保加利亚政府发现自己的政策在土耳其族人中间根本没法贯彻,所以就选择了用武力的方法强行贯彻。在这场冲突中并没有伤亡,数百土耳其族均居民采取了不合作政策,也没出现太大的问题。 事情完了没?不仅没有,反倒加强了。次日,在普罗夫迪夫附近的本科夫斯基镇,有3000名以上的土耳其族人举着标语牌在大街上游行示威,要求改回土耳其的名字,不要斯拉夫名字。当地的警察和治安员人数较少无法控制局势,因此就直接上报了普罗夫迪夫市政府。市政府的人员经过了详细的研究,决定派出大量军队和警察解决这场争端,而他们对派去的士兵则说是去参加“实战演习”。当天夜里,这些军队和警察共500人到达了本科夫斯基镇。当他们想要进入镇政府的时候,突然发现那里已经被持有护照和拿着签署协定的单据的土耳其族人包围了,所以便全部后撤出了城市中心地区。12月26日晨,防暴警察和军队全副武装的出现在本科夫斯基镇的街头,一挺挺的半自动机枪被架设在城市工事的后面。当游行示威者要靠近时,就对着地下开枪,想驱散人群。可是不料示威者却拿起了棍棒和石块,向工事后面的警察乱扔。因为当时政府说是演习,许可开枪还击,所以工事后面的警察就对游行的人群开了枪。被打死的有4名男性、3名女性以及1个1周岁的婴儿。这几个死亡的人分别来自:卡亚拉加镇、科特纳镇和蒙吉加纳镇。从伤势看来,这几个人都是受的致命伤一枪毙命的。后来示威者使用地上还未消融的雪块进行还击,在零下15度的天气下,防暴警察的履带车被示威者的雪块完全覆盖无法动弹,而在工事后面的警察部队也没有能向前进一步。当日中午,蒙吉加纳镇的土耳其族得到了自己村民被枪杀的事情,立刻准备迎接保加利亚政府的围剿。他们事先在在镇子旁的公路上放上了大量的杂物,继而又用烧坏的轮胎摆在四处,让政府军队的履带卡车无法进入镇子。果然,政府的警察和士兵无法进入,只能原地待命。入夜后,从附近开来了一些保安队员,他们会同原地待命的警察对村子发动进攻。首先,他们切断了村子里的电源供应,四周漆黑一片。村民使用沙子和砖石垒起防护设施,与政府警察对峙。保安部队得到上级指令,直接对对峙的人群开火,造成了11人死亡(其中包括一个16岁的未成年人),数十人受伤的惨剧。当这些土耳其族人准备去医院治疗的时候,医院却接到了上级通知,说这些土耳其族人属于自杀,不允许给予治疗。与此同时,在几十公里外的达泽拜尔村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根据保加利亚内政统计部的统计,这一天至少有1万1千名土耳其族人参加了与政府的对峙行动,其中大部分被抓获,并被送进“百兰纳劳改营”,这些被送进劳改营的人被称为:在保加利亚国家宪法下反对所有保加利亚人民的人。

1985年1月,争斗再次升级。这时在保加利亚的东部地区已经出现了土耳其族人占主导地位的“土耳其各州”以及保加利亚人占主导地位的“保加利亚各州”,两方各自敌视,形成了著名的“保加利亚敌对州战争”。这次战争开始于保加利亚的亚伯兰诺夫村。在三天的时间里,村民们使用各种武器对抗保加利亚政府的军队,经常在夜里对政府军进行突袭,还大量烧毁卡车。不过随着保加利亚斯利文市的警察部队不断增强,最终还是在这场战斗中胜利了。警察和军队在市政厅的帮助下,俘虏了大量的反政府武装。之后,反政府武装被关进了监狱,被严刑拷打。在这场战斗中,约有30名反政府的土耳其族人被杀。

保加利亚政府的这一举动激怒了在保加利亚境内的所有土耳其族人。他们认为保加利亚人是压迫者和占领者,是反人民的,所以要采取措施,特别是改为斯拉夫名字与关闭清真寺是无法容忍的。马上在保加利亚各地都爆发了强烈的冲突,各地的死伤都很严重。更有甚者,一部分土耳其激进分子更是成立了一个恐怖组织,自称“土耳其人民解放组织”,这个组织不仅用恐怖方法甚至以人体炸弹等恐怖方式袭击保加利亚人。1984年8月30日,保加利亚国家主席日夫科夫准备去参加在普罗夫迪夫和瓦尔纳的一些会议,他先要坐火车之后搭乘飞机到这两个城市。恐怖分子看中了这个机会,就偷偷的在他所要坐的火车车厢以及飞机包厢都安放了炸弹,等到时机一到便可炸死日夫科夫主席。不过,因为特殊事件,日夫科夫推迟了行程,侥幸逃过一劫。不过这两个炸弹造成了41人受伤、1人死亡的悲剧。1985年3月9日,三名土耳其族恐怖分子开车到了巴尔加斯城,他们偷偷把炸弹困在腰上,然后上了从索非亚到巴尔加斯的火车,准备进行恐怖活动。不过他们的计划被一名在车站的妇女所发现,并及时通知了警察。到了班诺夫车站,在这名妇女的指认下,警察正要逮捕这三名男子,不料其中一人却突然引着了炸弹,在一声巨响后,7人死亡9人受伤。在行使中列车车厢被炸出轨道,而其他的恐怖份子也被逮捕。此时,土耳其族人俨然成为了二等公民,自然这是不会被接受的。不久之后,“土耳其人民解放组织”改变策略,采用“不合作”的方法,进行各种各样的抗议。

1989年,所有的冲突都集中到了一起。与东欧其他国家不同,保加利亚在1989年前并未出现任何反对派组织,但是随着波兰事件的冲击,保加利亚也被摆在了浪尖之上,他的巨变开始于1989年5月。经过了1984-1985年的动乱,保加利亚政府并未吸取教训,仍旧是对土耳其族人进行压迫。5月1日,“5月事件”开始。这一天数千土耳其族人有组织的在保加利亚东部地区发动了最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示威活动,抗议保加利亚政府的民族政策。东部大城市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标语和横幅,各种冲突接连不断。尽管保加利亚政府派出了大量的军队和警察镇压示威活动,但由于这次的声势超过以往的任何一次,所以军队不仅没有完全镇压,反倒让更多的人参加进了这个事件。5月6日,以土耳其族人为首的“保加利亚民主联盟”和“中立派协会”共同发动了抵制保加利亚政府的活动。这次活动以绝食、静坐与围攻政府部门为主,他们要求政府必须同意开放清真寺,并让所有的土耳其族人改回原土耳其名字,最重要的是要求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政府允许土耳其族人员自由流动。保加利亚政府不同意这个建议,便再次使用军队和警察驱赶静坐的人群,据当时记者估计在冲突中约有50人死亡,不过官方报道死亡人数为7人。5月9日,保加利亚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关于土耳其族人示威游行的解决方法。各政府官员经过了长时间的磋商,以退为进最后通过土耳其族人可以申请护照,持护照出国。次日更是放宽限制,允许保加利亚土耳其族在外国可以有地方接收即可。5月29日,保加利亚国家主席日夫科夫在电视会议上宣布了这一决议,并且与土耳其政府商量同意保加利亚的土耳其族人以及穆斯林进入土耳其境内不会受到阻拦。可是这一个决议造成的结果是:6月就有5万土耳其族人逃往国外;7月为10万人,8月为11万人。大批保加利亚土耳其族离开保加利亚,搬到土耳其、格鲁吉亚等地,人们管这次土耳其族大规模离开保加利亚的事件为“大旅行”或者“大逃亡”。实际上这并不是单纯的事件,这是与其他东欧国家的剧变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从保加利亚建国后,几乎一直是靠苏联以及经互会来生活的,一切都是照搬苏联模式。在20世纪70年代末,苏联经济明显下滑,当然单纯靠苏联的保加利亚也跟着下滑。在20世纪80年代,保加利亚受到苏联的影响,进口石油减少了685万吨;煤减少了300万吨;焦炭减少了150万吨,而保加利亚的外债则从1985年的几乎没有外债猛增到1989年初的110亿美元,平均每人负债1200美元。同时,十几万工人也因为企业倒闭而赋闲在家,到处都是萧条景象,保加利亚经济开始倒退。同时由于保加利亚自身发展的缓慢,以及出口产品不占任何优势,所以也造成农作物产量下降,价格不断攀升;住房计划无法达到要求;能源极度匮乏……以及外国留学生的归国,对国家前景不堪其忧,所以在1985年各类政党和团体如雨后春笋一般逐渐出现,如“独立学生工会”、“生态公开性组织”、“支持工会”等大量政治组织。在这些组织的引导下,保加利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遭到严重攻击。他们声称:“造成国家当前危机的主要罪过是共产党人的‘集权主义’”。在这种形势下,共产党内部也开始发生分歧,农民党开始脱离保加利亚共产党,更加主要的问题是60%以上的土耳其族人也开始组建自己的政党攻击保加利亚共产党。各党派的进攻以及土耳其族人的大逃亡,让保加利亚政府不堪其忧,内忧外患终于造成了1989年“向右转”的局势。

同年,在学校中解除不许使用和教授土耳其语的禁令,以及允许土耳其族政党出现。因此,土耳其族人迅速复苏。土耳其的“争取权利和自由”组织正式挂牌营业,土耳其族精神领袖开始公开露面,要求土耳其族人反对保加利亚共产党的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害怕本国也出现“伊斯兰激进组织”,国家就会彻底走向分裂,因此再次以退为进的妥协了,同时还保证给予土耳其族人与保加利亚人一样的民族权利。但土耳其族人好像并不领情,有些激进分子甚至要求土耳其族人占主导地位的保加利亚土地要彻底土耳其化,也可作为土耳其的飞地存在,游行示威活动更是接连不断。新上台的波波夫则采取了中间政策:一方面承认土耳其族人在保加利亚的民主权利,承认他们的语言和文化,同情他们在以前所受的苦难;另一方面拨款重新建设土耳其族学校,允许土耳其族人宗教和政治自由。虽然政策出台,但直到1991年中,仍未看到实际效果,土耳其族人再次举行了大规模游行和罢工。在这期间第一次出现了土耳其族种族主义者,他们鼓励并支持土耳其族占大多数的保加利亚省份独立,然后成立联盟与政府分庭抗礼。1991年,土耳其族的“争取权利和自由”组织成了保加利亚的第四大政党,领袖阿迈德也成了土耳其族人心中的精神领袖。1992年,保加利亚大选中民盟获得胜利,他们组建的新政府学习俄罗斯,也使用了“休克疗法”,可是这却引起了几乎所有人的不满。特别是“争取权力和自由”组织,更是使用各种办法逼迫他们下台,保加利亚进入了无政府阶段。1992年末,“争取权力和自由”组织组阁,可是他在执政期间也没有拿出行之有效的措施拯救保加利亚的几乎所有的快速下滑问题,因此执政期未到,就被在冷嘲热讽中赶下台,土耳其族人问题也被暂时搁置。经过了10年中的9次重新组阁,2001年,保加利亚第一次实行了“三党执政”,经济状况开始好转,但仍旧未达到剧变前的水平。此时的土耳其族和伊斯兰教都不再被政府所控制,土耳其与学校大量出现。1996年,保加利亚自己编辑了第一本土耳其语教程(以前全市进口的二手教程);第一份土耳其语报纸出现——《回教徒》;第一本土耳其语杂志出现——《信赖》;第一本土耳其语儿童杂志出现——《蟋蟀》。《古兰经》、土耳其文学和文化都被允许在各处使用。 #Dac~>a' 2001年至2005年,保加利亚的三党一直在轮流坐庄,也就是这个原因使土耳其族人越来越多的开始参政。土耳其族人已经开始成为各土耳其族人占大多数的省份的领导者,甚至还有一些做了农业部、资源和环境部的部长,土耳其族人在保加利亚政府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不过,随着2007年保加利亚加入欧盟,人们开始对政治失去了兴致,一方面是由于政府的措施不利,让很多人的收入滑坡似的减少;另一方面是进入欧盟并未起多大作用,经济仍旧低迷不振。而保加利亚的人口也在10几年内从近900万人减少到780万人,100万精英人士流失海外。为了缓和这种低迷的势头,2008年,保加利亚政府特别推出了对仍旧从事农业活动的土耳其人(种植小麦和烟草为主)以补助的形势减免税负。尽管如此,经济危机的到来使这项措施几乎没有什么成效,一切还是老样子。土耳其族人的问题虽然有保加利亚政府暂时解决,但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还是很难说。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5/12/1 15:19:5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过头来,当初保加利亚的做法虽然有些过分,但是其历史意义仍然不可低估,杜绝了类似南斯拉夫和叙利亚的情况,保尔加人成为保加利亚人口压倒性的主体民族,土耳其族以及穆斯林的数量和作用微乎其微。

      2015/12/1 15:22: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滴血的玫瑰——保加利亚对境内土耳其族政策的变迁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