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野渡所说的小资产阶级,是指相对于世界资本而言的资产阶级。在俄罗斯国内,是在苏联解体过程中形成的各类垄断资产阶级。

完成了银行国有、资源国有、支柱产业国有,初步完成了国家社会组织的重建,即取得了车臣战役的胜利。普金此时为代总统。

从车臣战役的结束,到乌克兰事件的发生,总体上看,俄罗斯在欧美的战略压力下,不断地撤退。但这种撤退不是苏联式的崩溃。而是不断地战斗,不断地后撤。与昔日对阵拿破仑时的大撤退是相同的。是在后撤中集中力量。

现在中国很多人研究国际战略的,对普金评价很高。却不分析俄罗斯的社会变革。不能从阶级斗争高度认识俄罗斯的社会变革,这样是认不清俄罗斯的。也就不可能认清俄罗斯的战略走向。

俄罗斯对自身,显然也缺少清晰的认识,因为他们已失去了列宁与斯大林那一代的唯物主义。缺少了唯物论的指导,俄罗斯在复兴的道路上走了个大弯路。虽然俄罗斯已完成了中央集权的官僚阶级社会组织的重建,但俄罗斯的官僚阶级,缺少社会学理论的指导。即没有辩证法,也没有唯物论。走了个大弯路。以至于节节败退,直到战火烧到了乌克兰。烧到了曾经的俄罗斯与苏联的心脏地区。从战略的角度看,历史地看,普金为代表的现代俄罗斯官僚阶级,并不优秀。成绩很差。

俄罗斯在复兴的道路上,最大的失败,是失去了现代工业。变成一个以粮食与能源出口为主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想要强大,是不可能的。这种现状不改变,所谓的俄罗斯复兴,只会是镜花水月。

俄罗斯失去现代工业,是国家战略的失败。但这个战略失败,野渡认为不会倒致俄罗斯的崩溃。美欧日等等国家集团,虽然将战火烧到了乌克兰,虽然不断地通过经济制裁的手段,为俄罗斯套上绞索。罗丝在不断地拧紧。但由于中国的存在。对俄罗斯的围攻,虽然短时间内给俄罗斯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但从长期来看,却是在改造着俄罗斯,使得俄罗斯国家生产体系更为完整,更为健全。并在此次被围攻之后,再次完成工业化。这是野渡的预言。

俄罗斯失去现代工业,造成国家战略失败的原因,即是其官僚阶级失去了对世界的现实性的认识,一如大清的官僚阶级。这种认知的错误,又源自前苏联的侵略性社会生产组织。不劳而获,少劳多获的霸权性生产方式,是其不断扩张能源出口并试图垄断世界能源市场的动因。

直到今年才与中国签定能源协议,就是这种霸权性生产方式导致的恶果。对欧美日能源开放,市场开放,对中国进行封锁,是俄罗斯不断失败的主要原因。在对欧美日的市场开放过程中,俄罗斯逐渐失去了现代工业。而其保存下来的少量航空工业,正是与中国合作的结果。中国的购买,养活了俄罗斯的飞机与导弹及相关工业。

俄从法购进“西北风”舰,是一个巨大的危机。这个危机不断发展下去,俄罗斯将失去造舰的能力。现在是美国在帮助俄发展造舰工业。美国是不得不如此。原因是美国急需攻占俄罗斯所控制的欧洲能源市场。所以美国不能等到俄罗斯彻底丧失了大型装备制造的能力。从长远来看,这是美国的战略失败,是俄罗斯的战略胜利。俄罗斯在“浴火重生”。

野渡这只是略说。官僚阶级是需要科学理论来指导其社会实践的。没有源自社会实践的正确理论的指导,是会犯大错的。不论是苏联还是俄罗斯,都缺少源自社会实践,不断检验的社会学理论。

俄罗斯是一面极好的镜子,可以照见中国。正如苏联是一面极好的镜子,可以照见中国。美、英、法、日都是。所有的前车都会留下印记,从这些车辙中,都可发现道。

道就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旧称。

二不走源于阶级觉醒,而不是哪个人觉醒。

回望历史,中国人普遍有一种“潜意识”,中国如果不是“”,那就算不得优秀。是否优秀,参照系就是汉唐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

梦回唐朝,这首歌,中国很多人喜欢。

这不是大汉族主义。唐太宗是混血儿。中国人没有民族主义,只有现代读书读傻了的书生,才会有民族主义。学西方学傻了。中华就是天下一体。不是亚洲一体,是天下。

天下的意思就是世界。

龙,就是各种动物的组成。中华民族就是世界各民族的组成。没有世界各民族哪来中华?

以前是小世界。现在是大世界。

小世界的边界是农耕生产所确定的边界。大世界是工业生产所确定的边界。

工业生产的最大特点,即是全球一体。农业生产只能做到农耕社会一体。历史证明了的。工农业商品生产与交换的基本规律,决定着世界工农业生产与交换,越来越一体化,是生产效率越来越高。生产成本也就越来越低。

工业生产条件下的中华文明,当然与农业生产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有区别。但二者之间有联系。也就是说,有区别有联系。

赶英超美,几十年来,是中国人的目标。很多人嘴上说,赶英超美,关我屁事。一转脸,又说,美国如何如何,欧洲如何如何,日本如何如何。这不还是赶英超美嘛。

换个句式而已。

没办法,这是中华文明几千年形成的传统。这种传统在现在仍是生活于其中的中国人的“自然”想法,那是因为这一文明,一直延续到现在。

如果这种文明没有了,这种生产关系没有了,人们心中曾经的这些想法,就只存于故纸堆中,成为遗迹了,而不会鲜活地存于人们的心中。就只俱有考古价值了。

人家好是正常的。咱中华方方面面都比人家好一点点,也是正常的。有些地方不如人,那是非正常的。咱就要向人家学习。然后超过人家。

中国人见不得别人有的优点,自己没有。并且见不得自己的优点不超过人家一点点。

几千年养成的习惯。一时改不了。

前几天数友喝酒。一友忽然说:中国人都是畜牲。

这话野渡觉得有点问题,也有些不解,就说:

老兄是中国人么?

友说:是。

野渡说:老兄是畜牲么?

友说:是。

野渡再问:老兄父亲是中国人么?

友说:是。

野渡说:老兄父亲是畜牲么?

友说:是。

野渡拍了拍友说:你说得太对了。野渡的看法与你一样。

爱你爱到底,恨你一个洞。形而上学。

赶英超美的心,太急切了。因为还没全方位赶超,恨自己骂自己,以至于是骂自己是畜牲。连他老子都倒了霉。他老子要是知道了,估计会说:

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畜牲。

美帝的“重返亚洲”战略,失败了。形势发展使得其不得不重返中东。重返中东就是彻底的重返欧洲。

以局部战争来看,老美现在陷入了四场局部战争。从整体看,老美陷了入到处被围攻的陷井。这个陷井还有点奇怪,居然是老美自己弄出来,然后自己跳下去的。

这得归功于寄生于美国的世界金融资本。

世界金融资本剥削全世界,全世界当然与其为敌。这是阶级斗争。世界各阶级反对世界金融资本阶级的阶级斗争。

这一阶级斗争,还较少人认识到。较多的人认识到了金融战争。但没有进一步认识到金融战争的实质是阶级斗争。

并且它是当前世界主要的阶级斗争,是世界的主要矛盾。

这四个局部战争的战场分别是:乌克兰战场,利比亚战场,伊拉克战场,叙利亚战场。

乌克兰战场是美、德对俄罗斯、法。利比亚战场是美、法对俄罗斯。叙利亚战场是美对法。伊拉克战场是美对俄、法。

整个一个罗圈转。

美重返伊拉克战场,就是“重返亚洲”战略的结束。

上篇文章,说了些普金。说普金所代表的俄罗斯官僚阶级水平不高。犯了大的战略错误。不是普金犯错,而是俄罗斯官僚阶级犯错。俄罗斯官僚阶级现在的主要支柱是土地资源的国有,即吃的是土地资本的饭。卖能源。就想卖高价。国家战略不得以,只能围着这个转。没能发挥阶级的能动性。缺少辩证法。唯物了,但没辩证。

这篇说说,法、德。

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女在中国网络上,那是与普金一样,是高评价的。如何如何了不得。赶上穆桂英女士了。总之了不得。

大家都知道,乌克兰事变开始,此女跳得很高的。说普金是古代人。普金吞下了克里米亚,此女悲愤至极。北约与欧盟东扩,吞掉那么多国,此女一点也不悲愤。普金略示不满之意,此女立即代普金上人权课。

好了,现在在乌克兰与俄罗斯斗上了。此女大概以为有美帝撑腰,那就是必胜了。野渡看来,必败。掉进乌克兰陷阱的深度,将决定德国失败的程度。入得浅,失败程度就会轻一点。入得深,失败程度就会重一点。深入浅出,没这种好事。

当然这不是由默女士决定的。而是由默女士所代表的德国工业资本决定的。

欧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阶段性的分三大类资本,这与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相统一。

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三卷的副标题就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这是一本未完成作品。马克思写到的最后一章,是第五十二章“阶级”。

在此,马克思掉进了自己的陷阱。所以没写完。关于这个,野渡前面有博文论述过。

马克思这样写道:

“单纯劳动力的所有者、 资本的所有者和土地的所有者, —— 他们各自的收入源泉是工资、利润和地租, —— 也就是说, 雇佣工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形成建立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础上的现代社会的三大阶级。”

不再是只有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简单对立了。是三大阶级了。

马克思在研究欧洲资本主义,最终是昏掉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更别提,是一窍不通。

现在中国的任何一个百姓,对社会主义的理解,比马克思可能都深刻一点全面一点。至少是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野渡认为,从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看,资本家这一阶级,从历史事实看,有工业资产阶级、商业资产阶级、金融资产阶级、及土地资产阶级。

从社会实践看,资产阶级这个总体构成内,在不同的国家与不同的资本发展历史阶段,资产阶级内部,处领导地位的阶级是不同的。

比如美国,资本主义初期,是土地资产阶级占主导地位。美国的独立战争,是由土地资产阶级领导的。南北战争是工业资产阶级与土地资产阶级之间的战争。工业资产阶级取得了胜利。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对美国而言,即是工业资产阶级发展壮大的历史,也是金融资产阶级发展壮大的历史。在二战后几十年,金融资产阶级通过金融扩张,逐渐获得统治地位。

美元与黄金脱勾后,美国的金融资产阶级几乎消灭了美国的工业资产阶级。

美国的历史是阶级斗争历史,但不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斗争的历史。这对矛盾至今为止,没有成为美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而是美国资产阶级内斗的历史。它仍然是阶级斗争。

描述美国的历史,用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是说不通的。这对矛盾,只是美国社会的次要矛盾。直到现在仍是。

换句话说,在帝国主义国家,在欧美日,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对矛盾,一直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而是次要矛盾。资产阶级内部的阶级斗争,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所以资本主义总的生产过程,没有改变,社会性质没有改变。

德国的国家金融资本在一、二战战败后,至今未能恢复,没有取得社会的领导权。德国资产阶级内部的领导阶级是工商业资产阶级。欧元金融资本的主体,不是德国金融资产阶级,而是法国金融资产阶级。

工商业资产阶级的奋斗目标是什么?是原料的垄断与商品市场的垄断。金融资本不关心这个。金融资本关心的是金融市场的垄断权。

德国有没有原料产地的垄断?没有。谁垄断世界的原料产地?美俄。德国有没有商品市场的垄断?除了欧盟。所以德国需要扩大欧盟。并且从经济效益看,从地缘看,只能东扩。吃了一块又一块,最终掉进了乌克兰陷阱。

不是默女士没脑子,而是德国的工商业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决定了,其战略必然是形而上学的。片面的。因为它不能涵盖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也就不可能具有辩证思维。

片面就不可能辩证。

这也就是法国不同于德国的原因。法国资本社会的统治阶级是金融资产阶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