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2015年9月17日是中国空降兵65岁的生日,作为一名空降兵部队的老兵,觉得今天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

1950年9月17日,新中国第一支伞兵——空军陆战第一旅成立,这支部队集中了从 全军各大单位抽调的3034名战斗英雄和 功臣模范,占总人数的60%。9月29日,在 经过11天地面训练后,62名官兵从800米 高空成功实施了首次跳伞。对于今天国际 通行的3个月训练周期来说,11天简直就 是个奇迹!对于这62名官兵,别说坐飞 机,很多人当时看到电灯都感到新奇,但 正是靠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 神,第一代空降兵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奇 迹。

感到自豪的是45年前,我也光荣的成为,这支英雄部队的一员。从一个不懂事的农村孩子,成为一名合格的空降兵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离不开部队这个大熔炉的锤炼,更离不开部队这所大学校的培养和教育。下面讲述一个在部队训练的一小段经历。

一九七三年我们营担任战备值班任务,四月份某日上午因为学习专栏要改版,营部书记到通信班通知,要我与他一起去师军人服务社买纸张、笔墨、广告色等用品,我们团在新店,师军人服务社在水塔(因师部最高处有一座比较大的供全师饮用水的水塔尔得地名),往返大概有四公里,因为我们是战备值班单位,我与书记到了师军人服务社急急忙忙挑选了所需要的办专栏用品就赶紧往回走,往返用时大概就一个小时多一点,当我与书记走进我们营的营区就感觉到气氛有点紧张,营部会议室里坐满了师团首长,操场上整整齐齐的坐了几十名军官有空军有陆军(后来听说是武汉军区观摩团),营作训参谋急的满头大汗,见到我俩说:你们可回来了,把人都急死了,责怪书记不应该把我带去买东西,因为我是营部号目,也就是司号员,连队设司号员,营部设好目,级别为班长如果有军衔一般是上士,如果有任务还等着我吹紧急集合号呢,所以作训参谋找不到我急的要骂人,我赶紧回到营部值班室待命,等待通知我吹紧急集合号。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营长命令我吹防空号,我不敢怠慢拿起军号跑到室外对准各连的营房吹响了,嘹亮的防空号,在我吹号时三四位军报记者围着我拍照录音,我的防空号吹响后,各连的司号员紧跟我的号音也吹响了防空号。作训参谋同时也摇响了手摇警报器,一时间营区里军号声、警报声四起,各连听到号声和警报声后,立即全副武装集合进入防空工事,防空工事是70年开始建造的,在地下用大块毛石砌成拱形的,上面覆盖一米多厚的泥土,并栽上树木作为伪装。在防空洞里呆了大概半个小时,各连做了简单的战前动员,交代了“敌情”状况。半个小时后防空警报解除,上级命令我们到伞库携带伞具立即等车,(降落伞是事前叠好的,伞包登记册上写着自己的名字,每周六上午是固定叠伞日,是雷打不动的)我们背上自己的伞具从伞库出来,师汽车连的车已经在营区公路上排成一排等着呢,我们一刻都没有停留就蹬车了,作训参谋向营长报告各连蹬车完毕,营长立即命令出发,我听到命令后立即对着车队吹响前进号,车队听到号声后一辆跟着一辆开出营区向武汉驶去,我们经过汉口解放大道时,营长命令全部官兵站立在车箱里,每位官兵都是头戴钢盔身披伪装网腰别伞兵刀,肩挎各种武器,真是威风凛凛,路两旁很多市民驻足观望,很少能见到这么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我们的车队经解放大道驶入航空路,然后一直开进王家墩空军基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进入王家墩机场后将降落伞从车上卸下,将降落伞从装伞袋里取出整齐的摆放在铺好的帆布上,等待伞训人员检查,在伞训人员检查伞具的时候,后勤人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包压缩干粮,让我们赶紧就这开水吃就算午饭了,这是才知道已经到中午了,上午只顾的紧张了,这时才感到肚子有点儿饿了,赶紧撕开压缩干粮的包装,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有的新兵由于心情过于紧张,根本就吃不下只吃了几口喝点开水,我告诉他们要坚持多吃点,不然跳下去后没力气跑。刚吃完就接到命令背伞准备蹬机,我们分乘几架安-12运输机飞向“战场”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飞行,从眩窗往下看已经进入山区,飞行员通报我们在鄂北大别山区上空,已接近着陆场上空,在此同时飞机尾部的两扇机门徐徐打开。几分钟后就听到笛…笛的两声预备玲响,我们赶紧起立面向机门排好准备跳伞,笛……跳伞铃声响起,我们一个接一个跳出机舱,三秒左右感到身体猛的往上一提,我知道降落伞已经打开,台头检查了一下伞开的很正常,天气晴朗能见度很好,四处望去看到战友们的伞开的都很正常,都在各自调整方向选择着陆点,我也不敢怠慢赶紧按“高空选片、低空选点”的原则,调整方向选择着陆点,四十五度望下去,看到我前方有一条长形水塘,长约100米左右宽约30米左右,我判断加点速可以跨越过去,急忙把前面的两根操纵带拉下加速,距地面大概100米时发现可能跨不过这个水塘,赶紧向下拉后面的两条操纵带减速,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噗嗤的一生泥浆飞溅,我落在了一块水田里,可恨的是那稻田刚犁完放满水还没栽秧,简直就是一个泥潭,低头看我全身就像一尊泥塑溅满了稀泥,我掉在了稻田里,降落伞落在了水塘里,幸亏稻田埂将我卡住不然我会被降落伞拖进水塘的,降落伞兜上水后拉也拉不动,本想到水里把身上的稀泥冲刷一下,这时一颗红色信号弹升空,我明白这是营长发出的迅速向冲击出发阵地集结的信号,顾不上身上的稀泥和降落伞是否能拉上来了,赶紧带上武器向营长的方向集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向营长靠拢后,见作训参谋、无线通信兵已在我之前到了营指挥所,我们一行迅速向冲击出发阵地集结,在集结途中导调组给我们出了防空、防毒气、通过炮火封锁区等敌情,我们都根据敌情和地形作了相应的防范与应对,营长看到我一身黄泥风趣的说,你的伪装做的很结合实战吗,我听候脸上感到发烧,当时脸一定时红红的,心想作为一个老兵这人丢大了,因为还有军报记者,湖北广播电台记者紧随演习部队采访。这次是实弹演习我们到达冲击出发地准备冲锋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炮团的炮兵兄弟们为我们进行炮火掩护和火力清障。我们卧倒匍匐在庄稼地里,听到炮弹从头上经过发出嗖、嗖的响声。炮兵兄弟们打的真准,发发命中目标,用的是什么型号的火炮我就不敢多说了,因为我对我们师的火炮配置不了解。炮声刚停止营长就命令我吹冲锋号,我赶紧举号吹响了鼓舞士气的冲锋号,我吹冲锋号时只见录音记者在录音不见摄影记者和摄像记者,可能是我的一身黄泥有损司号员的形象吧。我们的这次演习被录制了录音报道在湖北广播电台播出了,还拍成了新闻简报在放电影前放过,在新闻简报中没看到我吹冲锋号的光辉形象,如果不是那一身黄泥说不定我还能在电影屏幕上亮一下儿像。至今想起来感到有点儿遗憾,不过对以后的高空判断力提供了经验教训。

经过65年的不断发展,中国空降兵已经 从单一兵种的“背伞步兵” ,发展成为由炮 兵、航空兵、导弹兵、侦察兵等20多个 专业兵种组成的“空中集团军”。

其作战装备也从组建初期的伞塔、气球、 小型飞机、火箭筒,逐步发展到今天的以 空降兵战斗车、直升机为主的高科技装备 格局的部队,形成了主战装备机械化、作 战装备空降化和战场机动立体化模式,具 备了快速反应、远程直达、重装突击的全 方位作战能力,是信息化条件下我军联合 作战体系中的一柄尖刀。

我为我空降兵部队的发展壮大而骄傲,我为我曾经是空降兵的一员而自豪。永远不会变的是,我对空降兵这支英雄部队的眷恋之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