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人为我疯狂,有人叫我疯子。

倾覆是上帝的耻辱。

最后一盏星光,

守侯在柏林的夜晚 。

莱茵河辉煌的水面映出我火焰的笑容 。

孩子们,战斗到底!

等待我们的保护神。

我的左眼留下了爱的印记,

我的右眼闪耀着永恒。

奇迹将会出现,

帝国的精魂在冰封的大地上保存,

相信我,青铜的鹰不会坠落。

我们的爱千载之后,

将会被一双燃烧的手重新拾起。

神的标志再现于人间,

请和我,一同祈祷。

影子笼罩了英灵,

平庸的后代不会理解我们,

一亿年的寂寞终将催生遍布原野的花朵,

今天,血红的月亮斜挂在帝国大厦的一角,

解脱的日子已经来临。

让侥幸的入侵者牢记我们的荣耀,

帝国将会永生!

只要还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他就要抵抗,

他痛苦着,

幻想着,

固执顽抗地相信着,

从拉斯登堡的狼穴,

到巴特诺海姆的鹰巢,

甚至是柏林总理府地堡那一个一个阴沉昏暗,

盟军空袭不断的日子。

他依旧还是梦想着他的帝国,

从未明白,

他的子民正带着他们共同坚信的荣耀和忠贞,

毫不犹疑地走向灭亡,

而他颤抖地为青年师的孩子带上铁十字,

苍老的记忆里只记得,

自己曾站在那一年的柏林中心,

骄傲地说,

他要带给德意志一千年的幸福。 -

后来,

在千万里的战线上,

漫天风雪还是举火燎天,

绝望灭亡还是杀戮憎恨,

你给我们永不悔改的信念,

奔赴不同的远方,

死生不渝。

即使所有人都背叛了、走开了、失散了,

即使我们败了、被审判了、被唾骂了,

我却依然记得。

这个瞬间,

在那年的华沙,在我们的一生,在帝国的历史里,在日益沉沦被遗忘的时间里,

一切都如尘土沉寂,

却在刹那间成为了我们对于这个国家,

永恒不朽的誓言。

已经多少年了,已经多少个昼夜。

再也没有关系。

几十年以后的今天,

所有的战争和杀戮,消亡和新生,都被遗忘。

帝国在那年灭亡。

没有一个人留下来,倾听我们的哭泣。

没有人愿意提起,那些死去的人。

他们走过的路,他们的付出,他们的挣扎,他们辗转的路途,奔赴的战场,

都如施普雷河最深处的沙石般寂静。

施普雷河缓慢却坚强地流淌,

穿越我们的记忆,穿越所有的冰冷眼泪。

我们还在这里,平静地坚信着,

他们曾经辉煌,未来终将辉煌。

这年十月,我们站在华沙的中心,

正如站在一个世界的起点。

他看着远处的艾菲尔铁塔,万字旗已经在上面飘扬,

他说,

“你看,巴黎是不是很漂亮?”

“是。”

“柏林呢?”

“柏林永远是我心里最美丽的城市。”

“但不是这个世界上公认的。”

......

“等战争结束,我们就重建柏林,找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用最好的材料,重建国家美术馆,收集世界上所有著名的画作,重建柏林爱乐大厅,重建国家歌剧院,柏林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骄傲最美丽的城市。 ”

很多年以后也还一直记得元首那天的脸和话语。

在巴黎的天空下,

某一个不为人知的黄昏,

夕阳零碎地撒在地上。

周围葱郁的树木偶尔被风吹起沙沙的响声,

远处的艾菲尔铁塔上德意志的旗帜张扬着它的辉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