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战阅兵首次出现可穿戴式高清摄影器材(图)

中国抗战阅兵首次出现可穿戴式高清摄影器材(图)

中国抗战阅兵首次出现可穿戴式高清摄影器材(图)

中国抗战阅兵首次出现可穿戴式高清摄影器材(图)

中国抗战阅兵首次出现可穿戴式高清摄影器材(图)

记得几个月前本博曾经建议九三大阅兵的时候,学学俄国人的胜利日阅兵,广泛应用各种自拍设备。看来解放军已经想到了,中国军视网策划的《我和我的方队》,显示高清运动摄像机、自拍杆和可穿戴式设备已装备阅兵部队,展示了一些独特视角。(科罗廖夫)

新闻补充:“平时训练看我的,重大任务跟我上。”在阅兵训练中,这句指挥员挂在嘴边的话绝非虚言。日前,记者从空军阅兵领导小组获悉,此次阅兵,空军有多名将军驾驶长机或担任空中梯队指挥员,10多名师团长上阵受阅、亲自带飞,参阅航空兵师均由师长担任梯队领队坚守关键岗位。

“领导带头参训、第一架次受阅”是空军历次阅兵的优良传统。2009年国庆阅兵中,空军9个梯队长机中有6名师长,14个中队长机中有12名师团领导干部。一位空军领导告诉记者,“阅兵台也是点将台。面对重大任务勇挑重担、敢当先锋,就是体现领导干部不忘本色、敢于担当的好传统、好样子!”

此次受阅,空中梯队近两百架飞机受阅,要做到整齐划一、米秒不差,难度超过以往。某梯队长机、空军航空兵某师师长朱斌身先士卒。航理随机问答、地面徒步演练、观察标志线练习……每个课目朱斌都带头攻关,每次训练一结束,他就带着大家扎进飞行讲评室,判飞参、抠动作。

驾驶歼-10A梯队长机的沈空参谋长常丁求,曾多次率部队参加重大演习。面对阅兵训练的严苛条件,他依旧作风果敢。“指挥员也是战斗员,能驾机受阅,我感到浑身充满力量,不仅要飞,而且要高标准领飞。”常丁求说。

“领导带头参阅,既是靠前指挥,又是以身作则。”某空中梯队中队长机、空军航空兵某团团长张剑武告诉记者,不少“飞将军”是资深飞行专家,训练中手把手传授了不少复杂条件下编队飞行技术。

据了解,此次阅兵训练,空中梯队的许多官兵是才下演兵场又上阅兵场。不过,有了领导率先垂范,受阅官兵始终士气高昂。大家争分夺秒,继续苦练精飞,确保以最佳状态迎接党和人民的检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