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岁月回味

共 52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6087
  • 工分:278221 / 排名:54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岁月回味

四、千斤粮票被盗案

我和章副股长扫清了沙洲镇一带新旧积案,戴誉而归,受到了领导的高度赞扬,我又忙着办公室的工作。一天旱上,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我连忙拿起手机接听,原来又是沙洲镇派出所鲁所长来电话报案。鲁所长说,昨天晚上镇供销社职工食堂事务室门和办公桌锁被撬,犯罪分子盗走一千多斤粮票,一百多元钱,请求立即派人来勘查现场。

我立即将案情报告给钟股长,钟股长一听眉毛即刻皺了起来,轻声地说了句:“这个老鲁是怎么搞的,这案件还有完沒完?”

局机关食堂正在开早攴,钟股长立即赶到食堂叫起章副股长、老马、老项去沙洲镇出现场,临走,钟股长又把我叫上一起上案去了。

沙洲镇供销社职工食堂,是一栋座北朝南天井式的老房子,门前有一条二十多米长,一米五十公分宽的巷道通达街面,长巷东侧是供销社新建的三层楼中心门市部,一楼是商店,二、三楼是职工宿舍,职工到食堂吃饭打水通过一楼开通的一个后门。长巷西侧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有两口天井的前后两院的古宅,解放后收归国有,归房管所管理,前院是镇文化馆,后院住着居民,古宅朝长巷开有小窗口。职工食堂西侧有一条小路通向职工食堂后面的镇漁业队的魚塘。职工食堂大门开在南墙中间部位,进大门西侧第一间房就是事务室,约有十三平方米面积,事务室靠南墙开着一个窗户,窗口正对着那条长巷,窗子下是办公桌,北墙靠墙架着一张床,事务室的木板门和办公桌上的锁全被撬掉,陈旧脱漆的木板上留不下手印,撬压痕迹也没有鉴定价值。职工食堂所处的位置在街道中心,商铺多集中有这里,是个热闹的地方。

司务长老朱年近五十岁,他对我们说:“平日里就我一个人住在食堂里,食堂的大门白天和晚上一直敝开着,方便夜班职工晚上提水。昨天星期六,晚上回家看望老伴,就住在了家里,第二天一早来准备早攴时发现房间被盗,被盗走的是全国流通和全省流通的新粮票一千五百多斤和一百多块零钱,粮票是我从粮管所用粮本为职工兑换回来的,票面是拾斤、伍斤、壹斤的,零钱是收职工买饭菜票的钱。

我们在钟股长指挥下,一部分人勘查现场,一部分人走访座谈,收集线索。供销社金主任反映了一个情况,他说:有职工跟他讲收购部老王,昨晚半夜从食堂出来,不知他在干什么?有点可疑。此案被盗粮票超过了千斤,按当时被盗现金千元、粮票千斤立大案的标准,显然这是一起重大盗窃案,可现场勘查中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破案只能依靠调查摸排来开展。金主任提供的这一个情况也是唯一的有点价值的线索。

钟股长同供销社领导商量后,决定审查那个老王。这个老王五十来岁,是收购部的一名老职工,家住街上,据收购部领导讲老王工作勤肯,为人中厚,没有发现有偷盗问题,表现一直较好。为什么案发当晚老王一个人深更半夜的进到职工食堂?他家就住在街上,也没必要来职工食堂提水呀?由此而论,老王是有嫌疑的。围绕老王外围调查,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于是,钟股长带领了全体侦查员,在鲁所长以及供销社书记主任配合下传唤了老王,在讯问中,老王吓得满头大汗,说话哆嗦,经过一阵“开导”他才慢慢述说当晚的情况。老王讲:“我有个爱好,就是用网箏在长江边攀魚,供家中食用减少买菜开支。那天晚上大约九点钟,天气明朗,有些闷热,我又扛起筝到长江边去攀魚,攀了好一阵子,一条魚也没攀到。当时,就想着在江里攀不到魚,何不去镇上漁业队魚塘中去偷攀一下?捞几条鱼免得打空手回去。于是,又扛起筝来到供销职工食堂后面的集体魚塘里攀魚,攀了一阵子也没有攀到魚。我又想起用食物引诱魚儿进筝来攀的法子,可自已今晚又没带诱食,如果回家去拿要走好长一段路不花算,我想起职工食堂里有好些喂猪的米糠,何不就近去拿一些来当魚诱饵呢?想到这,我就进到职工食堂拿了一些米糠作饵料诱魚,也不知乍的?用了米糠后也没鱼儿上筝,大约攀到凌晨就回家了。真没想到呀!当晚乍的就发生了事务室被盗案?我发誓决没有干偷盗的事,我是个正式职工,给百个胆也不敢去偷本单位事务室,我这个人的表现供销社领导是知道的呀!怎么这么凑巧,我拿点米糠就发生了盗窃案件,真是有嘴讲不清,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呀!”说着老王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为了防止出意外,钟股长又转过弯儿来开导他,减轻老王的思想压力,让他好好地回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只要说清楚了我们会认为是坦白,坦白可以从宽,你们领导都在这里可以证明,我说话一定会算数的。

这样的讯问持续了一天,什么也没有获得,面对这种局面,有些侦查员认为老王作案嫌疑无法排除,有可能是他作案?有些侦查员却说老王的嫌疑可以排除,这纯属是一种巧合。对老王的嫌疑有二种不同意见,钟股长心里也没底,现场上又没有能排除老王嫌疑的物证,或者说指纹或者说足迹什么的?可这些又没有。

鲁所长说:“对老王的怀疑排除不了,我建议要继续审查。”

于是,钟股长和供销社领导商量后决定:找一间偏僻安全的房子摆上床铺,继续对老王展开讯问,供销社配合做好保安全工作。我们把老王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就地办起了法制学习班,让老王好好思考问题,就这样,空口讲白话地讯问持续了三天,没有一点效果。最后钟股长决定释放老王,没作任何结论,让供销社领导将其领了回去。千斤粮票盗窃案侦破的第一回合就这样草草收场。钟股长什么意见也没讲就带领侦察员打道回府,这时,他又突然对我交待说:“小林,这起案件侦破条件不好,现场压不下这么多人,大家手头上还有别的案件要办,都抽不开身,你就留下来和派出所一道展开调查,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听了钟股长的话,我心里暗自发笑,乍的这个沙洲镇还真的和我杠上了,破了一起又一起案件,现在又陷在这个大案上。

钟股长走时,也没对千斤粮票大案的侦查范围和调查对象以及工作方法作何交待,就让我独自一人挑起这付重担,真是有丈二和尚摸不着方向的感觉。我领受任务后,就在派出所搭了一个铺住下了,每天到粮管所职工食堂去搭伙吃饭。此时派出所民警肖树文调走,从城关镇派出所调来了民警苏广树,他就是前文所讲的朝阳信用社会计游照美的战友。

沙洲镇是长江边一个千年古镇,经济繁荣,商贸活跃,案发现场地处一个偏深的弄巷之中,职工食堂房屋陈旧,事务室简陋不起眼,外地流窜人员作案的可能性极小。排除外流人员作案,那么就是本地人作案了。从案件现场情况来看,侦查范围也只能划定在现场所在地的街道上。至于作案人员的成份就很难确定,此案成年人可以作,青少年人也可以作,本单位人可以作,居民也可以作,甚至在校学生也可以作。但要将何类人作为调查重点,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我和鲁所长以及全所民警开会讨论过多次,大家说钟股长都没有留下分析意见,我们更说不好什么?这个案件破起来真是有点悬乎,真是狗咬刺猬无处张口,我也找不准下手的地方。

一天,镇中学一位副校长来到派出所报警说,街上有几个坏孩子抢同学军帽,有时跑进学校里去抢,有时拦在路上抢,请求派出所派人查处。鲁所长立即指派老张和小苏前往查处,我也主动地去协助他们调查。经过调查,抢军帽的主要是下街的文龙和夏兵等几个辍学孩子,文龙和夏兵他们原是镇中学的学生,现在辍学成了街上混混。老张和小苏把文龙和夏兵找到派出所讯问,他们都承认抢了军帽,文龙十三岁,夏兵十五岁,都是未成年人,派出所只得把他们批评教育一番,叫家长把他们领了回去。

在调查抢军帽讯问文龙和夏兵的过程中,我从这二个少年的神情观察到,他们似乎还有深藏的东西没讲出来,也许他们并不止干过抢军帽的事?也许偷盗的事他们也能干得出来?反正,案件调查无从下手,也没有什么事儿急着去干,何不用“猫儿戏老鼠”的方法,把文龙和夏兵找过来“戏弄”一番,看能否玩出一点东西来?于是,我和民警老张决定去找文龙和夏兵。我们来到夏兵的家,他妈说夏兵已被他爸爸带到外地学校去监管了。来到文龙的家,他妈说文龙到外头玩儿去了。我们对文龙妈说文龙回家后去派出所一趟。他妈着急地问:“我文龙又做了什么坏事儿了吗?请你们好好地教育他”

我们回到派出所,过不了多一会儿文龙自己来到派出所,我让老张把他带到房间里,我开始和他闲扯,向他为什么要抢军帽?为什么有学不上不去读书?还做了哪些坏事?自已好好想想,想好就老实交待,没想好就天天来派出所里来考虑。我和文扯了一个下午,文龙总是低着头攀手指,一句话也没说清楚。我对他说:你讲不出道道来,明天吃了早饭就来派出所准时报到,我要看你的表现呢?就这样,文龙每天准时来派出所“上班”,他也很听话,也能每天准时报到。这样也有一个好处,将这样一个小混混控制住,社会上、学校里也能太平一些。在派出所我让他打扫卫生,写交待材料,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又把他带着去粮管所职工食堂去吃饭,由我付饭钱。文龙这样每天跟着我,粮管所职工开玩笑说我带了个警卫员。

过了好几天,他终于憋不住了对我说:“叔叔,我不会写交待材料,我用嘴说行吗?”

我说:那好,不写也行,我倒要听你说得么样?在老张的房中,文龙一五一十地把他和夏兵、何祥、罗术等一些学生,经常晚上去蔬菜大队瓜地里偷瓜吃,后来人跑到江边船上去偷船上的东西,放暑假时他们一路窜到县城的江边的船上去偷,偷的钱和粮票和其它东西罗术拿去买东西或换东西吃了。文龙这小子记忆力蛮好,每次偷窃的时间、地点以及偷的东西都记得很清楚。文龙还说:“我比夏兵、何祥、罗术年龄少,每次出去偷东西都是罗术牵的头,好多东西都是他拿去了。”

文龙讲完了,我也不说是对还是错,到了吃饭时间,又带他去吃饭,晚上让他回家睡觉,第二天他又自觉地来派出所。又一天他对我说:“叔叔,我妈说这样真好,在派出所还有饭吃,还节约家里粮食,有民警管着再不会做坏事。”

听了文龙的话,使我感觉他这个“警卫员”倒又成了耳目特情,文龙向我坦白的那么些坏事,其实,我并不感兴趣,而引起我重视的却是他说出的那几个经常偷盗的三个孩子的名字。这三个孩子还做过什么坏事?能否与千斤粮票盗窃案有什么联系?文龙向我介绍告说:“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在一起做坏事的孩子中罗术是带头的,罗术的爸爸是县计量局的局长,他家就住在镇文化馆古宅里,隔一条长巷就是供销社职工食堂,他原来在镇初中读书,上高中时转到县城的高中去读书了,但每个星期六下午骑自行车回家和何祥、夏兵一起玩,他爸还给他买了一辆新凤凰跑车,还骑着让我看了。夏兵的爸爸是个中学老师,在乡下中学教书径常不在家,夏兵没人管,就经常不上学,邀我去做坏事,高中没读了,上次抢军帽被派出所抓了,他爸爸回来把他带走了,夏兵和我住得很近。何样的父亲在棉花站上班,住在上街,现在读高一了,初中时和我一起玩,一起偷东西,他现在上高中再没和我一起玩。”文龙的话,在我的心里扑腾了一下,这些孩子年龄虽小却经常做贼盗窃东西,特别值得重视的是罗术就住供销社职工食堂房边的古宅中,通过窗口就能看清职工食堂的一切情况。特别是他每个星期六下午骑自行车回家,而且供销社职工食堂也是星期六晚上被盗的。这些情节与案件有某种不谋而合的地方。

我没有声张,这只是一个从小孩子口中说出的事,只是我一种主观臆测。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文龙天天被我带着,也许他对此产生了怀疑,一天他突然问我说:“叔叔,你是不是怀疑我偷了供销社呀?”

我一听有点心动连忙掩饰说:我没有说你偷供销社,可是你偷了那么多次难道就不再偷了?

文龙听了我这么说有点急了,连连说:“供销社我没偷,我绝对我没偷供销社?”

我立即追问他说:你绝对没偷供销社,难道你晓得有么人能偷?

文龙低声对我说:“其实,我怀疑是罗术偷的,那天是星期六,我在衔看见他回来了,是他和何样、夏兵偷的,不信,你去查,反正我没偷。”

听了文龙的话,我装着若无其事的神情对他说:不要乱说,有了么事情况对我说就行了。我虽然觉得文龙说的话有一些道理,可这必竟只是三个高一年级的学生,他们能作这样的大案吗?

经过一番思索后,我认为:无论这三个孩子能否作案,既然这个罗术有嫌疑与案件扯得上关系,何不从供销社职工食堂被盗的粮票这条线索入手,对罗术在县城高中学校食堂交的伙食展开调查,看罗术在县城高中食堂交的是粮票还是大米?如果是粮票看是国票还是省粟?查一查是什么?也许能打开一条路子呢?于是,我将这个想法向钟股长作了汇报,提出去县城高中一查个究竟。

钟股长接到我的电话后,同意了我的想法,说:这个千斤粮票大案条件太差,破案难度太大,你既然想从这里打开一个口子,我看很好,调查罗术的工作我让苏锦雄同志去查一查,你就不要来回地跑了。”

县城高中是一所全省名校,学生来自城乡各地,除开城里的学生走读,其余家在乡镇的学生都是住读,在学校食宿,大多数学生向食堂事务室交大米换饭票,只有个别学生交粮票。经学校食堂事务长回忆证实:罗术是交的粮票。事务长还提供:高一年级学生去了武湖学校农场学农时,我注意到罗术交伙食的粮票居然是一叠崭新的全省流通粮票。

叠崭新的全省流通粮票,这与被盗赃物特征相同,罗术的嫌疑有所上升。

小苏将调查的结果向钟股长汇报,钟股长同意小苏将罗术传讯调查。那天,小苏将罗术从学校带到公安局刑侦股办公室里进行询问,可询问还没开始罗术就先下手为强,与小苏大吵大闹,声称小苏这是污蔑学生,毁坏他的声誉,扬言告诉他爸爸追究法律责任。由于罗术大吵大闹,刁蛮撒泼,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使得询问无法进行,小苏无奈地将其放走了。第二天,罗术当计量局长的爸爸居然来到公安局找局长扯皮,指责民警不该传他儿子,坏他儿子的名声。此时,也有个别领导说:一个局长的儿子在学校食堂交粮票能有什么新鲜的?局长家里还能没有粮票?这句普遍现象掩盖特殊现象的话,终使针对罗术的调查终止了,我好不容易牵出的一点头绪,又给搅乱了。

我有时静下来想,是否是我对文龙的话太敏感了?想破案的心情太过迫切了。遗憾的是钟股长没有让我去调查罗术,也许是调查罗术方法上存在漏洞?在接下来时间里,我还在进行着这个游戏,希望我从文龙身上看到了一絲絲希望,这个案件的调查进展还是值得肯定的。一天中午,文龙来到派出所对我说:“叔叔,我告诉你一个情况,今天早上我去公厕拉屎时,发现夏兵也蹲在茅坑上,他从爸爸那里回来了,我还看见他蹲在茅坑上手里拿着粮票在数,见到了我连忙把粮票塞进口袋里,害怕被我看见的样子。他还问我说: ‘为了抢军帽的事派出所还在找你呀?’我回答说是的。你看,夏兵数的粮票不是供销社的还能是哪里的?他家人口多粮食不够吃,哪来的粮票在他手里玩,肯定是偷的!”

听了文龙的话,我从心里觉得他说的是有价值的,逐推敲着:一、夏兵手里一定有粮票。二、夏兵手中的粮票与案件有一定的关系。三、夏兵马罗术关系密切,且常在一起偷盗,夏兵手中的粮票与罗术在学校交给食堂的崭新粮票有密切关联。

综上所述,文龙的话有可能证明破案出现了新的希望,我立即向钟股长进行了汇报。第二天,又是一个星期六,钟股长亲自赶来沙洲镇派出所,他祥细地听取了我的汇报后,决定传讯夏兵。夏兵被传到派出所后,态度也和罗术一样生抵硬抗,什么也不说。我从他疑惑无神的眼光中判断出他是作案心虚,只不过也想学习罗术以硬抗挣扎来蒙混过关。通过讯问夏兵,更加坚定了我的分析判断,破案到了关节点,要想破案,必须寻找薄弱点,发现可以突然的新缺口。罗术和夏兵很死硬,也不知何祥怎么样?我看审讯夏兵难出结果,便一个人来到镇高中找到上次查处抢军帽的那位副校长,说明来意,决定传讯何祥。这位副校长因上次处理抢军帽和我有过接触,对我的到来很高兴,我们商量了一下敲山震虎,欲擒故纵的办法,先将何样找来他的房间里釆取“单刀直入”的方法,“开门见山”地迫使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通过政策攻心、法制教育,争取何祥坦白交待。然后,由这位副校长从中担保给何祥一个从宽的出路,让他继续上校读书,不抓他坐牢。办法商定后,这位副校长从教室把何祥带进房里后,对他说:“这位公安局侦察员,今天专门来找你,你犯的事暴露了,夏兵已抓起来了,你票争取在我房里说清楚,我才能担保不抓你坐牢。”在我和副校长一打一拉的教育和讯问下,何祥当即痛苦流泪说他一时糊涂伙同罗术、夏兵三人盗窃供销社职工食堂事务室,并祥细地将犯罪的事实全交待了出来。何祥讲:“那天是个星期六,下午罗术从县城骑自行车回家了,晚上他又邀我和夏兵三个人出去玩,玩到半夜以后,罗术突然对我们说他家隔壁是供销社职工食堂,事务室肯定有钱,我们去把门撬开把钱偷出来。我和夏兵同意了,就跟着罗术来到供销社职工食堂事务室,罗术说门上一把锁肯定没人,我来撬锁,罗术拿出带来的老虎钳和起子一会儿就把门锁撬掉,我们进到室里,夏兵拿着手电筒照着罗术把办公桌上的锁撬开,拉开抽屉将里边的钱和粮票全部偷出来了。我们三人离开现场来到大礼堂后面一空房内,数了钱是一百五十三块,粮票是一千五百四十三斤,有国票,也有省票,多是崭新的,有的还是连号。当夜我们三人将钱和粮票平均分了后各自回家睡觉,粮票是新的不敢用,我就藏在墙角一个空罐中,钱我买东西吃了。罗术胆子太大,把偷来的粮票拿到学校上交食堂,后来被公安局查出来了。他回来对我和夏兵夸口说:‘公安局一个姓苏的年青的警察审问我,我当场撒泼硬顶还说要告他,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老实地把我放了,我爸还到公安局把他们狠批一顿,看来公安局那帮饭桶是没有法子的。’罗术虽这样对我说,可我心里还是害怕,听说公安局有一个很利害的侦查员在镇上调查,我担心迟早会找到我头上,今天终于找上门来,我坦白交待,希望你们从宽处理我,让我继续上学读书。”我给何样做完笔录后,立即和副校长一起带着何祥去取出了赃物。

有了何样的坦白交待和缴获的赃物,案件算是有了眉目,我在镇高中打电话向钟股长汇报了信息,钟股长竟说:“你审讯怎么不见了?原来你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把我丢在这里审夏兵,自已一人出去把案子破了,不错,值得表扬。”

钟股长同意我的意见,我立即将何祥交给副校长,赶回派出所加紧审讯夏兵。这时夏兵还硬着头皮继续顽抗,拒不交待。我分析夏兵是受罗术的教唆梦想硬抗蒙骗过关。钟股长同意对夏兵戴铐具,他还是一言不发,顽固抵抗。说起来人们不会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学生居然有如此意志和心理素质。派出所鲁所长实在忍耐不住了,说:“你还顽抗什么?人家何祥都交待了,粮票就在这里!”

夏兵从鲁所长口中听说何祥也被抓了,立即象泄了气的皮球,当即跪地磕头求饶,要求坦白交待犯罪事实。夏兵的交待和何祥说的一样,他还讲:我把粮票藏在妈妈床铺板下的横档上压着。我们根据夏兵的口供来到他家,先掀起他妈妈床上的床单棉絮,再抱走稻草,又掀起床铺木板,真的发现粮票分成一叠叠地铺在床的橫档上。面对如此藏匿赃物的作法,可见其用心良苦,手段极其隐秘,令人难搜。如此收藏赃物的作法,夏兵肯定是得到妈妈的屁护。我们从另一个方面看到罗术的爸爸和夏兵的妈妈如此逆爰子女,这是在毒害儿子。

何祥、夏兵二人繳械投降,钟股长决定派人去高中抓罗术。我说,今天是星期六,罗术还不知道夏兵和何祥被抓的事儿,下午,他一定还会骑着自行车回家来的,我们只要在江堤必经路口守住,一定会抓住他的。于是,鲁所长立即派老张和小苏到江堤路口守候。下午六点多钟,罗术骑着新自行车正兴高采烈地往家中骑着,小苏立即冲上将他拉住,让他下车,罗术见状,又老戏重演,不仅撒泼,还同小苏动起手来,老张立即冲上去,同小苏合力将其按在地上铐了起来。罗术一边挣扎,一边高喊:“你们凭什么铐一个学生,我要告你们,我爸会找你们算帐的。”当老张和小苏将罗术带动派出所见到了夏兵时,立即象一只瘟鸡低下了头。

当晚,我们将罗术、夏兵送进了看守所。最后法院判了罗术、夏兵二人有期徒刑,何祥从宽处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0422884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5/11/27 18:39:1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401的男人
      慢慢拜读下吧
      谢你回帖。

      2015/12/1 17:46:07
      左箭头-小图标

      慢慢拜读下吧

      2015/12/1 9:44:3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岁月回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