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2岁抗战老兵逝世 四次长沙会战全参加(图)

2013年姜立诚在志愿者的陪同下从长沙到北京看望韩玉衡(右)

曾参与四次长沙会战 一个多月前拿到了抗战70周年纪念章

11月7日凌晨1点40分,曾参与四次长沙会战的抗战老兵韩玉衡在北京去世,享年102岁。这位老人在人生的最后几年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身体非常虚弱。一生中很多记忆都已模糊,但唯独对抗战时期的事情记得尤为清楚。韩玉衡的遗体告别会将于今日上午在海淀医院举行。

没留遗言安然离世

昨日,抗战老兵韩玉衡的长子韩志强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证实了其父去世的消息。7日凌晨1点40分,在北京海淀医院的病床上,老人合上了眼睛。韩志强说,父亲最近几年来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住一段时间院,回家几天就又得回去住院。“是综合性的病,心脏、肾、胃都不行。”在最后的一个月里,父亲基本上就不吃不喝了,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所以没有任何遗言。

看到韩玉衡最后一个月的状态,家人也有了心理准备,但关爱老兵的志愿者听到这一消息还是感觉很意外。志愿者薛刚说,就在两个月前老人精神状态还很好。在薛刚的印象中,虽然老人身体不好,但精神一直很好,记忆清楚逻辑清晰。即使在病床上,韩玉衡也总是坐得笔直。“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老兵顽强的生命力,本来最近还想去看看他,元旦也安排了活动,接到他去世的消息确实挺意外的。”

一个月前拿到纪念章

韩志强说,父亲走了应该没有什么遗憾,在一个多月前终于拿到了抗战70周年纪念章。 韩志强介绍,知道国家有这个发放纪念章的事情,但具体不知道如何申请。后经过志愿者的帮助,韩志强找到了父亲的原单位,翻看了父亲的档案,看到了抗战的记录,但原单位却回复说整个单位只有6个人有纪念章,而其中并没有父亲的。

听到了这一消息,韩玉衡也非常着急。“父亲到死也不糊涂,很多事都记不得了,但抗战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得不到纪念章,得不到国家的承认,父亲非常着急,情绪也非常不好。”最后经过一个多月的辗转、申请,终于有了纪念章的消息。

9月30日,原单位工作人员将抗战70周年纪念章送到了韩玉衡的手里,还有5000元的补助。收到奖章,韩玉衡激动不已。“就是高兴,那个时候还能坐着,虽然说话很没力气,但也一直说感谢国家。”

阅兵前见到生死兄弟

韩玉衡在去世前,还有一件很高兴的事情,来自长沙的生死兄弟92岁的姜立诚到医院看望了他。就在2013年,姜立诚在志愿者的陪同下从长沙到北京看望韩玉衡,当时两人已64年未见。

今年“9·3”阅兵,姜立诚作为抗战老兵代表赴京参加阅兵仪式。当时抗战老兵都被集中安排在宾馆里,不能私自活动。但姜立诚一直跟组委会申请想见“生死大哥”一面。韩志强介绍,姜立诚跟组委会说,自己的这位生死大哥身体非常不好,他也90多岁了,难得来北京一次,也难得能见上大哥一次,两人见一面少一面。最终,组委会破例,给了姜立诚几个小时的时间。

在海淀医院的病床上,韩玉衡再次见到了自己的生死兄弟。自1949年起,两人长达64年没有见面,也失去了联系。远在长沙的姜立诚一直想见到这位生死大哥,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促成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志愿者薛刚当时介绍说,现在全国范围内都已经基本暂停了老兵相见的行动,因为抗战老兵都已是90岁以上高龄了,如果不是两位老战友相见欲望强烈,志愿者也不敢冒这个风险。“老兵再相见,我们也不敢想下次。” 没想到两年后,两人还能再次相见。

这次是在子女的陪同下,兄弟又见面了。两人在病床前聊了一个小时,两人在激动时更是唱起了军歌。

1939年韩玉衡与姜立诚两人同时被调入长沙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参谋处,韩玉衡是通信兵,后考入第九战区精忠印刷所当校对员,姜立诚从事参谋文秘管理工作,两人一同经历了四次长沙会战,直到抗战胜利。

韩志强说,父亲去世的消息还没有告诉姜立诚,距离太远,也担心姜老接受不了。

曾经历过长沙会战

韩玉衡老人1913年出生于河北,年少时在天津法租界的一家煤厂当店员。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华北告急。天津到处是逃难的人。在煤厂工作六年后的韩玉衡不得不随着巨大的难民队伍一路搭着难民车南下,先后去了济南和南京,又辗转到了武汉、长沙。到了长沙,刚下火车,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部队在招收通信兵,韩玉衡没有犹豫就报名入伍。

韩玉衡入伍后,每天的任务就是训练专业技能:爬电线杆,架设通信电线,学习有线通讯知识,这些是每个通信兵的必修课。当时还学习了一些轻武器的操作方法,比如38式步枪,M1半自动步枪,60mm迫击炮。1939年,韩玉衡成为国民党的一名通信兵。

1940年,因为有一定文化知识,韩玉衡转职为校对员,在第九战区精忠印刷厂工作。精忠印刷厂用了岳飞“精忠报国”的典故,这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每天加班加点赶印《长沙日报》、精忠刊物及作战地图等军用品成了他们的抗战使命。

长沙会战四战三捷,使日军惨败,死伤达几十万人。然而第四次长沙会战,长沙失守。1944年6月,韩玉衡跟随队伍向衡阳、汝城方向撤离。

韩玉衡曾回忆说,经历过最危险的一战是在1944年冬天。当时韩玉衡奉令去一支守河部队联系船只,安排人员和物资转移事宜,正办理交割手续时,突然被日军包围。韩玉衡急忙扑倒躲避,但子弹像雨点般呼啸袭来,枪声直到天黑才止息,韩玉衡站起来,发现虽然满身衣服开花,棉衣被打了十几个窟窿,但自己并未受伤。回忆起战争往事,韩玉衡仍止不住叹息,第四次不该输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