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推理:《王牌》影片中的“王牌”到底是谁?

首先要注意到,影片中有王峰与战友的谈话:“离王牌和共产国际的行动还有两天(即15日)”,这句话可以推论出“王牌”不是一件事,而是一个人,否则说的话就会是“离共产国际的王牌行动还有两天”了。下面来推理这个人(王牌)到底是谁:

1、1953年河北省平山县天桂山(燕尾沟):戴围巾、穿棉袄的赵碧薇,光秃秃的树,山区的阳光、石头,石壁缝隙的残雪;基本可以看出是早春、或初冬时节;影片里提示是“孩子刚满18岁那天,我去坦白”;“去北京”;

2、影片中字幕“1953年12月,北京府右街”;所以推理:赵碧薇的儿子应该是12月的生日,减去10月怀胎,应该是2月开始怀孕;由于坐牢时,肚子未显,所以坐牢时间肯定不是在怀孕3个月以后,按18岁的年龄加上10个月怀胎,则推理出1935年2月左右怀孕;这个时间与片中的被抓时间(1934年11月)赵碧薇已经怀孕相违背

3、或者,换个角度说,假如受审时,赵碧薇怀的孩子被刑讯打掉的话,则这个白痴孩子的怀孕时间推理是1935年2月。由于老A(高秘书)在1934年11月已经死亡,则暗示赵碧薇1935年春节左右又和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了:这个男人是谁?注意到,后面赵碧薇有“王牌同志希望我把孩子养大成人,我做到了,可孩子的脑子却落了个病”的说辞;

4、回忆时,赵碧薇有一句话“在高秘书的下线掩护下,在提审我的路上,有了第一次接触”,这句话代表:监狱里还有除了老A以外的其他特工,而且这位特工,还是老A发展起来的下线;这里几乎就是直说了:这个下线就是博士,因为高秘书不是监狱里的秘书,而是跟随博士从南京来监狱的,他只认识博士宋雨秋;

5、按影片中“越是下线”“可能代表的地位越重要”来推理,则博士宋雨秋是“王牌”的嫌疑最大:按一个常理,特工组织能抓到王牌(王霞芬)这么有价值的人物,不可能也不允许当天枪决,但博士偏偏这么做了,而且先出手的老A竟然被早就提前拔枪在手的博士一枪击毙(也等于相当于是自愿按事前约定配合、主动被灭口了);

6、影片最后出现了赵碧薇惊恐地看着施敬东、苏捷进入了北京府右街安全局,推理赵碧薇应该早就知道这两个人是叛徒、或是国民党方面的特工了(这个地方暗线表达了赵碧薇和宋雨秋之间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接点:暗示高秘书本身就是赵碧薇的假丈夫,真正的丈夫却是宋雨秋),共产党保留她们的目的显然是为了保护当年“故意放她们一马的”博士宋雨秋,也就是说:博士宋雨秋在台湾起到了更大的作用;赵碧薇显然明白了其中的关联道理,牺牲自己和孩子,配合保护宋雨秋(而同时,王峰也启用了另外一条线,用以混淆视听的石梅主动“坦白”,出来保护赵碧薇和孩子);

7、按以上推理:博士宋雨秋就是“王牌”,他是被他的秘书(老A)发展的下线,高秘书为了保护博士这个更有价值的人物,自愿牺牲;而其他所有相关的人物都是为了用自己的牺牲,试图去证明博士宋雨秋是一个“有能力的”、“与共党不共戴天的”、“忠诚分子”(施敬东、苏捷,两个叛徒或国民党特工的眼睛和嘴巴);并利用这次“失败”的行动,完成顺理成章地将博士从南京引入上海(以便于拿到共产国际的秘密东西),然后通过博士宋雨秋完成案件侦破后正常离开上海的程序,去完成“共产国际的重要使命”(按时间推:这个使命很可能就是完成“长征中的红军部队与共产国际重新沟通中断的联络”)。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