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纳粹专辑]10个逃脱审判的邪恶纳粹分子

[二战纳粹专辑]10个逃脱审判的邪恶纳粹分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结束后,全世界从恐惧当中苏醒,带着前所未有的创伤:6000多万人死亡和一种新的罪行——种族灭绝。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提出,不用审判,直接枪决纳粹分子。但是最终法律战胜了一切,于是就有了纽伦堡审判。纳粹德国的24名军政首领受到审判。

但是就在纽伦堡审判之后,在波兰等遭到纳粹残酷蹂躏的国家,相关案件却被冷落,许多纳粹分子逃往西班牙或拉美地区。被视作纳粹大屠杀策划者之一的阿道夫·艾希曼1960年在阿根廷被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抓获,并在以色列接受了审判;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医生、人称“死亡天使”的约瑟夫·门格勒1979年在巴西溺水身亡;导致数以百万计的塞尔维亚人和犹太人死亡的克罗地亚种族灭绝的制造者安特·帕韦利奇1959年在西班牙平静去世。

虽然为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德国政府近来对已经年过九旬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前警卫展开了调查和审讯,但无论是历史学家,还是那些著名“纳粹猎人”都一致认为,纳粹的受害者们至今都未得到公正对待。原因有很多:冷战爆发、纳粹人数太多以至于无法全部绳之以法、德国社会需要忘记历史的创伤……对纳粹罪行采取的那些行动很多都已为时过晚,一些当年的肇事者和屠杀亲历者都已去世,正义的明灯逐渐熄灭。

下面让我们盘点出10个逃脱审判的邪恶纳粹分子:

第十名:艾瑞伯特 海姆

在海姆以医生的身份在毛特豪森工作期间,他曾向病人的心脏注射汽油,并且在不使用麻醉的情况下将他们的内脏切除。他自称曾用受害者的头骨作为镇纸。由于当局者并没有发现他的暴行,海姆得以行医至1962年。1962年,在他被指控为战犯后,他突然消失了。尽管此时德国政府悬赏157000美元,并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捕他,他仍旧逍遥法外。然而2009年侦查结果显示他逃去了埃及,他改信伊斯兰教并且改名为Tarek Hussein Farid,他最终死于1992年。

第九名:古斯塔夫 华格纳

华格纳是索比堡集中营的副指挥官,超过25万人命丧于此,目击者称他热衷于亲手杀人,他的最高纪录是一天杀9个人。其中还有一对父子,他把父子俩的头就靠在一起,这样他能一枪将他们杀死。据说华格纳是在梵蒂冈政府的协助下逃到了巴西,并且一直隐姓埋名地生活直到1978年被捕。尽管好几个国家发出引渡要求,但巴西政府都予以了拒绝,华格纳最终因胸口中刀而死于1980年,其官方死因是自杀,但有流言坚称他是死于纳粹猎手的追杀。

第八名:克拉斯 法伯

法伯是一个效力于纳粹的荷兰人,法伯在1952年成功越狱而后逃往德国,他曾因涉嫌谋杀22人,而被处以终身监禁。在德国时希特勒曾出台相关法令使得他活得德国国籍,这项法令未被德国政府废除,它赋予所有参加纳粹党的外国人德国国籍。尽管荷兰一再的要求引渡法伯,德国却总以法伯的德国籍身份为借口来拒绝荷兰。但德国政府也无法将他投入监狱,他最终以自由人的身份逝于2012年,享年90岁。

德国《明镜》周刊2014年公布了一份题为《为什么最后的党卫军能逍遥法外?》的长篇报告,指出“对奥斯威辛集中营所犯下的罪行予以惩罚之所以失败,并非因为一部分法官和政客试图阻止这一努力,而是因为很少有人有兴趣持续追踪肇事者和给他们定罪。许多德国人对奥斯威辛集中营罪犯无动于衷,这种情况始终在延续”。

英国历史学家伊恩·克肖在希特勒传记的最后部分曾写道:“许多负有重大责任的纳粹罪犯都逍遥法外。很多当时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或者在这一过程中中饱私囊的人,部分甚至全部逃脱了应受的惩罚,有些人甚至在战后发财致富。”

“纽伦堡审判针对的只是纳粹军政高官。”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仅剩的几位“纳粹猎人”之一埃弗拉伊姆·苏罗夫说:“追踪纳粹罪犯的目的并不是把这些战犯绳之以法,因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庞大了。”苏罗夫承认,“冷战对追踪罪犯造成了负面影响。像克劳斯·巴比这样的纳粹分子后来都被美国情报机构招募”。

第七名:克劳斯 巴比

巴比一直为人所职责,因为他使得至少四千人丧命,并亲手将7500度人送进集中营。巴比是一残忍的盖世太保指挥官,他曾将孤儿院中的44个犹太儿童,其中最小年仅3岁。关入奥斯维辛集中营,德国战败后,巴比被美国政府找去,并协助他们在欧洲进行反共活动。美国政府甚至还协助他逃往玻利维亚,据说他在这里曾参与追杀格瓦拉的行动,尽管最后巴比还是没能逃脱审判,但在他死于1991年前,他只坐了四年牢。

第六名:海因茨 兰默尔汀

海因茨 兰默尔汀因亲手导演了法国奥拉杜尔村的大屠杀而为人所不齿,在这里他残杀了642名平民,其中还包括妇女和小孩,他们被关在教堂里活活烧死。虽然被法国法庭处以死刑,但并没有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因为西德政府拒绝法国引渡他。1964年这宗审判再一次以失败告终,因为德国调查员宣称证据不足,兰默尔汀享年66岁,他在世时一直否认自己曾参与大屠杀。

第五名:霍尔斯 舒曼

舒曼在二战期间致力于研究大规模的生化武器,试图以此来消灭纳粹的敌人,他用大剂量X光照射奥斯维辛囚犯的内脏,这使得他们内脏出血现象严重,很多人在痛苦中死去。战争结束后他继续行医,直到他的罪行在1951年被曝光。1966年以前他一直逃避当局的追捕,他最终还是落入法网。但由于每况愈下的健康问题,他于1972年被释放。离开监狱后他又活了11年,并在法兰克福市度过了他的余生。

纳粹分子罪行的严重程度简直难以想象:灭绝营、集中营、谋杀人质、动用酷刑、种族清洗……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证人逐渐逝去,或者丧失记忆,这些罪行愈发地难以得到证实。

历史学家安德烈亚斯·桑德尔指出,1945年以来德国共审判了6600多名与二战有关的人,罪名包括作伪证和谋杀等,但是90%的人被判处5年以下监禁。维森塔尔中心指出,从纽伦堡审判结束以来,大约10.6万名德国军人或纳粹分子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其中约1.3万人被判有罪,只有将近一半的人接受了审判。到底有多少人犯有战争罪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即便是最著名的二战历史学家马克斯·黑斯廷斯也只能说“大概有几十万”。

德国作家、国际奥斯威辛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托夫·霍伊布纳指出,二战后对德国党卫军缺乏必要的查找、追踪和审判是“战后最大的丑闻之一”。他认为,“一些肇事者基本上都已经回归了社会,消失在人海当中。多年来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于幸存者来说,这是一个苦涩的事实”。

第四名:海因茨 赖内法特

在1944年的华沙起义期间,大约四万平民死于Wola大屠杀。海因茨 赖内法特是罪魁祸首之一,他在战后被捕,却因为证据不足而被无罪释放。之后有报告称美国情报部门曾聘请过赖内法特。希望他能协助他们分析苏军步兵战术,同时美国在妨碍赖内法特受审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也解释了波兰引渡请求被拒绝的原因。之后赖内法特步入政坛。他当选了市长并进入国会,西德政府给他军队养老金待遇,他最终于1979年死去。

第三名: 爱路易斯 布鲁纳

他亲手将12800名犹太儿童送进死亡集中营,布鲁纳曾用伪造证件逃过惩罚,1954年法国法庭判处其死刑,此后他迅速逃往叙利亚。据说布鲁纳在接下啦的几年中,一直建议叙利亚政府使用拷问刑罚,他以3根手指和1只眼睛为代价。成功逃脱了两起以色列秘密组织发起的信件炸弹暗杀,他于2010年去世享年98岁。

第二名:瓦尔特 洛夫

人们认为他应该为二战中十万人的死负责。瓦尔特 洛夫协助研究改进了移动式毒气罐在他被美国人抓住后,,洛夫成功越狱,并通过躲在意大利修道院中成功逃脱追捕,之后定居智利。1962年,Raauff被捕并面临引渡,但最终他在几个月内被无罪释放。治理法律规定,十五年之前的罪行不可悲审理,此后他在这个国家度过余生,死时77岁。

第一名:约瑟夫 门格勒

门格勒在奥斯维辛任职负责决定谁将走进毒气室,在他的任期内四十万名犹太人丧命。人体实验使得他恶名昭彰,他将化学物质注射进入眼以此来观察瞳色是否会变,据称他还将双胞胎缝接在一起,试图以此来创造连体双生子。他在1945年被美军逮捕,被释放之后他用伪造身份在德国工作,后来逃往南美,尽管西德一直在寻求引渡,不过他还是从未接受任何审判,同时以色列也派遣纳粹猎手前去追踪他,1979年他在度假期间死去。

德调查纳粹战争罪行机构 纳粹分子如何审判

“杀人机器齿轮”的漫长问罪路

1958年,二战结束13年后,德国建立了专门起诉纳粹战犯的特别部门。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截至去年,这一部门进行过10万多起调查,追踪到7184名纳粹战犯并将其定罪。

德国一家法院本月初宣布,93岁的前奥斯威辛集中营军官奥斯卡·格伦宁今年4月将出庭受审。因超过30万人死于奥斯威辛集中营,这名“从来没有杀人”的老纳粹分子将面临至少30万项共谋谋杀指控。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已70年,为何德国至今仍在审判纳粹战犯?是战犯太多,还是正义来得太迟?这一切的解释还得从德米扬鲁克案说起。

审讯

上世纪80年代以色列便盯上了德米扬鲁克

约翰·德米扬鲁克,原名伊凡·德米扬鲁克,1920年4月3日出生,成长在当时还在苏联版图下的乌克兰。二战爆发后,德米扬鲁克加入苏联红军,1942年在克里米亚被德军俘虏,随后成为波兰的索比布尔集中营守卫。

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至少有300万苏联红军战士死在集中营,不少人是被活活饿死的。在审讯中,德米扬鲁克如此忆当年:“我愿意用自己的灵魂去交换一块面包。”不过他只承认,自己在集中营时曾加入一个有纳粹背景的部门。

战后,德米扬鲁克携妻儿移居美国并获得了美国公民的身份。1981年,美国一家法院判定他在申请公民身份时对二战时的经历撒谎,由此剥夺了他的美国国籍。

1983年,以色列检方申请引渡德米扬鲁克。他们认定,德米扬鲁克就是索比布尔集中营幸存者记忆里的看守——“恐怖伊凡”,曾亲手将数百人送入毒气室,以方的证据是一张有德米扬鲁克照片的党卫军成员证件。这张证件证明的是,德米扬鲁克曾加入德国党卫军的犹太人杀手队。

1985年,德米扬鲁克被送往以色列受审。1988年,德米扬鲁克被判处死刑。1993年,以色列最高法院却撤销了这一定罪,因为有更确凿的证据出现,证实“恐怖伊凡”另有其人。德米扬鲁克随后获释回到美国。

疑问

作为“主角”的德国为何一直隐身

德国以直面纳粹执政“黑历史”的勇气而为世人所称道,但60多年来,德国法院只起诉那些有证据表明亲自犯下暴行的纳粹战争罪犯。在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纳粹审判中,数以千计曾经为集中营卖力的受审者要么得到了赦免,要么只获得了较轻的刑罚。

因此,尽管德米扬鲁克曾在集中营担任看守,但德国检方一直未对他提出任何指控。

[$HR getPages$]

著有《正义之外:奥斯威辛审判》一书的加拿大学者丽贝卡·惠特曼指出,在早期纳粹审判中,审判法庭的大多数法官与律师本来就曾就职于纳粹德国的司法系统。也就是说,审判法庭上,听审的、宣判的、辩护的这些人,甚至不乏前纳粹党成员。

再者,现行德国刑法典渊源于1871年5月15日的《德意志帝国刑法典》,其中并没有专门针对战争犯罪或反人类犯罪的条例,以至于早期受审的纳粹战犯只会以一般谋杀罪的罪名被起诉——这样的法律,显然无法问责那些“坐办公室的刽子手”。

按照这样的法律体系,检方要起诉一名纳粹战犯,必须满足证明后者故意杀人和有动机杀人两个条件,而不少纳粹分子完全可以声称自己只是执行上级命令,只要执行的内容不超出命令的范围,或者说参与了杀人程序而未直接杀人,即可逃脱罪责。

新一代的德国检方“拒绝”过时的法律

变革

值得庆幸的是,新一代的德国检方对这一“过时”的法律体系提出异议。检察官乌里希·马亚思接受德国《明镜》周刊网站采访时直言,在这种法律下,“作为检方,就像修路工手上拿的不是电钻,而是螺丝刀”。

于是,德米扬鲁克的命运再起波澜。

约翰·德米扬鲁克 2011年定罪 时年91岁

2008年11月,德国检方宣布已掌握证实德米扬鲁克在索比布尔集中营共谋杀害犹太人的证据。2009年5月,德米扬鲁克被引渡至德国受审。

“我连鸡都不敢杀,这种事都是我妻子来做。”在法庭上,德米扬鲁克坚持以未曾亲手杀人作辩。

当时的审判长拉尔夫·阿尔特在宣布判决时说,在有两万八千名犹太人死去的索比布尔集中营,没有哪个看守能够“避免参与谋杀”。

“里程碑式判决”促德国起诉更多健在的战犯

意义

2011年,德米扬鲁克被判处五年徒刑。2012年3月17日,仍在上诉进程中的德米扬鲁克去世,时年91岁。美国《每日野兽报》遗憾地评论,由于案子未结,理论上德米扬鲁克死去时,竟非“戴罪之身”。

不过,此案仍被认为是“里程碑式的判决”,这场审判撼动了德国100多年历史的法律体系,为德检方将更多活着的大屠杀罪犯绳之以法奠定了关键性的先例。

以德米扬鲁克案为判决先例,德国调查纳粹战争罪行的机构2013年向检察机关提交了30名前奥斯威辛集中营人员的资料并建议起诉他们。

受审时,他们大部分已超过90岁,或许会和德米扬鲁克一样,未能等到终审判决便去世,但无论如何,迟来的正义仍能令这些“庞大杀人机器上的齿轮”在晚年为曾经犯下的罪过不得安宁。

阅读原文阅读 举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