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唐如松:大掌柜的刀——离鞘》一文中,说大掌柜此次去美国访问,“重点在联大”。野渡赞同这个说法。野渡也是这样看的。中美之间,现在可谈的东西不多。除了扯淡,或扯蛋。

较长时间以来,野渡论述政治经济军事斗争,国际方面关注的是中美之间的斗争。国内关注的是打虎,尤其是关注金融大老虎。现在越来越多的朋友,也运用这个基本出发点来分析问题了,在相当范围内已形成一定的共识。其实这就是一层窗户纸,因为事实本就是这样的,或者说事实主要是这样的。

野渡几个月来,特别是天津爆炸案发生以来,跟踪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斗争的发展变化的一系列描述,发现美帝掉入一个巨大的战略陷阱。美帝与中国的金融大老虎相勾结所发动的对中国的系列金融攻击,并没有对中国经济造成实质性损害,相反,在土共一系列的反击下,美帝剪世界金融羊毛的战略大剪——美国股市——被击倒了。

想修复这把大剪刀,已然没有可能。至少在野渡看来是这样。

美国股市总市值25万亿美元左右,这段时间下跌,总市值跌掉2万亿美元。跌掉2万亿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美联储一直“梦想”的美元回流美国,本就困难重重,现在可能性更低了。一些小的手段,如欧洲的难民潮之类的,已不足以推动这个事了。

更可怕的是,资本正在流出美国。也就是说,美英欧日联手金融与中国的金融大老虎攻击中国并没成功,现在转成激烈的内斗了。

简单描述一下,现在世界金融战场的总体态势:美欧日股市长期顶部盘整破位后,都在筑平台。第三世界国家的金融市场,基本处于崩溃状态。中国正在“深化改革”。

世界总体经济复苏是个泡泡,现在根本看不到影。在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战争尚未决定性分出胜负前,所谓的世界经济总体复苏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世界经济总体复苏在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战争决定性地分出胜负后,才有可能。

难民潮,叙利亚、也门、乌克兰的战事、朝核伊核问题、恐怖袭击事件等等,这些东西的实质服务对像是金融战场。野渡也写过天津爆炸案的发生与美股之间的关联性。

总体上看,现在扛着美股的就是美帝自己的钱。美帝将第三世界国家金融市场里能抽走的钱都抽走了。这就是第三世界国家金融市场大跌的原因。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美股仍跌破平台,步入熊市,说明国际金融市场里的金融资本,总体来看,不是在流入美国,而是在流出美国。也就是说,美帝金融困境已经不可逆转。

中国外汇贮备的迅速减少,主要原因是中国用这些钱抄美资撤离后的世界资本市场的底。

野渡前面有博文分析过,此次美帝掉进金融陷阱背后的主要推手,是已逃离美国的美联储资本。这部分资本现在称美联储资本,已经不合适了,只能称为前美联储资本。这部分资本主要是金融资本。前美联储资本联合英欧日,将美帝诱进了与中国正面金融对决的这个大陷阱,目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几天关于美帝一个消息,很耐人寻味,说是恐怖分子将袭击美国的富翁,如巴匪特、比尔·盖茨之类,有一长串的名单。

咱绝不能因为小瞧和忽视这个小新闻而不加以分析。野渡认为这是有战略性意义的新闻,是前美联储资本发出战略信号,目的是瓦解仍在维持美帝金融市场的基本力量。在目前的战略僵局之下,这一警告付之于行动有其必然性,且概率极大。

虽然从战略上看,付诸行动的时机可能还未到,现在可能还处于恐怖气氛的预热阶段。

也由此,再来看欧洲难民潮事件,不难看出是仍在美国苦撑的美联储资本对前美联储金融资本联军的反击。包括西班牙巴塞罗那闹独立和英国苏格兰再提脱英公投,以及英国的脱欧闹剧,沙特联军欲对也门发动地面攻势,都属于此类。我们也要认识到,这种战略反击只是牵制性的,没有太大的实际作用。关于这个,从美元指数的走势可以明确看出,波动很小。

也就是说,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这些事件的发生及变化,是前美联储阵营意料之中的事。难民事件中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即是欧洲的声音此次压倒了美国的声音。美帝在这一事件中的形像是个大反派。这大概是自冷战以来从未有过的事。这一细节值得密切关注。这可以说是前美联储金融资本已站在欧洲立场的一个证据。

也就是说,前美联储资本联军从现在的情形看,处于战略主动态势,金融包袱远比美帝小得多。但咱们要深刻地认识到欧洲政治的散沙一盘,也要深刻地认识到欧洲,包括英国的军力是不足以保护欧洲资本的,更谈不上通过欧洲建立新的世界霸权。

咱不要杯弓蛇影,一会恐美,一会恐欧,一会恐英。

野渡认为,这也就是一部分、甚至很大的一部分美联储资本,在面临重重困难的前提下不肯离开美国的原因。欧洲的现状容纳不了整个美联储资本,建立不了世界霸权。欧洲自保的力量都不足。现在的美联储资本也不会做这样的梦,挑动中美发动核战,或传统的世界大战,以实现欧洲的再次崛起,因为那样大家都完蛋。至于俄欧联盟这种战略幻想,也只是战略幻想。

在此基础上,前美联储资本联军并不是欲通过挑动中美互斗、削弱中美的同时建立新的世界霸权。其战略目的,仅仅是将美国这个负资产丢给不肯离开美国的美联储资本,也就是说剪美国的羊毛。至于这些资本以后还会不会与能不能重回欧洲,那是将来的事,不是现在的事。在野渡看来,现在前美联储资本还计划不到这个。原因是,有中国在。

基于以上总体分析,咱们可以看出,前美联储金融资本联军自身是没有力量剪美国羊毛的,它必须通过中国、或者说是中国的综合力量这把大剪刀,才能实现这一战略目的。如果来自中国的压力一旦消失,欧洲将被美帝碾碎。这也就是英欧加入亚投行的原因。前美联储资本联军需要中国。习总要访美了,所以默大妈火急火燎地要到中国来,除了弄点小糖忽悠忽悠土共,还能有别的?

从总体上看,美帝已经事实崩溃成相互对立的美联储资本与前美联储资本联军两部分。由于英欧资本加入了亚投行,故在战略上,前美联储资本联军的战略能力更强一些。这也就是从表相上看,当前世界政治经济斗争的焦点集中在中美之间的原因。美帝中了英欧的招。资本持续流出美国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战略态势。这一态势,不会因为乌克兰、难民潮、也门叙利亚战事扩大而改变。野渡认为,前美联储资本联军的反击,也会在美国本土展开。现在只不过时机未到,因为前美联储资本还在撤出美国的过程中。

野渡认为,前美联储资本联军在美国本土展开反击行动的时候,就是美国羊毛被剪的时候,时间大约在冬季。总之,美帝的日子不多了。

咱现在跟美帝还有什么好谈的呢?除了分治太平洋。但这个时机,目前看还没有到。总得到黄河边,总得等到炸成一片才会死心吧。与默大妈的小糖相对应,奥黑也会拿出一点小糖招待客人的。所以野渡同意唐一刀的看法:说大掌柜此次去美国访问,“重点在联大”,,当然主要目的还是继续推进“一带一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