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2年10月23日,第二次阿拉曼战役打响了。11月3日,由于德意联军损失严重,他们被迫撤退。

英国第8集团军将非洲军向西赶出了埃及和利比亚,直至非洲军撤入突尼斯。盟军最高司令部决定在法属北非登陆,与蒙哥马利的第8集团军对非洲军形成夹击之势。

首批到达非洲的伞兵部队是布克哈特少校指挥的一个战斗群,他们是在1942年1月到达的,但很快又于3月间离开。在北非短暂的停留期间,这支部队仅仅是驻守在非洲军战线的阵地上。1942年7月,伯恩哈德·拉姆克少将指挥的伞兵旅抵达非洲并参加了第一次阿拉曼战役。他的旅由4个营和其它师的单位混编而成,编制情况如下:

第一营:即第2伞兵团1营,指挥官Kroh少校

第二营:即第3伞兵团1营,指挥官von der Heydte少校

第三营:即第5伞兵团2营,指挥官Heubner少校

第四营:即伞兵教导营,指挥官Burkhardt少校

一个炮兵营:即原第7伞降师空降炮兵团2营,指挥官Fenski少校

一个工兵连:指挥官Tietjen中尉

一个反坦克连:指挥官Haseneder中尉

这支精锐的伞兵部队在战斗中取得了很大的战绩。但同时,在阿拉曼的战斗中它也差点被包围全歼。当非洲军败退之际,由于缺乏足够的运输工具,伞兵旅被隆美尔弃之不顾。但伞兵们不愿就这样投降,拉姆克指挥着他的伞兵冲出了英军的包围圈,在突围中损失了450人。不久后他们伏击了一支英军补给车队,缴获了急需的卡车和食物,甚至还有烟草和其它补给品。最后有600名伞兵返回了非洲军团。拉姆克伞兵旅的许多伞兵都在1943年5月随非洲军一起投降,而残余单位则被编入新组建的第二伞兵师。

1942年11月8月,由绍尔上尉指挥的绍尔伞兵连,从希腊赶到突尼斯,以协助防守机场。他们原本是拉姆克伞兵旅的一部分,现在他们又回到了这片熟悉的荒漠。这个连得到了部分伞降工兵和凯塞林元帅的警卫营的增援。到11月13日,伞兵已在La Marsa和El Aouina机场周围构筑好了防御阵地,此时伞兵连更名为绍尔战斗群。这个战斗群在北非一直坚持到1943年5月的大投降。

在1942年11月12日至15日之间,第5伞兵团的两个营-1营和3营(1营为新组建部队,3营则是原空降突击团3营)在团长瓦尔特·科赫少校的指挥下,被调到突尼斯警戒并保卫机场,同时还要负责防守突尼斯城西面及南面的阵地。

而紧随第5伞兵团之后到达的由鲁道夫·威兹格少校指挥的伞降工兵营的任务是加强突尼斯城以西的防御,以抵御盟军即将的进攻。11月17日,德军部队与盟军的先头部队发生接触,立即爆发了一场遭遇战。而伞兵们则将在日后的几个月中陷入苦战。

几天后,尽管缺少支援,威兹格的部队还是守住了脆弱的防线。他的营被从战线上撤回,改为预备队。而伞降工兵营中部分经过特殊训练的伞兵则悄悄地潜入敌人的后方进行侦察并收集敌军的情报,于是便引出了德军在北非战场上的最后一次空降行动。

伞降工兵营中由弗雷德里希中尉指挥的第3伞兵连被挑选出来执行这次空降任务。部队立即展开针对性训练,作战日期被定在12月30日。

作战目标是一个机场和一座桥,位于阿尔及利亚东部盟军战线后方的Tebessa和St.Arnaud地区。这是盟军的一条补给线,也是增援部队的必经之路。德军指挥部认为,如果想瓦解盟军的进攻并守住突尼斯脆弱的环形防线,那么就必须切断这条重要的通道。

由Ju52运输机牵引的数架DFS230滑翔机在12月29日夜从比塞大出发。此时并不是空降作战的最好月份,天气阴冷,又伴有大风,而目的地还没有月光。空军由于蒙受了很大的损失,缺乏受过良好训练、有经验的领航员,这将影响到跳伞地点的准确性。虽然领航员引导飞机飞过了盟军的战线,并没有被发现。但跳伞地点却偏离原定目标有数英里远,以至没有一个伞兵在指定地点着陆。部分滑翔机在着陆时撞毁,从而导致重大伤亡。而幸存的伞兵则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才能到达目标。

更不幸的是,英军的巡逻部队正好在伞兵们的着陆区巡逻,他们立即赶来围捕这些倒霉的伞降工兵们。在其后几天内,大多数德国伞兵都被捕获。据一些残存的英军报告显示:英军曾射杀俘获的德国伞兵,以此来回应希特勒的“突击队员令”。(但这些报告从未被证实过,详情也不得而知)

这次空降行动显然是以悲剧而收场。

在此次行动的几天后,又实施了一次空降突击。1943年1月初,勃兰登堡团空降连的一些伞兵乘数架滑翔机前去破坏一座桥,以切断英军的补给线。这次行动又是一场灾难,当他们飞越盟军防线上空时,一些滑翔机被击落。靠近目标的伞兵也陷入包围之中,在激战中大部分人阵亡或被俘。

盟军的补给线依旧畅通,而突尼斯周边的环形防线却不断缩小。

在北非的德军伞兵部队几乎已经消耗殆尽。在第5伞兵团和伞降工兵营的残余人员中,除一部分人离开了非洲外,其余都参加了1943年4月突尼斯的最后一战。5月9日,轴心国在北非的部队全部投降。

第5伞兵团在残余人员的基础上重新组建,并由第二伞兵师暂时指挥。直到1944年3月被编入第三伞兵师前,它还一直是一个残缺的单位。

西线绿魔

飞降蒙特罗特多—俘获意军最高统帅部

1943年9月8日,意大利新政府在佩得罗.巴多格里奥元帅的领导下正式向盟军投降。早在7月末,墨索里尼被逮捕前,德军第2伞兵师就已完成组建并调往意大利,警戒Tiberestuary至Tarquinia的海岸线,同时用于应付罗马可能发生的政变。该师下属于第11航空军。

第2伞兵师由伯恩哈德.拉姆克将军指挥,该师是在第2伞兵团和第1空降炮兵团2营基础上组建的,该师的另两个伞兵团,第6和第7伞兵团则来自于各种单位,诸如第100空军野战营、第1空降突击团4营、第11航空军教导营及原拉姆克伞兵旅的残部。

当意大利的投降声明宣布后,枪声打破了罗马城的寂静,德军部队与巴多格里奥元帅手下的意军士兵发生了交火。9月9日,第2伞兵师接到命令前往罗马执行“学生”作战,解除驻罗马的意军武装,并控制这座城市。至10日,目的已经达到,意军的抵抗轻微,很快就缴械投降,罗马的街道上又恢复了平静。但在位于罗马东北30公里的蒙特罗特多,情况可就不那么妙了。这里是意军的最高统帅部所在地,意军在此继续抵抗。一个空降作战计划很快被制订出来,计划使用瓦尔特.格里克少校指挥的第6伞兵团2营进行一次空降作战,俘获意军的首脑们。

9月9日0630时,50架Ju52从福贾(Foggia)东北25公里的曼弗雷多尼亚(Manfredonia)起飞。0825时,首批伞兵在预定的空降场开始伞降。运输机上的第6和第7连的伞兵在猛烈的防空炮火射击下,于蒙特罗特多西北4公里处伞降,并跨越了Tiber河。第5连则降落在蒙特罗特多东北1公里处的体育场附近。第8连降落在东南不足1公里处,他们切断了蒙特罗特多至曼塔那(Mantana)的公路。

德伞兵的进攻遭到了强烈的抵抗。经过激战,伞兵夺取了附近的建筑物,并切断了意军统帅部对外的通信联络。不过意军总司令已于几天前从罗特多山逃跑了。尽管在人数上占优势,但意大利士兵还是没有给伞兵制造太多的麻烦,在抵抗了一阵后开始投降。格里克少校说服意大利将军立即停火,“学生”作战成功结束。

以下是德军伞兵此次作战投入的部队战斗序列和损失:

第6伞兵团2营

营长:Walter Gericke少校

副官:Bruno Christiansen少尉

营军医:Helmut Zanker

第5连连长:Nitzschke中尉

第6连连长:Knaus中尉

第7连连长:Thomsen中尉

第8连连长:Engelhardt中尉

全营665人,阵亡52人,受伤79人,失踪4人。俘虏意军官100人,士兵2400人。

这次作战的规模很小,但第2伞兵师的空降作战并未结束。在年末,第2拉伞兵师的单位将参加一系列的空降行动,如在大萨索山营救墨索里尼、空降夺取厄尔巴岛及勒罗斯岛。

西线绿魔

科斯岛及勒罗斯岛--夺取多德卡尼斯群岛

1943年9月12日,英军占领了多德卡尼斯群岛(爱琴海东部)的数个岛屿,其中包括萨摩斯岛(Samos)、科斯岛(Kos)和勒罗斯岛(Leros)。而英军占领的这些岛屿极大的威胁着德军从希腊到罗得岛(Rhodes)的海上航线。英国皇家空军已经开始对罗得岛上各处目标进行轰炸,同时克里特岛也被列入了攻击目标。德军指挥部意识到这些岛屿将成为盟军进攻巴尔干地区的前进基地。为了巩固该地区的防御,计划将这些岛屿从英军手中夺回。

第一个作战目标是科斯岛-1943年10月5日执行的Eisbar作战(北极熊)。科斯岛只有28英里长,115平方英里的面积。但它被选为第一目标的原因是:它是这些岛中仅有的拥有一个机场的岛屿,可作为空军在多德卡尼斯群岛作战的前进基地;同时也能阻止皇家空军为其它岛屿提供空中支援。而勒罗斯岛则成为第二号目标。攻占科斯岛的行动十分成功,由勃兰登堡团所属空降连乘滑翔机着陆,第22机降步兵师负责支援。

而夺取勒罗斯岛的行动可谓是整个多德卡尼斯群岛攻略中的最大最重要的行动。由于它的港口设施完备,海岛已被英军作为一个海军基地使用。一个水上飞机中队也频频地从岛上出击,严重威胁着德军的海上通道。

此次行动代号为“豹”,是一次海空联合作战。作战总指挥为第22机降师师长弗雷德里希.威廉.缪勒中将,兵力配备为:由Kuehne上尉指挥的第2伞兵师第2团1营、勃兰登堡团空降连以及他自己的第22机降步兵师。

勒罗斯岛仅有8英里长,岛的中部很窄,有一个1英里宽的地峡把岛分成两部分,西面是古伦那湾,东面是阿林达湾。而岛的北部和南部都是山地。英军在岛的北部和南部布防,此外还有一个意大利海岸炮营。而主要的作战目标是占领一个可俯视全岛的高地。空军将轰炸岛上的港口和炮兵阵地,以掩护登陆部队上陆并占领岛上的首府-勒罗斯镇。

在空军对岛上进行轰炸后,海上登陆部队-勃兰登堡部队的一个营将分别从岛的东海岸和西海岸登陆。

11月12日,“豹”作战开始执行。数天的轰炸已削弱了守军的抵抗力,在伞兵们等待着H时的同时,登陆部队也从希腊东部海岸出发。

12日黎明时分,Ju52机群从雅典附近的一个机场出发,飞向勒罗斯岛。但到了最后时刻,空降计划却因一些登陆部队在登陆点遭到守军有力的抵抗而夭折。Ju52机群又返回了机场,当其它的登陆部队发出成功在岛上获得立足点的信息后,运输机于中午时分再次起飞。Ju52以600英尺的高度接近了目标,伞兵们跳出了机舱,顺利地降落在预定的着陆场-勒罗斯岛的蜂腰部。

伞兵在集结后,开始切断公路,侦察英军的阵地,阻止守军部队的支援调动。第2、4伞兵连和勃兰登堡空降连仅遇到了轻微的抵抗,就迅速占领了岛上的一处重要目标。守军对岛东部登陆部队的反击也被击退。

这次登陆总的来说是部分成功,德军已在岛上站稳并缴获了一些意大利海岸炮。11月13日,德军将岛上的英军分割成南北两部分,使英军的防御受到威胁,增援部队也纷纷抵达。在接下去的几天内,英军对德军阵地发动的几次反击均被击退,而德军在获得增援后已在实力上强于英军。14日,Kuehne上尉指挥第2连及第4连的伞兵在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试图占领位于勒罗斯岛西北的Meroviglia山-英军的指挥部。但这次进攻被击退,德军被迫撤回到出发点Rachi山。

英军在变更部署,而德军的阵地也并不是非常稳固。于是德军从Rachi山的阵地撤退,并利用增援部队对Meroviglia山发起新的进攻。这次英军没能再抵挡住德军的进攻,岛上的战斗于11月16日夜结束,共俘获3200名英军和5350名意军。

德第2伞兵团1营在“豹”作战中的损失为:68人阵亡,100人负伤。这次作战对德军来讲可谓非常成功,当然其中也少不了第2伞兵师参战部队的功绩。伞兵们仅用四天时间,战胜了人数占优势,又有海岸重炮支援的敌人。

德军再一次控制了多德卡尼斯群岛。

西线绿魔

厄尔巴岛--皇帝的囚笼

厄尔巴岛(Elba)距意大利西海岸仅数英里之遥,位于罗马西北约100英里处。著名的统帅,法兰西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曾被英国人囚禁于此,他成功离开该岛后又发动了百日政变。该岛并没有太大的军事价值,岛上仅有一支意军守备部队。空降厄尔巴岛的计划原本与SS一级突击队中队长奥托.斯科尔兹尼营救墨索里尼行动有一点联系。

斯科尔兹尼获得情报:“领袖”被关在Sardinia海岸东北的马德莱纳岛(Maddalena)上。但他又得知谍报局长卡纳里斯海军上将向希特勒报告说墨索里尼被关在厄尔巴岛。他接到命令:准备对该岛发起一次空降突击。

斯科尔兹尼相信自己的情报是正确的,“领袖”应该在马德莱纳岛上。他通过斯徒登特将军求见元首及一些高级将领,阐明了墨索里尼真正的关押地点。在简短的汇报后,元首确信空降厄尔巴岛将是个错误。但此时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领袖”已经于1943年8月28日被转移到大萨索山去了。在确定大萨索山行动计划同时,希特勒命令准备四个作战计划以阻止盟军登陆意大利并迅速俘获意大利新政府。计划之一的Schwarz作战(黑色),军事占领整个意大利并解除意军武装。而1943年9月17日的厄尔巴岛空降正是这项计划的一部分。

在1943年7月10日,盟军在西西里登陆,至8月17日占领全岛。9月3日,盟军开始在意大利登陆,9月9日,萨莱诺海滩上也出现了盟军的士兵。而盟军下一个目标将是哪里呢?

自德军开始占领意大利全境后,厄尔巴岛上的意军就拒不投降。难道盟军的下一个目标在厄尔巴?意大利人会放下手中的武器欢迎盟军的到来,这样意大利西海岸的防线将出现一道裂缝。

执行这次空降任务的是Huebner少校指挥的第7伞兵团3营,其人员均参加过地中海和爱琴海战区的空降作战,经验丰富。9月17日晨,轰炸机和Ju52纷纷离开了罗马机场,继轰炸之后,伞兵开始伞降。但显然轰炸的效果太好了,其实是意军全无士气,只是傻乎乎地看着德国伞兵们降落,然后高高兴兴地排着队被关了起来。

厄尔巴岛的空降虽然很成功(真是再成功不过了),但相对于整个计划来讲却是毫无意义。盟军在1944年1月22日选择了安奇奥。不过这次空降至少是这场战争中一出有趣的喜剧。对德军而言,这出喜剧的意义在于:他们试图表明,他们仍旧能够获得空降作战的胜利。

西线绿魔

绝望的西西里防御战

当盟军在北非战场上获胜后,接下来就该打击“欧洲的软腹”了。西西里之所以被选为首战目标,主要是想在地中海战区牵制尽可能多的德军。此时诺曼底登陆的计划已经开始制订,如果盟军能在意大利南部取得一个立足点,那么德国将被迫在西线面对两个战场。盟军试图使德军相信,他们将进攻希腊,并为此执行了一些计划,如多德卡尼斯群岛之战。

德军最高统帅部认为盟军的打击目标将是撒丁岛,并将大量的空军力量调驻该地。轴心国在西西里岛的部队由古佐尼将军指挥的意军第6集团军和汉斯.胡贝将军指挥的德军第14装甲军组成。意军第6集团军有10个师,但其中只有一个里窝那师是机动师,而德军第14装甲军由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和第15装甲掷弹师组成。盟军的进攻将由空降和登陆两部分组成。登陆部队由英美及加拿大共12个师组成,而在登陆前,盟军的大量运输机和滑翔机也轰鸣着从突尼斯机场起飞。

1943年7月10日夜,盟军的空降部队于杰拉(Gela)和锡拉库萨(Syracuse)伞降。由于气候变坏,云层加厚,且风速达到了每秒15米,再加上守军高射炮又折腾了一阵,以至伞兵的降落点非常分散。英军有相当数量的滑翔机直接掉到了海里,有大约22架滑翔机降落在目标区1600米的范围内,另有49架偏离目标足有16公里。相比空降部队,盟军的登陆部队也于10日凌晨3时在西西里岛东南海岸的杰拉和利卡塔(Licata)之间登陆,并向锡拉库萨以南数英里的Casibile推进。登陆还是相当成功的,没有遭到驻守在海岸的意大利部队抵抗。相反意军纷纷投降,并未发生战斗。

德军的应对计划是:以第14装甲军尽可能久地阻击盟军的进攻,直到自来亚平宁半岛的援军赶到。

首批援军即为第1伞兵师,一支真正的精锐部队,其前身就是原第7伞降师。(本人认为在战争后期只有第1和第2伞兵师才是名符其实的伞兵部队,它们继承了第7伞降师和空降突击团那些实战经验丰富的单位,其它所谓的伞兵师只是些杂牌军。)该师原本驻防在法国南部,后调驻意大利,在7月11日接到命令前往罗马。德军伞兵原计划分四阶段伞降,第一波:第3伞兵团;第二波:伞降机枪营及第1空军通讯营无线电连;第三波:第4伞兵团,伞降工兵营及伞降反坦克营一部;第四波:第1伞兵团及伞降炮兵团一部。

该师的第3伞兵团(团长路得维希.海尔曼上校)1营和3营、第4伞兵团和伞降机枪营被命令立即开赴西西里。第3伞兵团在7月12日1900时在卡塔尼亚(Catania)以西伞降着陆,伞降机枪营则于7月13日下午降落,第三波的伞降工兵营在7月14日傍晚在卡塔尼亚以南着陆。第1伞兵团离开法国南部驻地后驻防在那波利(那不勒斯)附近,原计划也将增援西西里,但由于第四波空降计划的取消,所以实际并未上岛。其它增援部队也同时渡过墨西拿海峡进入西西里。

伞兵抵达后立即开始构筑防御阵地,准备迎接盟军的进攻。施密特少校指挥的伞降机枪营前去防守一座重要的大桥--卜利马索尔大桥。大桥连接着Simeto河两岸,是通向卡塔尼亚必经的咽喉要道。这也是盟军十分关注的一个目标。

7月13日夜,英军第1空降旅乘135架运输机前往卜利马索尔大桥,机群在西西里岛上空被盟军舰队误认为敌机,遭到猛烈射击。以至编队发生混乱,伞降点十分分散,甚至有伞兵降落到马尔他岛上!还有部分伞兵在卡塔尼亚机场伞降。(完全是一次偏离目标的误降,这里不是预定的目标)德军在几小时后包围了他们,将其击溃,使“红色贝雷帽”遭受重大伤亡。

7月13日2200时,约有200名英军伞兵在卜利马索尔大桥以南着陆,企图奇袭这座大桥。经集结后,295名英军伞兵向大桥发起进攻。由于大桥仅有少数意大利军队防守,英国伞兵一个冲锋便抢占了大桥,红色贝雷帽”们以最快速度拆除了桥上的炸药,并紧急构筑防御阵地等待地面部队的到来。此时德军伞降机枪营正在桥南约2公里处挖掘工事,英国伞兵的突然出现显然使他们吃了一惊。第二天,桥南的机枪营即发起逆袭,桥北的意大利军队也予以配合。(桥北另有一个德国伞兵战斗群,由空军通讯营第一连和伞降反坦克部队组成,约350人。)这一天,大桥遭到德国伞兵的反复攻击,英国空降兵由于弹药用尽且伤亡巨大,被迫于当晚撤出桥南阵地。(伤亡及被俘115人)大桥实际重新由德军掌握。机枪营于同日获得了第4伞兵团一个营的支援,准备抵御英军即将到来的反击。14日夜,伞降工兵营(威兹格部队)在卡塔尼亚机场降落,其中两个连当即步行前往卜利马索尔大桥。他们来得正是时候,英国伞兵正在重新集中,以发动新一轮攻击。而英军装甲部队此时距大桥已不到10公里,显然天亮后又一场恶战即将爆发。

第二天,在新到达的装甲部队的支援下,英军开始进攻。但在德国伞兵的反坦克炮及密集的机枪和迫击炮火力的打击下,进攻被击退。但不久后,英军便卷土重来,大桥再次笼罩在战火中。这次英军没有使用坦克支援,取而代之的是步兵增援部队。这次攻击仍旧以失败告终,德国伞降炮兵部队可是拥有一门88mm炮把守在此。英军在遭受重大伤亡后撤退,但他们开始呼叫炮火支援。大量炮弹落在德国伞兵的阵地上,破坏了那门88mm炮,也带来了不小的伤亡,伞降工兵连的损失尤其严重。

实力严重减员的德军已无法再坚守大桥,在16日下午英军的再次攻击下,伞兵们开始撤退。在接下去的两天内德国伞兵与英军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并于18日重新夺回了大桥,然而在19日,大桥再次易手。(大桥争夺战是否进行到19日我不敢肯定,这里只是按原文所译)不过德国伞兵已为全岛的防御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英军已不得不再次等待支援。两个伞降工兵连的残部已并入第4伞兵团的战斗序列,这支部队开始向东撤退,并不断进行着后卫战斗。

英军第8集团军终于打通了通向西西里岛东部的道路。与此同时,第3伞兵团在英军登陆南部海岸的数天前,就已在Carlenini镇周围布防。经过激烈的交战后,该团奉命冲出包围圈,并安全返回了德军防线。

7月20日,胡贝将军将所有的轴心国部队从岛中部撤向岛东部。7月25日,墨索里尼被解职并遭逮捕,由巴多格里奥元帅担任总理一职。消息传到岛上,意军士气愈加低落,许多部队放下了武器向盟军投降。

在8月的第一个星期里,德军的防御形势已陷入绝望,英美联军分别从南面及西面挺进,意大利部队显然已完全崩溃。岛上已不可能再获得援军,德军最高指挥官下令执行Lehrgang行动(追猎),全部撤出西西里岛。

德国伞兵被用于堵塞防线上的各突破口,以掩护大部队撤出西西里岛。第1伞兵师的部分部队直到8月11日才撤走。威兹格的工兵部队负责断后,炸毁弹药堆集处和燃料库,在盟军的追击道路上设置重重障碍,他们于16至17日渡过墨西拿海峡,撤出了西西里。盟军终于在南欧获得了立足点,而下一站将是亚平宁半岛。

西线绿魔

卡西诺山之战及古斯塔夫防线防御战

“谁控制了这座山,谁就掌握了整座山谷”。--Bob Frettlohr(一名伞降工兵部队的老兵)

当盟军在西西里岛取胜后,登陆意大利这个“欧洲的软腹”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了。这次他们选择了意大利的足尖,英军第8集团军分别在9月3日和9日在雷焦卡拉布里亚(Reggio)和塔兰托(Taranto)登陆。这些登陆都没有遭到德国人的抵抗,因为德军在此前已撤出了这些地区。

美军第5集团军则于1943年9月9日在萨莱诺以北海岸登陆。这次行动已被驻意大利德军最高司令官凯塞林元帅预料到了。在萨莱诺正高度警戒的第16装甲师立即赶往登陆点,同时德军第10集团军也展开动员,准备把登陆的盟军赶下大海。但德军第10集团军并没能将盟军赶下大海,他们便撤入预设的阵地--古斯塔夫防线。这道防线横贯意大利中部,由东面的桑格罗河(Sangro)口穿过阿布鲁兹山脉到达西海岸的拉皮多河(Rapido)/加里利亚诺河(Garigliano)口。古斯塔夫防线的中枢和制高点是卡西诺山,卡西诺城以西不到1公里就是高达1693英尺的卡西诺山峰。 而在卡西诺山顶上有一座古老的修道院,在百年前这里还是块古战场。卡西诺山是古斯塔夫防线的核心,位于罗马东南100英里处,四周遍布着一些乡村,它控制着利里河谷及北上通向罗马的6号公路。盟军要想打开通向罗马的大门,就必须拿到卡西诺这把钥匙。卡西诺山周围还有很多高地和山峰,卡西诺镇后耸立的是Castle山,盟军命名为192高地,还有Hangman's山(435高地)。而西北一公里处是Calvary山(593高地),Calvary山以北是蛇头山(445高地)。所有这些山地都将成为双方厮杀的舞台,并将为此流够鲜血。

在萨莱诺,盟军依靠着空军和战舰的支援击退了德军的反击,并于15日巩固了立足点,德军开始向北撤入古斯塔夫防线。盟军两个集团军于16日在萨莱诺东南会师。

卡西诺城在9月10日首次遭到了盟军的空袭,沿着加里利亚诺河的所有目标都遭到了打击。由于在空袭中遭受很大伤亡,难民们为了躲避空袭纷纷进入了卡西诺山地。空袭后不久,第14装甲军的部队南撤至卡西诺山,并立即构筑工事加强卡西诺山一线的防御。接近城区的地方都被埋设了地雷,大批德军涌入了卡西诺城以东拉皮多河前方的乡村静待盟军的进攻。

第14装甲军名不符实,他们缺乏坦克,主要依靠步兵。同时,他们得到了原来在亚得里亚海地区的德军第1伞兵师(隶属于第51山地军)的支援。盟军开始了他们在意大利中部的进攻,西面的美军第5集团军和东面的英军第8集团军全线向北推进。英军在9月27日夺取了重要的福贾机场以及福贾,美军则在10月5日攻占那不勒斯港口,而自由法国部队在9月11日就已经占领了科西嘉岛。冬季恶劣的天气迫使盟军第5集团军群司令亚历山大将军在11月15日命令停止进攻。很快盟军恢复了进攻,而德军则深藏在古斯塔夫防线准备与盟军一较高低。

英军第8集团军在东面的进攻遭到德军第51山地军的顽强抵抗,并由于恶劣的天气而无法前进。在西面,美军第5集团军面对的是德军第14装甲军。显然这条防线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整条防线都陷入僵局。

事实上,卡西诺山战线的盟军部队由七个国家的士兵组成。包括有:印度、新西兰、南非(一个装甲师作为预备队)、巴西,还有5个美军师,5个英军师,4个法国师及3个波兰师。

联军司令部担心德军把卡西诺修道院作为一个坚固的支撑点,不过德军起初并未在修道院中设防。德军的阵地非常巧妙地隐蔽在岩石后面,炮兵观察点就设在山下,能够为德军的炮火提供周围盟军阵地的打击方位。同时这个观察点也为德军第71迫击炮团提供目标方位,这些迫击炮能向周围的乡村播撒死亡的种子。修道院下面的一个山洞也被改造成德军的弹药库。德军守卫着卡西诺山的防线,而盟军也等待着即将发起的进攻。

赫尔曼.戈林装甲师的舒勒格上校负责保护修道院中的艺术品和文物,以免遭战火的破坏。他早在10月份就把文物都转移到北面安全的地方,此后这些文物又都回到了意大利政府手中。

第一次战役:

盟军第一次进攻古斯塔夫防线是在1944年1月17日,英军第10军穿过卡西诺以西的加里利亚诺河,试图在利里河谷附近迂回德军。自由法国部队则将穿插到山的东面攻击德军侧翼。在中央,美军第2军将穿过卡西诺城以南数公里的拉皮多河从正面进入利里河谷。英军和法军只是取得了有限的战果,未能触动到德军的侧翼防线。他们遇到了德军顽强的抵抗,只能在卡西诺附近的山头和高地挖掘工事固守。

美军第36师花了数天时间准备他们的进攻,一些小船运载着士兵渡过了拉皮多河。到20日,他们开始进攻,但拉皮多河显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容易渡过,许多小船和装备在渡河时损失。在炮火的支援下,第36师发起进攻。但支援炮火刚一停止,德军的火力就横扫过来,仅有一小部分美军到达河对岸并向德军阵地发起进攻。入夜后,美军工兵终于在河上架起了浮桥以支援对岸的先头部队,但黎明时分从卡西诺山打来的炮弹立即将美军压制得无法动弹。河对岸的美军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至第二天夜间,更多的浮桥被架设起来,以支援对岸小小的桥头堡。但他们还是被困在原地无法前进。美军第36师遭受重大伤亡,不得不在22日奉命撤退。1月24日,美军第34师从卡西诺山以东渡过皮拉多河,试图从侧翼挤压德军阵地。在几天后他们曾一度接近到距修道院所在的山峰仅数百码之遥,但同时伤亡也直线上升,无法再靠近卡西诺山一步,只得挖壕据守。

对盟军来说,第一次古斯塔夫防线争夺战的进展是微不足道的。他们只占领了一些小阵地及部分高地和山峰的斜坡,并没有撼动德军的防线,德军的阵地仍旧牢牢地控制着周围地区。

1月22日,美军第6军在卡西诺以北60英里的安奇奥海滩成功登陆。这次侧后登陆是为了将古斯塔夫防线正面的德军主力引开,以配合盟军突破该防线。德军第14集团军的一部正急速赶向登陆点,但美军第6军未能及时向内陆推进,以至被困在海滩,丘吉尔的“野猫”成了“搁浅的鲸鱼”。西线绿魔

第二次战役:

第二次进攻卡西诺被定于2月15日。进攻前一天,盟军就向德军守军及难民抛撒了传单,宣布他们将轰炸卡西诺山及周围德军的阵地。难民们纷纷离开以躲避空袭,而德军则在山坡的阵地上静候着盟军的到来。15日,预期的轰炸开始了,这也是重型轰炸机首次被用于支援步兵。古老的修道院被重磅夷为平地,这件破坏古建筑物的事件在当时引起公众的争议,盟军指挥部内部也曾是争论激烈。但盟军不曾预料到的是,空袭虽然将修道院变为废墟,但反而使其成为更为坚固的堡垒。厚达15英尺的墙壁和废墟将是守军强有力的支撑点。

在空袭结束后,盟军步兵开始进攻。新西兰第2师攻击卡西诺城以南,夺取了火车站,这是卡西诺城防御的重点部分。驻守在修道院和卡西诺山一带的是Baade中将指挥的德军第90装甲掷弹兵师。该师是第14集团军的预备队,刚得到舒尔茨战斗群的增援,这个战斗群由第1伞兵师第1伞兵团、伞降机枪营、第3伞兵团3营组成。他们在修道院西北构筑了阵地,其中伞降机枪营的阵地就设在卡西诺山上。

新西兰部队遭到了猛烈的坦克火力及炮火的阻挡,在付出不小的伤亡后又被德军赶回了拉皮多河对岸。

美军第34和36师在轰炸的数天前已占领了蛇头山,此地位于卡西诺山后一公里处,是修道院一处优良的观察哨,他们计划利用此地对德军发起一次侧翼攻势。由于美军在近几日对Calvary山的攻势中损失颇大,13日,印度第4师接管了美军蛇头山的阵地。自2月6日以来,此处曾四度易手。

当空袭开始时,印度第4师的士兵正在Calvary山挖掘掩体,结果遭误炸,损失惨重。当印度士兵冲出战壕向Calvary山进攻时,却迎头撞上了在此防守的第3伞兵团3营,遭到大批射杀。廓尔喀团的士兵试图从后方接近修道院,但在德军凶猛的交叉火力的打击下,他们跟本不可能前进一步。进攻于2月19日被迫取消,幸存的印度和廓尔喀士兵躲进卡西诺山地四周的掩体,仅仅是保持着对德军阵地的观察。有些观察哨距德军的掩蔽部极近。

2月20日,第一伞兵师接替了第90装甲掷弹兵师的阵地。2月26日,第一伞兵师师长理查德.海德里希将军受命以该师负责防守这8英里长的阵地。伞兵奉命加强卡西诺城的防御,这个任务交给了由海因兹.奥斯特曼中尉指挥的第一伞降工兵连。他们加固了地下室并强化了城内各处建筑,并在街道上埋设地雷,特别是将城内的鱼市(?山地城市有鱼市?原文Fishmarket,可能是以鱼命名的市场。)及“大陆”旅馆变为坚固的堡垒。

从卡西诺城内的一些建筑可以看到新西兰部队的动向,一些卡车正冒着德军的炮击运来增援部队,盟军显然在准备新的进攻。卡西诺城的防御由Ferdinand Foltin上尉指挥的第3伞兵团2营负责,而Rudolf Boehmler少校指挥的第3伞兵团1营负责卡西诺修道院废墟和周围的山头。

西线绿魔

第三次战役:

3月15日晨,天气开始转睛,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盟军大规模的炮击。等炮击一停止,德军伞兵纷纷钻出地下隐蔽部,重新进入阵地。第3伞兵团的指挥部位于一处地势较低的山洞中,可供80至90人隐蔽之用。虽然已做了准备,但德军伞兵在炮击中的损失还是很大,有些营减员至200左右。但当新西兰第2师发起进攻时,仍遭到残余伞兵的顽强抵抗。盟军投入了坦克支援,但却陷入弹坑和泥沼之中,只能当作固定火力点使用。廓尔喀团向Hangmans山发起冲锋,仍旧一无所获,只得在原地转入防御。英军的情况稍好些,他们在卡西诺城上方的Castle山获得了一个立足点。

卡西诺山上弥漫的硝烟掩护了新西兰部队的前进,他们紧急架设了一座活动便桥,渡过拉皮多河进入卡西诺城内。新西兰部队陷入了一场巷战中(这方面德国人可算得上是老手),经过拼死搏杀,他们几乎已经占领了整个卡西诺城,但仍有一些孤立的据点掌握在德军手中,像“大陆”旅馆这样坚固的支撑点成了守军最好的要塞。 新西兰部队不得不逐屋清剿了数日,进展十分缓慢。

炮击开始时,海德里希将军正在第3伞兵团的团部,他当即命令包括迫击炮在内的所有火炮向小城内的新西兰部队阵地射击,以图牵制住对手的进攻。16日,德军开始向坚守在卡西诺城内孤立据点的伞兵提供增援。坚守在此的第3伞兵团2营原本有300名左右的士兵,才一天的激战就有160人阵亡或负伤,全营的防务也由Rudolf Rennecke上尉接管。

修道院也再次遭到轰炸,但守军仍坚守在地下工事内。由于德军火力的封锁,廓尔喀团的士兵被困在Hangmans山上无法撤离,只得依靠空投补给。有一些空投物资飘到了修道院,其中包括急救用的血浆,这正是德军医疗小组所急需的。

3月19日,盟军最高司令部命令加紧对卡西诺城的攻势,务求扫清城中的德军据点。同时廓尔喀团在得到印度部队的增援后,由Hangmans山对卡西诺山发起正面进攻。对卡西诺城的进攻还是千篇一律的过程。德国伞兵死死地钉在了城内,令盟军一愁莫展,支援的坦克由于遍地的废墟而寸步难行,只有双方步兵在残墙断壁之间苦战。

印度部队现已接管了Castle山的阵地,但对卡西诺山的进攻却被延迟。3月19日晨,Reinhard Karl Egger少校指挥的第4伞兵团1营开始反击Castle山上的印度和英军部队,激战中甚至展开了残酷的肉搏战,双方均遭到重大伤亡。由于未达到作战目的且伤亡太大,第1伞兵营后撤了。(对Castle山的攻击有两次,第一次成功地在阵地上打开了一个缺口,但却无法达到预期的目标,伞兵们只好撤了下来。第二次攻击在3月19日清晨,由第4伞兵团和伞降工兵营发起。工兵们携带着一具火焰喷射器。进攻准备工作在修道院中进行,操作手报告由于氧气泄漏,喷火器无法使用。这对操作手来说是个好消息,他可以不必再背着这只可怕的“”了……)当弗赖伯格将军(新西兰第2军军长)派来的坦克从卡西诺山以北赶来时,又遭到“铁拳”、“坦克杀手”的痛击。由于在山地上行驶困难,前面的坦克一旦被击毁堵塞道路,后面的坦克就慌了手脚,被近战的伞兵用反坦克手雷和圆盘地雷一举收拾了16辆,有5辆逃跑了,另有一辆被乘员遗弃了。

到19日下午,对卡西诺山的正面强攻只得停止,盟军再次返回了出发阵地。不过新西兰部队终于在卡西诺城内占得上风,增援部队也穿过Castle山进入该城。海德里希将军开始担心手下的伞兵能否守住卡西诺城内残存的阵地。同时,德军炮兵仍旧向盟军阵地炮击,以保持对盟军的压力。至3月23日止,盟军在8天的血战中已损失了3000多人。

25日,盟军再次向修道院炮击,并放弃了Hangmans山。第二天,德军伞兵便占领了Hangmans山并升起了纳粹的万字旗。此时标志着第三次战役的结束。

西线绿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