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元的金融霸权,世界罪恶的根源 – 01

(美国霸权是罪恶根源;中国崛起是人类福音)

请先了解以下的几点:

1.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Federal Reserve System简称Fed)相当于美国的中央银行,职能是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提供金融服务,维护金融体系,“联邦”多好听的名词,但是他却是一个私人银行家和大企业集团的组织,也就是说是纯粹的私人组织,不受政府控制。

2.我们所说的美圆,每一张都是出自美联储之手,而不是美国政府,美国政府没有发行货币的权利,只有发行国债的权利。

3.美圆的流通是由于美国政府向美联储“贷款”所有的美圆让他作为货币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流通,而以美国国债作为抵押。

4.美国人民每年交纳的数量最多的税是个人所得税,而这些钱没有进政府的腰包作为财政预算,而是直接进入美联储的帐户,作为美国政府“贷款”美圆使用的利息。

美元是现代美国霸权的基础,也是中国要打击美国霸权的终极着力点。其实很多人都有这个印象,可是因为经济和金融专业性很高,细节很复杂,因果关系往往出人意料,所以美国到底是如何利用其金融霸权在全球榨取不义之财,一般的解释常常似是而非,或者不尽详实。

在整个19世纪,国际金融所用的主要货币是英镑。到1890年代,美国的国民生产毛额已经超过了大英帝国的总和,但是在此后的50年,英镑仍然是金融界的第一货币。这固然是受英国政治外交的影响,也有市场的惰性关系,但是其主要的原因是“网络效应”(NetworkEffect),也就是大家都用的东西自然特别方便,即使它并不是最好的。当初微软的视窗作业系统,就是靠这个效应吃下了整个个人电脑的市场。不过英国虽然因英镑的地位而受益,特别是可以用很低的利率来融资,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它占的便宜是有限的,这是因为当时的世界以金本位为主,霸权国家也不能乱印钞票。

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英国国势的衰颓再也掩盖不住了。在诺曼地登陆后,德国投降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于是美国召集了所有44个同盟国的代表,在1944年七月于新罕普夏州的渡假胜地BrettonWoods的一家豪华旅馆里开了三个礼拜的会,会谈的主题就是战后的国际金融体制。参加会谈的国家虽多,其实真正的话题是英镑该如何为美元让位,所以实际上是美国代表怀特(Harry Dexter White,四年后就被发现是苏联的间谍,随即很及时地“心脏病发”而死亡)和英国代表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大名鼎鼎的20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间的角力,其它的国家只是在旁帮美国掠阵。当时英国的战时经济全靠美国接济,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凯因斯知道不可能再维持英镑的国际地位了,因此他无私地建议创立一个全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由全世界共管。美国当然回答:“AbsolutelyNo”,从而否决了这个正确的方案。 Bretton Woods的结果是美元成了国际储备货币,同时建立了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会(IMF,InternationalMonetary Fund),前者由美国人当总裁,后者的总裁由欧洲人选,但是总部也设在华盛顿,两者距离美国财政部不到半英哩,基本上都是后者的附属机构,受美国财政部长指挥。

在1950和1960年代,美元虽然是国际储备货币,但是Bretton Woods的规定是仍然依循金本位制度,一两黄金35美元,美国的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要多印钞票必须先买下额外的黄金,因此美国的金融霸权所占的便宜并不大。到1971年,尼克松觉得凭空印钞票实在是太方便了,所以片面撕毁了Bretton Woods协定。其它西方强权抗议之后,尼克松在当年十二月签了新的Smithsonian协定,哄骗列强说印钞票到此为止,只把黄金价调整为38美元一两。实际上联邦储备银行根本就没有关掉印钞机,到1972年,大家都知道被美国骗了,又拿他没办法,只好跟着也印钞票,于是1970年代就成了通货膨胀完全失控的十年。

[John Connally,尼克松的财政部长。当其它国家向他抗议美国违反条约,乱印钞票的时候,他回答:“The dollar isour currency, but your problem.”(“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可是是你们的问题。”)把美国在外交上一贯的流氓心态,表达得淋漓尽致。]

虽然大家一起印钞票,真正能从空气中挤出钱来的只有美国,这是因为只有美元才是国际储备货币,大家的外汇都必须是美元,也就是不论联邦储备银行怎么拼命印,其它的中央银行都必须照单全收,否则不但你的货币升值影响出口,对冲基金(HedgeFund)可以借利率低的美元换成你的货币来炒你的地皮或股市(这叫做CarryTrade),泡沫爆炸以后烂摊子还是你的(日本就是这样被整垮的,所以中国不敢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反过来,美国根本不收藏其它国家的货币,所以别的央行跟着印钞票来买美元,这些钞票就只能留在国内,直接冲击物价,结果就造成这个很奇怪的现象:美国拼命印钞票,通货膨胀却发生在别的国家,而且越是财务体质弱的国家,受冲击就越大。当然凯因斯作为一代大师,完全预见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低估了美国人的无耻程度,以为一纸协定可以把美国绑住,结果美国金融霸权稳固之后,就片面丢弃了他原本承诺的义务,从此可以随意做钱。这些钱当然不是真正无中生有,而是从全世界其它国家榨出来的,换句话说,就是美国国库直通其它国家的国库,高兴抢钱就抢钱。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已经做了三轮的“量化宽松”QE(QuantitativeEasing),实际上就是堂而皇之地大印美钞,总共印了五万亿美元,也就是抢了全世界五万亿美元;这数目比美国十几年战争浪费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三万亿美元还要大得多。那为什么要停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虽然通货膨胀主要由其它国家消受,美国自己还是会受到间接影响。经过六年抢了全世界五万亿美元,美国的生产毛额年增率已经超出了3%,通货膨胀率虽然表面上还只有1%,但是它的反应是滞后于经济成长的;再印下去,通货膨胀率就有可能冲过头了。第二个原因是人民币在旁虎视眈眈,如果欺人太甚,只怕各国的中央银行都开始把外汇改存人民币。毕竟当初条约是美国自己撕毁的,现在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纯粹是靠“网络效应”。

美国向全球搜刮了五万亿美元,这些钱既非真正入了联邦政府之手,也没有落到一般老百姓的口袋里,而是大部分被金融界,尤其是对冲基金,消化掉了。其实在量化宽松开始之前,当时的联邦储备银行主席柏南克(BenBernanke)就已经预见了这个问题,还曾经公开地说要不是用直升机撒钱给普通百姓很不切实际,其实他寜可那样做。柏南克是学者从政,不像现今的一般美国官僚是大企业和银行的代言人,所以经济一好转就被踢下台了。后来传出他申请房贷被拒的消息,令人唏嘘。那些在2008年把美国经济搞垮的银行总裁们,个个都拿了两三亿美元退休金才下台。柏南克的同僚们,大多退休后成了高盛的董事或高管,年入两三千万美元。这些人哪须要申请房贷?

另一消息:欧元区也开始量化宽松剪羊毛,就特别耐人寻味。刮羊毛其实真正的获利人是银行和对冲基金,这些国际金主并不是民族企业,而是同一小撮在纽约和欧洲都有豪宅的富豪。美国出面来刮钱也好,欧元区出面来刮钱也好,他们一样地赚;如果欧元区不接手量化宽松,他们必须退清(Unwind)他们的Carry Trade,这不但没钱赚,是会有损失的。

美国的霸权已经不是为国家安全而服务,而是少数腐败势力寻求自身利益的载具,这股腐败势力就是那些国际金主。进过股市的读者应该很熟悉所谓的国际热钱涌入涌出,在这个过程中大刮羊毛。有美国霸权为它们开路:你若是不让国际金主们的热钱自由出入,任意做多做空,就是自由民主的敌人。

美元的金融霸权,世界罪恶的根源 – 02

(美国霸权是罪恶根源;中国崛起是人类福音)

在1990年代初期,冷战刚刚结束,美国意气风发,不但自认天下无敌,还宣传自己的制度是人类的最高成就,全世界的样版,“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History”,美国政治学者Francis Fukuyama在1989年因此论文而一炮而红,后来在1992年出书)。发展中国家普遍接受所谓的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也就是要对美国资本完全开放,任由国际金主掠夺经济利益。东欧诸国刚从苏联的霸权下解放出来,最是好骗,他们听任美国银行和公司低价买下国有产业。可是国际金主对苦干实干这种赚得慢、风険又大的实业发展没有兴趣;把雇员遣散、剩下的资产转手卖掉,赚得又多又快。于是在1990年代越听美国的建议,对国际资本越开放的,死得就越惨,经济萎缩得越快;而当时最听话,下场也最惨的莫过于俄罗斯和匈牙利。俄罗斯直到2004年,匈牙利在2010年之后,才学乖了,宁可让美国媒体漫骂,也要对若干企业重新进行国有化。有趣的是,俄罗斯主政的普京和匈牙利的总理ViktorOrban,都是先当过好几年美国的忠狗,后来才完全了解美国人的邪恶,决心改采独立的经济政策。其后,即使在美国金融和媒体的打击下,他们的国家仍然走上了复兴的道路,两人都成为极受国人拥护的政治领袖。

[Fukuyama(福山)的成名作封面上的简介写着:“这是人类政治理论演化的终结,西方自由民主政府普及到全世界,将是人类最后的政府型态”;在2003年之前,全世界,除中国以外,都把它当成不言自明的真理;一直到现在,这个已经在实践上破产的命题,仍然是全球民主斗士的共同最高信仰。]

(所以,那些为美国摇旗呐喊,鼓吹“自由民主”的,无非就是助纣为虐的一群走狗罢了)

那时的东南亚各国,也都采行对外开放政策,不过在保护民族企业上,要比东欧国家小心多了,美国资本并不能在他们的国内自由买卖其工业资产。于是国际金主们就采用了美元金融霸权的另一种打击手段,也就是向这些国家的企业做美元贷款。美元做为国际储备货币,流通性很高,利率往往低于小国的货币,一旦这些国家对美国银行开放进出口贷款的生意,需要贷款的工商业自然就选择利率低得多的美元。美国银行在这些客户能还钱的时候,赚的利息是稍高于在美国本土的;但是真正的大利润,是当这些客户借得太凶,还不出来的时候。如果他们生意好,始终按时还钱,美国资本也有办法让他们倒帐。1997年,许多东南亚国家的美元债务的总额超过了外汇存底,于是对冲基金和他们背后的银行财主们开始打击这些国家的货币。具体的手段是由对冲基金利用改革开放期间所引进的金融衍生产品(FinancialDerivatives)以极大的杠杆(Leverage)来做空这些货币,原本提供美元贷款的银行则拒绝结转(Roll Over)那些债务;前后夹击之下,几个礼拜内,好几个货币贬了超过50%,泰国首先崩溃,随后其它国家如骨牌一般地倒下。

有些读者也许会问,为什么这些国家不宣布破产呢?很不幸的是,国际间没有破产法这样的法律,一个付不出钱来的债务国,理论上有他自己的主权可以自行决定如何处理善后,实际上则因为美国拥有金融霸权,如果你不让他满意,他可以把你一脚踢出国际金融体系,此后连进出口都有麻烦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阿根廷就因为试图做破产式的债务重整,虽然绝大多数的债主同意了,但是一个美国的对冲基金在美国法庭告赢了阿根廷政府,美国法官由此命令阿根廷取消债务重整,必须付清全部的本金再加高额的利息。阿根廷当然不愿意,结果是失去了一切欧美金融服务。但是2014年不是20世纪了,美国银行不和阿根廷做生意,他可以向中国银行借钱,这是后话。

在1997年,中国的经济还属于第三流的,完全不能与美国的霸权相抗衡。于是泰国、印度尼西亚、南韩等等都乖乖地遵循美国定的规则,向IMF求救。没想到IMF慢条斯理,一拖竟拖了六个月,直到这些国家的紧急救急手段都用完了,必须在当天拿到钱否则就会违约而被踢出国际金融和贸易网络,IMF才翻出底牌,也就是必须对美国资本完全开放,所有的民族产业都得让美国人自由买卖。最后所有的这些国家都被迫就范。那些当时因为本国货币贬值而周转不零的实业,也都被贱价买下,不到两年,他们的股价回归正常,美国人坐享了几十倍的暴利。就这样靠着在东欧、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巧取豪夺,美国在1990年代享受了年平均高达3%以上的GDP成长,但是也为后来的资产泡沫埋下了祸因。

我想在这里提醒大家,美国对IMF的资本贡献只占全部的1/6,其它的5/6正是由泰国、印度尼西亚、南韩这类的普通国家出的,也就是在美国的金融霸权下,一般国家必须出钱帮助美国压榨自己。所以现在中国创立了金砖银行和亚投行,并不是要师法美国的霸权伎俩,而只是要让像阿根廷那样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国家有一个替代的出路。其实中国本来是希望和平崛起,不要与美国对抗。但是任何有实力有替代可能的其它国家都为国际金主所不容,为了打倒中国这个可能挡他财路的新兴国家,台湾是他们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美国在经济层面的真正主攻方向也是宣传战和颠覆战。这是因为宣传战和颠覆战的代价最小,而收获很大。实际执行这个任务的是高等教育系统里的经济系和金融系。美国的经济学教授喜欢用很多数学,尤其是统计学来写论文。做统计分析的时候,一个很基本的步骤是过滤杂讯,而美国的经济学论文不是省略掉了这一步,就是根本做错了。更糟糕的是经济学研究的是人而不是原子或分子,所以做理论的时候,美国的经济学必须做很极端的假设来简化问题,否则数学就用不上。例如美国经济学的核心结论是绝对自由市场经济(也就是完全没有政府监督的)的优越性和必然性,可是这个结论的“证明”是建立在一连串明显地不成立的假设上的,这些假设包括经济的单元是个人而没有集团,这些个人(叫做HomoEconomicus)是完全理性的,拥有所有公开的资讯,而且能在瞬间以零代价完成所有的优化分析,而且最重要的,他们都不会作奸犯科。在电脑界有句话,叫GarbageIn,Garbage Out,亦即垃圾假设自然给出垃圾结果。美国的经济学教授们是不管这个道理的。

他们不管这个道理,而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学原本就是为政治而不是真理服务的。名作家IsaacAsimov在1980年代写的小说Azazel里有一段故事:美国总统想知道2+2=多少。他问他的数学顾问,数学顾问说答案是4。他不满意,又问他的统计学顾问,统计学顾问说根据问卷调查的结果,正确答案为4的可能性是99.9%。他还是不满意,又找了他的经济学顾问,经济学顾问把门轻轻带上以后,小声反问总统:“您想要的答案是多少?”这虽然是个笑话,其实对美国的经济学界来说,是很中肯的。

美国中西部一个名校的一位名教授用了很多数据,做了各式各样复杂的统计分析,“证明”了NASDAQ是世界上最有效率,对顾客最好的证券市场。呵呵,美国的经济学教授很多是“AcademicProstitute”(“学术卖淫”),而NASDAQ已经付了那个作者不少顾问费。美国的经济学界每一个小有名气的教授,主要的收入都是来自这样的顾问职;而他们写论文夸奖顾主的时候,是完全没有义务要透露这些利益输送的关系的。

然而这个腐烂的经济学界固然可以对外宣传美国的绝对自由主义,但是对内也可以成为大企业和大金主的文字打手。到1990年代,美国庆祝冷战胜利以后,银行界就开始安排让他们的顾问群写论文,要求废除对银行业的一切监管。这些监管是1929年股市大崩溃造成经济大恐慌之后,以血的教训学得的经験,但是银行业嫌它们碍事,挡了财路,于是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整个美国的经济学界众口一辞,要求解禁。克林顿很重视讨好华尔街,小布什更是迷信绝对自由主义的空想家,于是金融界如愿以偿,得以无所禁忌地捞钱,2000年代成为美国金融界利润不断破纪录的黄金时代,然而没过几年,解禁的苦果就出现了,也就是2008年的房市崩盘和其后的金融危机,若不是柏南克当机立断,处置得当,美国就会又一次地承受经济大恐慌。美国金融霸权的宣传战和颠覆战,居然就像金庸笔下走火人魔的武林高手一样,被自已的邪派内功反嗜自身。可是在世界其它经济体里,到现在还是有很多在美国中西部的名校拿到博士学位的经济学教授们,继续鼓吹在实践上已经破产的绝对自由主义,这就好像有九阳神功不学,而去练千蛛万毒指。

美元的金融霸权,世界罪恶的根源 – 03

(美国霸权是罪恶根源;中国崛起是人类福音)

总结来说,美元的金融霸权带给美国许多利益:首先,美国人永远可以用自己的货币来借无限多的钱,而且利率是特别低的。不过这只是一个特权,并没有对世界经济带来太大的损害。其次,美国只要自己没有通货膨胀的危険,就可以大印钞票,然后拿这些没有价值的白纸,去换取别人辛苦劳动的成果。这基本上是抢劫,但是从整个世界的经济来看,其它国家每损失一块钱,美国就拿到一块钱,所以世界整体并没有损失。这在道德上是可耻的,但是以经济学的标准来说是持平的。真正可恶的是美国金主对他国民族企业的巧取豪夺,为了美国人赚一块钱,这些被害国的经济往往要损失十块钱,而且社会因此动荡不安,长期的工业发展也因而夭折,结果这些国家只能持续地依赖先进工业国的技术和产品。

这点就是美元的金融霸权最邪恶的一面。其基础在于美国的金融界利用美元的霸权垄断了世界金融交易。当尼克松打破了金本位的时候,世界金融界变成了一个大赌场,而美国的金融行业成了庄家。庄家不在乎资产的价格是涨还是跌,只要价钱在变动,他们就可以从中抽成得利。因此这些国际金主当然就唯恐天下不乱,想尽办法来颠覆其它国家政治、社会和经济的稳定,而其主要手段,就是宣传。在政治上,只要你不对美国必恭必敬,你就是自由民主的敌人,美国会资助各式各样的非政府组织NGO(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任何一小撮人有什么不满,就有一个NGO来告诉你那是政治制度的问题,必须经由颜色革命来全盘推翻。好玩的是,对内的宣传完全是另一套,也就是民主的真谛在于宽容妥协,如果有人抱怨金主们扼杀国家经济而自肥,那就是邪恶的阶级斗争,必须以公权力全力打压。在社会层面上,美国除了最亲近的忠狗之外,只要一有机会就挑动其它国家的族群斗争,例如中国台湾。在经济上,美国更是一视同仁,不分敌我,绝对不允许别的国家稳定发展;首先利用美国经济学人来鼓吹对美完全不设防,若是你不上当,就想尽办法让你的经济遭遇突变,例如明明是辛苦工作赚来的贸易顺差,在美国人手里就成为操弄汇率的证据,由IMF出面指责,美国政府则名正言顺地用超级301之类的国内法倒打一耙,打击你的出口工业。

[2012年三月,OccupyWall Street(占领华尔街)示威活动设在一个公园的总部被清场,纽约警察在凌晨四点钟,首先逮捕了少数还在场的记者,打坏或扣压了所有的摄影器材,然后从容地逮捕了全部示威者,再用推土机将所有的帐篷和设备直接丢进垃圾车里,所以他们的暴力手段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如果香港警察也用纽约警察的手法来清场“占中”,西方媒体一定骂翻了。]

中国当然希望能釜底抽薪,打倒美元的金融霸权。但是这有实际上的困难,主要是虽然中国已经有了世界第一的经济和贸易量,工业产值更是远超美国,全球主要的金融机构都还在美国的手里,再加上网络效应,要让人民币一举取代美元是完全不可能的。连最基本的开放人民币自由交易,都有如把一把顶在自己喉咙上的利剑交到美国人手里,美国金主必然会借机操弄汇率,打击中国的进出口贸易。不过长期来看,让人民币逐步取代美元,是必要的,否则美国高兴抢钱就抢钱,兴风作浪。

所以中国创立了金砖银行和亚投行。这两者都在2015年开始运作,对被美国长期荼毒蹂躏的发展中国家,这是值得欢欣庆祝的事情。

俄罗斯、委内瑞拉和伊朗是很希望从美元霸权里解脱出来的,可是控制世界石油定价的是沙特阿拉伯,而沙特对美国在军事和外交有百分之百的依赖,所以中国很可能会在这一步上卡住。美国也心知肚明,因此不管代价如何高昂,美国仍然要对中东处处干涉,以保护其对沙特的影响力。除非美国筋疲力尽,决心放弃霸权,他是不可能在中东放手的。这也是奥巴马的尴尬:一方面须要转向亚洲,另一方面仍然须要保护自己在中东的势力。当然这并非不可能达成;最理想的就是亚洲有台湾、日本、菲律宾和越南这样的代理人,加上香港和大陆内地的崇美派闹事,如此一来,美国的硬实力就可以专注在中东。

总结来看,中国在短期内,虽然不可能推倒美元的霸权,但是像金砖银行和亚投行是很有意义的创举,很可能会大幅削弱美国以金融手段剥削发展中国家的能力。这对世界经济来说,将是一个大福音。

美国是如何维持其美元霸权的?

其实很简单:

对内,美国通过(1)洗脑(请参考各种美剧和媒体对美国屁民的洗脑;更多美国政府洗脑内幕,请搜索参考《看美剧如何洗脑美国屁民》和《美中央情报局及其文化冷战》两文)和(2)残暴镇压(请参考99%运动的下场)来维护资本家的利益

对外,通过强大的(1)经济实力(中国经济已经碾压美国:中国经济世界第一,中国工业GDP更是美国的2倍!)和(2)军事实力(很多关键的核心军事科技和装备,中国已经超越美国;中国目前与美国的差距主要是军事装备存量上的差距)来维持美元霸权

(详情请参见:《美国梦的本质:世界的噩梦》,《美元的金融霸权,世界罪恶的根源》,《世界不了解美国,中国和美国是天生的生死对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