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西方骂的白俄“独裁者”何以高票连任?

白俄罗斯现任总统卢卡申科以近84%的得票率第五次当选总统,西方感觉不舒服,白俄国内反对派表示不服气,但这些都不被看成卢再领导这个国家5年的障碍。欧安组织监督了这次选举,西方抱怨三名卢的竞争者不具挑战能力,而资深反对派“没被允许”参加选举。但西方也没敢说卢的近84%高得票率“是假的”,因为白俄民众对现任总统的广泛支持“是真的”。

西方至今保持着对白俄罗斯的一些制裁,理由是该国在上次选举后抓了几名组织非法示威活动的反对派。卢卡申科也被西方扣上“欧洲最后独裁者”的帽子。然而卢在国内却得了“老爸”的亲切绰号,白俄社会对他的态度与西方大相径庭。

卢1994年首任白俄总统,在那之前白俄在苏联解体后混乱了一阵子,他以反腐败起家,担任总统前的职务是白俄最高苏维埃反贪污临时委员会主席。白俄在他领导下巩固了西式民主框架,但国家实际运行又回归了斯拉夫文化的传统,维护国家独立,在打击腐败和促进社会公平方面比较下力气,从而在独联体国家中经济发展还不错,社会稳定尤显突出。

由于白俄罗斯紧挨着乌克兰,后者的动荡提供了白俄“做得正确”的一个有力参照。白俄的人均GDP约合乌克兰的两倍,社会非常安定,且犯罪率低,贫富差距小,老百姓安居乐业。这一切使得40岁开始当总统的卢卡申科一任再任,外界所猜选民对他的“厌倦”至今没有发生。

一个人连续当总统21年,这从西方的价值角度一眼看去就“不正常”。白俄有反对党,也有反对派媒体,其体制的形态已经“西方化”,但实际差异又很明显。现在的问题是,白俄社会认同了这种差异,乌克兰按照西方教诲反复“民主革命”的后果吓住了他们,他们宁肯要卢卡申科带来的这一套。

世界的多样性总是结出奇花异草,乌克兰应算独联体里学习西式民主的优等生,白俄罗斯是劣等生,但二者的经济差距和一乱一稳制造了困惑,民主政治看来真的不是通行世界的均码鞋,让不同的脚削足适履,很难推行下去。

然而从白俄罗斯得出“总统做越久越好”的结论是危险的,因为中东有很多总统无限连任的最终悲剧。只是白俄罗斯、还有苏联解体后一直没换总统的哈萨克斯坦等,成为独联体最繁荣稳定的国家,挑战了西方体制需要不折不扣执行的“普世性”。这些现象需要认真面对,从中发现人类社会治理多样性的更多奥秘。

至少西方制裁白俄罗斯的做法可以评价为是粗暴的。它违反了白俄当下的民意,起不到什么作用。欧盟透风将取消制裁,这样的松动信号是个有趣的动向。

卢卡申科从西方得了恶名,他的国家只有900多万人口,夹在北约与俄罗斯中间,在与前者关系不好的同时,明斯克与莫斯科的关系也挺复杂。在这样的地缘政治环境中长期执政,并把国家治理得不错,在政治学上究竟该如何定义?它恐怕不是“民主”“独裁”这些传统概念所能准确描述的。白俄罗斯的威权政治像埃及,还是像新加坡?还是它就是在“另搞一套”?恐怕只有时间能做出回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