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刺头兵竟偷我方便面 看我怎么收拾

不令而行

带兵这事,对于基层指挥官,我见之也多,曾有这么一位牛哄哄的指导员,曾为我的排长,把炮弹箱子做了私人储物柜,我见之来气,当着全连,没给他客气,赶紧给我腾出来,不听,于是要踹他,同志们拉住,我就说,你一个排长,带头违犯纪律,什么样子。事后不道歉,我向他的老乡干部讲了,如果再固执,这事就会报到营里去,这次低下了头。其实他是提干的,在边防,每年数个名额,在“我寻找那颗星”的时候,看他还可以,没少帮他。提干后居然这样,很是令人失望。几年不见,我下工作组,营里说起刚刚发生之事,他在煮菜的时候,有兵不服,端起菜盆浇了他一头,那个呀。如何了得,一个政工干部就这形象,可见当年我太慈了,致使这样的人出来丢脸,毕竟我带出的干部,面上不好看。于是我向营里提出,战士还是不要处理了,安抚一下算拉倒,平安退了伍就可以。这事做罢,想想挺没意思的。这个人的品性大有问题。如果像这样一个事一个事的来说,那篇幅实在太长,都会接受不了,于是我还是分出一二三来,说一说,以求救于本领高强者。(以下我所说均是实事,不过不能玷污了部队形象),就这样吧,请铁友们多给予理解。

拿住要害

调皮兵,捣鼓鬼,多了去,他们不过二九,正在淘气的年纪,活泼多动,是他们共同的共性与特性,毕竟咱们也年轻过,要多理解。其实我当排长的时候年龄也不大,那时超期服役五年八年的都有,好嘛,他们比我年龄还大,于是开起玩笑来不分你我,有称傻包排长。傻包就傻包,这些老兵油子,只要不出格,没人拿他们怎样。有一个老厉害的,犯了连长的怒,队前拿出他小子的党表就要烧,只要不低头,就要执行,这下软了,也就算了。由此得出一个“真理”,要知道他们想什么,要什么,正为要害。明此就能掌控不少兵的脉,使他们有所顾忌,真正老实一点。但不得以利益裹胁他们,以为大权在握,瞎许愿,乱放空炮,正是矛盾所在,多少出事的,正然于此。

曾有这样一个兵,天天来偷我的方便面,见了嘻皮笑脸,道是饿了,没大没小没尊严,这兵呀就没法管,没有人尊服你呀。到了年底要走,说排长给我争取个三等功呗,我说,一点也没客气,你吃饱了方便面,又要三等功,好嘛,啥都是你的了。他哼了一声摔脸子走了,我就知道这事不算完的。到了晚上,弄了一点冻猪肉,和一点萝卜,提到他面前,说今晚有个事和你说一说,他知道这阵势,只能包点饺子,下得了,喊我去吃,我道大家吃饱没,全班道是饱了,那么你们就睡去吧,我和你们班长有事聊一聊。那晚我们喝得很晚,直把他的毛病说了一大堆,一点点说,你这人形象不好,太赖,如果拿我当兄弟,有些事具体我就和你说一说。这样闲扯蛋,到了天明都醉倒了,从此到退伍老实了许多,因为那一晚他知道了自己品性有缺。人没有不需要自尊的,这点你得和他说清楚,告诉他差在哪,不然他还自以为感觉良好呢,对吧?如果你不趁早,这样的兵最是难管。不能碍于面子,啥事都稀里糊涂,如果这样,你手下的刺头一定少不了。敢于坚持原则,不得唯唯喏喏,瞎胡弄,一天如坐针毡,迟不来晚不来,到了就有你好瞧的。

再有,作为基层指挥员,自身形象要好,不然你是一个水军,说破大天去,无人会服你。一个下雨的夜晚,有个哨所出了事,亲他的战士下山报告,排长被绑到了床脚上,扒下了裤儿抹胶水。我一听这火蹭蹭上冒,不披雨具,独带这战士,半小时后上得山去,也淋成落汤鸡,抓过来这战士就是一顿鼻青脸肿,集合他们道,表示上报,坚决要押送回家。其实这排长素质忒差,送上去的生活物资,他总挑最好的放在床底,三个班长一个省的,他这形象不能服众,平时为他们包围,喝点酒打起了赌,甩老K输了,就是这下场,他不免,合起伙来整他。人不自尊,才拿自己当干部,一点芝麻权力,你摇头晃脑的什么呢,欺人欺众,心自不能平,不平则鸣。这事闹得大了,关了三天也就拉倒,可是这干部迟迟不做解释,我就知道,不管管他还反了天去,如何了得。通知其下山,开他的民主生活会,提前安排好的,不得已这才低了头,以后的日子他出了大事,被“三光”(党籍、军籍和军官身份)以后处理回乡。不只士兵,干部也有事。曾遭遇到这样的连队,有点好吃的,被来队家属弄得一空,饭堂开饭士兵敲碗,引起我的警惕,这是怎么回事,下去了解以后,组织生活给予严肃批评,终不改,上报,一一做了处理,杜绝了事故苗头。身正方能令从,这是圣人的话,一个大搞不正之风的连队,一定会乱,刺头自然少不了。

很嚣张的兵,我是见过的,退伍时乱,两省的打起来,还杀了人,我踩着大雪下去的时候,杀人犯公然逍遥自在。如何了得,上去即一顿金钢威猛,铐上了带回去。这个单位的不正之风极其严重。是以管不了,管不住,也不敢管理,莫说什么大胆管理的话,他们的人格大抵都已破产。我管理干部的时候,干部进门不喊报告,就会请他出去再回来,说,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在这里,你不算什么。多大的干部,也被收拾得服服贴贴,部队自有规矩。你不守规矩,就只能自找难看。因是,把我们的干部教育好,这是部队管理第一关口,把住了,部队风气才能得到扭转。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是的,至要至要。

慈不掌兵

很调皮的,不是没有,那时部队有个说法,穷山恶水出刁民,普遍的粗野管理成为现象,见过一个过份的,当发现士兵赌博,夤夜让人家火速下山,进门一喊报告,打开门即一把扯进去,弄翻在地,上去就是一闷棍,他比土匪还楞,我重重批评不改,以后做了处理。直讲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我们的军队不能这般残忍,还是要坚持说服教育。以后这个单位出了大事,打死了人,全军进行尊士爱兵教育。一股恶风正盛,这管理水平太一般。

曾经一度,人武部交归地方,送来的兵不良者多。我就遇见一个厉害的,与他上士老乡一块归队,偷去接来的干部军装,报到之后接着就要上山,我点头算是同意。一发军装独少了一套,情知就是他干的。一审好嘛,什么样的锁有几道簧,一清二楚,这是一个惯犯,恶习终不改,最终被劳教,这兵呀,论谁也难管,你只能说盯得他紧一点,还好些。

罚不迁列。这是曹操的心得,曹操是成功的军事家,对军队的管理很有一套,其中之一即在赏罚分明,“善用威者不轻怒,善用恩者不妄施”,所谓“勋劳宜赏,不吝千金;无功望施,分毫不与”,更提出“赏不逾时,罚不迁列”,强调赏罚时效性,不以公器私授,士兵才能服心服气。我当排长之时,有个班长不太听话,当面批评二三次,仍是我行我素,于是提前报告了连队,向全排宣布,免了他的班长。以后不服从现任班长管理,油盐不进,吊儿郎当,想当一个特殊的兵,我集合的时候见他歪戴个帽子,请他出列,当面指责了一通,看看你的样子,给谁说你当过班长,会信呢。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叫大家好好看看你有多么合格。批评为得让人进步,非为奚落,当天回去一番反思,正规起来,便又恢复了他的班长,一罚一赏,轻松将他搞定。摸清了士气心理,就能掌握日常管理主动权,该罚罚,该赏赏,不能犹豫。

有个上士疲沓惯了,形象很差,教育不听,自以为到了退伍之时,玩几天拉倒。我就问他,想退伍呀,答以是,我讲门没有,你这个样子如何离开部队,上士你也别干了,连里决定派你到最苦的地方去。这下着急,一天死扭歪缠,我就讲,对得起连队对你的教育吗,到了露出了小衣巴,再锻炼一下对你也好。任之怎么求情,不听,坚持把他留下来,一年后老实多了。我给他派去了一位最严厉的班长,开始他的班长对他很头疼,我悄然示之以方法,回班里对他讲了,指导员正在抓你的典型,每周都要回报思想状况,很快安分了,直至退伍。不狠一点,他不会老实。常见个别单位紧一阵松一阵,垮垮紧紧,难有建设成果。当严成为工作常态,干战都会习以为常,偶尔有个调皮的,也会很快改变过来。说白了,这还是加强日常管理的事。连队从严,一旦名声在外,刺头也会有所忌惮和收敛。

井然有序,那是细柳营,部队不得一盘散沙,就这个标准,多用点心。到一个分队下工作组的时候,阵地演练不成模样,眼看要日上三竿,报告了请指示,我逐一讲评,哪哪都不对,稀稀拉拉,再来有意见,牢骚不少,如此演练了三遍才成。饭前唱歌有气无力,一支歌子唱了三遍仍是不成,我就说再来,第四遍的时候,齐了,开饭。又从内务等生活管理,一板一眼,毫不客气,这样蹲了一周,牢骚话也少了,临走开会说,管得不错,年底就能成为标杆,干部高兴,士气也有了精气神。向管理要战斗力,不是空话。

基层干部,两眼一挣,忙到息灯,不能瞎忙,抓条令,条条俱在,不能当做摆设搁一边,因地制宜建立有序的作风,从严才好,发现了即要改正,不改不已。我下连当兵,就住到班里,住了一周,参加班务会,班长让我讲讲,我说蛮好,没有什么可讲的,大家给我提提意见,不敢吱声,我笑,呼噜声太大,打扑克需加强训练,不都是问题,都笑。他们处处拿我当做标准,包括叠被子,集合,开饭,训练,稍不如人意时,就提醒一下,兵就得有个兵的样子,什么样,那就是规定的必须执行。

战友战友

“八不准”,其中就有不准侵害士兵利益。有个战士探亲归队买回来一个三洋录音机,到班里去的时候,我问,听两天行不行,说可以,两天以后准时还回去,还给他新买了干电池,从细节上拿人当战友,正能打成一片。战友巡逻,我在家亲自帮厨,给他们弄得虎皮辣椒,即解寒又下饭,事后战友们都说,还是指导员关心我们。他们做到了,我就得有所表示。平时不放羊,教育得跟上,谁家没个事呀,也问问,对他们的情况不说了如指掌,至少得知道个大概。整天看着他们,就能号准他们的脉。

多了解,他们想要什么,比如枯燥的文化生活,我曾发动士气捐书,开辟一图书室,多捐者有奖,还搞了些吉它交流,连队晚会,等等,一度函授热,引导他们学什么;连队只能靠小型发电机看晚会,没有汽油,通过修路部队等解决了,发电机老坏,我就是“修理专家”;请有文化的排长教英语,有兴趣的自可参加,不搞一刀切,也都能说个几句。活跃文化生活,靠的还是集体来解决问题。战士有风湿,严重的,到退伍时就请求上级派出医疗队,集中来给治一治,以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最难的就是吃,霉变的脱水干菜,生产日期比我年龄都大,发动大家上山找些木耳,蘑菇,银耳等,调节一下,并请有厨艺者献技,每天都有一道可口的菜肴,拿他们当朋友,自会少些刺头。在人们的印象里,刺头从来就是不可琢磨的怪物,其实多少刺头都是有能力的士兵,他们不服那些风气不正的单位,爱出个“风头”,直抒胸臆,能有正确的引导,使他们得到应有的尊重,“坏事”变好事,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样当时间过去,再有机会互通消息,看看给你打电话的有多少,就会得到正确的结论,你这个干部到底行不行,不问可知。刺头当然也是相对的,或一时情绪,或矛盾得不到解决,有问题要正视问题,也想想,问题到底出在了哪。严管是一方面,更要知道问题之所在。甩老K的时候,听见士兵开玩笑,平时不吭不响的一个兵,要弄死哪个,我当时平静,事后做了认真了解,原来做新兵的时候受到某老兵欺负,我就问到这个老兵,如何和他成为朋友,他说看我的,一周过后俩人亲得一个人一样。化解矛盾的方法,有讲究,对症下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再不错的。

关心无处不在,也得用对了地方,新兵想家送礼探亲,老兵病多怪话正多,都有事,馋嘴的贪吃,懒惰的爱睡个懒觉,一时改正不了,还讲求个从长计议,谁人还没个坏习惯呀,如果用急火,就会糊了焦了,成为一锅夹生饭,于事无补,只能使矛盾越积越多,以致积重了难返,多少过去的好兵给你变成刺头,使你头痛不已。真正尊重他们,又能使之适应集体生活,逐步跟上节奏,不掉队即可,不得一刀切,如果什么时候都能步调一致,我们也不用再喊一二一了。有个过程的,什么方法适当,就选用哪种方法。

比如干部爱面子,士兵也最爱面子,正然自尊心强的时候,伤了人家,或伤了自己,都不能翻脸不认人,尤其是干部,事后拉拉手,都能理解,不过一句话的事,处处盛气凌人,没有好处,采取过激的方式,只能激化矛盾。干部掌握着主动权,方法自然多一些,不要拿下不来台说事,以为损伤了自己威信,不好老子天下第一,发句牢骚,即认为人家不服管理,这样不好。曾有那么一件事使我印象深刻,为战士过生日,醉得不行吐了酒,第二天也闹不准怎么回事,开饭前从我身边走过,说我一张嘴就五荤六素,士兵们都笑了,我不以为意,了解情况得知,我吐酒把兵的鸭绒被给弄得一踏糊涂,于是携着自己的新被子,在快开饭的时候,给他送过去,表示自己醉得不成模样,这倒使他过意不去。大家都带着钦佩的目光来看待这件事,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以势压人。多好的事,不能给自己弄得一团糟,换个方式和思维,事情全然两样。急赤白列,只能将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到时悔之已晚。

士气之间的矛盾尤多,脾气急的爱动手,不团结,可不是一件小事。到了情急时分,无论谁劝,也劝不下来,但也不能任之我行我素。不管什么原因,也要处理,处理不是结果,要使他们团结起来。这个问题,主要在不同省籍之间尤多。引导着他们把事情搞搞清楚,是谁先不讲风格,分清主次,要在顺心顺气。对抱薪救火,或落井下石,动机不纯者,要坚决处理不客气,害群之马少,总是有的。以为当众批评的效果尤嘉,使之再不敢出头。品性不好的士兵,正是连队出头的椽子,枪打出头鸟嘛,正是他们。平时派负责的骨干和干部来负责,定时听取思想汇报,改过就要适当予以奖励,使人看到希望。对他们,干部之间总是说得最多,日子一长,总能找到切实可行的办法来,小毛病视而不见,大毛病就会不断,他会认为连队干部太软,为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可适时敲打一下,让他夹紧尾巴,这样出了问题再坚决处理,就会收到既教而诛的效果。不听劝嘛,大家都会理解。

流行的口头语——“喝稀饭”。说来这事不复杂,有个骨干没有保质保量完成任务,早晨吃饭的时候,正在啜稀饭,一见他的样子来了气,一把抓过他的筷子,令他干活去,道是,“完不成任务,还想喝稀饭”,意思至浅,干不好活,稀饭喝得也怪香,战士们都在嘛,一语不得了,流行起来,每当我要给骨干拧拧镙丝的时候,战士们都喊,还想喝稀饭,传来传去,他们以为某事不可能,也讲,还想喝稀饭。对骨干从严要求,榜样的力量正是无穷的,这是我的一招,日子长了,我自己也这样讲。连队成为传说,或是猜测的信号标,对某某看好,要立功了,要入党了,就会说喝稀饭的,把这当做荣誉。想喝稀饭么,要向喝稀饭的某某看齐,每当某战士进步,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然一大信号,战士总是聪明的,不管啥事总能看出一个四五六来。私底下较劲,他这么着,没准你也可以。以致于今,当我表达对某种事件看法有不同,他们一起喊,还想喝稀饭,有意思,成为一世口头禅。以我心为心,一句词成为风向标,指导员请人喝稀饭成为进步的代指与特指,流行了多年,各省籍的士兵自有各省籍的叫法,语法不一,如稀饭的喝了没得,稀饭喝了呦,等等,滑稽幽默不失其旨,也绝不失其趣。连队稀饭渐成为一种文化,从中找到了高大尚,现在讲说这个事,自己还觉得挺有趣,战士的心跟着一词而转,是风尚,是时尚,时过了没有境迁,气人的是,到今天有那明白的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问,喝了稀饭没,我的答词第一句即为,你还想喝稀饭吗?答,想的,想的,以至默默,蛮怀恋的样子嘛,嘻嘻,这些货,“欠收拾”极了,敢当面鹦鹉学舌,油腔滑腔!这还了得。军营流行的文化,有时非得名词解释,不然你根本不知什么意思。当过兵的侄女婿和我吃饭,我就讲,你给我敬一个礼,他不敢嘻嘻哈哈,看我这架势,当着众人就知道,什么叫不怒自威,于是赶忙站起来,行标准礼,他标准不标准,一抬头一低头,我就知道,我笑了,他复坐下,关心我的态度,其实关乎他这兵当得怎样,举手投足间,自己是个啥成色,还能不心知肚明吗?管理正是一大学问,谦虚一点没害处。

战友啊战友,不只是一首歌名,唱得好听,终是不成的,谋于实方能不可敌,自会找到许多解决的办法。冥顽不化的,只有个别的,但凡加强管理以防微杜渐,并给予一定关心,也会将其捂热了呢。部队正是锻炼人的地方,人家父母将孩子交给咱们,不能给人带死了,带残了,带跑了,带坏了,拿出一份责任心,不图别的,自己也能称心,对不?

不令而行,是一种这样的境界,亦为登峰造极的管理能力,一生的自豪,一辈子的荣耀。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反过来,做不好一个排长的干部,至少成不了将军。部队管理追求的终极目标,在被管受管的过程中学习,背书歌子是学不会的。这样今后面对你的满堂儿女,也许你才能最终明白,什么才是管理者的责任,没有管理的爱心正为溺爱,没有爱心的管理到头来只会弄得你焦头烂额,一生伤心不已。以爱子女那般去呵护自己的战友,以管理子女那样的管理去严格要求自己的士兵,想想你会得到什么,应有的尊重会不期而至,幸福也会为你敞开一扇门,汹涌向你袭来。我理解的权力,就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就是爱心。如果战友们同意,可以为我点个赞;如果有什么不解,请拿出你的意见来,是对的,我会无所不从的。

最后趁此机会,祝铁友们中秋快乐,祝战友们幸福常在,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