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7年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日本在全国实施“文化界总动员”,组成“笔部队”,为侵华进行全面鼓吹。

七七事变之后第4天,日本首相近卫文麿(音“抹”)便召集各新闻通讯社代表“恳谈”,希望他们全面“协力”侵华战争。7月13日,近卫文麿又召集日本几家著名杂志社的代表,向他们提出配合战争的要求。日本军部在全军设置了报道部,在军报道部的组织下,日本各报纸和新闻社派遣了大量随军记者进入中国战场。同时,一大批记者和作家、画家乃至诗人、音乐家等,也都被日军征调到前线从事宣传报道。在整个战争期间,曾经前往战地的日军陆、海军报道班员总数至今不明,但据日本统计,报道班员仅阵亡、失踪人员即超过250人。

作为日本军国主义侵略队伍的重要一翼,军部给“笔部队”的任务就是想方设法美化侵略战争,为前方日军和后方国民“打气”。“笔部队”热衷于采访“英雄士兵”,大写特写“皇军”的英勇。《东京每日新闻》连续刊登该报随军记者从江苏常州、丹阳、句容、南京发回的现场报道,详细报道向井敏明、野田岩刀劈百人的经过,极大地“长了皇军威风”。穷凶极恶的日本兽兵在日本国内成为“英雄”,可见“笔部队”的报道起了多么恶劣的作用。

日本还有一批携笔从戎的士兵作家,也在竭力美化战争。最著名的人物是火野苇平。1937年火野苇平携笔应征,被编入第十八师团。他一手挥笔,一手操枪,炮制了一系列侵华文学作品。他以《士兵三部曲》获得了“朝日新闻文化奖”“福冈日日新闻奖”,日本军部表彰他为“国民英雄”。战后,他被列为头号“文化战犯”。

日本投降后,1946年1月,美国占领军最高司令部发布了追究战争责任的文件,规定被追究者包括“通过文笔、言论,积极鼓吹好战的国家主义的代表人物”。但是,这种清算和追究最终不了了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