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电影文学剧本《姜舟歼灭战》节选           曲江

八一军旗映衬下推出金色立体字幕

以最深的敬意献给

参加姜舟歼灭战牺牲的和活着的英雄们

会理,地处西康最南端被称为康滇锁钥的重镇,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宁属解放前夕,国民党蒋介石的亲信胡宗南贺国光在西昌,收买西昌凉山地区的土匪,勾结封建地主、流氓、散兵游勇进行破坏活动。一九五0年的夏秋之交,匪首苏少章、苏汉斌、王赵氏、龙成等在会理蠢蠢欲动,他们造谣协迫残害群众,发动武装叛乱,抓捕我地方工作人员,袭击和围攻我各地驻军。扬言要在中秋节前消灭我驻会理部队,妄图把宁属各县经营成为国民党反动派的“理想反共游击区和复兴基地”……

匪徒们架上机枪向手无寸铁的的百姓疯狂扫射……

匪徒们向民房投掷火把,熊熊燃烧的火苗窜上天空,浓烟滚滚。

匪徒们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刺进我军被俘战士的胸膛, 战士倒在血泊中……

丛山峻岭连绵起伏层峦叠障,峡谷中奔流的金沙江水,拍打着江岸滚滚东去……从江的北岸步行约一天的路程,有一个几十户人家的村子---铁匠村,座落在半山坡上。这里是苏绍章部下营长王继禄的巢穴,他在与我军作战时被击毙。他的小老婆赵金,发誓要报杀夫之仇,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铁匠村街上(白天外景)晴

一个梳着左分头的年轻人,正背对着镜头用石灰浆往一面墙壁上书写着标语:“清匪反霸,减租退押!”此时他正书写着押字的最后一笔……突然,一声清脆悦耳的招呼声传进他的耳朵里:“聂队长,写标语啊!”

写标语的人,停住手中写字的刷子转过脸来,这是一张英俊帅气的脸,他就是铁香乡工作队副队长聂伟。聂伟用专注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喊他的人:“你是?”

一个中等身材胸脯高耸脸蛋漂亮穿着得体的年轻女子出现在眼前,聂伟被女子的美艳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盯得女子微微低下头去……女子一脸娇羞地答道:“我叫方丽,我家就在对面。”

许久,聂伟才把目光移向对面:

一幢宽大气派的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两端与临家交界处是看不到木料,用砖砌成的风火墙。珠红色的大门两旁,一对精心雕刻的石狮栩栩如生威风凛凛。

这时,一个三十五六岁包着套头,身穿偏襟蓝底碎花衣裳的女人走了出来,她那栽剪得十分合体滚着花边的衣服,佩上那盘花钮扣更显得异常美观漂亮。尽管人近中年,但风韵犹在,尤其是那双滴溜溜转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人心似的。此时,她慢慢捻动着手上的一串佛珠,眼睛却不住地在聂伟身上瞟来膘去,接着又在方丽身上盯了一会。聂伟见状也有点诧异,她款款大方地开口道:“聂队长,工作繁忙,写标语还自己动手啊?有空来家里坐坐嘛……我叫赵金,因为嫁给王家,名字都快让人忘记了,现在人家都喊我王赵氏,这是我女儿方丽。”

聂伟惊奇地:“她是你女儿,我说咋个长得这么像,看上去你这么年轻,姑娘都长成大人了。和她站在一起晓不得的人还以为是两姊妹呢……”接着,赵金不无骄傲地对聂伟说道:“是吗? 聂队长,你慢慢忙……我们回去了!”说完母女俩回到了那幢楼里……

聂伟像丢了魂似的愣在那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两扇紧闭的大门出神……

王赵氏家(白天内景)晴

王家内室,一张像片放在神柜上,像片上是一个四十来岁着国民党少校军服的中年男人,他就是赵金的男人,苏绍章手下营长,不久前被我军击毙的王继禄。像片前放着各种水果,正在燃烧的三柱香,飘着青烟摇摇摆摆晃来晃去……赵金眼里泪光闪闪,木魚敲击的单调声,显得沉闷压抑……片刻,她那充盈着泪水的双眼突然发出一丝阴狠的光芒:“老爷你安息吧!我决心和共产党势不两立,不报夫仇,决不罢休!你的人马我已完全掌握,为你报仇雪恨的时候就要到啦!”说完,她拉开一个抽屉,两只崭新的德国造驳壳枪泛着蓝悠悠的光泽。她拿起枪来在手里慢慢地把玩着……

会理县城(白天内景)晴

苏公馆 五五0团团部

会议正在紧张进行,江岗团长站起来走到地图前说道:“根据掌握的情况,会理地区的匪情是这样的……”他用木棍指向地图“今年六月以来,宁属各县的反共头子在德昌聚会,秘谋策划暴乱。会理苏少章父子虽在押,但其爪牙苏汉彬、苏国恕、康保华等还有相当的力量,他们和隐蔽潜伏的国民党匪特暗地勾结,组织了“西南反共救国军”、“西南反共联军”和“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军铁香支队”等土匪组织。其中,势力最大的“西南反共救国军”,系苏少章的地方武装和华南纵队残部为基础拼凑而成,由反动军官陈康任总司令、刘盖军任副总司令;下辖三路,各设司令、副司令、正副团长等职。第一路军在夷门境内,司令苏国恕;第二路军在通安、黎溪、鹿厂境内,司令康保华;第三路军在城关和第一区境内,司令姚玉明。三路军下辖十二个团、五十二个营、一百三十五个连,另设摩挲营第三、第九两个支队。”

高恩棠政委接着讲话:“我团进驻会理一个月以来,全县就发生抢劫案八十八起,死伤二十二人,烧毁房屋三十余间,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以“反共救国军”第三纵队司令苏少章为首的反动势力,实力较强。加之会理地域分散,民族关系复杂,封建势力盘根错节,使得大批国民党军、警、宪、特人员隐蔽下来。再加上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他们认为时机已到,准备有计划、有组织地发动全县范围内的武装暴乱。”

江岗团长回到坐位上继续讲道:“同志们,我团担负着会、宁、盐三县四万五千多平方公里的剿匪建政任务。兵力分散压力不小,对敌斗争形势非常严峻!”

高恩棠政委:“根据地委和军分区指示, 县委和团党委研究决定,成立东路和南路剿匪指挥部,现在由江团长宣布命令!”

江岗团长站起身来,声音洪亮地:“东路指挥部驻姜舟,总指挥胥印侯,副指挥温良实,政委席洽中……”江岗团长停顿一下看了看会场,胥印侯温良实席洽中站起身来同声答道:“是!”然后坐下, 江岗团长继续宣读:“南路指挥部驻通安,总指挥王来保,副指挥严俊,政委田禾。” 王来保严俊田禾也一同站起答道:“是!”江岗团长示意他们坐下,接着讲道:

“同志们,你们的任务是: 配合区、乡武工队发动群众,组织防匪自卫队,联村联防。向乡保地主转借枪支,进行“枪换肩”,按照军事打击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针进行全面清剿!”

高恩棠政委:“同时,我们全体党员和干部要提高警惕,克服麻痹松懈思想。县城各单位到公安局领取枪支弹药,修筑碉堡和防御工事,一旦发现匪情要及时报告并能各自为战。印侯同志,你们东路指挥部担子不轻啊……”

江岗团长:“铁香乡那个王赵氏,据说工于心计,心狠手辣,是一个难得对付的角色喽。”

铁匠村(白天外景)晴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门吱呀地打开了,方丽伸出头来一看:“哦,是聂队长啊!”

聂伟看见是她,脸上乐开了花笑哈哈地问道:“你家认借的那一万斤粮食哪天交啊?”

方丽答:“你请进屋坐,我问我妈……”

王赵氏家(白天内景)晴

聂伟随方丽进屋,赵金满脸堆笑道:“粮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过两天我就派人送到乡公所去!”

聂伟说:“你们抓紧点,越快越好!”他说完欲转身离去,突然发现方丽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脉脉含情地看着他,他的腿像被什么粘住了似的迈不开步子。

赵金见此情景会心地一笑,说道:“聂队长忙啥子嘛,我今天准备了几个菜,还请聂队长给个面子,吃了饭再走……咋个样?”

聂伟表面上推辞一番,心里却是乐滋滋的……跟着王赵氏来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丰盛的酒菜端上桌来,鸡鸭鱼还有新鲜的鸡枞榨的鸡枞油、麂子干巴、北风菌等山味满满一桌,赵金微微含笑说:“聂队长请!”聂伟不安地:“这……”欲言又止。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由远而近:“好香啊,亲家母。煮啥好吃的啊?” 一个彝族装束三十七八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赵金忙起身道:“她干爹来了,坐坐!”聂伟打量着来人:“龙成!”

龙成答道:“正是在下,聂队长,稀客啊!”

赵金说:“今天我和女儿请聂队长吃顿便饭!”

方丽喊道:“干爹!”聂伟惊奇地愣了一下。

赵金不客气地说:“我和你干爹坐上位,方丽坐这边来!”刚好和聂伟对坐,方丽顺从母亲的安排坐定。

赵金:“快给你干爹和聂队长斟酒夹菜,”龙成:“我自己来,别怠慢了聂队长哦……”

聂伟受宠若惊地望着方丽不小心弄翻了面前的酒杯和饭碗,碗里的肉块和杯里的洒弄脏了自己的裤子,聂伟顿时感到窘迫不安……

赵金见状示意方丽拿手帕给聂伟擦裤子,方丽的玉手擦裤子时碰到了聂伟的敏感部位,顿时两人都胀红了脸。

赵金看在眼里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试探道:“聂队长,你爱人在哪点高就啊?”

聂伟有些失落地说:“工作太忙还没来得及考虑婚姻问题!”

“聂队长今年多大了,有对象了没有?” 赵金问。

聂答:“二十二了,还没有呢!”

赵金:“该成家了,我家方丽咋个样?她八月十五就满十八了,按照你们的婚姻法也该结婚了!”

龙成听赵金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明白八九分,附合道:“我这干女儿,可是这方圆团转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哟!聂队长,我这当干爹的看出来了,她对你有那个意思哟……你艳福不浅啊!”

方丽被龙成一语点中了心事,羞涩地垂下自己的眼帘,白凈的俊脸上泛起两片红云。

聂伟欢天喜地:“方丽聪明漂亮哦,只是我们……”

赵金闪过一丝不快:“哦,你是武工队副队长,他是苏家营长的姑娘!”

“我得请示我们上级后才能答复您。”聂伟歉疚地答道。

赵金脸上又堆起了笑容:“这样也好,既然你们两个都有意,看个日子把婚订了,等你们的上级批准就结婚。”

聂伟一听高兴得合不拢嘴,即忙不停地点头答道:“多谢岳母大人成全!”

赵金:“贤婿啊,我们这一家可就全指望你了哦……”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哽咽起,掏出手帕来不停地擦试着红红的眼睛里溢出来的泪水。

赵金内室(夜内景)晴

龙成亲昵地搂着赵金夸赞道:“你这着棋下得太高明了……”

赵金用她那勾魂摄魄嘀溜溜转个不停的双目,深情地望着龙成慢慢吞地说道:“对付男人,女人最有效的进攻武器,就是自己漂亮的脸蛋和迷人的肉体……”

龙成被她看得有些把持不住,呼吸变得急促粗喘起来,他开始用手捏弄赵金那衣服包裹着的耸立双峰,“亲家母,我这个人宁要美人,也不要江山,当年要不是王司令抢先一步讨(娶的意思)了你,你早就是我龙成的女人了,和你在一起我觉得非常快活!”

赵金亲昵地用手指在他脑门上轻轻地叩了一下:“龙副司令,你呀,就这点出息!”

龙成见状顺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揉摸着,接着脱去她的衣裤,将她压在身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