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

共 147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

午夜,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五楼大会堂,中英两国政府元首同时步入会场,登上主席台主礼台。零时的钟声响起,身着崭新绿军装的护旗仪仗队亲手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升起。这是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此刻,整个地球的目光都聚焦在会场,聚焦在两面红色的旗帜上,也聚焦在护旗的军人身上。此刻,距离张建春接到新军装面料研发任务,才过去三年时间。

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

2002年2月1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鹅毛般大雪整整飘了一夜,天亮的时候,雪停了。长安街头少了往日的喧闹,路旁公交站牌前,排队候车的人群较往日稀少了很多。张建春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地向人民大会堂一步步走来,有人见他穿着笔挺的军装,忍不住扭转头多看了几眼。

“有请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代表张建春先生登台领奖!他所主持完成的‘多重多异复合化纤长丝织物理论研究及其应用’项目,填补了国内国际在‘化纤仿毛’技术上的空白……”一时间,镁光灯闪烁,身着戎装的他站在领奖台上,手捧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奖证书,有些晕眩的感觉。2001年度,全国几百万科研人员完成的千千万万的成果中,只有十几个项目能够获此殊荣。

梦中的绿色“的确良”

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

张建春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所见到的解放军战士,大都是身着绿色“的确良”军装,很令人羡慕。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期,化学纤维“涤纶”面世,当大部分老百姓仍是穿着“老粗布”棉衣时,国家计委优先把“涤纶”装备了部队。

十多岁那年,他还在村里上小学。班里有位同学的哥哥在部队当兵,那天同学穿了哥哥一身军装到班里炫耀,大家都围着那位同学问这问那。张建春也挤上前去,想趁机摸一摸“的确良”,不料被一把推开。“一边凉快去,摸坏了你赔不起!”他伸出的手僵住了,脸腾地一下涨红到耳根。

然而,30年过去了,部队的军装一直沿用着那种面料,与我国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相比,军装质量远远落伍了。

要想让军人穿得体面,穿出气质,就必须用高档的面料做军装。马裤呢、凡立丁等羊毛制品很好,但价格昂贵而且产量又小。羊毛还有很多缺点,必须干洗、熨烫等,而部队中,特别是在基层连队,根本就没有干洗和熨烫的条件。他苦苦思索:现代化军队中战士们穿什么?

1993年,中央军委决定对我军军服进行重大改革,并决定新一代军服首先在驻港部队试穿。

1994年4月,总后勤部指定新兴集团3502工厂协助总后军需部进行设计研制,并承担生产任务。

香港回归祖国,这是国家的头等大事,也是举世瞩目的事情。针对驻港部队的服装标准,上级还提出两个不低于的要求,其中一条是要求驻港部队的军服,不能低于英国驻港部队的服装质量。

英国的服装怎么样?负责研制的张建春并不知道。此时的他,已经供职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再不是当年那个为了摸一下绿色“的确良”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小男孩。

去香港英军驻防部队搞一套真正的英军军服!在一个秋日的午后,他徘徊在研究所的林荫小路上,做出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可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他到香港3天了,在英军营房门前也转悠了3天,可每次想接近英国士兵时,哨兵都警惕地望着他,看得他就像做贼一样心虚。正当他无计可施时,香港有一位老板邀请他吃饭,他是张建春的一位朋友。

言谈间,他说出自己心中的苦闷。第二天,朋友居然送来了一套八成新的英国军服。后来得知,那件军服是他朋友托人花高价钱从一名英国士兵那里买来的。

还是生意人脑袋活络!他想起自己白白转悠了3天,感觉到有些可笑。

来之不易的一件军服,解除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头。有了英国军服作对比的标准,张建春心里有谱了,但他却面临着更大的难题:必须选择一种新型的面料来做军服。

部队军装的服装面料,要求必须挺括、保形,这是第一位的。针对驻港部队士兵的服装,有位首长再三强调说:“战士的军装要在刮4级风时,裤腿不能抖动。”他寻思道:“必须搞一种材料来代替羊毛,能不能走化纤仿毛的路子?”

让世界寻求了20年的答案

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

“化纤仿毛”项目,是我国“七五”“八五”计划被列为国家重点科技攻关的项目,漫漫20年,美国、日本等国都进行过相关技术的探索,但效果都不是很好。

用合成纤维代替羊毛,技术的关键是用合成纤维搞出像羊毛一样的东西。既要具有羊毛的优点,又要克服羊毛不能水洗、必须熨烫等缺点。

在平常人看来,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化纤仿毛”必须实现两个优点:一是实现羊毛的柔软性和化纤的耐磨和保型性;二是要解决静电问题。用什么手段和原理来突破?

在反复的试验过程中,张建春发明了多异多重复合变形丝。这种长丝经过特殊的纺丝工艺形成具有皮芯结构的特种变形复合纱——他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半个月就把这件事搞成了。

为了降低静电带来的危害,张建春又研制出将具有抗静电性能的有机导电丝与特种变形涤纶丝复合在一起的特殊复合抗静电丝,以适当的方式织入织物中,在织物中通过传导或电晕放电来避免静电的产生。这种织物可经50次甚至100次洗涤,不降低抗静电性能。

为了争取技术上的更大突破,他和同事背着两大包布料到西安找专家鉴定。“兄弟,把腰挺直点,别让他们看出超重来!”过出站口时,他总是小心地向同事提醒。

新一代“化纤仿毛”服装面料的研制成功,无论从技术还是性能上,都使人民解放军的士兵常服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

张建春大学里学的是化纤印染,读硕士时专业是纺织工程,读博士期间主攻高分子材料。同时,他得益于在纺织厂做技术员的经历,熟悉纺织工艺流程中的每一个细节,对工厂从科研到生产,包括材料准备、工艺设计、操作技术、成本核算等各环节,他都了如指掌。多年的学习和积累,他具备把化工材料、化纤、纺织、印染、服装等纺织的整个工艺过程串连起来的能力。

在课题组中,有硕果累累的西安工程科技学院(原西北纺织工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多次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的纺织专家施楣梧博士、染整方面的专家郝新敏高级工程师等。张建春这样看待他的课题组成员:他们,是成功所必需的“坚实的臂膀”。

科研开发中,他给所有参与项目研制的科研人员确定的方针是:上一个工序要为下一个工序着想,下工序要为上工序补台。在出丝的时候,要想着下面怎么织布;前面可能出的丝不是很好,下面的纺织,就要想方设法在此基础上把布织好。这样,作为一个整体,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

化纤“龙卷风”

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

有了好的土壤、空气和阳光,优秀的种子就会绽放,就能硕果累累。

科研成功、技术创新的源头,为产品开发提供了强大的支撑。张建春和他的团队所研制开发的6项专利技术分别被32家企业采用,在短短的时间里,“化纤仿毛”这项发明就创下了生产织物5000余万米,创产值8亿多元。化纤仿毛织物作为驻港、驻澳部队和国庆50周年大阅兵服装的主体材料,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从1999年开始,新型面料已陆续装备全军,同时大量用于武警、公安、行业制服和民用出口服装。

“袁隆平院士帮中国人解决了吃饭的问题,张建春这小伙子帮中国军人解决了穿衣的问题哪!”一位学术界的老专家这样赞叹张建春。

张建春大获成功之后,各行各业请他作报告的人排着队等候。有一天,国内毛纺行业也向他提出要求,请他和项目组的另外几位专家给毛纺行业作个报告,想借鉴其中的经验。张建春是搞化纤的,毛纺行业请他作报告,基于什么出发点呢?没想到张建春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还为此组织了一个为期3天的研讨会,有全国毛纺行业的200多位代表参加。科技工作者是国家的共同财富,如果没有胸怀,是难以成气候的。

这个研讨会召开之前,一位上海证券所的先生找到张建春,表示想参加这个会议。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背景,让他感到不明白,“你参加这个会做什么?”这位证券公司投资人的一番话道出了缘由:“听说这个会,几位国内最著名的毛纺企业的老总都要参加,我想了解毛纺板块发展趋势。”原来,他是想通过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士兵系统研究中心组织的研讨会,了解国内纺织行业发展对他们的金融投资有何影响。

仿佛一夜之间,大地上刮起一阵化纤“龙卷风”。

1997年7月1日,我驻港部队穿着新一代仿毛军装,雄赳赳走过罗湖桥。“化纤仿毛”技术从此掀开部队军服面料档次提升的崭新一页。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5/11/23 12:19:39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270511
      • 工分:17336
      左箭头-小图标

      陆军军装色彩不够正气

      2015/11/23 17:10:0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揭秘驻港部队首穿新军装的过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