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欧洲面临70年来最严重难民潮 正演绎又一场欧盟危机

和讯网

有评论文章指出,从6月以来,至少11人因试图穿越欧洲隧道而丧生。难民们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抵达的欧洲,并非是他们所梦想的大陆。28个欧盟国家的5亿欧盟人口,有2400万失业人口,多数国家的百姓在财政紧缩政策下生活水平滑坡。对于难民,抵达之后,面临的首先是漫长的资格审查时间,在法国有的甚至要超过两年。在西班牙,一位古巴难民自杀,因为在政府的难民补助结束之后,在西班牙这个失业率高达22.4%的社会,他没有其他生活来源。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欧洲大陆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逃难潮”,在8月26日的德法两国首脑会晤中,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

就在当天,一部匈牙利牌照的卡车被抛弃在高速公路上,奥地利警方发现车上七十一具尸体。在过去的半年中,不少于2800位难民丧生于美丽的地中海。与此同时,超过10万人抵达欧洲。

但是,无论对于前者还是后者,都只是“问题”的开始。

难民:梦想的破灭

匈牙利这个与塞尔维亚为邻的东欧小国,因为难民问题,几周内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边境线上175公里的长长铁丝网在月底就能竣工了,但根本挡不住难民的潮流。布达佩斯已经宣布,从9月5日起,政府将动用2000名警察守卫边境。匈牙利政府认为这还不够,应该走得更远。布达佩斯正在努力争取国会的支持,以便调动军队来对付源源不断的难民潮。

在毗邻塞尔维亚的勒斯凯(Roszke),警方投掷了催泪瓦斯,以阻止200多位拒绝服从他们安排的难民。匈牙利警方的说法是,“非法移民变得越来越具攻击性”。

那些钻过铁丝网的难民,被装上前往难民营的火车,这样当地政府可以按欧盟的难民程序,存档指纹,并对那些因战争而逃难和因经济而出走的人进行分类。一位难民愤怒地对着电视镜头说,“我们只是来逃生,但他们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我们”。

在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东北部城市加莱,难民人数从未如此众多。将近3000人盘踞在法国最大的难民帐篷区。根据当地非政府组织的数据,每天至少有20到50人向他们索取帐篷。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唯一的目的就是离开法国,前往大不列颠帝国。

从6月以来,至少11人因试图穿越欧洲隧道而丧生。

难民们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抵达的欧洲,并非是他们所梦想的大陆。

28个欧盟国家的5亿欧盟人口,有2400万失业人口,多数国家的百姓在财政紧缩政策下生活水平滑坡。对于难民,抵达之后,面临的首先是漫长的资格审查时间,在法国有的甚至要超过两年。在西班牙,一位古巴难民自杀,因为在政府的难民补助结束之后,在西班牙这个失业率高达22.4%的社会,他没有其他生活来源。

德法民众:不同的姿态

对于任何一位抵达欧洲的外来人,还必须要有强大的心理准备,面对当地民众。

最近,巴黎街头又出现了一年前的公益广告,上面写着:每四位法国人中就有一位是移民的后代。如果将这个问题放到德国,就关系到20%的德国人。

按理说,在一个外来人口更多的社会,宽容度和开放性更高。但法国的情况却表明,事实并非都是如此。在巴黎九区的一家餐厅内,一位中年法国女子咬牙切齿地对她的同伴表示了在这轮从年初以来就成为“法国国难”的难民潮的痛恨。在这个公共场合,她毫不掩饰地大声说:“为什么要将钱花在这些人身上。我们本身有那么多失业者,我敢保证,德国和意大利根本不会这么做”。

德国的情况恰恰与这位女子希望的相反。去年接待了相当于三分之一抵达欧洲大陆难民的德国,他们中60%的人认为,德国能够处理好这些难民申请。具体的数据是,欧洲去年受理的62万份难民申请中,德国占了20万,法国只是区区的6万3000份。

“我们以为法国是最受移民和难民欢迎的欧洲国家,事实上,从2012年起就并非这样”,移民研究学者Matthieu Tardis澄清道。

在欧洲难民申请数暴增44%的2014年,法国是极少的申请者负增长的国家(-1.2%)。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就欧洲总体而言,45%的申请者在去年获得难民资格。在法国,这个比例暴跌到22%。

这些数据证明,法国是移民问题中欧洲最大奉献者还是受害者的说法,不过是一些带有偏执情绪的法国人的幻想。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种臆想正在法国如传染病般的传播。高度发达的法国民意调查再次证明,民众对待难民的态度变化:三分之二的法国人反对接受难民。

在1999年时,只有不到一半的法国人持敌对态度。

当然,舆论可以将这种变化理想化地归咎于法国10%的高失业率,和今年一月发生的包括攻击查理周刊在内的恐怖案件。但是,“我是查理人”的包容精神,在那次全法400万人的大游行后,灰飞烟灭。

欧洲的最重要两个国家,德法两国民众的不同态度,除了两国经济现状略有不同外,也受到政客与政府的极大影响。

2014年10月,当法国前任总统萨科齐一如既往地将法国的问题归咎到移民身上,认为是“移民威胁我们的生活方式”的时候,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她希望德国成为一个超级的融合国家”。

法国:左派价值的背叛

绝大多数法国人,都会以他们的国家是人道主义的摇篮引以为豪。就算是本质上仇视外来人口的极右派,也不敢轻易否定法国的“难民申请权”的传统。但是,中国谚语“人穷志短”,同样适用于这个看起来更加社会主义的国家。高居不下的失业率,恐怖的威胁,的确都让这个社会党领导的左派政府如同在鸡蛋上行走。

六月,法国警方动用催泪瓦斯,强行驱逐400多位在巴黎十八区地铁桥下安置帐篷的非法移民。让支持难民的民众惊呼左派已死。几个月来,一贯高举人权大旗的左派,甚至没有发起任何关于保障和维护难民人权的大型请愿。

“如果我们忘记这些价值,那我们又是谁呢 ? ”法国历史学家阿兰•贝谷尼邬(Alain Bergounioux)向政府质问。

让人意外的是,左派人士、法国内政部部长卡泽纳夫,需要用左派政府在遣送难民的数量上增长了13%,来表明他的高效。这个数据显然是与萨科齐执政期间的右派政府的遣送难民数据相比。根据《世界报》的进一步分析,社会党政府在强制遣送方面的确比前政府下了不少力气。

也必须看到的是,一些关于政府在难民上的开支数据公开,使得左派政府难以维持立场。

根据2009年法国参议院的评估,在每位离境者身上,法国政府的开支是2186欧元。前不久,法国审计法院(Cour des comptes)泄漏出来高达2亿欧元的难民开支,让更多的法国人认为是天文数字,并加入反对的阵线。这大约也是《新观察者》杂志这项调查让人意外的理由:在对待移民问题上,43%的法国人认为政府过于左倾;其中社会党的支持者中这个比例为25%。

在这个几乎失控的难民问题上,大多欧洲国家都在互相推诿。只有德国的态度是鲜明并且让人尊敬。

在8月26日,德国首相默克尔参观了在Saxe的一个难民接待处时表示,“德国将对仇外的行为零容忍”。

她还表示,这“些男男女女,比如叙利亚人,他们有权获得难民身份,应该在欧洲按照平衡比例分布”。但同时她也指出,“要送回那些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获得难民身份的人,诸如来自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地区的人”,他们来自被认为不存在战乱的国家。

难民问题,对于欧洲大陆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

但是!这个时候世界警察都干了些什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