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李登辉鼓吹台独:台湾“外来政权”狗去猪来

李登辉新书

原标题:李登辉新书《新·台湾的主张》出版 称“外来政权”为“狗去猪来”

此前因媚日言论遭到岛内抨击的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今日下午将出席新书《新·台湾的主张》发布会。在书中,他以“狗去猪来”形容台湾“外来政权”。为了包裹自己的“台独”理念,他提出所谓“新台湾人”概念,甚至主张以民主主义代替民族主义。

“狗去猪来”:如此形容台湾“外来政权”

据台湾媒体报道,李登辉今天下午将亲自出席新书《新·台湾的主张》发布会。该书由远足文化出版,为1999年出版的《台湾的主张》再版。

全书一共分为4章。第1章叙述李登辉早年人格形成与精神信仰;第2章回顾身为学者与从政的生涯;第3章是观察和评论两党先后执政的15年;第4章是李登辉分析东亚局势以及对日建言。

李登辉曾数度罹癌,新书开头引用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文字:“死不是生的对立,而是它的一部分。”自序则提到:“我,李登辉,希望一直到临终瞬间,都不会怨恨任何人,能够像牛一样,亦步亦趋地守护‘国土’,顺乎民之所欲,为了我所热爱的台湾一直工作下去。”

他在自序提到,在美国已丧失昔日霸权,日渐多极化的“G0”世界里,日本若要进行改革、永续存活,每一个日本人都必须立定志向,起而行动。不过前提是,要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与文化感到骄傲和自信。唯有如此,才能带给东亚安定,使台湾和日本维持良善关系。台湾和日本之间的羁绊,有其历史根基。但是许多人不清楚台湾和日本共同经历的那些历史。台湾和日本是生命(命运)共同体。日本好,台湾就好,反之亦然。

该书第一章就是“学习日本精神”。李登辉自剖“与生俱来的个性”、“日本精神”、“台湾精神”、“基督教”四大因素造就了今日的李登辉。他还提及,当年蒋经国任命他为“副总统”,应该就是很欣赏他的“日本特质”,对工作有责任感,诚实做事、不说谎。

李登辉描述称,日本统治下,近代观念正式引入台湾,逐渐打造出“新台湾人”原型。1920年左右,台湾人开始成立各种社团,提出议会民主、政党政治、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地方自治、自主独立等要求,也有人主张“日本应当给予台湾人适当权利”。1921年成立“台湾文化协会”,推动连串****,但受到总督府打压,未能成功,但也产生了“台湾人的台湾”的想法,成为战后“对抗国民党”理念的基础。

此前,李登辉曾投书日本,发表“台日一国”等危言耸听的言论,引发岛内一片抨击。近日,李登辉出席“太阳花学运”团体活动时却表示,他生长在台湾,对台湾的感情无法改变,身为台湾人很悲哀,总是被外来政权掌控。其实,日本也是外来政权,“做日本人的奴隶,其实很悲哀”。

不过,李登辉在新书中以“狗去猪来”形容台湾被“外来政权”操控的状况。李登辉称,日本战败,被迫放弃对台湾的统治权,台湾因此成为“中华民国”的一个省,“狗是指战前统治台湾的日本人,猪则是指来自大陆的中国人”。

李登辉写道:“狗吠虽然令人觉得吵,但作为看门狗,还是可发挥作用,就像东京涩谷那只忠犬八公铜像那样”,“相较于来自大陆的中国人,日本人还算诚实,好太多了,因此用狗的比喻表现台湾人的感慨”。此外,他还感谢日本将其哥哥奉祀在靖国神社。

虽然李登辉曾表示“没有台湾抗日的事实”,不过,新书中却有一节“日本统治下台湾人的政治运动”,提及“台湾人的政治运动因为受到总督府打压,并没有成功”。

他又称,长久以来,台湾人对日本的感情或许都只是“单相思”。日本战败后,台湾受尽苦难,日本人对台湾的态度其实是冷淡的,许多经历日本殖民的人,迄今依然对日本怀抱着错综复杂的怨怼情绪。

提“新台湾人”:以民主代替民族

李登辉在书中称,如果阻碍台湾民主化的外部因素是大陆,内部因素就是“国家认同”。台湾人有对国家的认同问题不解决,台湾绝对没有未来。

李登辉认为,台湾人之所以能够再度建立“身份认同”,是外来政权统治下的产物,两个政权轮替时,台湾人就面临身份差异冲突,过去“二二八事件”,其实就是两个不同的文明轮替时产生的冲突。

李登辉称,在台湾,阻碍共同“国家意识”的形成,是旧时代的历史和政治结构所带来的“族群问题”,也就是“本省人或外省人”的问题。这问题多年来借由通婚、交友和工作关系,以及在民主改革的过程中,已经相当程度得到改善。但每当政局起变化或者选举时,透过极端的政治操作及媒体报道,这些问题就浮现台面。

为此,李登辉甚至提出所谓“新台湾人”这个概念,称新台湾人要团结一致,跨越省籍、族群、出身的差异,合力巩固台湾这个“生命(命运)共同体”的连带关系。

在他看来,如果是新台湾人的话,就可以清楚了解,台湾与大陆是属于不同的国家,台湾并非大陆的属国这个事实。同时,也会认识到不应与大陆进行任何关于统一的对话。

为了论证所谓“新台湾人”,李登辉搬出“民主”概念代替“民族”。他称,民主主义是世界的潮流,历经民主改革,台湾没有理由退回到“民族国家”的理念。台湾人民的共同体意识必须立基于民主,而非民族。李登辉还试图割裂台湾同胞与中华民族的关系,称台湾已经没有必要再扛起“台湾民族”的大旗挥舞,更不要跟随中华民族翩翩起舞。

死不悔改:仍称钓鱼岛为日领土

李登辉在书中仍对郝柏村、陈水扁及马英九等人有诸多批评。李登辉自述,掌握政权过程中,“最大的阻碍来自军方”;任命郝柏村为“国防部长”,就是希望能将他排除于指挥军队作战的军令系统之外,“但是,他抗拒不从,还告诉宋美龄”。

后来,李登辉将郝柏村从“国防部长”升任为“行政院长”,即所谓的“超水平人事”,“然而,郝柏村一当上‘行政院长’,便惹出麻烦。他召集、主导了军事会议……结果,他担任‘行政院长’不到一年就被迫下台。”他的评语是:“郝柏村毕竟是自己掉入了权力斗争的陷阱。”

对于2000年陈水扁执政,李登辉表示,国民党将政权和平转移给民进党之后,“台湾民主政治却进入一段长时间的停滞期”。他认为,政治这东西,毕竟要靠协商,不能因为握有政权,执政党就要掌控所有的政治决策,对待在野党也需深思熟虑,让权力能自然地释放、共享,“但民进党并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

他指出,民进党甚至连那种不需要“立法院”审议通过的工作,都无法做好,“这凸显了长期以来民进党都是担任在野党,执政经验和应变能力不足的问题”。

马英九执政后,李登辉称,台湾人民期待马政府与国民党“全面执政、全面负责”,但这分期待很快也落空了,“‘马总统’加速向大陆倾斜……竟然承认了子虚乌有的‘九二共识’”。李登辉还称,‘马政府都是以统一为目标”,这种对外自我否定的做法,“是背叛‘国家’、辜负人民期待的行为”。

对于近日争议不断的钓鱼岛议题,李登辉仍不悔改,依旧妄言钓鱼岛是日本领土。李登辉指出,马英九是台湾最早炒作“钓鱼台列屿归属问题”的人。马于1972年在国民党的报纸《波士顿通讯》提出“钓鱼台是台湾的领土”。

李登辉称,钓鱼台列屿是日本的领土,这在历史和国际法上都是相当明确的。日本宣布拥有钓鱼台的时间是在1895年,台湾与大陆第一次主张拥有钓鱼台的主权是在1971年。在日本宣布拥有主权76年后,台湾与大陆才提出主张,其实是说不过去的,到头来会是一场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