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九三閱兵是國際大事

大陸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典禮,這是一項轟動世界的大事,它不但在國際政治上產生重大影響,而且在軍事上引發全球的關注,特別是那些正在對抗與挑釁中國的國家,譬如美國和日本。由於大陸預告這次展示的武器有84%是以前沒有展示過的新裝備,國外軍事大國的關注是可以預期的。沒有想到的,是台灣在這個事件前後表現的冷漠與憤怒,這種既矛盾又複雜的態度成為幼稚與可笑的花邊新聞。

九三閱兵非常成功,達到預期的政治效果。這個我們暫且不談,先談台灣的冷漠與憤怒。

台灣的憤怒是小島內的風波

台灣對這次大陸的閱兵,事前並不關心,態度是冷漠的,事後則表達怨恨與憤怒。

究其原因,是馬英九政府為了親日,刻意淡化抗日戰爭這回事,所以對慶祝抗日戰爭勝利,台灣最初的態度是冷漠的。

馬英九是一個膽怯、沒魄力、又缺乏國際戰略觀察力的人,他不知道中國大陸這場閱兵大典的戰略意義,當然更體會不出它的重要性和對國際列強的衝擊力,因為他對軍事一竅不通,他平時也看不起軍人,他曾公開對人說考不取大學的才去當兵。

等到後來看到中國大陸籌備的閱兵規模達到全球矚目的戰略級,馬英九開始感到徬徨與不安,但是馬政府一向站隊在美日一方,這個時候派代表出席大陸的「九三閱兵」馬英九絕不敢做。什麼事情都最怕比。想想看,面對同樣的事情,大韓民國受到的壓力會比中華民國小嗎?馬英九無論魄力還是戰略觀察力都遠不如朴槿惠。

等到連戰接到大陸的邀請函而且決定出席閱兵大典,自己貴為總統卻站在外面成為外人,馬英九的酸味就出來了,而且是井噴般地冒出來。

馬英九的缺點之一就是妒才,馬英九最忌諱別人走在他前面。2008年蕭萬長在博鰲論壇和胡錦濤代表團長談達三個小時,轟動整個論壇成為焦點之一,蕭萬長立刻就被警告,回台灣後從此被馬英九冷凍。馬英九防黨內人冒出來就像防賊一樣。但是連戰是他的政壇前輩和大學老師,他除了取消連戰的榮譽主席,也實在拿連戰沒辦法,雖然連戰嚴重犯了他的忌諱,特別是在兩岸問題上搶先,在諾貝爾和平獎上走在他前面。

馬英九自己既然去不了,自然就要發動攻勢阻止別人去,特別是連戰。於是馬英九帶頭,用“大道理”勸阻台灣人參加「九三閱兵」,高階層和曾經是高階層的台灣人士尤其不宜。馬政府最大的理由就是認為大陸的中共竊取了中華民國政府抗日戰爭的功勞,台灣人到北京觀看「九三閱兵」就是對大陸竊取的行為作背書。

結果連戰夫婦去了北京,見了習近平主席,並且帶領隨從上了天安門城樓觀看了整個閱兵典禮。馬政府認為這是“喪權辱國”的行為,馬政府下面人的官員們一片撻伐之聲,態度變成憤怒。

台灣的媒體更逮住機會興風作浪,要求政府取消對連戰優厚的退休副總統的各種禮遇,要求國民黨開除連戰的黨籍...等等,非常熱鬧。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也乘機鼓其如簧之舌大肆叫囂,如果秦金生有在城樓上觀看閱兵,那麼宋楚瑜就必須退選,嚇得平時口若懸河的劉文雄也變得結結巴巴。

當然,最熱鬧的非呂秀蓮莫屬,等這麼久,終於逮到機會了,她直接到法院按鈴申告連戰觸犯了「外患罪」。呵呵呵,臺大法律系培養的高材生也就這點出息與見識,這種貨色居然還能混到副總統。台灣這個小朝廷到今天還沒有亡,也算是奇蹟了。

連戰對這一片罵聲根本不在乎。老子沒有選舉,所以最大。老子有錢,無求於人。退休副總統的禮遇,你們要取消就取消,老子不在乎。老子家大業大,大部份在海外,你管不著。馬英九、朱立倫、郝龍斌你們這些小兔崽子,你們懂什麼國際政治?要開除我的黨籍嗎?悉聽尊便,後果自負。

國民黨是不敢開除連戰的,朱立倫比金正恩聰明得多。如果開除了連戰,怎麼向對岸的習近平主席交代?以後兩岸的工作就會有很大的麻煩,國民黨得罪的豈止是連戰個人而已。呵呵呵!你沒看到那些鼓噪要開除連戰的電視名嘴們全都閉嘴了。這些名嘴都是唯恐天下不亂,是真正的台灣垃圾。

宋楚瑜就不同了,他和他的親民黨都在選舉,所以不得不向民粹低頭,但是已經遭受重創。

親民黨虎頭蛇尾,宋楚瑜先說要去北京觀禮,後來改派祕書長秦金生代表他去,最後害怕台灣民眾反彈、跑了選票,急電秦金生不得上天安門觀看閱兵,於是秦金生就表演了一場生病秀,躲在城樓上的休息室不敢露面,實在有點窩囊,但也說明民粹的力量和政客的無奈與妥協。

台灣的問題在哪裏?

一個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是就是認清自己有幾斤幾兩,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裏,然後才能有下一步去思考未來能夠達成的目標是甚麼。最後選定了一個目標,努力走下去。

國家也是一樣。

一個國家處在競爭如此激烈的世界,首先,最最重要的事就是為自己定位。先認清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以後,才能有下一步去思考國家未來的目標在哪裏,最後制定計劃,確實執行。

台灣最大的問題,也是最根本的問題,就是不知如何為自己定位。這個問題不解決,經濟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

「連戰事件」引發了台灣的中華民國熱,就連民進黨的蔡英文都來擁抱中華民國了。這是好事,但沒有解決問題,因為無論是哪一個黨都不知如何為今天的中華民國定位。

你一定等不及會問:台灣的問題到底在哪裏?

我的回答是四個字:不識時務。

臺灣的悲哀

台灣最大的悲哀就是採納的了西方的「民主制度」。1996年,在李登輝私心的推動下,把台灣的政體變成全民直接投票,而且是相對多數就得勝的全民直接投票(民主選舉最壞的一種),從此台灣走向民粹政治的不歸路。

遠的就不談了,我們就看這次鬧得最歡的「連戰事件」,電視上,發言最激烈的,有姚立明、段宜康和周玉蔻,三個鼓動民粹到聲嘶力竭程度的台灣“名嘴”。

你看,巧不巧,三個都是台灣的外省第二代。其實這一點都不巧,在民粹統治的台灣政治圈,本省人有“愛臺灣”的血統優勢,外省人想要在政治上掙得一席之地,就必須表現得比本省人“更愛臺灣”,如此這般才能抵消自己的“原罪”。怎麼更愛臺灣呢?最容易的手法就是比本省人加倍地仇視大陸和支持台灣獨立。YST看到的最佳表演者就是陳布雷的孫子陳師孟,因為他的原罪特大。姚立明、段宜康和周玉蔻都是有樣學樣,一點都不奇怪。不過這種手法很容易走火入魔,特別是嚐到一點甜頭之後。

所以外省政客通常比本省政客更無恥是非常自然的,這在姚立明身上尤其明顯。

我們看姚立明,從最右的新黨,到參加左派的「紅衫軍運動」,再當極左的蔡英文基金會的董事,再做柯文哲競選團的總幹事一炮而紅,最後乾脆辭去教職,成立「國會觀察基金會」,自己擔任董事長,長期專注數選票。雖然姚立明有法律專業,但是,法律是務虛的玩意兒,所以除了數選票,我看不出他有什麼學問和見識。數選票就是玩民粹,這是民粹(populism)的基本定義。其他兩位名嘴也是數選票,不過學識和見解都更差,層次就更低了。聽這些名嘴說話是需要功力的,否則會越聽越笨。

台灣"名嘴"最喜歡用的詞彙就是「台灣的尊嚴」,你只要聽任何人大談「台灣的尊嚴」就可以判定他在玩民粹,因為這是討好台灣選民最容易、最光冕堂皇又最不負責任的話。

我們不會責怪台灣政客走向民粹,因為這是台灣的選舉制度造成的,政客們只要走上這一行就身不由己。但是,台灣的名嘴玩民粹,我們就該鄙視他們,因為任何人在電視上說話都有帶領群眾的責任和義務。像姚立明這種猜測多數人的民意,用簡單的統計去估量選票,証實這些民意,然後哇哇哇地附和、讚美與推銷這些民意,這算什麼?

台灣名嘴的陰暗心理

YST最看不起姚立明的地方,是今年9月3日他在「年代新聞面對面」的談話節目裏說,大陸窮兵黷武,九三閱兵的軍容壯盛有什麼了不起?1987年蘇聯的紅場閱兵軍容也非常壯盛,結果不到四年,蘇聯就瓦解了。

咦?這不是李登輝的“中國崩潰論”嗎?怎麼多年不見又出現了?

YST記得半年前有位西方的政論家寫了一篇文章,主題就是中國唯一確定崩潰的就是"中國崩潰論"。最近很多西方政治家都在研究中國的政治制度為甚麼比西方的民主制度優越。只有台灣的名嘴們還抱著「中國崩潰論」去諂媚美國和安慰自己。

大家都知道,1991年蘇聯瓦解,其原因是經濟問題。今天,中國大陸的強盛正是經濟的驚人成長,遠遠壓倒西方先進國家。加入WTO不到10年,中國GDP總量就超過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創造了脫貧人數的世界紀錄和中產階級人數的世界紀錄,這是中國人的智慧和勤勞。

2014年中國的GDP總量以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簡稱PPP)計算剛好超過美國,預計2022年中國的GDP總量即使以美元計算也會超過美國,美國為此焦慮不安。這些都已經是常識了,是世界性的常識,世界著名的美國經濟學家約瑟夫.斯提格利茲(Joseph Stiglitz)把2015年訂為中國元年。這是震動世界的大事,不是什麼「太陽花運動」之類的芝麻小事,作為台灣名嘴的姚立明居然不知道,怎麼還好意思上電視談政治?

大陸經濟再下滑,今年的成長仍然有7%,絕不會跌到6%。

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會有多少?大概在拼保1,也就是1%。

美國今年的經濟成長會有多少?大概是3%。

最近大陸A股大跌、天津發生港口倉庫大爆炸,經濟下滑,很多有錢人向外國移民,很多經濟犯攜款外逃...,這些算什麼?哪個大國不經常發生一些事故,有錢人移民他國更不是新聞,怎麼可能中國的經濟就一蹶不振了?就崩潰了?全是邏輯混亂的瞎說八道。

美國的軍費一向就超過GDP的4%,曾經長期高達4.5%。

中國的軍費在鄧小平百萬大裁軍後長期低於1%,進入21世紀後漸漸升高,但是也沒有超過GDP的1.6%。

美國是世界最大的債務國;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債權國。

美國是用借來的錢,發展超過自身國防需要的純進攻式軍備;

中國是不舉債,根據國防需要用自己的錢發展防禦式的軍備。

是哪個國家在窮兵黷武?

中國大陸怎麼就窮兵黷武了?

姚立明沒知識、沒品格、胡亂說話、誤導觀眾,民粹走火入魔,不配做個知識分子。

美國一列運載有毒化學品的列車在加州出軌,大量有毒化學品彌漫在四周,造成當地居民緊急疏散。怎麼沒有聽到姚立明幸災樂禍地評論美國要崩潰了?

法國那個做LV皮包的富商為了逃稅移民到比利時,怎麼沒有聽到姚立明危言聳聽地說法國經濟要完蛋了?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邏輯?這叫自由心証。

如此混亂不通的頭腦或沒有品格的自由心証,還好意思稱自己是法律人。如果做法官判案子,不是嚇死人嗎?

即使大陸發生一些不幸的事情,譬如天津的倉庫大爆炸,台灣的政治評論者也不應該暗自竊喜,甚至落井下石,宣揚中國經濟崩潰,甚至國家解體。要知道,這不僅表現出台灣人的淺薄,而且暴露說話者內心的陰暗。姚立明的內心是陰暗的,至少面對大陸是如此。

台灣人必須記得,台灣每年出口大陸有五百億美元的順差,這是大陸給台灣真金白銀的讓利。

想想看,在海南香蕉滯銷的情況下,大陸為什麼會用高於市價從台灣進口香蕉?

再想想看,為什麼所有大陸和台灣簽訂的貿易協定都是偏向台灣的不平等條約?

最後想想看,台灣有甚麼高科技產品是韓國不能生產的?

為什麼大陸對韓國區區幾十億美元的出超斤斤計較,卻對台灣五百億美元的出超輕輕放過?

所有的答案都是:因為大陸視台灣人為骨肉同胞。

我知道姚立明一定會說:中共這樣做是一種統戰陰謀,想控制和併吞台灣。

呵呵呵,那很簡單,台灣可以不要呀,這就不會“上當”了,不是嗎?

臺灣人說這種話是最不要臉的,不但拿了大陸的錢,嘴上還要不依不饒地罵個不休,凸顯出自己的“尊嚴”和“愛台灣”。

真實情況是,台灣的產業缺乏競爭力,即使知名度最高、最有競爭力的台積電,恐怕在這場國際工業提升的競爭中也撐不過五年。想想看,台灣如果沒有這每年五百億美元真金白銀的讓利,連軍公教的薪水都發不出來,經濟崩潰的恐怕是台灣罷?

姚立明在電視上鼓吹大陸崩潰,正應了大陸民間的一句話:

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這是為什麼 YST看不起姚立明,他的人格有問題。

姚立明不是唯一的,段宜康、周玉蔻...還有最近出書的黃光芹,哪個面對大陸內心不是陰暗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就是這一批名嘴帶領台灣人民走向自我毀滅。

國家的尊嚴

現在讓我們先把尊嚴的問題擺平,這樣才好繼續討論,因為尊嚴這個問題很重要。

首先我們要問:什麼是國家的尊嚴?

在國際上,尊嚴和利益是同一回事,互為表裏,它們都是以實力為基礎來衡量的。換句話說,每個國家都有尊嚴,大小不同而已,也要看對象是誰,實力大的尊嚴(利益)多一點,實力小的尊嚴(利益)就少一點。所以,台灣在諾魯共和國面前有尊嚴,在菲律賓面前就不一定,在美國面前則從來就沒有尊嚴,一丁點都沒有。還記得柯林頓和陳水扁背後握手的照片嗎?即使是一個前任的美國總統也不把現任的中華民國總統看在眼裏,台灣有甚麼尊嚴?這個問題是不需要辯論的。

以中國大陸這樣快速升級的超級大國,在面對美國的時候,尊嚴和對等在外交上都不容易處理。中國大陸和美國爭尊嚴,美國可以答應,面子的事情好商量,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江澤民訪問美國的時候,美國為他舖紅地毯、放禮炮、國宴招待就非常勉強;中國大陸和美國爭對等,美國就直接了當表達不能同意,美國認為她的實力比中國要大一點,所以她分得的利益就要比中國多一點,絕不可以對等,這一點我們在美國處理中國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上看得最清楚了。美國認為她的軍事實力高於中國,憑什麼中國要求和她平起平坐?

呵呵呵!這就是西方人的處世哲學,沒什麼溫良恭儉讓,伸出拳頭來看看。

台灣在大陸面前爭尊嚴是一個笑話,爭對等就更是笑話了。大陸私下讓一點是可以的,譬如在一些非國際場合,特別是雙邊場合,但是在原則上就一點都不肯吃虧,譬如任何正式的國際場合。連戰可以坐在天安門城樓上的第一排,但是中共絕不會安排他和外國元首一同走紅地毯,也絕不會把他和外國元首安排坐在一起。

台灣人,無論是名嘴還是政客,別天天把尊嚴和對等掛在嘴上,這是政客騙選票的勾當,他們自己也知道外交上沒這回事。台灣老百姓聽多了,居然把這些話當真,這就成了笑話了。

台灣名嘴害人又誤國

姚立明自從幫柯P競選台北市長成功,霎時身價十倍,遊走各個電視台,成為談話節目的當紅人物。姚立明一張嘴口若懸河哇哇哇,其實,就是搞民粹、數選票,沒有什麼學識與學養,目光如鼠,談不上任何國際政治觀,對台灣的未來毫無建樹,對台灣的危害非常之大。

YST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蔡英文選上總統又怎樣?選不上又怎樣?

就前幾天,中國大陸宣布人民幣貶值1.8%,第二天美國紐約股市的道瓊指數狂跌1005點。這就叫影響和衝擊,一個量化的、不容辯駁的影響和衝擊。姚立明懂嗎?

姚立明哇哇哇不停地為台灣2016的大選分析來、分析去,忙了一年,結果無論是誰當選總統,紐約的證券市場都不會有任何波動,連0.1%都不會。姚立明聲嘶力竭地呼喊,好像是什麼天大的事情。喊什麼喊?這是標準茶壺裏的風暴。茶壺外沒人聽到,也沒人理會。值得嗎?台灣的社會成本就這樣虛耗掉了,台灣人什麼也得不到。

.....................................................................................................................................

YST说得太好了,可惜台湾没多少人能听进去,就算有部分人能听进去也是少数派。“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是悲哀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