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600多所本科高校将转向职业教育。

这是国内正在发生的大事。值得关注。在野渡看来,这个较变,是推动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步骤。

它的重要性远超过现在的世界大国之间的博弈。它将为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培养大量的新一代优秀工人,打下一定的基础。

但是,仅限于高等教育的改革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

野渡在前面的博文中写过:

世界新民主主主义革命的基石是工厂。现代工厂的基石,是高级技术工人。

博士生不等于是一个合格的高级技术工人。没有三至五年的工厂实践,博士生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高级技术工人。

自由竞争的劳动力市场是不可能培养出,数以百万,数以千万,乃至上亿的高级技术工人。自由竞争的劳动力市场,有可能培养出的只是少数的高级技术工人。

中国几十年工业的高速发展,是建立在毛泽东、邓小平两代,国企培养出的高级技术工人。中国私企的发展是建立在三千万下岗职工基础之上。这些下岗职工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高级技术工人。

现在这些高级技术工人正在老去。没有接班的。

也就是说,仅有高等教育的改革是不够的。还必须有劳动力市场的改革。必须立即扩大国企职工队伍,搞大招工。

从高级技术工人的年龄结构看,即使是现在扩大国企职工的队伍,已经晚了。但亡羊补牢,时犹未晚。

野渡不是在呼吁。也不是在呐喊。只是说出实情。

呼吁与呐喊,是因为不懂得阶级斗争,是存在着幻想。说出实情,为的是认清阶级斗争。通过现像,认清阶级斗争运动的规迹。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阶级,如果其兴盛,那是因其有生命力,能推动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其自身在社会实践中,通过各种社会斗争,会不断发展状大。如果不能,就会成为历史的记忆与历史的教训。比如苏联,及苏联官僚阶级。

一,苏联的解体,对俄罗斯人民而言,是遗憾,但对世界人民而言,不是。

苏联官僚阶级统治的被推翻,对苏联人民而言,不是遗憾。

苏联的解体,对中国人民而言,是普大喜奔的事。

从国家方面来说,来自北方的压力,就此消除。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不再需要面对两大帝国可能的联合压迫,而只需单独面对美帝。

中苏理论论战,在社会实践上,有了结论。事实证明了:苏联的修正主义道路,是灭亡之路。

二,受到削弱的俄罗斯,因为对欧洲的压力减弱,威胁减少,为欧洲脱离美帝的阵营,创造的物质的条件。使得近代世界的一个世界性革命主线,反帝反霸的斗争,在短暂的退步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由此,为世界性的反对一超独霸的世界国家间的民主革命,反美帝统一战线的可能形成,创造了物质的条件。为相对为一超独霸,而更有民主性的世界多极化时代的到来,创造了物质的条件。

也即,苏联的解体,对反帝的世界人民而言,是普大喜奔的事。

三,苏联官僚阶级统治的被推翻,为美帝金融资产阶级的灭亡创造了条件,这个条件,即是中国官僚阶级的觉醒。

苏联官僚阶级用血的教训,唤醒了中国官僚阶级。古语云: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这是一个阶级的觉醒,而不是某些人的觉醒。

中国官僚阶级的阶级觉醒,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不断深入的前提,也是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提。

苏联官僚阶级用血的教训,教育了全世界各新民主主义国家的官僚阶级。

这个教训就是,在新民主主义社会退向旧民主主义社会的过程中,利益受损最大的,受伤害最重的,是官僚阶级。虽然在这一过程中,工农阶级的利益同样是受损的。

上世纪风云世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经历了重大的挫折后,进入了新的阶段。在这一过程中,官僚阶级的阶级意志与阶级立场更明确,更坚定。

幻想破灭,整顿队伍,坚决斗争。

俄罗斯总统普金的执政,与“两不走”路线的作出,并付诸实施,是新的世纪俄罗斯与中国的两个“遵义会议”。

是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战略转折。

四,新民主主义革命,从世界范围看,是反帝反封建。同于旧民主主义革命。

旧民主主义革命,也是反帝反封建。

新、旧民主主义革命,都可能在反帝反封建的过程中,建成新的帝国主义国家。两个代表性的国家,即是二战后形成的苏修与美帝。

反苏修与美帝,是世界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继续。

新旧民主主义革命在反封建的过程中,都会形成新的封建。在反土地封建的过程中,形成资本的封建与官僚的封建。血亲世袭意义上的封建。

反对资本的封建与官僚的封建,是旧民主主义革命所不能完成的。它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

旧民主主义革命,就是封建资本的革命。封建资本的根本是私有制。私有制的基础是血亲世袭。

只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产物:国有资本,才能消灭封建资本。

国有资本具有公有性。官僚阶级公有。利益分配以官僚等级为基础。

国有资本会产生官僚封建。即官僚权力世袭。官僚权力也可能转变为封建资本。

这些为历史所证明。

国有资本具有可改造性,通过反对官僚封建,反对官僚权力转变为封建资本。实现国有资本转变为公有资本。这是文革的实践总结。同样是文革的实践证明,这是一条艰难与曲折的道路。

五,国有资本被消灭,就意味着官僚阶级的统治被推翻。这是苏联官僚阶级的历史经验。

不发展国企,官僚阶级死路一条。

野渡的结论:为了维护官僚阶级的统治,官僚阶级必然大力发展国企。这是由阶级立场决定的。

觉醒了的官僚阶级会这样做。能力不是问题,立场才是问题。

官僚阶级向资产阶级投降,意味着被消灭。苏联经验。

各国国企的发展,以及受官僚所压迫的,包括农业工人在内的工人阶级的队伍的壮大,将成为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石。

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历程中,会不断产生新的封建官僚,以及官僚权力转化为封建资本,决定其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也正是基于此,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程中,随时都有可能产生苏联式的解体,使得旧民主主义社会的复苏。在这一过程中,新生的官僚封建权力转换为资本,也会使得资产阶级不断获得新鲜的血液。

六,野渡认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曲折进程中,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必然产生的,工人阶级与官僚阶级的不断斗争中,新的社会革命与新的社会的萌芽会不断产生,新的生产方式与新的文化也会不断产生。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过程中,在反对不断产生的官僚封建的斗争中,新的文化革命与新的生产方式相互作用,互相推进,终会有一日,社会运动会撑破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框架,进入到全新的社会革命时期。

野渡将这一社会革命时期,命名为社会主义革命时期。

七,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历程中,经过实践不断检验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会有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由官僚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逐渐向人民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转变。由量变到质变。

在此过程中,已存在过的,苏联式的联盟性中央集权与南斯拉夫的自治性的联盟中央集权,历史已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被历史所淘汰。

这些历史经验同样告诉我们,缺乏由官僚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向人民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转变的动力的社会制度,官僚阶级的统治必将被推翻。

由官僚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向人民的中央集权的民主集中制逐渐转变,不只符合人民的利益,同样符合官僚阶级的利益。这个共同利益,是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动力之一。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官僚阶级的队伍也会不断分化。官僚阶级内部,新生的官僚阶级反对官僚封建的斗争,同样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动力源泉之一。

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大的动力源泉,在于包括农业工人在内的国企工人阶级反对官僚阶级的阶级斗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