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年,日本插手南海问题的意愿已成“司马昭之心”,只因受到多方钳制,一直未敢真正有所动作。今年以来,在美国的鼓动下,日本逐渐放弃不持立场的姿态,通过单边扩军、双边合作、多边协作在南海构建遏华网络。

在单边扩军方面,日本正在改变自二战结束以来长期坚持的完全自卫的军事战略:强推旨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案通过,连年增加防卫预算、制造和购买新式武器,使用人工卫星、无人机、舰船和调查船搜集中国在南海的动向。

在双边合作方面,日本通过提供警备支援、举行联合军演等方式,加强了与涉及南海问题的东南亚国家的防务接触,竭力阻止中国填海造岛、加固岛屿等强化实际控制的海洋活动,从军事上牵制中国。

在多边协作方面,日本正与东盟国家构建多层次的合作关系,建立日本-东盟防长会机制,签署《相互军需支援协定》,力推《亚洲地区反海盗及武装劫船合作协定》,鼓动G7通过涉南海声明,尝试在南海开展三边合作。

笔者认为,五大因素驱动日本积极介入南海:护卫海上生命线的需求、中国发展海上实力的压力、美国的需求、菲越等国的呼吁以及印日安全合作的诉求。

但是,日本由于自身实力限制和安全担忧难以回应菲越美的过高期待。若自卫队向远离日本的南海派遣护卫舰和巡逻机开展警戒监视活动,不仅会引发国民对卷入地区冲突的担忧,而且会刺激到在此区域内具有核心关切的中国;同时,日本介入南海,必将削弱其在日本海和东海的警戒力量。此外,现有装备性能不足以支撑日本在南海长期存在,有可能需要进一步扩大防卫预算以购买新式装备。

对此,中国可以通过强硬对日慑止介入、加强中俄海上安全合作等举措进行应对。

一方面,中国应当在实控岛礁周围海空域建立起常态军事巡逻制度,警告日本不要搅乱南海局势。对日本海空自卫队舰机首次进入南海,中国必须坚决反击,因为“此例一开、后患无穷”;对于进入南海专属经济区的日本舰机,我方可采取伴飞、拦截、驱离的常规应对反应;中国还可在东海和钓鱼岛区域对日本施压以防止日本在南海存在成为常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