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乌克兰拍卖“瓦良格”的那点事

徐增平(右)在乌克兰洽购航母时,在“瓦良格”号旁与黑海造船厂总设计师合影(徐增平供图)

参考消息记者田宝剑、谢开华3月22日报道 每年的3月19日,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香港爱国商人徐增平来说却是每年固定的“节日”。1998年3月19日,在冰天雪地的乌克兰,徐增平在辽宁舰前身“瓦良格”号航母的国际拍卖会上一举中标,签下了购买合同。

17年后的今天,在对记者谈起当年的购舰经历时,作为全程商洽购买“瓦良格”号的执行人,年逾六旬的徐增平仍激动不已。他感慨道:这是一个对国家来说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可贵的是,在包括徐增平在内的多方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历经千难万险,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最终实现了期盼已久的航母梦。

缘起

时间回到1996年底,徐增平在北京探访一位老军人时了解到,乌克兰有一艘已经建了70%的航空母舰要出售。这是苏联解体前开始建造的一艘最新“库兹涅佐夫元帅级”航母,舰身已经造好,四台发动机也已就位。这艘航母是按当时世界最先进标准建造的,很多钢材中国还没能力生产,中国要达到那样的工艺、结构水平,还要花几十年时间以及巨额的科研经费。老军人感慨地说:“如果能够把这艘航母买过来,对我们海军的建设意义太大了。”

据了解,中国军方早在90年代初苏联解体时,就已经看到了这一难得的机会,并多次派由造船技术专家和军方代表组成的考察团去乌克兰黑海造船厂进行实地考察。然而,出于多种因素考量,购买进程没有下文。

老军人认为国家一定会需要它,建议徐增平出手,先把这个大家伙买下来。军人出身的徐增平心中的激情一下被点燃。他1983年从广州军区退伍后开始经商,1988年移居香港,创办创律集团,主营房地产、酒店投资管理等,在香港是颇有名气的成功人士。然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在他心中埋下强军梦、强国梦的种子,为国家服务的信念从没有淡漠。面对购买航母这一难得机会,他觉得匹夫有责。可是,考虑到自身实力和资金有限,他又犹豫起来。

他对记者表示:“面对这么个大家伙,我真的想去买,可是如果不自量力硬拼,很可能会失败。这不仅是个人荣誉的问题。如果国家失去了这个机会,那我就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罪人!”

而当时留给他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1997年10月,路透社对乌克兰决定卖掉“瓦良格”号一事进行了公开报道,“明年头3个月将开始招标,无论是国家还是公司都可以前来投标”。

资格

1997年10月,徐增平飞抵乌克兰首都基辅。和乌方的接触很顺利,他们对徐增平提出的利用航母做博彩业的想法表示认可,并提出了一些投标“瓦良格”号的条件:首先要提供由一流银行开出的资信证明,证明公司在银行有5000万美金以上的存款,而创律集团当时的银行存款只有大约3000万港币;其次,必须证明购买这艘航母不做军事用途;同时,这个商业项目要获得国家级批准,并且还要获得目的港所在国家签发的进口许可证。

筹集资金的工作虽然艰难,但满足招标条件的工作相比之下更难,更有戏剧性。寻找理想的进口目的地国让徐增平绞尽脑汁,最终,他把目光落到澳门。当时澳门还没有回归,不属于中国管治,是一个国际上认可的相对独立的地区。徐增平对外宣布成立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要买下乌克兰“瓦良格”号航空母舰,并把它改装为一个拥有酒店、军事博物馆及各种娱乐设施的“海上综合娱乐城”。

1998年1月24日,农历除夕,创律集团筹集的资金全部到位。这时离2月1日乌克兰要求的最后日期只有一周时间。大年初一一早,在山东潍坊老家陪父母吃完大年夜饺子的徐增平,和助手带着200万美元现钞,登上飞往莫斯科的航班,再转机飞基辅。

竞拍

来到黑海造船厂,亲眼目睹“瓦良格”号雄伟的身躯,徐增平感到从未有过的震撼。在船长的陪同下,他们登上指挥塔,又下到舱底,考察了全船。完整的舰体,精密的结构布局,尤其是四个油封的巨型发动机完好无损,这更加坚定了徐增平把它买回去的决心。

接下来的日子,主要是跟乌方谈判和喝酒。一切进行得比较顺利,乌方将航母价格初步定在1800万美元左右,但不包括图纸。造船厂厂长马卡洛夫说:“我们造这样一艘船不过五六年时间,但设计这艘航母,是我们30多年研究的成果,智慧的结晶,怎么可能卖?”徐增平也明白,图纸甚至比船还要值钱。他提出,改造成游乐设施没有设计图不行,宁可多出点钱也要把图纸带走。经过一番艰苦努力,最终乌方同意提供图纸,航母加图纸的价格一共是2000万美元。

然而事情又出现了波折。10天后,乌方告诉徐增平,由于某些特殊原因,“瓦良格”号将在3天后公开拍卖。乌方一位负责人透露,这笔交易引起了美国、日本、印度等方面的关注,乌方面临的外交压力很大。

竞拍开始后,美国叫了1300万美元,澳大利亚叫到1400万,韩国接着叫到1500万,日本直接加到1700万,韩国不甘落后,又叫了1800万,压倒日本。徐增平连忙举牌直接叫到2000万,这是大家没想到的价格。最终,随着“啪”的一声,拍锤落下,徐增平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拍卖成交,徐增平当场办理了购买航母的有关协议和手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克兰造船厂早就讲明,不会负责航母驶出黑海港口后的任何后续工作,如何把这艘没有动力的半成品航母拖到它位于中国辽宁省大连港的新家,那可是徐增平自己的事情了。

徐增平的澳门公司当时聘请了国际运输承包公司荷兰分公司负责拖船工作。1999年6月14日,即徐增平把最后一笔尾款付给船厂的4个月后,“瓦良格”号和拖船所组成的船队正式踏上漫漫的归家旅程。

经过几天艰辛的旅程,船队到达了把亚洲和欧洲分隔开的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口。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表示,其在“第三国的提醒下”,基于安全原因,拒绝让航母通过海峡。理由是“瓦良格”号太过庞大,万一在通过狭窄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时发生搁浅,这个欧亚交通要道就会瘫痪。

“瓦良格”号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苦等了一个月,最终因为土耳其执意不让路,被迫驶回造船厂。徐增平因此要向乌方造船厂支付额外的逾期停泊费。

正当大家为航母回国的问题烦恼不已时,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

由于19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引发中国各地大规模的反美示威,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件事会为“瓦良格”号的命运带来转机。北京因此改变了对美外交策略,重新考虑航母方案。中国政府正式介入航母回国的具体操作事务。

时任国家领导人在2000年4月访问了土耳其,以答应开放中国游客到该国观光以及进口土耳其产品等条件,换取航母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通行证”。

2001年8月25日,土耳其决定让“瓦良格”号通过该国海域,航母的回国之旅终于重新启动。

9月,在中国政府答应准备10亿美元的风险保证金,以及遵守一系列的安全措施后,“瓦良格”号依靠11艘拖船的拖缆牵引,在另外15艘军用救援船的护送下,顺利驶出博斯普鲁斯海峡,向地中海方向进发。

11月3日,连接拖船和航母的拖缆在海上遭遇风暴而断裂,这个庞然大物顿时失去控制,在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游着。4天后,航母漂往希腊的爱琴海海域。

徐增平说:“当时在拖航母回国的路上,在土耳其被阻拦,后来又遇到大风浪,我又担心又无助,害怕航母回不了中国。那种急法,真的无法形容……但当时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航母真的拖不回来,我们宁愿把它击沉于海底,也不要落到敌对国家,比如日本的手里。”徐增平坦言,当时负债累累的他,已无能力再为航母做任何事情。

在中国政府的努力下,希腊军方答应伸出援手,出动救援直升机把航母上的7名船员送到雅典的军用机场。11月7日,3艘拖船和1艘希腊船只用拖缆把“瓦良格”号再次固定,使航母得以再度起航。

在接下来的4个月中,航母经过地中海﹑直布罗陀海峡,再进入大西洋。绕过南非的好望角之后,终于在2002年2月进入马六甲海峡,经由南中国海,最后在5艘拖船的伴随下,于3月3日抵达辽宁大连的港口。

徐增平说,当天,他站在大连港码头上看着“瓦良格”号缓缓靠近,那一刻的心情就像是看到“失散多年的儿子终于找到归家路”。

悲喜交集一番后,徐增平还得继续为航母的债务和额外开销买单。

“2000万美元只是航母的投标价,里面并不包括罚金、利息和后来拖船回国的费用等杂项开支,”徐增平说。在调研﹑洽谈和购买航母等环节上,他前前后后一共花了1.2亿美元。

“回顾过去,一切付出的代价﹑牺牲都是值得的……因为咱们国家军方高层曾经对我讲,这艘航母不光是为咱们国家节省多少钱的问题,关键是节省了我们15到20年的科研时间!”他自豪地说。

以上为网络平台搜集资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