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跟2004年相比,一大特色就是亲西方反对派利用美国的推特、脸谱等社交网络,以非常低廉的成本,短时间内聚集起庞大的抗议群众,是一场典型的“脸谱革命”。这场危机中,社交媒体作用凸显,成为相关各方博弈的重要工具。

舆论对攻的重要平台

乌克兰媒体被国家寡头控制,能量巨大。危机中,乌克兰政府利用媒体,成功实施了反俄宣传,任何对政府不满意乌克兰的人都被贴上了“普京经纪人”的标签。

危机初期,乌克兰政府利用社交媒体发布了大量俄罗斯军队出现在乌克兰东部的“确凿证据”。在推特、脸谱等网站上,大量手持武器、着迷彩服的士兵照片被乌克兰媒体发布——他们是谁?实施破坏行动还是激起骚乱?为什么出现在克里米亚?照片反映出他们可能不仅是俄罗斯人,而且是俄罗斯军人。这些照片通过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在乌克兰民众中描绘出“来自俄罗斯的破坏者”形象,成功培植了乌民众的反俄情绪。

2015年7月,乌克兰国防部长瓦列里·格列捷伊在脸谱个人主页晒出政府军查缴的东部民兵武器照片。格列捷伊称,这些照片是反政府武装使用俄制武器的明显证据。他还透露,乌东部反政府武装在斯拉维扬斯克至克拉马托尔斯克等地的公路上布设地雷。危机中,乌克兰官员不断利用社交媒体发布类似信息,这些图片和文字被广泛传播,为政府军的行动赢得了大量民意支持。

情报收集的全新渠道

乌克兰冲突中,乌官方看好社交媒体的巨大潜在功能。2015年1月,乌克兰政府发布招募“网络战队”的消息,吸收权威、著名的博客群体及网络达人加入,成立博客联合工作中心。这部分人在社交网络上享有优先权,关注“用户”信息,与想要关注的团体和个人建立联系,从中获取相关情报。

“网络战队”的另一主要任务是在脸谱和推特注册账号,就有关乌克兰战事的新闻进行跟帖评论,驳斥有关乌克兰军队的“不实报道”,把真实信息推送给网络用户,传播政府立场,在社交媒体的博弈中争取主动。

此前,乌官方网站也曾宣布成立信息部队。其主要任务是对抗俄罗斯的各种社交媒体宣传,呼吁乌克兰网络用户传播政府需要的信息。乌官方认为,乌政府军在杰巴利采沃行动的失败、乌方破坏明斯克协议等行动,都是俄罗斯媒体宣传造成的后果。乌克兰网络战士必须直接与俄罗斯对抗来辟谣。乌克兰信息政策部部长斯特茨毫不隐瞒地说:“成立信息部队首先针对的是俄罗斯。不排除乌克兰‘网络战队’伪造俄罗斯人账户的可能,破坏俄罗斯国内局势的稳定。”

双方角力的重要战场

乌克兰危机过程中,乌克兰领导人不断通过脸谱或推特账号传播有关俄罗斯“围剿乌克兰”的信息。领导人个人账号发布的信息,有效提升了民众对政府军的信任。

乌克兰官方认为,没有语言保障就不可能实施有效的信息对抗,应充分利用各种社交媒体,将己方观点传达给持不同政见者,使他们成为宣传乌克兰主张的“话筒”。2014年3月,基辅法院决定,禁止俄语电视及无线电频道的广播,乌克兰电信商被要求停止俄语网络接入。通过这一手段,乌克兰政府有效控制了来自俄罗斯的信息在乌克兰的扩散。

除官方行为外,大量乌克兰普通人的现场报道也是传播信息的重要手段。军事行动中,乌克兰政府军士兵利用脸谱和推特等各种社交媒体发布信息。有的士兵发布他们在前线的照片和视频,向外部解释乌克兰东部局势的进展情况。有些视频还展示了士兵向敌人开火以及穿过火线等画面,并添加了背景音乐。这些来自战争一线信息的传播,影响了乌克兰民众对整个冲突的判断,提高民众的爱国热情,激发其斗志。另一方面,士兵发布信息也带来了不少风险,一些视频和图片把战斗中的关键位置信息暴露给敌人,因此导致行动失败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解放军报》2015年09月25日 07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