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记得Y20出来后没多久,很多人都评论,后来有一张图(当时没有下载)非常有意思,非常形象的画出了Y20——IL76的机翼+C17的机尾+A400M或AN70的机头+AN70的机身。虽然这有些黑Y20,但如果你从外表上看,还真如此。其实这样说明那些无法生成Y20这样200吨飞机的一种酸溜溜心态,因为,就算是让印度等去山寨,能搞出来否?更何况真要做到如此多的机型在一个飞机上得到很好整合,而且是在技术资料不全的情况下,能做到就是本事。所以本人从来不认为山寨有什么不对,相反山寨出国产本来没有但西方已有的好东西,远比所谓利用西方设备试验一些病毒(可能是那些黑鬼带来,也可能是大量空气污染的结果)然后发几篇所谓高影响力的SCI的所谓原创,要强得多,因为后者对于综合国力提高没多少帮助,只能说明你的环境更加恶劣更需要加大环保投入,而前者恰恰极大提升了综合国力,解决了不在受制于西方的困境。试想,如果能山寨出AN124和波音787、747来,而且性能不差于原版,那就是本事,而且是万里挑一的强者才能拥有的本事。

显然,中国从90年代初利用苏联解体,从中亚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引进IL76,到正式进行研制Y20的2007年,过去了15年。这个期间,发生了毛子通过饥饿战术吞并中亚IL76组装厂导致中亚厂的人不满把IL76相关的技术资料卖给中国的事件,中国人在使用IL76的过程中,不断熟悉了解这款飞机,到了大约2000年(记得有个报道曾经说过),中国已经具备大修IL76的能力,上面部分配件可以用中国国产的代替。而且严格来说,Y20其实是比较中规中矩的一款飞机,算不上有多先进,毕竟天朝急需大型运输机,但毛子却卡脖子(也有毛子的IL76生产迟迟无法恢复,而需要中亚国家协助,导致三方利益纠葛的问题),如何降低技术风险,在较快时间内搞出来,才是王道,而不是如印度那样一味追求先进性,最后30/40年依然没搞定,最终只能继续进口。从2007年正式开始立项,到2013年不到6年时间就首飞,而且首飞后的一系列表明,其设计应该相当成功,否则不敢2014年珠海航展就敢做大幅度的拉升机动动作——这个动作被称为“萌胖子”。须知,当时的2007年,同时进入的大飞机立项还有C919,严重鄙视把C919这样70吨的飞机当做大飞机看,而且还有前面不断拖后的ARJ需要继续投入资金和关注,所以Y20可以说不是以往60/70年代集中力量大会战模式,并没有集中了全国的人力物力去搞,而且就资金投入而言,貌似200吨的Y20还不如40吨的ARJ、更低于70吨的C919。但是那么快就出来,而且设计基本上没有什么起落架不行的错误之类的,这不仅说明设计研制团队的能力强,也说明上面用了大量成熟技术,用成熟的东西而不追求先进性,来尽快产出。而这成熟的东西,对中国而言最熟悉的就是IL76。可以说,中国在设计Y20的时候,不仅大量借鉴众所周知的AN170(这东西即使对于帮助方的安东诺夫设计局来讲都算不是成熟,更何况没有任何使用经验的中国),也从IL76身上学了很多。其中比较重要的有这么几点。

第一,不用说,就是看到了IL76货仓尺寸缺陷,也看到了圆形截面机身的优缺点。IL76可以不用考虑运送坦克,上面有AN22和AN124的干活,但天朝短时间内不会有AN124,至于AN22天朝自己都看不上。所以货仓尺寸必须能容纳坦克。所以机身必须比IL76的4.8来的大。但货仓尺寸(尤其是底板宽度)不仅和机身宽度有关,更合机身截面形状有关。。。。Y20依然采用比较简单的圆形机身,而不是截面利用效率更高的梨形(或者叫做钟形)如C17、或者A400M货仓底板以下部位修正为扁平曲线的修正圆形,最初本人以Y20也是这样修正圆形,但后面的不断曝光表明,Y20还是比较传统简单的圆形机身,即使为了提高效率最多也是略有压扁的圆形。圆形截面对于民航客机来讲没什么,看过C919组装的图,都知道C919机身典型圆形直径大约4米(也有说是3.9米),而地板却直接放在接近最宽处的地方,如此获得更多座位或者让座位宽一些更加舒适。因为客机对于内部客舱高度要求很低,只需要2米甚至1.9(即使是高个子的欧洲国家大部分人身高不会高于1.83,至于东亚人种大部分身高低于1.75),那么即使4米机身直接,放在接近最宽处,客舱高度足够使用。那么地板下面部分机身,完全可以用作运送货物。所以客机不存在因为圆截面机身带来的客舱高度和宽度矛盾的问题,相反圆截面机身受力性能更合理,尤其是在空中受到复杂流体作用下。所以客机往往采用圆截面机身。所以C919的机身直径似乎反而没有Y9(根据螺旋桨对比大约是4.3)的大,但C919的客舱宽度反而似乎更大一些。。。。但圆截面机身对于考虑货仓高宽选择的运输机来讲,就存在截面利用效率低,要了宽度就得牺牲高度的缺陷,这个其实你用个初中几何就能明白的,最终根据己方运送的装备尺寸来规划宽度和高度,而且个客机底板以下部分还可以用来运货装货物不同,军用运输机这个部位的空间基本上不是用来运送货物,基本上是浪费掉的。而C17那样梨形(钟形)的截面,底板以下部分底部机身是比较平缓的弧线,所以底板以下部分机身的空间,浪费较少,而且在保证高度的同时,获得较大宽度,如果C17把机翼向上移而不是穿着机身,其货仓有效高度还会从现在3.8增加到大约4.5——IL106就是机翼在机身上方而获得4.5的高度。A400M的修正圆截面机身也是如此。。。显然这些非圆截面机身,对于运输机货仓利用效率而言更佳,但技术上更复杂,而基于快速出来的Y20显然否定了这些截面形状,变成圆截面(即使有压扁以增加利用效率,也是很有限的压扁)。圆截面就如IL76那样碰到高宽选择问题,IL76采取的是将货仓底板放在下半圆最宽处一下大约20%处,获得3.45的货仓宽度,机身截面货仓宽度的利用系数3.45/4.8=0.718。而Y20基本上也参照这个,那么5.6-5.7的机身,获得货仓宽度也就是0.718*5.6-5.7=4-4.1,基本上就是AN70的货仓宽度,所以Y20的货仓高宽可以再一次确认跟AN70基本上一样,4.1,没有更大了。

第二,看到了圆截面机身带来自重偏大,采用增加复合材料解决。须知,圆截面机身货仓利用效率低,也就是说增加货仓高宽尺寸,需要增加更多的机身材料,这就意味着增加更多的自重。为了降低自重,达到自重增长比例不高于甚至低于货仓高宽尺寸增长比例,Y20采用了大量轻质高强的复合材料,其比例远比IL76高,所以在自重比例方面反而比IL76更低。

第三,看到IL76货仓底板距离地面偏高导致货桥坡度偏高的缺陷,从起落架上下功夫,降低货桥坡度。须知货桥坡度越小,货物尤其是重型装备的装卸越容易。有人对比过,IL76的货桥坡度比C17的大不少。原因之一,就是C17是梨形截面机身,其底板以下部分机身比较平缓的曲线,凸出底板很少,如此在其他等同情况下,底板距离地面更近,货桥坡度自然更低了。当然Y20和IL76一样,都是圆截面机身,都存在货仓底板以下部分机身凸出货仓底板较多的问题,那么从相关资料来看,对比Y20的货桥坡度貌似比IL76更低,这其中大致这么几个原因,Y20机身距离地面比IL76更低(航展上可以看出来),这是因为IL76有蛋疼的更靠近机身中部的类似起落架舱的东西——好像以前123说过那东西不是放起落架而是放维修装备的(毛子要求IL76具备较高的野战维护),而Y20没有,而且起落架的串列布局虽然带来降落着地轮子太少才4的问题,但起落架座舱却可以尽可能外移,如此就让机身距离地面更近。其二,Y20的尾部设计采用更合理的C17的尾部,也让货桥坡度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降低。

第四,机头方面,显然天朝看不上IL76那个领航员的玻璃舱。采用了更加先进的类似A400M的布局。

第五,机翼,这个东西是飞机飞起来的关键,估计也是整个飞机中最难的部分。为了加快出来,就没有如C17那样搞一堆的什么增升装置、降低起降距离的措施,而是比较简单采用类似IL76的机翼,具备一定增升能力,但采用成熟的东西极大降低技术难度。不过Y20的翼展才45-46米,比IL76的50-51米要少几米,所以后续Y20在机翼方面还有不少挖掘空间,同等情况下,翼展大了就能增加起飞重量减少起飞距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