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你还能比我更“坏”?

那一年我营一连去老山轮战,哪个冬天我带着新兵排就住在一连的宿舍。我们住在最东头,再往东就是水房和隔断墙,最西头住着一连留守的志愿兵小W和他的新媳妇。

W是X省人,看上去文文静静挺老实。临近春节的一天上午,我在宿舍给新兵上理论课,下课后出门一看,我晾在宿舍外面新买的一双靴子不见了。那靴子皮子纹路细腻,皮革柔软,擦得贼亮贼亮的,足足花了我三个月的工资。在上课期间,只见过小W过来打水,再没有其他人走过。

几个新兵班长前去自愿“侦察”,他们到了小W屋里,和小两口扯东扯西贼眉鼠眼地“瞄”了半天,最后无果而归。

天津籍的二班长说“我们再去搜查吧”,我说“没凭没据你凭什么搜查人家?算了,你去营部问问营长,小W什么时候回去过春节”。

一会儿二班长回来了,“营部通讯员说他今晚走”。“好吧,到时再说”。

下午连长叫我到连部打牌,我对二班长说“我去连部,你盯着他点,他走了你就通知我”。

晚上八点左右,班长跑到连部,“排长,他刚走”。我扔下手里的牌,推出自行车,“老二,驮着我到大门口”。出了大门口,打辆车我就直奔火车站。

那时好像还没有什么春运之说,火车票随到随买。我站在售票大厅外面的暗处,抽着烟等着。不一会儿,小W和新媳妇款款走来,脚上的靴子在昏暗的灯光下烁烁发光。等他们走进了售票大厅,我堵了上去,“小W,这是去哪呀?”。

小W和新媳妇转回身来,呆呆地看着一脸坏笑的我,“排、排、排长,我们回、回家”。我一指他的脚,“脱下来吧”,“这是我自己买的”,小W的声音小得像是蚊子。我不屑道“两条路,一是脱鞋,二是去派出所,你选吧”。“排长,借我穿几天吧,春节回来就还给你”,“别废话,快脱”。“脱吧”新媳妇边说边打开背包,拿出了一双解放鞋。

回到营房,看着我手里的靴子二班长笑着直挑大拇哥:“牛”,我也一笑,小样儿,你还能比我更“坏”?来,穿上靴子,美一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