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枕戈梦[九]“抢饭”应知有因果 “冲锋”莫论男女兵

大伙端着盛到碗里的大米饭,等着上菜。说上菜好像是斯文了一点儿,实际上就是上炊事班打菜。菜是按班分份儿,一个班一盆儿菜。盆儿就是和洗脸盆儿一样的搪瓷盆儿,有白色的、有黄色的。

我们新兵二班每顿饭都是副班长去打菜,大家在地上蹲成一圈儿,等着副班长打菜回来。

副班长去打菜了,在地上蹲成一圈儿的新战友,大多数把头扭向炊事班的伙房门,目光急切的等待着副班长的身影从伙房的门里闪现出来。

副班长端着一个黄色的菜盆儿,走出伙房,向班里走来。那些紧盯着伙房门的目光,又转移到副班长手里的菜盆儿上,直勾勾的向着黄色的菜盆儿行着注目礼。副班长走过来,弯下腰,把手里的菜盆儿放进圈子中心。菜盆儿还没落地,就有几双筷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射进了菜盆儿。

我抬眼看看吃饭的战友,有的人捧着碗,闷着头,快速的往嘴里扒拉着饭菜,两只眼睛并不看饭碗里的饭,却瞄着菜盆儿里的菜。他们像饿狼一样吞噬着饭碗里和菜盆儿里的食物。虽然大家都知道部队吃饭管饱,可是,我的那些从饥饿中走来战友,还是吃着碗里的,望着盆儿里的,因为,一时半会儿他们还抹不去心灵上曾经长期挨饿的阴影。

说来,在我的内心其实也留有忍饥挨饿的阴影,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不会去抢饭抢菜吃。我始终记着,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过我的话:“做人做事要有规矩,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吃有吃相,睡有睡相。”说:“要走如风,站如松,坐如钟,卧如弓。”奶奶说的规矩让我循规蹈矩了几十年,像是一笔财富让我受益至今,获益匪浅。当然,这些规矩也让我受到过不少憋屈,在部队常被冠以一顶“肮脏的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的帽子。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一顿饭很素,没有半点荤腥,也不知道午饭和晚饭会不会改善伙食,大家都期待着,因为今天是新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吃饭打冲锋,也不都是德行不好。有些贫困地区的战士,入伍前过的是一种食不果腹的生活,看见大米白面能不玩儿命吃吗?新兵是在家乡饿怕了,所以抢着吃。老兵是习惯成自然,改不了了。还有的是饭量大,吃饭慢,唯恐到了时间还没吃完饭,不得不抢先他人一步,冲向饭桶。当然,也有的是嘴馋,只要改善伙食就往前冲,或是北方人不习惯天天吃大米,见着面食就像几天没吃饭一样往前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我觉着,只要不是“吃饭冲锋,训练稀松”也是无可厚非的,只要对得起党和人民供给给咱们的四十五斤口粮就行。

部队是男人的领地,容不得女人撒娇。男兵吃饭打冲锋,女兵吃饭照样要打冲锋。不信是吧?下回让我的二师女战友朱雪玲,跟您聊聊“抢面条”的“战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