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战友打呼噜吗?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你回到宿舍,这时,你听到了身边“呼噜帝”像瑞星小狮子一样,发出了鼾声,于是,你决定,趁“呼噜帝”还没有发威,赶紧上床酝酿睡意...谁知,刚一上床,旁边“呼噜帝”就陷入深度睡眠、不能自拔,刚才可爱的小狮子瞬间变成千万怒吼的猛兽,绵绵细雨瞬间化作滔滔江水奔涌而来...只感觉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惊魂诈尸...于是,于是你睡不着了。

其实,不只在军营,只要有过集体生活经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经历。

不过今天,小编不想跟大家探讨“呼噜分贝等级”、“怎么治疗打呼噜”...这类问题,只想给你讲两个发生在军营里面的“打呼噜”的真实小故事,希望能让你对自己周围那个打呼噜的兄弟,多一份宽容和理解。

故事1:指导员“治呼噜”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有个平时颇受士兵们爱戴的指导员要住进班排,然而,战士们确实一百个不乐意,这可让指导员纳闷了。指导员问文书,文书支支吾吾答不上话,又去问通信员,通信员也面露难色。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指导员有个外号叫“呼噜王”,这呼噜打起来,若暴雷震动天地,似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别说同宿舍的战友,就连晚上站岗的游动哨都能听见。这下倒好,本身住进班排是来给战士们解决问题的,现在反而给战士们带来问题了。想到这,指导员很内疚,于是决定,一定要改掉这个毛病,摘了“呼噜王”这顶帽子。 于是,指导员开始了自己的“治呼噜”计划。方案一:等战士们睡熟了以后,自己再睡。可是,这招不太灵,到了后半夜,战士们还是被吵醒了。方案二:服用专治打鼾的药。指导员想,管他灵不灵,先试试再说,可是,“灵药”生效了一个星期,指导员的鼾声不单“欲药重生”,而且更胜从前。 一次训练的间隙,指导员偶然听见战士说自己打鼾时总是张着嘴。指导员灵机一动,有了主意。这一晚,战士们果然没有听到指导员的鼾声。第二天,战士们好奇地问:“指导员,您昨晚上哪去了?”指导员诡异地一笑:“嘿嘿!我在睡觉啊!”第三天,战士们决定看看指导员的“治呼噜”秘诀,于是大家假装睡着,等指导员躺下的时候,悄悄来到指导员床头... 原来,指导员为了不让自己的呼噜声出来,用胶条封住了嘴巴。看到嘴上粘着胶条的指导员,战士们都沉默了,有一个新战士居然留下了眼泪。大家一致决定,以后不管指导员打鼾的声音有多大,大家都要好好睡觉,不再抱怨。

从此,战士们都要赶在指导员睡觉之前先入睡,即使睡不着,大家还是会默默承受着指导员的打鼾声。时间久了,就算指导员不采取任何措施,大家也能睡个好觉了。

指导员“治呼噜”计划终究还是失败了,但却和战士们的心,贴得更近了。故事2:老兵与“呼噜”这个老兵他姓周,我们就暂且叫他老周好了。老周刚参军的时候,一个排的人同住一个大营房,里面总是有几个打呼噜的,各种矛盾就由此而起。特别是夜里站完岗回床睡觉,那呼噜之声特别刺耳,老周只能睁眼忍到天明,第二天再找打呼噜的人算账。而那些打呼噜的士兵特别委屈,因为完全是在不自觉中得罪了他人。于是,这些人开始钻研不打呼噜的绝招,虽然有时见效,但大多数时候本性难移。老周经过长时间的“磨练”,终于把对打呼噜的抗性从0修炼到了100。 有了在部队抵御呼噜的实践经验,老周转业地方后,俨然成为应付呼噜的行家,每每开会住宿时,老周都主动请缨,谁打呼噜跟谁住,以显能耐。

但好景不长,老周终于碰到了一个硬茬,呼噜打得像吼丧,调子怪异,节奏零乱,不按常理出牌,还没完没了,不屈不挠,搞得老周绝招用尽均无济于事,只好败下阵来,一夜无眠,自认倒霉。 老周四十五岁的一天中午,刚从午睡中醒来,妻子就惊讶地圆睁眼睛瞪他,“你怎么打起呼噜了,弄得我没有睡着!”起初老周当然不会承认,“打呼噜?我怎么没听到。”但是,当女儿也点头肯定地说爸爸打了呼噜之后,老周开始相信了。特别是有一次妻子女儿笑嘻嘻地打开录音机让他亲耳听到自己音乐般的呼噜声时,老周才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加入到打呼噜的行列,成了睡下后不受欢迎的人。

这时老周想想那些曾经被自己指责过、嘲笑过、歧视过的打呼噜的战友、感到特别的难过,特别的内疚。

小编说当宽容与理解出现在尴尬的事情中,尴尬的事情也许会变成美好的回忆。战友,请把承受、忍耐当作对自己的磨砺,对你那些常常打呼噜的兄弟多一份理解。

来源:央广军事原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