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台湾抗战老兵忆日军暴行,子孙不敢相信!

共 816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17736
  • 工分:308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台湾抗战老兵忆日军暴行,子孙不敢相信!

70年前的那场抗日战争,是两岸人民共同的经历和回忆。

1945年10月25日,台湾在历经日本整整50年的殖民统治后回归祖国。1949年,不少参与过抗战的老兵去了台湾。

在纪念台湾光复70周年的时刻,当时参与抗战的老兵有不少已经往生,健在者也已经进入到耄耋之年。据台湾方面统计,目前仍健在的抗战老兵年纪较轻的近90岁,年纪较长的近百岁。当年参与抗战的官兵高达300万人,现在在台湾的只剩不到4000人。

参与到那场战争中的,不仅仅是亲自上阵杀敌的老兵,也有立志报国的军校学员,以及更多的亲眼见证日军残杀大量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的人。这些抗战亲历者们对侵略者的痛恨一如当年。

本刊特约记者近日参加了广州市台办组织的一个赴台访问团,对仍然健在的抗战老兵进行了深入采访。70年前的硝烟弥漫、众志成城的场景再次变得生动起来。

正面战场浴血奋战

今年87岁的章鸿茂祖籍江西临川,抗战期间他虽然没有亲自上阵杀敌,但从上小学到高中再到陆军军官学校学员,经常要躲避日军的空袭警报,从江西到湖南、广西,再到四川、重庆,因为战乱而颠沛流离,对日本人侵略中国带来的伤痛同样感同身受。如今,身体还算健朗的他,热心地为周边的老兵服务。“很多人都老了,不愿意出来说回这些事。”

祖籍广东普宁的詹兆浮是其中一位。今年已经93岁的詹兆浮在14岁时便开始从军,后来主要在西南地区参与对日作战,隶属于国军第五军200师。只身一人来到台湾的他如今生活的环境不算太好,逼仄的屋子里堆满了杂物,显得有点凌乱,小小的客厅容不了3个人坐下。由于很晚才结婚,他并没有生下自己的子女。

尽管如此,一讲起当年参加过的松山战役,他便精神焕发。1944年6月,发生在云南省保山市的松山战役,历时95天,拉开了中国军队大反攻的序幕。

“那时行军很苦,一边爬山一边掉眼泪,爬得手指都磨出一个个血泡,有时一天要穿破好几双草鞋。所以一有空我们就自己编草鞋。”詹兆浮一边说一边模仿编草鞋的动作,然后说,上战场前,一个人先准备16双草鞋。“子弹没有了,我们就脱了草鞋扔过去,还跟日本兵进行肉搏战!”

在数不清的战斗中,让他印象最深刻也最自豪的,是一次摸黑抢占敌人山头的战斗。那是一个下着雨的黑夜,詹兆浮与战友30个人作为敢死队,一个人带两颗手榴弹,摸黑潜行到敌军阵营。“敌人有1000多人啊,我们用工具绞断铁丝网后,便扔手榴弹去炸,轰!”他做起扔手榴弹的动作,接着说:“炸死了日军,我们才能冲上去,冒着枪林弹雨前进。”

在敌战区炸仓库

与正面战场浴血杀敌的部队相配合的是敌占区的抗日活动。如今已有台湾征信业祖师爷之称的沈建强,当时在江浙一带参与游击队从事破坏敌人后方的活动。

今年87岁的他亲眼看到了日本人抢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感觉到我有责任出来对付他们。”正是由于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16岁那年他不顾父亲的反对,离开了自己的小康之家,毅然加入了“沪嘉湖忠义救国军”。

加入到“忠义救国军”后,教官带着沈建强和他的同伴在深山老林、破庙里对他们进行爆破、刺杀、侦查等技能培训。3个月特训后,他们便开始对日军的仓库、桥梁进行爆破式破坏。

沈建强对第一次任务记忆犹新。他与4个同伴组成一个小组,去炸嘉兴的一个日本仓库。由于年纪小,沈建强伪装成农村小孩去侦查。“提着篮子,带着镰刀,牵着羊牵着牛进城了,查清楚了就回来布置工作。”爆破式破坏完成,等到日本士兵发现时,他们也已经撤退了。

这样的工作沈建强做了两年多,当然,他们也遭遇到了日军的大扫荡。“一个礼拜没好好吃到饭,他们来了我们就走,走了就吃饭,一准备吃饭他们又来了。我们住在破庙里,池塘边,里面有很多蚊子,还有人得了疟疾。日子的艰苦是你们想不到的。”

在抗战胜利前的一次爆破式破坏中,沈建强由于没有算准逃跑的距离,被炸弹的碎片击伤。“弹片打到大腿上受伤了,被同伴救回来,现在腿上还有一大块伤疤。”他表示,当时只想着打击日本军队,没有考虑自己的牺牲,也没考虑父母怎么想的。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我们当时都很兴奋。”已经因伤退下来的沈建强与游击队的队友们第一次穿上了正式的军装,攀爬在汽车上进入苏州城受降。

此时,詹兆浮所在的部队在云南的一个基地休息。“听到日本投降,我们都高兴得举起手来,大家呼喊,胜利了胜利了,我们赢了,那多高兴啊!”

不忘日军残暴行为

尽管抗日战争已成为历史,但是日本军队残害中国人,给中国人带来的悲痛,依然存在于这些亲历者的心中。

虽然过去70年了,沈建强对日军当年犯下的滔天罪行依然心存芥蒂。对于近年来有日本人否认侵略、美化历史的行为,沈建强说:“日本人当年的所作所为,铁证如山,无论如何也赖不掉。”

祖籍浙江大陈岛的毛礼正就一次次目睹日军的残暴行径。

大陈岛,是位于上海与厦门之间的一座小岛。民国年间,运送物资的船只经过大陈岛时需要补寄物资,往来频繁的商船也一度让这个岛富裕起来。1932年,毛礼正就出生在这个小岛上。

6岁那年,毛礼正第一次目睹了日军的残暴行径。当时,一艘大陈岛的商船从沈家门买了红枣、大米等货物归来,船上有7名船员和4名乘客。大陈岛上的老百姓看到商船进港,正准备在码头迎接他们的家人时,商船却被日军的军舰拦下。“按理说,这是运生活用品的船,应该放他们进港,但是日本兵却说船上的人是中国军人。”他远远地看到,日本兵将船上的人围起来,按住他们的手,然后用钉子将他们的手钉在船的木板上。“最后他们失血过多致死。”船上的11人中,有两人见势不对,跳船逃走,有一个人在水上被日军打死,只有一人回到港口码头。“岸上的人本来是迎接亲人回来,没想到却看到他们被钉死。”

直到抗战结束前,日本军队残害无辜百姓的行径不断发生。有的是日本军舰在海上举行撞船比赛,撞沉大量渔船,撞死大量无辜渔民;有的是岛民由于被日本军人置办贡品不力为由而杀害;还有二十几个岛民仅仅因为小腿硬而被日军怀疑是中国军人而枪杀—甚至当日本宣布投降后,大陈岛上不愿投降的日本兵集体自杀前还要拉无辜的中国百姓陪死。“13个日本士兵逃到一个屋子里,围住8、9个老百姓,拉了手榴弹,让他们一起陪葬。”

对于他的这些回忆,毛礼正的子孙都已经不大相信。“我的子孙都说,日本人不会这么残暴,是不是您记错了,但是这些却是我真真切切所看到的事件。”

健在老兵留恋家乡

在抗战胜利之后,这些抗战亲历者们因为种种原因而迁往台湾,其后各奔前程。战争过后,生活依旧要继续。离开战场的他们,有的在商界闯出了一片天地,有的却经历了大起大落,也有的成为普通的工薪阶层,还有的生活并不如人意。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随着时间的流逝,健在的老兵逐年减少。仍然健在的,多数依然对当年抗战的峥嵘岁月保留着深深地记忆,以及对故土、战友和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的深深留恋。

“虽然在台湾成长,还是念念不忘故乡,现在每天做梦都是家乡的事情,家乡的晚辈,有生之年,如果身体健康的话,我一定会回到大陆去。希望祖国强大、兴旺、统一。”两岸开放探亲后,章鸿茂曾多次回大陆,如今虽然年事已高,他依然期待落叶归根。

詹兆浮也曾回过广东普宁老家,“以前的家还在,就小小的一个房子,但是亲人都不在了。”他曾浴血杀敌的第二故乡云南,也没能回去一趟。“很想念云南,只是现在已经老了,也回不去了。”

随着两岸交流日益频繁,加上业务繁多,沈建强已实现了落叶归根的梦。在上海,他也购置了房产,基本上一个月回一次大陆。如今,他还有一个弟弟留在大陆,而父母和两个姐姐早已过世。

对于抗日战争的那段历史,沈建强说:“中国人是不能给日军欺负的,日军侵华我们就会万众一心对抗他们。很多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士是无名的,能活下来就是幸运的。”

      打赏
      收藏文本
      37
      0
      2015/11/25 15:42:32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记住仇恨,凝聚力量,团结起来,奋发图强!

      2015/11/26 12:21:4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小日本的罪行是不会忘的。

      2015/11/26 16:03:16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30210
      • 工分:953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黑发三千丈
      记住仇恨,凝聚力量,团结起来,奋发图强!
      血仇,只有死鬼子,才是好鬼子

      2015/11/27 7:08:05
      左箭头-小图标

      小日本的罪行是不会忘的。

      2015/11/26 16:03:16
      左箭头-小图标

      记住仇恨,凝聚力量,团结起来,奋发图强!

      2015/11/26 12:21: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台湾抗战老兵忆日军暴行,子孙不敢相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