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官僚阶级的投机失败,同样源于乌克兰陷井。

所以野渡在前面博文中,从世界各类资本的互相关系,论述过,现在乃至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哪怕是下一轮欧洲金融危机暴发,引起世界金融危机暴发,只要美帝仍未倒下,乌克兰就一直是世界斗争的重心与关键所在。

这几天普金与波罗申科,弄出一个先“永久”后“长期”的停战协议。有些战略评论就认为,乌克兰“和平曙光”降临了。北约峰会的召开,立刻撕碎了这一美梦。

事物是运动的。只有在运动中,才能对运动中的事物不断地获得认识。

正是因为运动与发展,野渡认清了波罗申科背后,实际是默克尔,是德国。波罗申科所说的“游戏战争”的政客,亚采纽克则是美国金融资本的代表。

也正是在运动中,野渡认清了德国垄断资本被世界金融资本牢牢的掌握。

德国垄断资产阶级直到三万多人的乌克兰东进兵团覆灭后,才认识到俄罗斯的强大。此时才与俄罗斯谈什么和平路线图,为时已晚。

德国垄断资本几十年的努力付诸东流。这才明白,世界金融资本的沙子,在德国垄断资本内部隐藏得多么的深。

不是普金是古代人,是古代人的正是默克尔。

默氏可能就是大沙子之一。

德国垄断资产阶级之所以东进,一是对东部市场垄断的渴望,一是通过兵临俄罗斯城下,为进一步肢解俄罗斯作准备,这是为了垄断资源。

这不是还停留在一战与二战?

还送中国一幅老地图。让人笑话。

与妇人之见无关。是德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决定。

更有一点,是为了打断法、俄有限的联系。这不仍是一战二战,乃至更早的德国传统战略?有何创新之处?侵略与扩张,仍是德国垄断资本的首选。只不过是躲在北约与欧盟的影子里。这个战略倒是有点新意。学的是世界金融资本。

这是世界金融资本的看家本事。从威尼斯、西班牙、荷兰、英国,直至美国。金融资本难道识不得自家的本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