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枕戈梦[十六]幻梦中梨花院落 云烟里柳絮池塘

大家坐在会议室里,收听着两报一刊元旦社论《迎接伟大的七十年代》。

元旦社论播送完了,我抬头看看在座的干部战士,没有一个人在做记录,只有我拿着笔和本认真的速记着。我看着我的记录本,看着我做的记录,似乎看见了别人的嘲笑,好像他们在鄙视我,说我是“瞎子看书--装模作样”。尽管是这样,我还是没收起我的笔和本,我在等待着记下连首长的指示,等待着记下连首长对社论主旨思想的阐述。然而,我只听到了一排长的两句口令:“起立”和“解散”,还有战士的“杀”声,只是这个“杀”字没有早饭前喊得脆生。

解散了,由于今天是元旦,没有其他的操课,也就没有时间的压力,大家懒洋洋的挪动着脚步,走出会议室。我走在最后一个,回头看了一眼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四白落地的会议室。会议室里毫无生机,不像学校里的教室那样,布满了墙报。只有那张两屉桌上的收音机,让我的心里感到有一点儿暖意,有一点儿亲切。因为只有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和我在北京时听到的一样。不过虽有暖意,虽有亲切感,但是,还是感到很遥远。这种感觉,似乎让我在刚刚收听完广播后,沸腾起来的热血平静了一些。

我走出会议室,走向后院儿,准备去后院儿的厕所解个手,然后去广顺场的邮电所把这几天写的信寄出去。

是的,我们的营房还有个后院儿。

我们的营房,原本是过去的四川省永荣矿务局的子弟学校,现在的四川省永荣矿务局已更名为“重庆市永荣矿务局”。当时我们的连队是驻永荣矿务局的军宣队,只因学校还没有复课,于是借过来,权当兵营。

学校是一座东西走向的长方形的院子,院子的东西两头儿,各有一组同一屋顶下的两两相对的房间。由于连队和营部都在这座院子里,东头儿的房间归营部, 连部设在西头儿。在学校南边儿,前边儿一溜儿有廊子的教室是战斗班的宿舍。沿着廊子往东走,走到头儿向北拐是营部;往西走走到头儿向北拐是连部。如果不拐弯儿,有一个后门,通往后院儿。后院儿有一个很大的坑,坑里胡乱的长满了大约一人高的衰草。贴墙的坑边上,墙里墙外都是树。我想,那个大坑原来也许是学校的一个池塘,一个可以养鱼,可以种莲的池塘。我想象着,待到“六月荷花满池塘”时,花亭立、叶展裙,柔风拂,暗香来,该是怎样一种令人惬意的景象呢?我似乎闻到了荷花的清香,听到了青蛙的鸣唱,看到了游鱼激起的涟漪,还有水中的云影、树影……这是多美的一座学校啊!

看着坑里的衰草,我的意识回到了元旦这个特定的日子。元旦——元月元日,假如现在把这个荒废的池塘收拾出来,到了春暖花开时节,我们的营房一定会充满生机。此时我又想起宋代诗人晏殊的《寓意》中,“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诗句,我沉浸在这个美妙的意境中,做着在这个连队不知能否实现的白日梦,竟然忘记了我要去干什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