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中旬,俄罗斯。国际炮兵射击能手竞赛落下帷幕。异国他乡的陌生环境、临时更改的竞赛规则……尽管考验接踵而至,但代表中国参赛的第20集团军某旅两个炮班,发扬我军“有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的作风,攻坚克难,勇夺单炮赛冠军、季军和接力赛亚军。

这个冠军不容易,含金量十足。站在领奖台上,当国歌响起的那一刻,来自第20集团军某旅的参赛官兵喜极而泣。

“没有了‘天眼’,我们自己练就瞄准的神眼!”

7月23日,中国参赛队风尘仆仆抵达俄罗斯竞赛基地。

第一天晚上,竞赛组委会召开的第一次协调会,就给了中国参赛队员“迎头一击”。原来,组委会制定了新规则:迫榴炮射击统一使用瞄准镜射击,不准使用激光测距机等辅助装备,不得使用火控计算机进行全自动射击;整个射击过程中,射角不得低于45度,统一不准使用测风测向测温装置……

这个消息让中国参赛队措手不及。要知道,按照原定竞赛规则,在之前的训练中,中国队一直利用激光测距机辅助射击,反坦克火箭也一直使用火控系统操作,射击命中率一直很高。对于手动射击方式,练习得很少。

判定射击距离是火炮射击的基础。现在,不让使用火控系统,不准使用激光测距机,这无疑让自行榴弹炮犹如丧失了“天眼”。“没有了‘天眼’,我们自己练就瞄准的神眼!”带队领导、旅长张书杰鼓励大家。

第二天,中国参赛队就开始了紧张的训练。由一名训练保障人员利用激光测距机配合,3个炮班的瞄准手研究利用“密位判定法”,通过判读瞄准镜上的分划来估算距离。

通过一次次训练、一次次对比,每天瞄准手要进行上百组判距训练,强化视觉神经记忆能力,“凭感觉”将分划大约细化到1%,判定距离的误差控制在10米左右,最终瞄准手练就了“火眼金睛”,射击精度大大提升。

“中国队的纪录,为我们今后的训练树立了标杆!”

8月9日上午,竞赛场人头攒动、掌声阵阵。“炮兵射击能手”单炮赛展开激烈角逐。按照赛前抽签,我军的两个炮班分别在第六和第九位出场。比赛进行过半,白俄罗斯派出的一个炮班暂时位列第一名。

12时许,随着指挥员口令响起,我军1号炮班冲过出发线,铆足了劲头向炮阵地机动。比赛中,我1号炮班发挥稳定,全部成功命中靶标和通过所有障碍物。成绩超过白俄罗斯,中国队占据了领先地位。

然而,接下来的俄罗斯2号炮班表现优异,又将比赛扳了回来。比赛你争我夺,压力又重新回到了中国队一方。“为了荣誉一往无前,为了胜利一无所惜。”2号炮班一亮相,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接到口令,驾驶员李旭东就启动车辆迅速冲向阵地。炮长尹海军沉着指挥,炮手曹宏宇、何春雷等密切协作,判定距离、装订诸元、瞄准目标,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两次射击目标均首发命中。

到达越障地域,侧倾坡、土岭、涉水场、砂质路等7个障碍依次横亘在前方区域,李旭东胆大心细,胸有成竹。到达涉水场障碍前,李旭东高速接近涉水场,距离15米时开始减速,换4挡平稳入水,快速通过深水区,出水后加挡高速离开。40米宽的涉水场,他只用了8秒就通过。

8分14秒,2号炮班创造了国内集训和国外针对性训练的新纪录,取得第一名。“中国队的纪录为我们今后的训练树立了标杆。”一名俄罗斯少校被中国队创造的成绩折服。

“你们榨干了该型装备的最大潜能,不可思议!”

中国队包揽了单炮赛第一名和第三名,取得了接力赛第二名。以明显差距屈居单炮赛第二名,俄罗斯参赛队员谢尔盖·库佐夫金输得心服口服。

库佐夫金说,中国装备在射击时的机动性和准确性非常高。成绩的背后,是辛苦的付出。该旅作训科参谋刘彬说,年初接到竞赛通知,他们着眼实现人装最佳组合,定人定车定位开展训练,每名炮手对装备操作都熟稔于心,就连对螺母的空回量、瞄准镜的位置、修正量的调整等操作数据,都做到了心中有数,首发命中率提高了27%。

他们还根据训练情况,大胆对装备进行革新。起初,驾驶员李旭东驾着战车在障碍路上行驶,不大一会儿,车上的乘员就大喊停下:路面坑洼不平,稍有不慎头部就会与顶窗部位猛烈碰撞,坐在后面的乘员就更危险;进入涉水路面,进气孔防水罩效果不好;随车配备的反坦克火箭无处安放……

该旅经研究,自主革新了乘员安全带、反坦克火箭固定器、进气孔防水罩等30余项内容,大幅提高了战车威力。驾驶员通过障碍的时间由原来的2分10秒提高到1分12秒,失误率也由原来的10%减少到2%以内。

8月14日上午,竞赛结果和视频传回国内,军工厂专家、该型火炮设计者之一余主任称赞参赛队员,“榨干了该型装备的最大潜能,不可思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