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张文木新作《关于甲午战争的大历史总结》一文中这样说:

“中国人既不能走老路回到封建社会,也不能走不适合中国国情的邪路。袁世凯当时就想回到王朝老路,哪怕是形式上的复旧,当时的中国 人也不答应。袁世凯就是在其复辟旧制度的活动受到激烈抵制的气氛下郁闷而死的。那么往前走什么路呢?蒋介石选择了依附于西方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道路,也解决不了中国工农的极瑞贫 穷问题,人民推翻了他并最终选择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道路”。

这是张文木的个人看法。张文木有个人看法,不奇怪。说出来,讨论。正常事。但张文木扯了个虎皮。

在这篇文章中,也就是在野渡所引这段文字前,张文木这样写:

“2014年4月习主席到欧洲去就讲了这个问题”。

让人的感觉是习主席去欧洲讲了“两不走”中的“老路”具体内容,即不走袁世凯之老路。

一词之差,就骗死人不尝命。

人所常知,美国的国债占GDP的比重为260%,英国是277%,日本是415%。

看此新闻的,尤其是中国人,立马就忧心仲仲。野渡一位博友就发消息问野渡如何如何。野渡连忙告知其真实情况,宽其心。

心情复杂的爱国者,在中国到处都是。这是中国异于其它国家之处。不只是文化的原因,更是社会生产方式决定的。文化是社会生产方式中产生的。

再细看那数据,令人喷饭是效果一。

请注意那四个数据之间,有个重要的前缀差别,美英日的是国债,而中国的是总债务。

野渡曾作过简单统计,美国的国债是占GDP的比重为260%,而总债务是多少呢?908.58%。

如果是一个中国人看到这样的数据,是描述中国的经济的,绝对会说:中国没几天就要经济崩溃了。这几天吃喝等死吧。这还有救吗?还可能有救嘛?每年光是债务利息该是多少?不吃不喝,能挣到这么多利息嘛?

以下是较简略的美国经济数据:

2013年3季度末,美国金融债务总额为139.51万亿美元,其中:国内非金融贷款余额55.27万亿美元,国内商业银行负债余额81.43万亿美元,外国未偿还美国贷款余额16.76万亿美元。2013年9月末,美国联邦政府国债余额16.76万亿美元,11月已超过17万亿美元。2013年3季度末,美国国内总债务为:55.27万亿美元+81.43万亿美元+16.76万亿美元=153.46万亿美元。2013年3季度美国GDP累计值为16.89万亿美元。2013年3季度末,美国国内债务总额为153.46万亿美元,占同期GDP的908.58%。

英日的,野渡不罗列了。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炒作中国地方债的各类媒体及各类媒体人,是太爱国了。见不得中国有一点点债务。见不得中国不纯粹,不完美。他国不完美是正常的。中国不行。

严于律已啊!

2013年中国GDP为8.3万亿美元。如果说中国总债务达到欧美日平均水平,还要发多少债才行?还要发近三倍于现债,才能达到。用美元计算,是多少呢?二十万亿美元以上。

太恐怖了吧。二十万亿美元,如果用来搞基础建设,得把中国建设成何等模样?能把世界建设成何等模样?

简述,不多言。

认清形势最重要。这是以前的老话。

以前看中国的电影,好人审坏人的时候,常一拍桌子,说:你要认清形势。

说这句话的,其实很善良,是为坏人打算。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野渡也是这样的人。很善良。有道是,好心人遭雷劈。劈就劈吧。

中国古人吹:为万世开太平。

野渡知道这是大话,但好人一般愿听。听了之后心胸与精神气不一样。可以活得像个人样。

万世的主题都是斗争,太平是奋斗目标。总得有个斗争的方向。野渡还是愿听一听中国古人的这句短语。

这样,人活得精神。活得像个人样。没道理。

认清这些基本形势,还有人想移民这移民那,野渡不反对。一个酒友曾对野渡说,老子挣到钱就移民。野渡说,到时告诉野渡一声,野渡一定送你上飞机。

对视死如归的勇士,野渡是要送送的。

当然那些想移民新疆、西藏的,野渡就不送了。太近,随时可去看看。送嘛呢?这几天,野渡的几个朋友去西藏玩了。野渡没去送。他们是游客,不是勇士,送什么送?

享受祖国大好河山,野渡苦命,没机会。

美股道指17000点左右了。野渡恭喜啊。再工业化还可能吗?债务与道指决定了美国的社会平均利润。没有利润谁会去投资啊。共产主义了?

“二不走”是路线,与“两走”相对立,体现的是路线斗争。

路线斗争,就是政治斗争,也是经济斗争。是经济斗争,就是利益斗争。利益斗争才是深刻的社会斗争。社会各阶级的利益斗争,才是阶级斗争的真正动力。

词不同,一个意思。

中国近代社会革命的重大成果,野渡认为有二个,一个是没有皇帝了。另一个是农业社会转变为工业社会。皇权世袭的官僚阶级统治被消灭了。皇权世袭式的中央集权官僚阶级生产组织体系被瓦解了。新生的是十年一轮的,中央集权官僚阶级生产组织体系。

皇权世袭式的中央集权官僚阶级生产组织体系,自秦至清,生存发展了二千多年,结束了。新式的中央集权由此诞生,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巨大的社会组织体系的革命,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大革命。

与其相统一的是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革命,并成功地建成工业社会。

皇权世袭式的中央集权官僚阶级组织结构,历史告诉我们,它与农业生产为主的社会生产方式相适应,中国因之而强大了二千多年。也引领世界发展了二千多年。

新式的中央集权官僚阶级生产组织体系,是在对皇权世袭式的中央集权的社会革命,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它是社会实践与社会革命的结果。从它诞生到现在的历史过程是曲折的,危重重,机也重重。直到现在的历史证明,它与工业生产为主的社会生产方式相适应,故此直到现在为止,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皇权式的中央集权与十年一轮的中央集权是有相同性,也有不同性的社会生产组织体系。皇权式中央集权发展了二千年,不断变化发展,有起有落。它从来不是封闭僵化的。它也是变化发展的。当某一时期的皇权式中央集权步入封闭僵化的状态时,社会生产就会混乱,乃至崩溃,进而导致社会革命。于是,秦、汉、唐、元、明、清,改朝换代了。有些朝代,也有中兴,有重组,有变革。

改朝换代,就是皇权式中央集权的社会生产组织的革命。新生的皇权式中央集权与旧的皇权式中央集权是不同的。秦制不同汉制,乃至于清。汉分东西汉。宋分南北宋。社会生产组织体系都有区别,有革命。有变革。

说它们的社会制度是相同的人,那是只看到共同点,忽略了不同点。是片面的看问题。也就是无知。这样,也就不可能实事求是的研究问题,研究历史。不能实事求是的研究问题,研究历史的,也就不可能认清现实。吃苦头是早迟的事。

没事找事,没苦吃找苦吃的人,野渡名之为:勇士。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勇士。

被虎吃掉了。骨头都不剩。

老虎饿了。

忽悠别人的为智者,忽悠自己的为勇士。老虎喜欢勇士。

皇权式中央集权,之所以两千年不断,因为其社会结构的稳固。轮值式中央集权,十年一轮,说明其不稳定。稳定的直接作用,是减缓社会斗争的频率。十年一轮,则是周期性的激发社会斗争。不以某个人,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

农业社会的基本特点,是社会发展变化的速度,社会生产力发展速度,社会矛盾的堆积速度,相对于工业社会为慢。这也就是皇权式中央集权不适于工业社会的根本原因。在中国,工业革命的发生,必然要有社会组织革命的同时进行。

轮值式的中央集权是社会革命与社会实践的结果。工业社会的建成,将推动着这一新生的社会生产组织体系,向深度与广度发展。

对这一社会生产组织体系,以及这一社会双重革命,用什么词来描述它,并不重要。不过是起个名而已。正如某人起名阿猫阿狗,本人网名工贼野渡一样。

虽然皇权式中央集权社会组织体系从来不是封闭僵化的,但野渡认为从工业社会重回农业社会,用农业社会的社会生产组织形式,来组织工业社会的社会生产,在中国是不可能的。社会生产发展速度与社会矛盾积累的速度不同。各类袁世凯是注定要失败的。

两极是相通的,袁世凯与蒋介石。历史中的他们的行迹,总体是相同的。失败也是相同的。未来的袁世凯与蒋介石,也是如此。不要以为换个马甲,别人就认不出了。

只有他们自己认不出。还以为自己不是袁世凯与蒋介石呢。

还是那句话,忽悠人者为智者,忽悠自己的是勇士。

袁世凯是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