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乔良

《刺刀书写的谎言——

侵华战争中的日本“笔部队”》

作者:王龙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9月

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王龙的《刺刀书写的谎言——侵华战争中的日本“笔部队”》,是一部颇富新意的“拓荒之作”,不仅在文学界填补了日本精神侵华这一历史空白,而且开辟了日本侵华战争研究的“第二战场”——文化侵华,从而将中国抗战文学创作推向更深更广的领域,成为今年纪念抗战胜利出版热潮中的一个新亮点。

人类自从有战争以来,就不是单纯的武力斗争,更包含了精神斗争,或曰文化战争。克劳塞维茨说:“战争就是迫使敌人服从我方意志的武力行为”,他特别强调战争中的精神要素,“物质的原因和结果不过是刀柄,精神的原因和结果才是贵重的金属,才是真正锋利的刀刃。”日本在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同时,也打响了对中国的文化战争。令人遗憾的是,多年来,国内描写日本对华军事侵略的著作汗牛充栋,但却几乎完全忽略了与日本侵华战争并行的“文化侵略”。整个侵华时期,日本广大士兵和民众究竟处于怎样一种被侵略文化所煽动的狂热状态?战时日本国民究竟如何看待被他们疯狂侵凌的中国人?这背后又折射出怎样复杂微妙的日本民族精神性格?只有弄清楚这些深层问题,我们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明白中日为什么会发生战争的文化根源,——起码是未经历那场悲剧的中国人,不至于从肤浅庸俗的“抗日雷剧”中去认知抗日战争,从而多一些对历史严肃深刻的清醒反思,才能防止历史悲剧的重演。

现在,我们终于欣慰地看到,国内有人将关注焦点投向了日军侵华的精神领域,将当年特殊神秘的“笔部队”的丑恶行径,暴晒于光天化日之下。《刺刀书写的谎言》一书,向世人首度揭秘战时日本文坛“笔部队”,不仅为读者还原了一支闻所未闻的“神秘部队”,更生动展示了一面折射日本民族战争心态的“他者之镜”。在这部作品中,作者描写了九个日本“笔部队”的骨干作家,其中有“侵华文学第一人”火野苇平、唯一被判刑的从军作家石川达三、“陆军班头号功臣”林芙美子……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作家几乎全部加入了日本法西斯主义政权的附属机构“日本文学报国会”,总人数达四千之多。作为视独立思考为生命的“社会良心”,日本的这些“公知”们,如何最终演变为一场疯狂侵略战争的盲从者和支持者?而尤其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许多后来大力鼓吹侵略战争的作家,竟然大多都曾是倾向进步的左翼作家。作者将所有这些充满悖论分裂的日本侵华文学家命名为“异人种”,可谓准确传神。这些文化“异人种”集体演绎了一出日本版的“儒林外史”,在真实与谎言、良知与罪责、艺术和政治之间纠葛挣扎,演绎了世界战争文学史上令人感慨唏嘘的一页。

其实近代以来的日本作家,并不缺乏反抗强权的正义之心,他们从不甘心让渡出自由创作的宝贵权利。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文坛为何陷入空前的“暗谷”时代,日本作家们为何如此大规模集体堕落,甚至连川端康成这样著名的作家都在“爱国主义”的煽动下,对侵略战争从迷惘到接受、从屈从到肯定,最终随波逐流到承认自己“既是风又是水”?这一复杂现象不单单是一个文学问题。

我注意到,为了让自己描写的这部分被世人忽略的历史令人信服,王龙对历史的还原,从未逾于“已知”。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书中无一观点史料没有来历。在至关重要的命门节点上,王龙向我们展示了他探究史实的锋芒与功力。王龙并非日本文学的研究专家,他坦言创作此书的难度不亚于“骑着自行车上月球”。书中涉及的一些日本作家甚至连百度上也搜索不到只言片语,资料搜集的难度可以想像。为此,王龙自费翻译了大量的日文原版资料,并对不同来源的史料反复辨正研判,披沙沥金,以独立怀疑的精神将严谨的态度和公正的立场融合起来,形成了本书逻辑分析丝丝入扣、透视剖析深中肯綮、反驳诘难雄辩有力的风格。

在这种呕心沥血的历史书写面前,相信无论喧哗骚动,也无论关山万重,有心的读者和作者,定会心有灵犀,经历一次过目难忘的精神穿越。

(作者简介:乔良,1955年生于山西忻县。现为国防大学教授,空军少将。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本文发表时有删节。)

戴旭观点

欢迎关注戴旭本人公众号

弘扬中国精神!

凝聚中国力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