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枕戈梦[十五]反击战英雄壮举 独二师仗剑悲歌

面对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威胁和挑衅,在强烈的准备打仗的气氛中,新成立的独二师全体指战员慷慨悲歌,决心横戈马上,笑卧沙场。在这里,我要第三次引用我的战友志康说过的一句话:“当时若让上战场,肯定会有第二个黄继光、杨根思出现。那时谁要胆敢侵犯中国,一准死定了。”

前些天,我们独二师老兵在一起回顾这段日子时,曾在后勤基地八团九连任文书的幼庆说:“当年八团的任务是后勤保障,我们虽然是‘庄稼兵’,如果一但战斗的冲锋号吹起,我们就会毫不犹豫地从水田跃起,穿上盔甲,带上武器,奔赴战场。我们决不会是孬种,打仗的本领‘庄稼兵’不输正规军。真的,咱平时也是训练有素的。咱团长是马背上长大的豪杰蒙古汉,厉害那。要求战士训练严酷,我们那时个个是猛虎毒狼。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我现在的身板这么硬朗,还得感谢当年的刻苦训练和跌打滚爬的磨砺。”

现在已经年逾八十的实为老首长,听了幼庆的话,对我们说:“当年咱们师的王秀玉师长、王心前政委和任应来参谋长,八团的胡明安政委,后来都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他们都感慨的说:‘我们师撤销早了,不然的话一定会上前线的,而且战斗力不比别人差。’”

是啊,战斗力肯定不会比别人差!因为昨天我们已经说过,一九六九年一月,成都军区组建独立第二师,就是由军区的正规步兵战斗部队合编的,具有非常强的战斗力。

一年以后的一九七〇年二月,成都军区的两个独立师,划归四川省军区,改为四川省军区独立第一师和独立第二师,直到一九七六年撤编。

无论是隶属于成都军区,还是四川省军区,就像当年师部医疗所的战友新敏所说:“四川省军区隶属于成都军区,虽然任务转为守卫内地的地方部队,真有战事,如果需要,一样拉上战场。”

曾在独二师司令部工作的晓露说得更好:“省军区隶属成都军区,成都军区隶属中央军委,中央军委隶属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打起仗来,全民皆兵!”

部队虽然撤编了,我们虽然退伍了,但是“穿过军装的身体才能抗得起沉重,握过钢枪的双手方能擎得起天空。”这是铁血战友正西对我们退伍军人的称赞。

在这里,我要第四次引用我的战友,师部通信连志康的话,来做今天的结束语:“谁胆敢侵犯中国,那是死定了!”

说到收听一九七零年元旦社论《迎接伟大的七十年代》,竟然引出了这么多的注解和对那一特殊时期的回顾。我和铁血战友故剑聊天时,他说:“那是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也是思想高度统一的年代。”我接着他的话茬儿说:“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也是一个值得回味和反思的年代。”

“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许多都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要用辩证的眼光来看待。”故剑最后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