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燃烧的影像》:让我们燃烧的怒火变成炮火火焚日本!(组图)

去年以来,中国电影资料馆工作人员对馆藏的500多部抗战纪录电影进行了修复。最终从284部中精剪了13.3万余帧画面进行精细修复,制作完成了时长95分钟的影片《燃烧的影像》。

半年来,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电影修复师团队,为了修复抗战文献纪录电影不眠不休。9月18日,坐在电影资料馆的艺术影院里,看着自己亲手修复制作的电影《燃烧的影像》清晰地再现荧屏,他们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

百万次触动鼠标点开历史窗口

提起这次影片的修复工作,电影修复师坦言“真累”。他和团队在三个月的时间内对18万帧影像素材进行了精修,平均每人每天的工作量是1万到2万帧。也就是说,每个人从早上9点开始要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熬夜通宵是家常便饭,很多人干脆在机房里过夜。

这500部抗战纪录电影的原始胶片存在很多问题:噪点多、划痕严重、画面闪烁不停、观赏性差。此外,每部片子的颜色、密度各不相同。

修复初期,他们将电影的原始胶片用数字胶片扫描仪进行处理,把电影画面数字化。但由于原始胶片本身会有褪色、变形、断裂等现象,扫描完成后,影片数据依然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时就需要对影片进行深度修复。

事实上,最繁琐的修复环节这才正式开始,因为电影修复师需对数字影像进行逐帧修复。一般而言,每修复一帧画面,修复师需点击鼠标30下左右,而每人每天修复的画面大约3000帧,那么他每天需要点击鼠标9万余下。

对于《燃烧的影像》来说,其工作量远远高于此。电影修复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说:“当时每帧画面需要修复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

《燃烧的影像》与其他影片的不同不仅在于工作强度,更在于它的内容。她说,以前修复的都是故事片,总以一种平和的心态面对人物形象,但面对这部纪录片,她的心情常常十分压抑。她印象最深的一个画面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坐在废墟里,用充满恐惧的眼神看着这个炮火连天的世界,也许下一个炮弹就会结束他的生命。

不仅张骞月有这样的感受,团队里的很多人看到纪录片中残忍的镜头,修着修着就流下了眼泪。王峥形容《燃烧的影像》如同10节生动的历史课,看着夜以继日修好的片子为人们了解真实的历史提供了一个窗口,他说:“我们为自己的修复点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