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唐如松:大掌柜的刀--将军令

唐如松:大掌柜的刀--将军令

长江入海口,上海自贸区,通往崇明岛过江隧道的西侧,一条水泥路在江边戛然而止,不高的护墙上,喷满了寻租吊车的小广告。秋日的下午,这里空寂无人。路边的小菜地不是的地散发出一阵阵有机肥的臭味,即便在江风的吹拂下,依然不减。

道士皱了皱眉,很显然对于这样一个地方不太满意。一路顺江而下,到了大上海的他不是太在意徐家汇的繁华热闹而是更喜欢徜徉于石库门斜斜的阳光,浓浓的市井气息里。但被带到这个地方,实在是有些大出所料。这是一块被繁华都市遗忘的地方,就连近在咫尺的外高桥自贸区也对它不屑一顾。

书生当然意识到这一点,但他浑不在意,因为他在这里要等一个人,办一件事。时间还早,他不想接他们的人迎得太远,所以,他选择了这一个里过江隧道入口不远的地方等人。这其实是两就其便的做法。

“这里有什么看头?长江的水是浑的,周围的地是臭的。你真是想得出啊,在这里等人。”忍耐了一会的道士终究还是发出怨言。

“其实只要你用心,在哪里都可以看出名堂的,即便在这个角落。”书生微微一笑,不理道士,继续面对江心,任凭江风的吹拂。

“哼哼哼,那你到说说这里有什么看头?”道士还是不服气,因为举目四望,他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可以关注的东西。

“你知道TPP吗?”书生答非所问

“我当然知道,这种把戏根本玩不过中国,我才不在乎美国人玩这些花招,他想不带我们玩,只怕到时候是我们不带他们玩。哎,这个和我问的有什么关系?”

“其实这件事很有玄机,我们并不能那么乐观,日美两大经济体对于中国的绞杀,还是不能轻视的,你没有想一想,为什么观海在大掌柜访美之后,就立马能推出这个TPP的协议框架?为什么之前,他费了九虎二牛之力,也弄不成?”

“是不是我们被耍了?”道士一惊。

“那倒不是,这其实关乎到观海的立场。”书生淡淡的说道

“立场?观海代表了谁的立场?他的立场又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一直以来,我们都判断观海无为,事实上,他也的确很无为,但他能无为的当上八年太平总统,这其中绝非侥幸。这也就表明了,他的上面有人?”

“上面有人?是谁?米歇尔?”道士故意插科打诨。

“哼,你还有个出家人的样子吗?没有资本的支持,他不可能做八年的总统,而这个资本,究竟是谁的资本呢?”

“是谁?”道士好奇了,不再开玩笑。

“谁在他的总统任期内获利最多,谁就是幕后资本,这一点毋庸置疑。比如说,当年观海才上任之处,就赶上次债危机,结果,观海的政策偏向了谁?华尔街!而不是美国的制造业,几大汽车公司几乎差点就此完结。这样直接导致了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最后达成了妥协,但从这里可以看出,观海偏向于国际资本集团,这里面占主导成分的是谁?我不说你也明白了吧。”

“犹太人?可是奥巴马骂起内塔利亚胡可是毫不留情的。”道士有些不相信

“内塔利亚胡代表的只是以色列罢了,而犹太资本有着更为广泛的含义。它们有别于以色列,更有别于美国的本土资本以及欧洲的本土资本。它们深知,要想保住以色列这块弹丸之地,靠武力和不怕死的精神是不可能成功的,只有广泛的接触世界各大强权,最好能控制这些强权,甚或取而代之,才可以保证犹太人不在遭受之前悲惨的命运。他们不着眼于小处,而是放眼四海。所以,内塔利亚胡可以保持他的强硬,但犹太资本却一定要善于机变。所以,他们推出了观海。而这次TPP的强行通过,其实也印证了观海是被华尔街资本控制的。TPP里有一个条款,叫做什么isds,这是一个资本控制国家的条款,也就是说,资本集团可以直接平等的[其实是居高临下的]和主权国家进行法律运作,它可以起诉一个主权国家了。这赋予了资本强大的武器。他把资本凌驾于主权之上了。而这个条款,放到中国,大掌柜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别说大掌柜,任何一届掌柜也不可能答应。这里面牵涉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说观海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华尔街资本服务,而非美国人民或美国资本。这也就是为什么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为什么说要废除这一协定的原因。而今天也有欧洲废除欧美数据安全港协议的新闻。这都是对于这个协议的抗议与反制,在欧洲看来,tpp他们可以不管,但TIPP就一定不能出现isds,否则,没得谈。”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一点。可是我们反正也不会鸟他们,我们可以用双边贸易协定来破掉TPP对我们的影响。所以,这个资本的扩张对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你错了,资本一旦可以利用经济手段控制主权国家,那么他们就可以进行整合,形成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到那个时候,只怕我们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铁板一块的TPP,双边谈判也只能和TPP对谈,那么,我们的优势将荡然无存。”书生解释道

“那怎么办?这和你带我来这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向那边看。”书生一指东北方,远处,一排排港口塔吊正在繁忙的工作着

“振华港机?”道士笑了,他一看见塔吊就不由得想起当年观海在迈阿密做重振美国制造业演讲的时候,用布蒙着标有振华港机的标示,以免尴尬的事情。[不过还是尴尬了,因为风吹走了布,振华港机四个字还是闪闪耀目。O(∩_∩)O~]

“对,你再向对面看看。”书生又一指江面,对面隐隐约约又几艘巨轮的剪影。

“那又是什么?”

“呵呵,那就是我们马上要去的地方,长兴岛造船厂。”

“哦,这两个地方有什么说道吗?”

“当然有,这是我们破掉TPP的利器。这些塔吊代表了我们的贸易繁荣和进出口能力,有了这些利益的存在,在国际贸易上吗,不是谁想甩就可以把我们甩掉的。这就是我们对抗TPP的底气所在。当然或许我们不需要对抗,只要在这里静静的等他们上钩就行了。而那边,正是我们能够保证这些利益安全的所在,我们最终需要的不但是可以保证我们自己的利益所在,更要保护好和我们有着利益交换的国家的安全。这就需要那座船厂里的东西。资本,妄图控制国家来进行世界性的掠夺,而我们就是要有着持剑经商的决心和资本。这就是我带你来这儿的原因所在。”

“哦,原来如此,那么大掌柜此次在联大的三项承诺也是关联着这些东西吧?”

“当然,大国就一定要担负起大国的责任,只不过,要尽量等那辆我们乘坐的顺风车熄火散架之后。让华尔街资本成为一个找不到寄主的寄居蟹之后。。”

呜呜呜。。。。。。。。。。。一阵震耳的汽笛声从对岸传来。书生精神一振,长吟道

大江西来东入海

中华兴盛历万载

千帆竞发吴淞时

看我将军再出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