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会理县城 (白天外景)晴

南门

江岗团长和高恩棠政委与胥印侯王来保等握手告别……

江岗团长:“会理县四十万人民的眼睛看着你们两位总指挥哦……”

王来保:“土匪一天不剿灭,我们就一天不停止战斗!”

高恩棠政委:“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啊!”说完,互相拥抱。

胥印侯:“请团长政委放心,我们决不辜负全县父老乡亲的期望,坚决铲除匪患,还老百姓一个太平光景!”

王来保胥印侯向江岗团长高恩棠政委致军礼后翻身上马,他们互相挥手告别。

几匹快马向南飞奔而去……

江岗团长高恩棠政委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铁匠村王赵氏家芳丽室内(夜内景)晴

方丽的柔美悦耳的话语飘到聂伟耳朵里:“聂哥,我想死你了哦!”

聂伟兴奋的声音:“丽妹,我……我也想你啊。”说着他轻轻地把方丽揽在怀中, 方丽顺从地依偎在他胸前,抚摸着他的脸,柔声地:“妈给你说的事考虑得咋个样了?”

聂伟安慰方丽的声音:“丽妹,我想好了,妈说得对!从今天起,听妈的!”接着又牢骚满腹地:“这些年我……他妈的脑袋提在裤腰带上,到现在才混得个副队长,真他妈的窝囊……现在我就是想有个家,渴望和你天天在一起……”

芳丽的声音:“这就对了嘛!”她拉着聂伟向床边走去,二人倒在床上……搂抱在一起。

姜舟古镇(白天外景)晴

四面环山的坝子中,一座古镇座落在北山脚下。南面是一片稻田,田间里的稻子沉甸甸地弯着腰快到收割的时节,两条约十来米宽的河流 ,分别从东北和西北流向古镇稻田南面团山堡交汇后向西南流去……

北山脚靠东面陡峭的河岸上有一座高高的圆型粮仓,与东面云盘山上那座碉堡隔河而立,云盘山的山脚向下延伸,将东面这条河弄成一个几字型大弯,故名弯子河。

古镇四周是土木结构的土墙,只有乡公所后墙是用大方砖和石头垒成的,十分坚固。古镇里面的正街只有三四米宽,街两面是由圆木和板壁构成的店面,中间的路面是从河滩上取来的像鸽子蛋大小的卵石铺就的;在它的四周有几道门(本地人俗称闸子门,夜间关闭白天打开。)古镇的历史可追溯至元代……

姜舟古镇最高处黑神庙山门前,胥印侯和张兴林站在山门前小块空地上看着整个古镇交谈着。

胥印侯胖胖的身材与张兴林匀称干练的体型形成鲜明对比,胥印侯指着古镇南面的谷子:“指导员你看,谷子都勾平了,今年粮食丰收在望,我们的征借粮工作也有了保障。”

张兴林说“胥司令,我担心……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提高警惕啊。江团长和高政委再三叮嘱要防止匪特搞破坏!”

胥印侯:“是啊,县委也一再强调,现在抽调一部分部队去增援太平,眼前就只剩这百十个人要守住这东区门户确实困难不小啊!”

铁匠村乡公所门口(白天外景)晴

字幕九月八日农历七月廿六

武工队员罗四维站在乡公所门口不时朝街东头张望着……突然,他眼前一亮。

街尽头。英姿勃发的八班长杨亮娃带着同样年轻的战友潘志文冉月清陈一政快步走在街子上。

罗四维迎上前去一把握住杨亮娃的手,亲切地:“杨班长,好久不见……想你们啊!”

杨亮娃兴奋地:“我们也想你们哦……武工队的同志都好吧!”

罗四维依次握过潘志文冉月清陈一政的手,激动地:“都好都好!”

说着走进大门里。

聂伟见罗四维身后的战士们进了乡公所便向他们匆匆走来,接过罗四维递给他的介绍信。

罗四维向杨亮娃和聂伟介绍道:“这是杨班长,这是聂副队长!”

聂伟伸出手来亲热地握住杨亮娃的手自我介绍:“聂伟。”

杨亮娃:“我叫杨亮娃。”

这时,聂伟才低头看了看介绍信。非常亲热地:“杨班长,队长刚走一会,到县上开征借粮会去了,接到胥司令电话说你们要来,要我安排一下。”

杨亮娃:“好啊!”

聂伟:“让同志们先吃饭,咋个样?”

杨亮娃:“行啊!”

聂伟转身向罗四维:“小罗,带同志们去吃饭!”

罗四维带着潘志文冉月清陈一政走去。

杨亮娃由聂伟陪着边走边谈。

杨亮娃:“聂副队长,这次运粮都安排好了吗?你们工作队又要辛苦了!”

聂伟:“哪点,哪点……应该的啊……粮食嘛,昨天就打包了,马帮都安排好了,明天准时出发!”

两人停下来。

杨亮娃关心地:“聂副队长!龙成和赵金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

聂伟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最近……最近,没啥子动静啊!” 杨亮娃看了看聂伟,眉宇一拧。严肃地:“噢,我们要加倍警惕啊!这段时间以来,会理各地一些不法地主劣绅很不安分……”

聂伟:“杨班长说得对,我一定小心谨慎! 你去吃饭,我处理一下马帮运粮的事!”

说完,两人各自走去……

姜舟西闸子门旁一幢土房(夜内景)晴

字幕九月八日农历七月廿六

微弱的菜油灯下,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坐在小凳上砍着猪草,她姓廖排行老二,人们都称她廖二姐。年近四十的丈夫抽着草烟,正在收拾农具。他姓邓排行老幺,人们都叫他幺哥。

破旧的屋内陈设简陋,四壁空空。

幺哥收拾完农具走到妻子身边小声地对廖二姐讲道:“成宗说,他想参加解放军……”

廖二姐心疼地说:“可……我们就这么一个亲侄儿呀!”

幺哥:“我看得出张指导员胥司令都是好人……跟着他们没错!”

廖二姐担心地:“我当然晓得,现在到处的土匪都闹得凶!当解放军光荣……可我就是担心啊……”

幺哥坚定地:“我支持成宗参加解放军,你看人家杨班长那个班的小伙子个个都是好样的,不都跟成宗年龄差不多嘛!”

廖二姐:“我也不能拖你这个贫协主席的后腿啊,明天我们就把成宗送到张指导员那点去!”

幺哥:“好啊!”

敲门声。

幺哥朝门口走去……

门外已经喊了起来: “幺爸么婶。”

门开了,进屋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他就是这对夫妇的侄儿邓成宗。他走到石缸边,用葫芦瓢从缸里面舀了半瓢水喝下去。

邓成宗放下葫芦瓢,抹了一下嘴唇转过身来,说道:“幺爸么婶,张指导员同意了,把我分在杨班长那个班。”

幺哥道:“这我就放心了,杨班长他咋说?” 廖二姐也激动不已:“快说给我们听听……”

“杨班长他们去铁匠村运粮还没回来。”成宗答道。

幺哥夫妇面露遗憾之情。

铁匠村(白天外景)晴

字幕九月九日农历七月廿七

今日逢场,街上格外热闹,小商贩们摆着各种商品叫卖着,新上市的新鲜核桃、石榴随处可见。

赶街的人男女老少熙熙攘攘,有几个彝族装束的人走在其中。

人流中偶尔有一些长袍马褂,油头粉面的男女来来往往。

龙成今天头上戴了一顶崭新的礼帽,穿着青色长袍马褂,在人流中特别抢眼、他身后跟着一个下人提着礼品向赵金家走去。

罗四维、艾绍俊等武工队员在人群里密切注视着龙成等人的举动。

罗四维靠近艾绍俊悄悄道:“你说今天王赵氏大张旗鼓地给她姑娘和副队长订婚,龙成那帮人没来几个,不会出啥事吧?要小心啊!”

艾绍俊:“放心,运粮的马帮走了快一个时辰了,估计快到蒿枝坝梁子了。”

王赵氏家(白天外景)晴

一个中国农村典型的,有着康滇特色的订婚议式正在举行。鞭炮齐鸣,唢呐阵阵,亲朋好友打躬作辑道贺着,院子内外挤满了客人和看热闹的乡亲。

堂屋,正中大红喜字高挂,两壁吊满喜帖,八仙桌上是供奉天地祖宗还有王继禄的果蔬供品,红烛高烧,香烟缭绕……

堂屋门前,新郎装束的聂伟笑容满面踌躇满志地向各位客人鞠躬答谢。

突然,聂伟眼光一闪,迎上前去,只见龙成大摇大摆走来,聂伟老远就亲热地叫道: “龙乡长!”

龙成:“你喊我啥子喃?”一脸的不高兴。

聂伟歉疚地陪着笑脸:“该喊干爹啊!”

龙成转怒为喜:“这才像话嘛……”说着压低声音对聂伟耳语道:“马帮走多大哈了。”

聂伟:“快一个时辰了。”

龙成向挤在客人堆里的下人招了招手。

下人挤到龙成身边,龙成:“你辛苦一趟,还有几样礼物呢!”那人会意向后面的马圈走去。

龙成刚一转身。

总管满脸堆笑大声喊道:“龙乡长驾到!”

话音刚落,方丽轻盈地从屋里出来:“干爹,你来啦!”

龙成心情格外高兴,笑咪咪地打量着凤冠红衣的方丽说道:“我女儿越来越漂亮了,今天简直就像仙女下凡哦!”

方丽听到龙成的夸赞一脸幸福,喜滋滋地给他行礼:“谢谢干爹,来参加我们的定婚仪式!”

龙成迎上一步,将礼物交给方丽:“你妈呢?”

方丽答道:“正在给我爹上香呢!”

龙成迈入堂屋,也点燃三柱香双手作了三个揖后,将香插在香炉里。

赵金脉脉含情地看着龙成:“咋个样?还不错吧?”

龙成说:“不错, 不错。真是滴水不漏哟!”

他们对视良久开心地大笑起来。

堂屋外(白天内景)晴

龙成上完香和赵金双双步出堂屋。

总管迎上来,点头哈腰。

总管俯首对赵金问道:“夫人,是不是可以开席了?”

赵金捻着手里的佛珠,睁开微闭的双目,扫视了一下眼前的客人,对总管道:“开始吧!”

总管大声宣布:“现在有请铁香乡乡长龙成龙老爷,也是夫人的千金方丽小姐的干爹给大家训话!”

龙成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亲朋乡邻、各位尊卑老幼,今天我的干女儿方丽和工作队副队长聂伟举行订婚仪式,感谢各位的光临!在这个大吉大利的日子里,我代表家人向在座的各位亲朋好友致以美好的祝福,愿大家合家欢乐发财发富万事如意,同时祝愿我的干女儿和她的夫君,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大家一定要开怀畅饮,喝足酒吃好肉!” 赵金:“今天是我姑娘的大喜日子,感谢各位来捧场,今晚让大家热闹热闹耍个通宵……现在入席!”

赵金和龙成率宾客步向客厅。

客厅(白天内景)晴

六桌丰盛的喜筵摆了上来,端菜拿酒的帮忙男女穿梭于各桌之间。

准新郎、准新娘正依次按辈份高低,挨桌向宾客们敬酒。

宾语喧哗,一片碰杯声,猜拳行令声。

龙成不时用目光观察客厅,看看有没有武工队的人。

离龙成主座席稍远的一桌席上,几个身穿长袍马褂的地主、商店老板和一端公道士正在窃窃私语,一个肚子滚圆身材矮胖身穿白绸绣着寿字对襟伙汗褡,留着山羊胡子的地主悄悄问穿长袍马褂戴一顶瓜皮小帽的瘦高个子:“麻杆,你是这一带有名的测字卜卦大仙,你说说:今天龙大乡长来吃干女儿的定婚酒,咋个没来几个人,只有一个下人跟着,他干弟向志科也没来?”,

瘦大仙神秘地:“你没见他那下人,还没入席就去马圈牵马出去了吗?”

矮胖子又试探地:“那今天会……”

瘦大仙只顾吃喝:“老猪啊,瞧你这个笨脑壳。龙大人神通广大,所不定又要弄点啥子名堂出来哦。”

矮胖子狼吞虎咽地吃菜,不再多问。

铁匠村街上(白天外景)晴

赶街的人已渐渐少了,罗四维和艾绍俊向乡公所走去。

龙成的下人骑着马迎面而来……从他们身边飞快驰过……沿着山道向莲花寨方向狂奔……马蹄掀起的黄尘弥漫着……

铁匠村西北方向蒿枝坝梁子山道上(白天外景)晴

寂静的山林中,一队二十几匹骡马组成的马帮走在山道上,马背上驮着沉甸甸的稻米和杂粮。他们中有的端着步枪有的挎着驳壳枪……这是铁香乡的武工队员汪开创和邓焕鼎等从铁匠村运送粮食到姜舟途中,解放军战士在前后护卫着……走在前面的是八班班长杨亮娃和战士潘志文,后面两个是冉月清和陈一政,四人都端着盖特式冲锋槍, 他们正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马帮进入密林中,眼前是一片茅草丛生的开阔地,中间有条踩踏出来的小路伸向尽头。

杨亮娃注视着前方的一草一木,突然他发现有几个黑影在茅草丛中时隐时现,他对身旁的潘志文:“志文,我们可能中埋伏了,你去后面告诉同志们作好战斗准备……”潘志文答道:“是!”向后面跑去……

芦华庆带着土匪埋伏在草丛中。

一个土匪急匆匆地报告:“队长,马帮来了!”

芦华庆:“看见万福贵那龟儿子了吗?”

土匪:“看见了,就在马帮后面,他身边有两个共军呢!”

芦华庆:“总共有几个共军?”

土匪:“我数了一下有四个共军和五个武工队,除了共军用的是冲锋枪,武工队有一支短枪其他的都是三八大盖。”

芦华庆:“告诉弟兄们准备抢粮!”

土匪:“是!”迅疾离去。

马帮进入茅草丛生的开阔地。

草丛中,芦华庆向马帮窥探……

冉月清机警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对陈一政道:“注意!”

陈一政道:“嗯!”

茅草丛中,芦华青挥动着二十响大声喊道:“弟兄们,共军的运粮队来了,给我冲啊!”他扣动板机向天空开了一枪。

枪声惊起几只野鸡“扑扑扑”从草丛中飞了起来……

砰!砰!砰……当!当!当!” 各种枪支的射击声打破了林中的寂静。

四面的土匪开始向运粮的马帮疯狂射击。

紧接着几颗手榴弹在马帮不远处爆炸,爆炸声把马匹惊得乱成一团。

这时,隐藏在四面树林里荷枪实弹的土匪,嚎叫着杀气腾腾地冲向马帮。

杨亮娃和潘志文听到枪声,迅速观察着。

陈一政边向土匪射击边移动到杨亮娃身边,等他作决定。他小声地:“班长……”

杨亮娃沉着地命令道:“同志们!乡亲们!不要惊慌,快卧倒……”

战士们和武工队队员立即卧倒在草丛中……马夫们也蹲在草丛里……

隐藏在树林里和草丛中的土匪一边冲锋一边向马帮射击……

土匪越来越近,杨亮娃一声令下:“打!”立即勾动板机,冲锋枪吐出火舌……

解放军战士和武工队员开枪向土匪还击。

七八个冲在前面的土匪倒在草丛中。

有的马夫蹲在草丛里,吓得手脚发抖……

潘志文沉思片刻看了看杨亮娃。

杨亮娃沉着地环视了一下地形,目光突然停在前面不远处…… 一个小山包进入他的眼帘……顿时,他的目光中充满自信。

小山包四周都是低凹的长满茅草的平地……

武工队员汪开创和邓焕鼎向土匪射击。

陈一政用冲锋枪猛扫。

草丛中四五个土匪应声倒下。

陈一政小声地:“班长,土匪越来越多。怎么办?”

潘志文沉思片刻向杨亮娃投来询问的目光。

杨亮娃对潘志文和陈一政说道:“看见那个小山包了吗?先把它控制在我们手中,然后再想办法突围。开创、焕鼎同志和老乡们看好马帮,月清和一政马上占领它……我和志文掩护你们……”

冉月清陈一政向小山包奔跑而去。

草丛中(白天外景)晴

芦华庆看到向小山包奔跑的冉月清陈一政,对土匪说:“那两个共军要抢占小山包,给老子把他们往死里打!”说着,他从草丛中跳出来,一把从土匪机枪手中夺过轻机枪边打边喊:“快给老子上!”他端着轻机枪冲出草丛向冉月清陈一政猛烈射击。

冉月清陈一政一会匍匐前进一会躬腰迅跑,互相掩护着冲上了小山包。

马帮后面的两个赶马人蹲下耳语着……

芦华庆边打边指着马帮里其中一个耳语者骂道:“万福贵,你妈的咋个还不下手啊……”

被喊名字的赶马人跃起身来从马驮子里抽出一只驳壳枪,抬手向邓焕鼎开了一枪,邓负伤坐在地上。杨亮娃眼明手快,瞄准万福贵就是两枪,万倒下毙命。

此时,马匹已来到小山包下,杨亮娃沉着地:“同志们快上山!”

“志文你和开创同志,带领武工队的同志掩护乡亲们上山,快!我来断后! ”马夫们赶着马帮,在杨亮娃的掩护下向小山包上走去……可是,后面有五六匹马已被土匪团团围住。

土匪越来越近,有的马夫不忍抛下自己的马匹,蹲下不走了。

匪徒们冲到马队面前、和万福贵耳语的那个赶马人拾起一支三八大盖,往一个马夫屁股上猛击一枪托,吼道:“快给老子把马往回赶!”

马夫被逼无奈只得顺从地将马匹往来的路上赶。

汪开创看到马帮回头,举枪向那个用枪托打人的赶马人射击。

芦华庆端着机枪向汪开创扫射。

汪开创倒下。

杨亮娃见状对芦华庆一个点射,击中了他的右臂,机枪失控掉在草丛中。杨亮娃立刻蹲下将王开创抱在怀中,汪睁眼断断续续:“杨……班……长,公……粮”停止了呼吸……

杨亮娃含泪将王开创的遗体放在地上,一边射击一边对武工队员和老乡们喊道:“同志们老乡们,快跑到小山包上去!志文你带领乡亲们,向小山包上撤!我掩护你们!”

老乡们赶着多数骡马在潘志文和武工队员的协助下,撤向小山包。

茅草深处,黑压压的土匪静卧其中, 姚文清兴奋地看看手表,拨开茅草观察着。

姚文清疯狂地叫道:“弟兄们,上!”领头从后面冲向马帮,土匪们呼叫着向前冲去。

杨亮娃无奈只得边射击边向小山包退去。

吊着右臂的芦华青对匪徒们叫道:“弟兄们,姚排长来支援我们了,快冲上山去!把那几个共军和武工队干掉,把马帮给老子赶回铁匠村去!”

姚文清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提二十响指点着运粮马帮,喊着:“弟兄们,上!谁要后退,别怪老子六亲不认!”

茅草丛中(白天外景)晴

芦华庆土匪喊着:“弟兄们,把这些粮食给老子运回去交给司令。”

几十个土匪不由分说,用枪逼着马夫:“快给老子把马往回赶,不然老子要你的命?

众马夫在土匪威逼下,赶着马向后转,杨亮娃急得大声叫喊:“有种的把乡亲们放了!”

其余土匪依旧和杨亮娃他们对峙着。

土匪越来越近。

杨亮娃和潘志文利用地形和土匪对射。

小山包下

杨亮娃等利用地形和石头与敌人展开激战……

杨亮娃带着潘志文边射击边向小山包撤退……

小山包上

杨亮娃一边射击一边对战友们说:“同志们,我们决不让土匪冲上山来。”

潘志文点点头。

冉月清:“班长,放心吧!我们一定保护好乡亲们和粮食!”

陈一政端着冲锋枪猛烈射击。

杨亮娃看看渐渐偏西的太阳,对战友们说道:“坚持到天黑,我们就突围!”……

他们不时甩出手榴弹……

手榴弹在群匪中爆炸……

“弟兄们,没几个共军,给老子狠狠打!”芦华青和姚文清合成一股向小山包冲来……

山道上(白天外景)晴

张兴林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在山道上奔跑……

张兴林挥动驳壳枪:“同志们,冲啊!”

战士们向离弦的箭射向敌人。

土匪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晕头转向纷纷溃逃……

杨亮娃他们也奔下小山包,来到张兴林面前。

杨亮娃:“指导员,我们没有完成好任务,一部份粮食已被土匪抢去了……”说完,难过地低下头来。

张兴林激动地:“这不能怪你们,是王赵氏太狡猾了。”他走到汪开创遗体前,将汪开创的衣服理好。亲自动手掩埋好。“同志们,我们要永远记住烈士们!”战士们脱帽志哀……

马帮在夕阳下继续向姜舟进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