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一篇有关“柏林战役”的文章描述中有小段记述“一支德国部队在防御战中以假投降,造成了苏军大量伤亡。而随后赶来的德国军事执法队:怀疑这支部队有投降行为,将他们处决了”………。小段叙述寥寥几句带过,编写简单。其实往往就是看似简单易被忽视的某情节、却有着思想探寻的阅读意义。

为什么德国军事执法队在“怀疑这支部队有投降行为”后就将这支以假投降(诈降战术)战斗中、杀伤了大量苏军的部队处决了?按照军事行为学行为判定只有肯定用词,“怀疑”用词是东方式“兵不厌诈”的特点。虽然东西方在思想文化上有不同性但不影响在军事行为学上的一致性,这才具备深层次了解“为什么处决”在有关西方政治军事理论中关于战场行为方面的准则,这就是作者阅读后的兴趣思考。

以下仅为作者本人构思的军事理论观点:关于“假投降”与“投降”的军事行为学分析、“假投降”在军事术语上叫“诈降战术”、特点是在具备了“降”的客观条件从而主观上采用主动性的“诈”行为;“投降”在军事术语叫“战斗放弃”、行为特点是被动性的主观上结束对抗;那么介于“假投降”与“投降”之间的行为军事术语叫“行为偶变”故名思义就是“行为怀疑”、特点指在“战斗放弃”到“结束对抗”的过程发生行为反悔,

要达到战场战术性要求的“诈降战术”完全取决于战场“接受方”的主动性意识认知的”投降”而不是“诈降”行为的关键是“行为方”从战场主动性转变到战场被动性的行为决定的。那么不难看出“行为怀疑”的军事术语就是“行为偶变”,其特质性决定了不是“诈降战术”。“行为偶变”能达到或偶然性达到“诈降战术”的战场效果吗?答案是不能。为什么?

需要将那段简单的战斗描述发挥想象来丰富:1945年的柏林苏联占绝对优势的庞大部队,展开了对柏林的战役。在德国柏林防线的某一角阵地,一支德国防御部队顽强的抗击着对面强大的苏军,双方战斗陷入了惨烈的忘我境界。这支德国防御部队在苏军不计代价猛烈的攻击下伤亡惨重渐渐力不从心,防御阵地随时有被苏军突破的可能,情急之下这支部队指挥官决定采取风险极高的“诈降战术”以杀伤对面苏军来缓解防御阵地压力。战术计划:从部队挑选两组精干人员携带强火力武器组成伏击组、在阵地两边分别潜伏隐蔽等待信号后前行进入预设伏击位置。(再由这支部队指挥官向对面苏军发出停止战斗“投降”的请求得到回应后,部队指挥官率领部队其他所属全体战斗人员“含轻伤员”走出掩体移向对面进攻的苏军。“对面苏军指挥官应该在目视了这支德军投降人员数量及基本武器在建制比例基本合理下,才可能基本确认投降行为、从而让部队进入控制投降德军的行为、以及组织部队成攻击警戒状态待进对面德军防御阵地)这时这支德国部队的两组伏击队利用这种状态、在最佳时间潜行进入了伏击位置。这支率领德国部队“投降”的指挥官在苏军处于最佳伏击打击时段后,发出信号全体“投降”德军顺势就地卧倒、同时就近武器战斗。苏军突然面对这种状态情况、这时处于伏击状态的这支德国部队的两组伏击队施以了猛烈交叉火力打击,再加上“投降”的德军加入战斗,给进攻这支德军的苏联部队造成了大面积惨重的伤亡。 这就说明了在战场上的任何集体惟有通过预先周密计划和组织性的、才能体现出战场集体的效率。这就论证了军事“行为偶变”在战场由于绝对劣势而投降的过程中因偶然引发的“再反击”处于强大的对手,不说武器要从战场失效状态恢复到持有状态的难度、更何况在有效、有组织状态的强大对手严密监控的情况下。是战场无法达到军事“诈降战术”上的任何可能性正面效果,所以“行为怀疑”在军事理论上不成立。

再看因为“怀疑这支部队有投降行为”而执行处决的德国军事执法队以这种执法理由是不成立的。虽然理由不成立但执行处决成立、二战德国军事执法队的执法不是以怀疑、我们东方式的思维方式,而是按照二战德国军事条例执行的。

现在看战场全局下的战场局部“诈降战术”利弊分析:1,只有发生在处于战场劣势下的一种行为战术。2,只有发生在战场全局下的局部行为战术。3,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有恶化全局劣势的风险。4,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有误导友邻的可能。5,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有导致友邻误读的风险。6,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对全局人员有扩大死亡的慨念。7,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在无法改变全局劣势的情况下有加剧敌对性的升级。8,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有让战争规则的顾虑失效而放大战场行为。

纵观以上对处于战场劣势下的局部行为战术“诈降战术”在二战德国战场军事条例是禁止的。处决是因为这支德国部队其战术行为导致“集体行为丧失继续战斗资格”的战场军事条例执行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