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红军)指挥员组织陆空力量协同不精细,实施精确火力突击,支援地面炮火,部队作战行动,把握时机不精确。实施机降作战,夺取敌纵深重要目标把握时间不够精确。 ——跨越-2015·朱日和演习总导演 高继安

应该说有这样一支蓝军部队,对于全军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没有这样的蓝军,我们就面临不了这种活生生的对手,没有这样强硬的对手,就激发不了部队的斗志,锻炼不出部队的能力。 ——红方部队 第1集团军某旅旅长 温拥军

在去年的实兵对抗演习中,蓝军表现出十分优秀的作战能力,对手越强大,越能激发官兵的高昂斗志,作战环境越险恶,战场环境构设越逼真,越能检验出我们的实战能力,更能有效地检验出我们作战能力上的短板。 ——第1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温拥军

协同上面还不够密切,造成战斗进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三个方向不能协同行动,最后没有形成一种综合的效果。 ——红方部队 第1集团军某旅旅长 温拥军

我们蓝军旅的官兵表现还是比较出色的,基本实现了上级意图,我认为,今天红军的表现也同样出色,特别是在实战化训练水平方面。 ——北京军区蓝军旅旅长 满广志

今年我们实兵对抗,采取了回合对抗这样一种方式,一是整个对抗内容,比以前的那种对抗更多了,更丰富了。二是它的对抗难度,对抗强度比一般对抗更大了。三是对抗的时间和一般对抗相比较,它相对更长了。这样,使部队在整个作战力量上能够达到全要素对抗。 ——演习副总导演 专家组组长 杨宝有

他(红方)可能在这个阵地出现的情况,你全想到了,并且你今天在阵地上又能演练到,他没法打,他咋打啊。 ——北京军区蓝军旅参谋长 陈军

蓝军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战术运用还不是很活,另一个是城镇防御还不是很强。 ——北京军区蓝军旅副旅长 姚建华

实验数据反映出我们在作战编组和力量使用上,还存在对空军、陆航、技侦、特战运用不够的问题。 ——红方部队 第40集团军某摩步旅参谋长 赵铁军

对于我们指挥员,精确指挥,快速决策具有很强的辅助作用。 ——红方部队 第40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你能不能及时组织一个自救互救,然后申请上级支援的这个卫勤力量,这个卫勤力量能不能及时到位,都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战场调理员 第二军医大学教员 邓月仙

今年的朱日和系列演习是去年演习的升级版,从整体上来看,今年演习环境条件与去年的战场环境相比,拉得更近了,部队机动紧扣时间这个最核心的问题,全面加速、提速,通过克服各种障碍,挑战能力极限,以时间换空间,抢占先机,先机制敌,达成以快制慢的目的。 ——红方指导组组长 第27集团军副军长 陈学武

蓝军指挥员综合素质很好,而且这支部队把蓝军扮演得形似神像,都很像,非常像我们模拟的对手。 ——红军指挥员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丁超

这是我们蓝军旅的职责所系,责任所在,我们存在的价值就是要给红军提供一个强硬的对手。 ——北京军区蓝军旅旅长 满广志

每一场演习,我们都要有不同的情况,在部队意想不到的时间、意想不到的地点,出意想不到的情况,通过这样,才能使部队得到近似实战的锻炼。 ——“跨越-2015·朱日和”演习总导演 杨宝有

未来的战场,你不知道敌人对你打击的手段是什么,打击的方式是什么,这次情况的处置更接近于未来的战场实际,使部队经受了很大的锻炼。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张东发

从演练环境的构设上,演练的强度上,包括现地的一些敌情设置上,都从难要求,大量设置,锻炼指挥员临机处置的能力。 ——北京军区演习指导组组长 杨金龙

要区分好每个时节,要进一步细化我们协同的内容,是否明白。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张东发

打一场进一步,咱们第4场还有6个小时的时间,战斗就要打响了,一切行动按照我们任务部署会、作战协同会明确的相关要求去落实。 ——北京军区蓝军旅旅长 满广志

这次侦察我们是运用了多种手段,既有地面的武装侦察,还有技术侦察,这几种手段我们综合运用,我感到我们侦察的情报是准确的。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参谋长 甄永胜

红军利用他们现有的手段,包括他们目前的侦察强度,应该对我们目前的部署状态有所了解,当然了在战斗发起之前,我们整个部署肯定要全面进行调整。 ——北京军区蓝军旅旅长 满广志

感觉蓝军既具有狼性又具有虎性,所谓的狼性比较凶狠,所谓虎性是比较刁钻,经过前几场的演练来看,确实是达到了磨砺红军的目的。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张东发

切实感觉到在一些新型力量使用上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对空航、陆航使用的时机、使用的原则把握的还不够准确,用的方式上还有一些错误的地方。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参谋长 甄永胜

C场和D场的演习对手都是我们北京军区的兄弟部队,相互之间都比较熟悉,但我们对他们依然是下了狠手,有时还有点黑手,让他们在演习场上出出汗、出冷汗,这样才能不辱我们磨刀石的使命。 ——北京军区蓝军旅旅长 满广志

今年的对抗检验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参演部队不再大而化之,猛打猛冲了,精于计算,注重协同成为追求的目标,经演习学会打仗正一步步成为现实。 ——“跨越-2015·朱日和”演习执行导演 李培长

虽然我们这场演习不管输赢怎么样,但是使部队真切感受到战场那种高危险度、高复杂性。 ——第27集团军某摩步旅旅长 张东发

朱日和既是战场也是考场,我们集团军的两个旅先后在半个月内作为红方部队参加C阶段和D阶段的演习,经受了信息化条件下的战斗考验,也暴露了很多与实战不相适应的问题。 ——红方部队 第27集团军副军长 陈学武

我们这种夜间行车辅助系统,可以帮助车辆在无灯光,无照明的野战条件下实现盲驾。 ——红方部队 第40集团军某装甲旅坦克八连排长 陈晨

人员救治、装备抢修、热食保障、油料补给,做得能不能到位直接关系到部队机动的顺利实施。 ——跨越-2015·朱日和演习调理员 后勤学院教授 卢会

我们采取伴随保障和定点保障的方式,确保每名官兵都能吃上热食,储存战斗力。 ——红方部队 第40集团军某装甲旅保障部部长 李颜谋

我们采取融合编组、梯次编组、应急编组的模式,使人员、装备、器材有机结合。 ——红方卫勤保障分队指挥员 聂涛

这次我们在逼真实战环境下,采取全程全要素加强保障模式,对伤病员进行前出抢救、紧急救治、早期治疗,既锤炼了医护人员的临床技术,又显著提升了卫勤保障能力。 ——红方卫勤保障分队指挥员 王金生

在作战全程设难局、设险局,把红军逼到墙角,逼到极限。 ——北京军区蓝军旅副参谋长 刘博

以前我们只是完全配合地面部队,对给定区域实施打击后就迅速撤离了,今年我们在直升机上加装了模拟实兵交战系统,不但要防止地面的防空火力,而且要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红方部队 沈阳军区某陆航旅飞行员 王建杰

刚刚结束的第一回合,红蓝双方都有很大的战损,根据规则,我们对红方参演兵力战损的部分进行一些恢复。 ——导调组长 朱日和训练基地副司令员 徐德胜

我们这次演习当中设置了三个回合,从实战化战场实战需求来考虑,实际在作战当中,我们感到有什么对象打什么仗,有什么地形打什么仗,从各个环节使红军全程能参加,全程能参与。 ——演习总导演 朱日和训练基地司令员 高继安

这次实兵演习改变了过去的导调模式,给了我们更多的锻炼机会,在与蓝军的对抗中,检验我们的指挥决策和兵力部署。 ——红方部队 第40集团军某装甲旅副旅长 魏家伟

我们感到,演习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胜负和输赢,而是如何通过演习学会打仗,我们就组织部队自下而上进行复盘检讨和总结反思,逐级解决问题,进而实现打一仗进一步,不断提高部队战斗力的目的。 ——红方指挥员 第40集团军某装甲旅政治部主任 卫利刚

我们在组织地面战斗的同时,还要筹划好手中的空中力量,同时要时刻提防着蓝军的空袭、机降,逼着我们运用陆空一体思维去组织和筹划战斗。 ——红方部队 第21集团军某装甲旅旅长 王景

这个工兵在破障的时候,炮兵和坦克没有实时有效的火力掩护。 ——红方调理员 姜秀良

没想到情况如此之复杂,强度如此之大,部队在处置情况的过程当中,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我们在下一步训练当中需要克服和解决的。 ——第21集团军某装甲旅政委 别新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