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新民主主主义革命的基石是工厂。现代工厂的基石,是高级技术工人。

野渡说说工厂。说说高级技术工人。

野渡是普通工人,今年元月一日,从常州某电厂,调到扬州某电厂。依然是做汽轮机系统设备日常维护的工作。

野渡做这个电厂的汽轮机系统设备的维护与检修工作已近三十年。既是一个老工人,也是一个高级技术工人。精英级。

我们厂的技术工人的能力如何呢?秦山核电站的大部分设备系统都是我厂技术工人维修保养的。巴基斯坦的某核电厂,也是我厂技术工人维护保养的。也就是现在,我厂各有一队技术工人,在这两个厂,进行小修项目的检修。

野渡以前曾在博文中写过,最新式的战机与战舰,野渡所在工厂的技术工人,完全有能力维护保养。顶级战机,解体,检修,组装。可以飞了。野渡在这篇博文中,略说一说实际经验。我们厂的技术工人的水平,超过美国的技术工人的水平,从创造与创新工艺水平方面而言,高于日德技术工人的水平。

与美国工人咱们在老巴较量过。咱厂技术工人,效率远高于美国技术工人,工艺水平也不比美国的技术工人差。原来老巴的那个核电厂是美国技术工人维护保养的。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我们的检修,又快又好。这是事实。工期一直比老美短得多。价格就不说了。

咱厂为老巴培训了一批技术工人,现在这批技术工人,已是老巴另一核电厂的技术维护骨干。在这一点上,咱们更胜老美的技术工人。咱们没有技术保护主义。

我厂技术工人,维护保养过十几个电厂的设备。有日本造的,有德国造的,有美国造的,最多的当然是中国造的。

老外卖装备,更卖装备维护。装备维护的费用更高于装备的费用。别的系统如何,野渡不知道。比如民航系统,军工系统。在电力系统,直到现在,老外卖的装备,最多只要老外维护一两回,就是中国工人维护了。在维护的过程中,老外这些装备,也就会不断地被国产零部件代替了。最终整个会被国产化。

据野渡所知,这一点在别的国家是很难做到的。在中国很容易做到。野渡检修过美德日造的发电系统的设备。很容易。也经常改造。

为什么很容易,因为中国技术工人的水平高,创造与创新工艺的水平很高。可以说是极高。现在电力系统设备的检修与维护工艺标准,就是咱厂的技术工人编写的。不是什么专家编写的。

野渡没参加这些标准的编写。那时野渡进厂时间还短,工作经验与工艺水平还不够。是野渡师傅那一辈们写的。这些检修与维护工艺标准,现在很多厂都有。咱厂的检修队伍到哪,这些工艺标准就传到哪。咱厂的技术工人,没有技术保护主义。想学的都可以学。因为咱是国企。

工艺标准也只是个参考。如果谁按工艺标准去工作,那这个人在我们厂,绝不可能是个好的技术工人。检修工作要做到又快又好,没有工艺标准不行,每道程序都按工艺标准做,那就太慢了。据野渡所知,美日德技术工人就是这样做事的,所以效率极差。

没有过硬的技术工人队伍,这些工艺标准,谁拿去也没用的。从实践经验看,是一点用也没有。

过硬的技术工人队伍与文凭有关系,但很少。决不是大学生多了的时代,就能培养出来的。据野渡的经验,只有国企才培养得出。参照日本“终身雇佣制”的特点,与日本技术工人的相对高素质,与德式“蓝领”工人的高收入,野渡认为,高技术工人队伍,只有在这三个条件下,才有可能成批的出现。一代一代地出现。

中国国企培养出的技术工人,在创造性方面,要胜于日德。社会实践方面,就是咱们的技术工人,可以检修与维护所有国家的技术装备,并能在检修过程中,不断地改造之。而这些,据野渡了解,日德技术工人,是不可思议的。人家有知识产权保护。随意解体设备是不允许的。而在国企,在“扣门”的领导手下,这是必须的。动力是政绩。为压缩开支。请老外成本太高,自己来。自己的工人,养着也是养着,不用白不用。

什么设备不能解体?你拆。不拆考核你。于是就拆了。变着花样,总能拆下来的。拆下来的步骤,差不多就是装起来的步骤的倒置。能拆就能装。仔细记录每一步,就能做好。不神秘。技术保护的专利,就是个屁。

打破技术保护壁垒的动力来自领导的政绩需要。破除技术保护壁垒的实践来自技术工人。

没有领导的政绩需要,领导不压着工人去解体老外的设备,工人是不会主动去干的。在工人眼中,最好是老外来修,省老子的事。命令是领导下的,但没技术工人不行。

这对矛盾组合的结果是,中国国企的技术工人是开放的。是有创造性的。反正我厂工人,没有遇到过解决不了的问题。

解决问题的过程可能有曲折,但最终都解决了。

中国的产业升级,离开了国企的技术工人,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现在中国的国企技术工人,面临着断代的危险。

也就是说,中国的产业升级,如果不改变中国国企技术工人的发展思路,将会受挫。

以下,野渡从我厂的技术工人的发展历史略叙,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厂是中国年发电量最大的火力发电厂,始于第一个五年计划。在野渡进厂时,仍是国家保密单位。保密级别,野渡不知。我厂的第一台发电机组是从波兰引进2.5万千瓦发电机组。这台机组早就淘汰掉了。现总装机容量3980MW。最新的两台机组是1000MW机组,在已拆除机组的场地上进行扩建,工程选用上海超临界塔式炉,型号:SG-3040/27.46-M。

野渡刚进厂的时候,有3836人。2012年6月,有职工2980人。这个数据掩盖了技术工人的变化情况。野渡初进厂时,管理人员与技术工人的比例很小。

技术工人的变化情况,从班组看,较清晰。

我工作的第一个班组,叫“给泵班”。这个班是汽轮机系统各班中,技术最全面的班。班里有近三十二名工人。与野渡同时分到这个班的四人。

从年龄结构看,当时四十岁以上的,有班长技术员,及三个组长。班里共有五人。三十到四十之间的,四人。其余都是三十岁以下的。

从厂里的整体情况看,知青返城以前,工人的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电力技术学校。主体是工农兵学员。另一个是退伍兵。这两个来源保持到现在。当然不再是电力技术学校,而是电力学院。

除此之外,我厂技术工人,有两个较大的群体,一是厂里人称为“五百罗汉”的返城知青。几乎是同时进的厂,约五百人。还有一批是征用土地进厂的工人。具体数是多少,野渡不知。我村因土地被征,十一个年轻人分到我厂。在给泵班就有四人。可见比例不小。

我高中毕业那年,我厂对社会招工两百多人。我就是这次招工进的厂。这一年的六月,职工子弟学校一个班与镇江技校的一个班,在六月份进厂。也就是说,这一年,招了近三百人。

这是我厂技术工人的几大块。野渡进厂后,我厂就没有再大批对社会招工。再次分配进来的,以技校生为主。十年内,分到给泵班的只有三个。后二十年,分来一两个本科生。基本都很快调到管理岗位去了。

之所以很快调到管理岗位去,不是因为有知识,也不是因为有技术,而是因为有关系。一年只招几个人,这几个人能没关系?能在一线班组吃苦?

现在给泵班,只有技术工人十一人。给泵班之所以还有十一人,是因为给泵班是全车间技术最全面,也是技术等级一类班组。也就是重点班组。野渡现在呆的管阀班,属于二类班组,原有技术工人三十五人,现只有七人。

野渡之所以被调到二类班组,不是因为技术差,而是因为批评领导。俗话说:刺头。

野渡就是块砖,领导觉得哪里苦,就把野渡往哪搬。野渡无所谓,不怕穿小鞋。也不怕干活累。咱会把累的,变成不累的。咱技术好,办法多。多快好省,还不累,领导没办法。野渡继续做刺头。

我厂技术工人力量最强大的时候,能够同时大修三台三十万千瓦时以上机组,现在只能大修一台三十万千瓦时以上机组。

能同时大修三台三十万千瓦时以上机组时,各班组四十岁以下年龄段的技术工人是主体。也就是说,野渡三十岁上下的时候,是我厂技术工人力量最强大的时候。

为什么是这样呢?野渡回顾自己与同班同车间的技术工人的成长过程,总体而言,三年工作,能培养出一名熟练技工,三年到十年时间,才能培养出一名高级技工。其中,初中生与本科生之间的差别并不大。愿意学的初中生,三到五年,就能成为高级技工。认真学的本科生,同样如此。不想学的,初中生与本科生相同,一辈子都只能局限于熟练技工。

熟练技工与高级技工的差别在于,能否领导一个检修小组,完成主要生产设备的检修任务。也就是说,成为一个合格的工作负责人。更高级的技工,就是像野渡这样,干什么都多快好省。复杂变简单。活多,变成活不多。累,变成不累。自吹一下。

野渡用时约五年,完成了第一次转变。成为高级技工。十年左右,完成第二次转变,成为精英级。精英级当然是少数。属用时较少的一批中的一个。这不是野渡的本事,也不是野渡认真。而是野渡有个好师傅。

野渡的师傅与野渡的父亲同龄。野渡视之如父。师父人很瘦,看上去没力气,成天烟不离手,老实。重活累活当然不能让他干。野渡抢着干。因为野渡不是牲口。事实如此,实话实说。传统思想。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总不能让别人看咱师徒的笑话,是吧。

野渡师傅是小组长,小组里别人偷懒,野渡的师傅从来不说的。他尽自己的力做。于是,经常一个小组的工作,只有野渡与师傅两个人干。体力活当然野渡干得多。几乎是包干。谁让野渡年轻呢?很苦的。师傅也没表扬过野渡。一回也没有。嘿嘿。干着干着,野渡就会了。只要不是太傻的,有这样一个师傅,也很快会的。是前后几批进班组的青工中,第一个能组织主要生产设备检修的。因为野渡能让师傅歇着,就让他歇着。小组的组织生产的工作,就慢慢由师傅的工作,成为野渡的工作了。

现在野渡已到了刚开始跟师傅学习的时候,师傅的年纪了。那时,班上有二十个左右的三十岁以下的工人,现在野渡所在的班,只有一个三十岁以下的青工。还是班组技术员。也就是说,基层工人,没有一个是三十岁以下的了,并且,全班只有七人。

现在我班独力完成一个三十万千瓦,原分属我班的工作任务的能力基本没有了。需要外包工的配合。

说一说外包工。现在很多国企都将工程外包。我厂也已实行多年。哪年开始的,野渡不记得了。其转折,是某一年,将厂里所有的长期合同工全部解雇。

工程外包,厂各级领导自然能捞到好处,这些大家都知道,野渡就不详说。这篇博文,是说关于技术工人的。

野渡上文说过,大批量的高级技术工人,需要长期培养。是以三、五、十年为周期。少数工人,能在三五年左右,完成由一个熟练工到高级技工的转变,而大批的高级技工的养成,一般要十年。干了十年,还不能成为高级技工的,很少,极少。三十岁至五十岁,是高级技工的黄金期。过了五十,体力下降,实力也就下降了。渐渐转为多动口,少动手。而这个过程,可以延续到七十岁左右。

外包工能不能通过生产劳动,完成由一个社会青年,向高级技工的转变呢?野渡的实际观察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不可能的。

外包工由一个社会青年向熟练工的转变是可能的,并且大多数都能完成这个转变。而一旦完成这个转变,这个熟练工一般性就会因为工资与待遇问题,即劳动力市场价格的变化问题,而离开,当此熟练工继续从事技术生产劳动时,他所学技能,能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运用他所学到的技能,那他的技术还能进步。由于工作环境的变化,往往意味着工作对像也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维护检修的设备发生了变化,熟悉设备就需要一个过程。由熟练工向高级技工转变的周期也就拉长了。

众所周知,现在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变化很快,也变化很大。往往离开我厂的外包工,一是一般不会再回来,二是多数不再从事与我厂技术需求相类似的工作。也就是说,这些曾经的熟练工,不在使用学到的技能,这样也就不可能完成由熟练工人向高级技工的转变。这几乎是大多数。

有一个现像很能说明问题。我有个同事,名叫郑致远。五百罗汉中的一员。也是五百罗汉中年纪较小的一个。今年五十九。五百罗汉绝大多数已退休了。他也快退休了。

郑致远曾做过给泵班班长。能做班长与技术员的,绝大多数都是高级技工,能胜任主要生产设备的检修工作。九十年代下海。也就是说在厂里辞职。被海水呛着了。转了好几年,又回我厂做外包工。普通外包工工资,二千左右。他的工资是三千五左右。这是因为车间领导与他是老同事,照顾。

三年前,郑致远不在我厂做外包工了。他被上海的某个厂聘去了,开始的时候,每月工资就一万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高级技工现在供不应求了。以前是不吃香的。现在吃香了。

现在我车间退休的技工,往往是还没有退休,就有公司来约聘了:退休了去我公司如何?

工资一般是五千以上。比退休工资还多一点点。做质检员,动口不动手。有好几个老师傅,质检员做成了公司的技术总监。有一个,叫张关保,做了广东三个电厂的技术总监。张关保今年七十岁左右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像?野渡的分析如下:

一,中国现在的工厂多了,需要大量的高技术,尤其是终合技术强的高级技术工人。

二,社会上没有培养出大量的高级技术工人。

这于是有一个简单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社会上没有培养出大量的高级技术工人呢?

以前的常识是有工厂,就会培养出高级技术工人啊。

这是以前的常识,现在不是这样了。野渡的观察,很简单,因为以前的工厂,都是国企。培养出大量高技术工人,是顺理成章的事。这十几年来,国企工人,尤其是国企技术工人的总数在不断下降,全他妈钻营到管理部门去了,管理部门能管理出高级技工?这是一。

第二是,私企一般只可能培养出熟练工,而不可能培养出高级技工。培养高级技工是需要成本的。从熟练工到高级技工的转变,需要的是养成。在相对稳定的生产活动中养成。熟练工过低的收入,也就使得其工作对像会随着劳动力市场的变化而变化。哪的工资高,就往哪里跳。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私企是没办法养成高级技工的。原因很简单,老板花了时间花了钱,终于养成了一个高级技工,这个高级技工腰板立时硬了,跟老板说:老板,加点钱吧。老板说,加就加吧。高级技工说,就加这点。人家可给我八千一个月。

培养出高级技工的老板是答应这个工资呢,还是不答应呢?不答应,人家跳了。答应吧,以前的投入算谁的?

不培养高级技工的老板与培养高级技工的老板,于是在劳动力市场招到一个价格是八千元一个月的高级技工。

这其中肯定有一个是傻子。没人会做傻子,所以也就没有了高级技工。

博士毕业,未必是高级技工。读书读不出高级技工。拿个高级技工证,不代表是高级技工。野渡没有高级技工证,是精英级的高级技工。

野渡不屑于拿什么证。

高级技工的证明法,是行不行,露两手。

中国的私企不可能培养高级技工的。国企现在也不培养高级技工了。

怎么办?

野渡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大发展,一个重要的动力源是,国企培养的世界顶级的高级技工。包括被朱某猪弄下岗的三千万下岗职工。正是这些国企的优质技术工人,支撑起了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主体构架。

从我厂的工人结构,及人数变化过程,可以看出,世界界顶级的中国优质技术工人的主体,一是毛泽东时代培养的,二是邓小平时代培养的。后面二十年是吃毛泽东时代与邓小平时代,优质技术工人的红利。后面的二代,没有为培养中国优质工人作出一点贡献。

野渡这一代差不多是中国最后一批优质工人了。后面的少量的培养有,但大批的没有。

野渡今年四十五,能工作到七十岁。也就是说,中国的优质技术工人队伍,在二十五年后,就基本不存在了。

中国梦,也许还能做二十五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