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网上搜到的,不是原创,算是转帖吧,留下点痕迹,别把这些资料丢了!

如下:

民国时期,在阎锡山军界担任要职的应县人不少,如沈瑞(中将军长)、赵恭(中将军长)、杨贞吉(先后任太原绥靖公署政卫处、山西省警务处处长)等。

沈瑞是应县罗庄人,北方军官学校骑科毕业后,分配到阎部骑兵部队,抗战前又到中央骑校学校,此后升任阎军骑兵司令部少校参谋。沈为人忠厚,待人热情,办事干练。如有人找他寻个工作,或者借钱,不管交情薄厚,他都有求必应,尽力而为。在孝义期间,他的师部、军部设有客厅,来找他的人,不管认识与否,他都待为上宾,由他的秘书唐增盛(应县北湛人)安排食宿,烟酒伺候。他不贪污纳贿,公余钱粮都分配给部下,也不经商营私,买房置地。惟酒量奇大,每顿至少一斤,与人划拳二三斤不醉,但不吸烟。沈曾大力扶持过乔日成,给过他300支枪和很多弹药。

沈的品行为骑兵司令赵承绶所赏识,抗战开始后,他升任骑六团中校团长,赵承绶成为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后,下辖骑兵军和三十三军。因骑兵军是赵的嫡系部队,常靠近他的总部驻防。

1939年晋西“十二月事变”时,赵部在兴县蔡家崖驻防,受到新军决死四纵队、暂一师与八路军的包围,沈团保护着赵承绶,死打硬拼,冲出包围,溃退到孝义南山,赵部之钱物丢失尽净。1940年赵承绶提升沈为骑兵军第二师少将师长。1942年夏,骑兵军另两个师到敌区平遥征粮抢麦,两个师长及手下两千多人被俘,骑兵军长温怀光因之被撤职,赵承绶即保荐沈为中将军长,又补充了两个师,仍驻防孝义。与此同时,沈进入阎的铁军组织,成为二十八宿将之一。

解放战争中,沈军在祁县、文水、寿阳等地对抗解放军,大小战役数十次之多。1948年夏季,徐向前司令员指挥解放军十八兵团,将沈军穿插包围在太谷县大小常村,全部歼灭,赵承绶、沈瑞和沈的参谋长曹近谦被俘。

太原解放后,沈回到家中,因生活穷困,卖掉家中物品和衣物维持生计。不久被聘为省府参事,才有了生活出路。“文革”期间,沈被下放晋南绛县劳动改造,1970年回来复任参事,不久病故。

赵恭,应县城内人,山西大学堂预科一年结业后考入北方军校,毕业后在阎部当排连长。1930年阎冯倒蒋失败后,赵被编余,回到应县中学任体育教员,喊操虎虎有威,能说会道,人称“赵谝子”。

此人脑子好使,奸诈虚伪;体态洒脱,爱好女色;不吸烟,也是酒量奇大。善于交际,见机行事,是他能够爬上去的关键。

1935年,王辅(应县留义村人)任军训主任时,赵恭跑到太原,找他安排个差事。王便让他到平民中学当军事教官。1936年秋天,又调他到国民兵军官教导团三团二营任营长。

1937年冬季,教三、四团由隰县开到临汾吴村镇,编为一个军士团,赵到新成立的特务团当了营长,因他文化较高,升为中校团副。

集训团每周末举行一次讲演比赛,自由报名,自选题目,结合实际,讲述军政理论与部队弊端,由王靖国主持,阎锡山亦到场听讲。

当时,牺盟会和战区政治部不少人都攻击王靖国,说他当十九军军长时,放弃大同,擅离石口,日军占领隰县时又不发一枪,率部逃跑,在离石遭遇敌人后,其部下蔡雄飞又率部投敌,简直是逃跑将军,误国误民。

赵恭登台演讲,大意是:全国抗战以来,失地千里,中央军都抵抗不住敌人飞机、坦克、大炮的进攻而节节败退。我晋绥军守平型关、崞县,血战忻口,死伤数万。如果死守大同、石口,而不采取灵活机动的策略,我们早就全军覆灭了。再说作战被俘(指蔡雄飞投降),在古今中外概不鲜见,只要战斗一切皆有可能。我们不是说跑不跑的问题,而是该跑就跑,学习八路军,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有何过错呢?纵然消灭不了敌人,却保存了自己,何言逃跑呢?

赵的口才好,神气足,讲得绘声绘色,神情并茂,会场数千听众先是鸦雀无声,继而掌声如雷。阎锡山、王靖国听后相当舒服,正中下怀,就评他为演讲第一名。

这次讲话,影响极大,不仅王靖国扬眉吐气,也迎合了阎锡山集训军官的目的,那就是不抗日,加紧反共,消灭共产党领导的新军。

会后,王靖国秘密传见了他,促膝谈心,成为心腹;阎锡山也单独找他谈话。之后,王密示赵恭,联络忠实于阎的校级军官28人,发起成立“三三铁血团”(三三即阎锡山与山西之谐音)。阎锡山、王靖国为正副团长,直辖28系统。发起人为每系统首领,每人再往下发展19层,每层三人(三三制),誓约:“铁血主公道,大家如一人,同子女财产,共患难幸福。”此20字为层辈代号,逐渐发展到十余万人。这个组织极其秘密,在阎公馆举行了发起仪式,28人与阎锡山、王靖国环跪在地,中间放一块白绢,28名发起人刺破手指,于绢上血写自己的名字。发起人都是“铁”子辈的,誓约后与阎的儿子称兄道弟,阎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铁军的誓约、纪律等内容多为赵恭起草,交王转阎,修改而成。

从此赵恭便平步青云,升官发财。受训期间便被任命为三十四军某旅上校参谋长。受训毕,又升为第四十师少将师长。

日寇投降后,赵恭率师来到太原,驻防介休。他在太原置家两处,一处在麻士街,住着他父母亲和大老婆。另一处在棉花巷,住着小老婆(姓王,外号死红梅)。此外他又在介休包了一个年轻的小老婆。

临汾战役时六十一军军长梁培璜被俘,在太原重组六十一军,赵又升任该军军长。但手下只有一个师,驻防文水、交城两县。

赵恭军部和一个师的食粮按编制从兵站领会,他的部队空额很多,赵便将余粮运回太原出售,每石高达60大洋。赵部在文水驻军二年,加上他当师长的四五年,吃“兵空”发了大财,在北平和太原各买了一处好房。

他还把军部库存的三四百条枪,以每支附子弹50粒,价款80大洋或小麦一石六斗,分配给各村村长,很快出售完毕。村长们又转卖给我方军区。有天赵恭对一个老乡说:“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哄人。”他又说:“我当军长不像沈瑞是一步步升起来的,我是靠策略升的。”

太原战役时,赵的四个团布防在大小王村、义井村一线,并指挥白家庄一带的工兵师和西铭村一带的中央军八十三师,为河西区总指挥。1949年4月20日,解放军两个兵团和一个炮兵师对太原发起总攻,赵恭率师溃逃,他乘坐的汽车在洋灰桥被炮弹击中,当场死亡。

杨贞吉,应县花红村人。他领导的太原绥靖公署政卫处、山西省警务处,与梁化之的特警处,梁吉庆的参训队,共同构成了阎锡山的三大特务机构。政卫处成立于l938年12月,共存在了10年。是一个活动范围广、能量大、手段毒辣的特务机构。

在政卫特工工作过的总共6992人:在太原绥靖公署所属部队和地方武装团队做特工的3027人,在地方政府做特工的1450人,在政卫组织控制的单位做特工的1415人。为了考察晋绥军,尤其是新军中排连营长是否忠诚,阎锡山于1938年10月在吉县成立晋绥军校尉级军官集训团,团长由阎锡山兼任,副团长王靖国兼任,集训团政治部主任杨贞吉。集训团每期训练 1000余人.共办了六期。阎锡山让杨贞吉从第一期毕业生中精选了28名军官,1938年12月在秋林镇成立了“敌区工作队”,任务是搜集学员言论,监视他们的举动,天天向阎锡山书面报告。敌工队成立不久,就秘密吸收队员100余人,让他们深入日伪占领区和新军活动区,搜集日伪和共产党、八路军、牺盟会、新军的情报,很快就扩展到300余人,成为阎锡山掌握受训新军和旧军的耳目。1939年夏,参加敌工队的人数已超过500余人,活动非常频繁。阎锡山对杨贞吉说:“把秋林当作中心点,十里地的范围内,不准有八路军,保证二战区军政一元化。”在“十二月事变”中,他们指挥区县敌工团,配合顽固军和地方特宪警摧毁牺盟会县区村组织,扣捕牺盟会干部,暗杀牺盟会会员和中共党员,破坏国共统一战线。“十二月事变”中,新军粉碎了阎锡山三、五、七区的统治,使这三个地区变成了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阎锡山为破坏上述三地区,指令杨贞吉成立了“三、五、七区办事处”。阎还指令杨贞吉加强沿山各县侦察队、除奸队和破坏队,以小型流动武装窜入乡村,配合地方行政机构,残害牺盟会干部和新军官兵家属,搜集共产党的情报,扣捕共产党员。他们在阎管区进行所谓识别“嫌疑人户”,在行政机关内部进行所谓考查“特别公务员”,扣捕中共地下党员和牺盟会员。阎锡山还专门划出一个专区,任命杨贞吉为专员,特工骨干分别任各县县长。保总部开展了“村肃村”、“户肃户”的肃伪运动。

日本投降后,以杨贞吉为核心的政卫特工完全控制了山西的警政实权。如当时杨发现了“可疑”官兵 250名,当场就打死15人,太原解放前夕将235人全部处死。据不完全统计,政卫特工共搜集政治情报三万余件,扣捕“政治犯”、爱国官兵及“伪装”嫌疑一万余人,其中被枪杀、勒死、毒死、乱棍打死者4000余人。

民国时期在阎部任高职的应县武人情况就是如此,说是武人,实际上都是有文化的人,如前面提到的阎的军训部主任王辅,尽管官架十足,但“书肚”很好。这反映了民国时期应县相对发达的农业、商业成为育人的基础。此外我想说的是,一个人的前途离不开历史大环境,也离不开个人的贤愚善恶。无论何种时代,都会有投机家和野心家,但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会把他们碾得粉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