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7岁抗战老兵李圣言14岁从军 日军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李圣言在家中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杨涛摄

97岁抗战老兵李圣言14岁从军 日军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97岁抗战老兵李圣言14岁从军 日军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抗战时,川军中的娃娃兵。

97岁抗战老兵李圣言14岁从军 日军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中国军队在台儿庄街巷中向日军发动进攻。

97岁抗战老兵李圣言14岁从军 日军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受伤的士兵被送往野战医院抢救。

97岁抗战老兵李圣言14岁从军 日军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李圣言腿上被子弹击穿留下的伤疤。杨涛摄

口述实录

“道路四周随处可见尸体,百姓的、牲畜的、敌我军人的都有。那股腐烂的味道和着雨水,隔着几层口罩都能闻得到,不少战士当场就吐了。”

“我们在山上,日军想冲锋上来。师长下令,日军不靠近,一枪也不准放。大概还有40米远的时候,师长下令阵地上的战士,全部扔手榴弹。漫天的手榴弹朝日军飞去,爆炸声震耳欲聋,我们在阵地里,耳朵被震得几乎听不到声音。”

“我们驻扎地周围的水源已经被污染,每次做饭用水和部队饮水,都要从30多里外挑回来,不少士兵因此生了病。”“盐城、泰州、新华、东台等地方,我熟得不能再熟了。只要有日军进村抢东西,我们就会组织人手埋伏,鬼子走近时,我们打几枪就走,从不硬干。”

2015年10月22日上午,成都城区下了一场久违的秋雨。武侯区龙门巷一小区内,电视里传来抗战剧的枪炮声,97岁的李圣言坐在窗台前,望着窗外的秋雨轻轻叹了一口气。

70多年前,一群小伙子穿着草鞋,赶到硝烟弥漫的台儿庄。那天,刚好下着雨,台儿庄周围的道路泥泞不堪,道路上不断有腐烂的尸体,让这些年轻战士感到心惊。虽然戴着口罩,但那股腐烂味还是让不少战士呕吐。

烟雨中,一堵破败的城墙,伤员相互搀扶着离开,随处可见的百姓、家畜以及敌我军人的尸首……这幅画面,从此烙在了李圣言的脑海。

李圣言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抗战8年里,他在前线与日军打过仗,也在山里、村里打过游击,参加了多少战斗已记不清,但那次在台儿庄雨中看到的场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就算现在回想起来,心里都不是滋味。”

父母亡故 14岁少年从了军

1918年夏天,四川简阳平泉镇一个贫苦农家里,迎来了一个小生命。老实巴交的农民李增文给儿子取名李圣言,希望孩子以后读书有出息。

但是,不幸却接连出现在这个家庭。李圣言8岁时,母亲去世;3年后,父亲李增文也离世了。见孩子还小,生活困难,姑妈把李圣言带走了。“他们家要宽裕一些,我那时11岁,帮着姑妈看庄稼、放牛。”李圣言回忆说,本以为会这样一辈子待在这个小农家里,种地、放牛、捡柴……

14岁那年的一个下午,姑父把放牛回来的李圣言叫到跟前。“你也长大了,应该学门手艺,以后才能养活自己。我给你联系好了城里一个做毛笔的师傅,你明天就收拾行李,跟着他好好学手艺。”姑父说。第二天,李圣言来到姑父介绍的毛笔师傅的店铺,当起了小学徒。“在那里每天都吃不饱饭。师兄们每天有干饭吃,我们小学徒就只能吃红苕稀饭,还限量吃。”

李圣言说,一段时间后,18岁的小表叔江云成来店里看他。“你这样不得行,都瘦成啥样子了。我二哥让我去当兵,干脆你跟我一起走嘛,我们两个也好有照应。”江云成带着李圣言去了部队。

“你把人家小娃娃带起来干啥?这是当兵打仗,不是来耍的!”刚到军营,江云成就被挨了骂,部队长官让李圣言回家。刚准备离开的李圣言,被另一名军官叫住了:“小娃娃,你如果不怕死,就来当预备兵。等你再长大点,就可以成为正式军人。”就这样,李圣言得以留在这支地方部队。

1935年,李圣言跟随部队辗转到了陕西宝鸡。“当时,部队在裁人,身体弱的、年纪不够的,统统都要遣散回家。”李圣言说,他们300多个未成年的小娃娃,住在宝鸡县城不远的一个庙子里。“一位长官说,这些孩子跟着部队走到这儿也不容易,部队可以建个军事学校,让他们学习几年后再补充部队。”学校分为3级,有童军学校、军士学校和军官学校。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为支援友军,140师抽调兵力前往支援。“实际上是去补充兵力,我们驻守在宝鸡的140师,几乎成了空壳。”为补充兵源,刚升入军士学校不久的李圣言等人,被要求全部加入140师,随时准备奔赴前线。进入备战状态后,李圣言等人开始在西安集训。

驰援抗战 台儿庄阻击日军

1938年,徐州会战爆发,山东战事吃紧。140师接到命令,开赴徐州支援作战。4月,部队由潼关、灵宝一带乘火车赶赴鲁南。不久,全师在台儿庄下车。“我们在运河边上驻守,距离台儿庄只有几公里远。”李圣言说,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接到命令,要去与王铭章率领的122师会面。

那天,天空飘着雨,李圣言一行从运河往禹王山赶。“还没走近,就有人提醒要戴上口罩。”李圣言回忆说,道路四周随处可见尸体,百姓的、牲畜的、敌我军人的都有,“那股腐烂的味道和着雨水,隔着几层口罩都能闻得到,不少战士当场就吐了。”

李圣言透过雨水,看到一堵破败的城墙,以及相互搀扶着离开的伤员。这一幅画面,从此烙在了他的脑海。“到底是有多惨烈的战斗,才会留下那样的场景?”李圣言叹了口气,虽然这并非他抗战生涯看到的最惨烈的景象,“但每次下雨,我都会想起那天所看到的。”

李圣言站在禹王山的城墙上,看到自己的长官和一位穿着普通军服的人握手。“我们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军人是王铭章。”

1938年4月,李圣言所在的140师接替122师防守的禹王山。禹王山位于运河东北岸,是台儿庄的制高点,也是台儿庄的天然屏障。如果日军占据禹王山,便可控制大运河,向东可由纵深切断陇海路,直取徐州,向西则可以居高临下沿东侧一路摧毁台儿庄防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日军提前得知了这次接防,打算趁部队还未熟悉禹王山阵地时,打一个措手不及。上午10点左右,30多架日机呼啸而来,对禹王山防守工事进行密集轰炸。

“师长下令不准出阵地,全部防守。炮火太猛烈了,一些工事被炸坏,不少兄弟当即被炸死了。”李圣言说,上午不到11点,日军派出1000人左右的部队,朝禹王山进攻,“我们在山上,日军想冲锋上来。师长下令,日军不靠近,一枪也不准放。”

在那场战斗中,李圣言所在的部队,几乎每个战士都配备了4颗手榴弹。“大概还有40米远的时候,师长下令阵地上的战士,全部扔手榴弹。”漫天的手榴弹朝日军飞去,爆炸声震耳欲聋,“我们在阵地里,耳朵被震得几乎听不到声音。”

这并没有完,趁着炸起的烟尘未散去,李圣言所在部队的机枪手,开始了扫射,“鬼子被打乱了阵脚,急忙撤退。”

夜袭日军 鬼子打得蒙了头

驻守禹王山的140师,击退了日军第一次突袭,并在夜间清理日军武器时,核实打死的日军人数。“打死了500多个鬼子,日军也发觉我们这支部队不好打。”李圣言说,之后,日军又试着进攻了两次,但每次都被击退。

没隔多久,外出侦察的士兵回来报告了日军的作息情况。140师转变防守姿态,决定趁日军松懈时主动出击。李圣言说,那晚的天空看不到月亮,140师去摸日军的“夜螺蛳”,悄悄干掉日军几个岗哨,再靠近日军的驻扎营地展开攻击。“日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们密集的火力覆盖。”当晚,140师打死打伤日军1000多人,俘虏70多人。

李圣言说,在台儿庄打仗,最苦的还是吃喝问题,“我们驻扎地周围的水源已经被污染,每次做饭用水和部队饮水,都要从30多里外挑回来,不少士兵因此生了病。”为保证伙食安全,升任司务长的李圣言和6连司务长一合计,决定今后都吃大饼。

“老百姓对我们很好,看到我们进城买大饼,就敲锣打鼓地给附近商铺说,当兵的在前线打仗,大家可不能赚他们的钱。”李圣言说,不少老百姓还跑回家做饼送给他们,“挑回去的10担大饼,一半是老百姓做来送我们的。”

部队失散 转战苏北打游击

1938年,台儿庄战役结束不久,140师遭到日军攻击,李圣言带领的勤务兵与部队失散。

“我当时只好带着80多个兄弟换上便装转移。”李圣言说,他们一直走到徐州西南地区的一个村庄,恰巧遇到来村子里抢东西的日军。作为司务长的李圣言立即指挥兄弟们,打死了日军6名骑兵。

消息传出后,不仅日军有所震动,时任鲁苏皖游击总指挥的李明阳,也对他们产生了兴趣。“日军派部队来搜寻我们,当地百姓把我们隐藏了过去。”令李圣言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李明阳的一个参谋找到了他,询问他们之前是哪个部队的,愿不愿意加入游击队。

在相互看了证件后,李圣言跟随这个参谋来到徐州西南方的米山大庙中。“带我来的那个参谋,跟一个和尚打扮的人敬礼,我才晓得他就是李明阳。”李圣言说。

“小鬼,你敢打日本人哦?”李明阳看着20岁不到的李圣言说。“别看他小,可不是啥小鬼,是个老兵油子了。”一旁的参谋笑着介绍了李圣言的从军生涯。

“那你愿不愿意在苏北打游击嘛?愿意就来我们部队。”在李明阳的邀请下,李圣言被任命为鲁苏皖第二纵队12中队中队长,负责联络台儿庄战斗后流落到江苏等地的士兵。当年年底,李圣言的部队由原来的80多人发展到了近200人,他更是在江苏地区打出了不小的名气。

“盐城、泰州、新华、东台等地方,我熟得不能再熟了。”李圣言说,只要有日军进村抢东西,他们就会组织人手埋伏,“鬼子走近时,我们打几枪就走,从不硬干。”

然而,并不是每次都那么顺利,李圣言曾一天连受两次伤。上午,李圣言遭到日军围攻。战斗中,他的右手和头部被打伤。下午,被日军发现后,李圣言的左大腿被打穿,“幸好没打到骨头。”至今腿上还留有对穿而过的子弹伤疤。

痊愈后不久,他被派往山西黄埔军校14期学习。1941年元旦毕业后,李圣言继续回到苏北打游击。“我加入苏北游击支队扩中支队二大队,担任少校大队长。”得知李圣言回来,不少老战友寻找并加入他的部队,人数扩大到900多人。

在苏北打游击的7年里,李圣言记不清打了多少仗,打死了多少日军。日军和特务对这个被称为“小蛮子”队长的李圣言,很是痛恨和头疼,曾几次试图暗杀他。

有一次,在苏北一个小镇上,走在路上的李圣言发现气氛不对,“那家茶馆多了很多陌生身影,平时常跟我开玩笑、叫我‘小蛮子’队长的人,看到我也默不作声。”发现情况不对的李圣言,赶紧撤出小镇,躲过一劫。

晚年生活 喜欢看抗战影视

1945年8月15日,抗战胜利当天。李圣言奉命带领2000多人接收台州,看押日军的500多个士兵,负责保卫台州机场。李圣言回忆,当时台州城里一片欢声笑语,家家张灯结彩,“老百姓都焚香点蜡,烧黄纸。”

如今,70多年过去,当年的少年变成了白发翁。尽管已经97岁高龄,李圣言依然耳聪目明,平常喜欢看抗战题材的电视和书籍。

“父亲的生活作息很有规律。”李圣言的儿子李昌太说,老人每天晚上8点多钟就休息,早上7点左右起床。每天吃了中午饭会出门走走,然后睡上1个多小时的午觉,“身体状态挺不错的。”

“10月初的时候,我回了趟简阳老家。”李圣言说,跟他一辈的人大多数都不在了,“很欣慰的是,不少年轻晚辈还会听我讲抗战经历。”

李圣言说,能活这么久,已经不容易了,“当年和我一起入伍的娃娃兵,很多在战斗中牺牲了。每次想战友的时候,我就会去参加成都的老兵聚会,和那些老兄弟才有得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