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七十多年前的一九四三年秋天,奶奶因受不了婆婆没日没夜的叨咕,单身快马的她,一气之下从岳州城里的街河口,奶奶的剖鱼行而出,两手空空,仅仅带了把剖鱼刀就红颜一怒直接回常德乡下去。

那时候,常德保卫战事正紧锣密鼓地展开,长江口至洞庭湖平原沿途就成了日本鬼子的重要运输补给线。为了破坏这条运输线,国民党军请调来了美国援华的航空兵飞虎队,进行空中支援,对鬼子的水面运输船队和陆地运输队进行袭击。那里子为了保护这条运输线,也派出飞机进行空中保护,从而双方空军经常在洞庭湖的上空进行惨烈搏杀,造成双方各有严重的人机伤亡。

从街河口去常德,最近道就是从洞庭湖划船过去到对岸,从河堤上和芦苇荡步行最快。

寒露霜降水退车,正是寒露过后,洞庭湖的水早已退下河去了。那天,奶奶从街河口租了条小划子,独自一人趁着天刚麻麻亮,洞庭湖上还有淡淡的雾,视线看不远,日本鬼子的巡逻艇还没有巡逻过来,就荡着划子过了洞庭湖,在接近河岸边一处有着深深芦苇丛的地方跳下了船。她想把船藏在苇草从中,然后荡水上岸。

谁知刚藏好船要上岸,前面大堤坝的路上,却来了一队巡逻的鬼子兵,奶奶灵机一动只好转身闪进一条壕沟里去。洞庭湖里泡大的人,对于这一带的湖洲地形是非常熟悉的,她知道洞庭湖的壕沟到秋天沟中水大都干了不少,里面长满了芦苇,猫着腰走里面沟边一定是一条隐蔽的小路,所以她就决定直接走这条路。

但是走出不远,她就发现这条壕沟并没有全部干涸,一段段还有水汪汪的好深的水。走一段就遇上水了,她只好折身爬上壕沟然后从湖洲堤坝上走,这样走就增大了危险性,有可能随时遇上鬼子的巡逻队,但她也只能这样。

刚要上壕沟去时,突然看见前面水汪汪的壕沟里冒着一股青烟,远处看这青烟象是人家渔民早晨煮饭生烟,奶奶心想我今早可是遇上福星了,正是肚子饿了,就遇上有人家煮早饭,我得去讨点充饥然后好赶路。

走过去一看,顿时她惊讶得目瞪口呆,生烟的却是一架一头栽在水中,尾巴翘在半空的奇形怪状的东西。刚才看到的冒烟正是这怪物燃烧起的烟。不过此刻大烟已烬,剩下的残尾烂身子已经只剩下淡淡的几缕残烟了。

奶奶顿时吓得赶紧躲进草从里不敢出声。在草丛里看了半天也没有看见有鬼子过来,她知道鬼子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冒烟,这才跑过去仔细地看,原来是一架被打下的飞机,再细看那上面张牙咧嘴的老虎头,就知道是美国援华飞虎队的飞机。这一带的乡村早已进行过这方面教育,一般村民都知道画有青天白日星和这种图形的是盟军习虎队的飞机,画有太阳旗的是鬼子飞机。

估计飞行员不是死了,搞不好还烧成了灰了。

可是奶奶在破机舱和周围都找了什么也没有找到。

怕有鬼子寻来,奶奶只好赶紧离开。

走出壕沟后走出湖洲后不远,前面就要进山了,离家也不是太远了,正好旁边有块玉米地,临近枯萎的玉米杆上,还有黄橙橙的玉米无人采摘。这年头逃命要紧,种了的作物收不收那是次要的,谁需要都可以去取来急用。奶奶正好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就去摘了两个坐在玉米地里吃了。

吃过玉米后,感觉身子有劲了,刚起身要走却感觉要解手,她赶快就这个地方到玉米地后堪边去解手。

解了手后起身要走,突然“啊呀”一声,被人突然从后面扯住了了她的要害部位。

奶奶急得回头一看,只见一人从后堪的剌蓬中蹿出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裤子。

惊恐万状的奶奶本能地从手边操起剖鱼刀回头就劈了过去。奶奶可是剖鱼高手,三分钟之内可把一条几十上百斤的洞庭湖大黑鱼杀死,然后剖得骨是骨,剌是剌,肉是肉,脏是

脏的,个把小伙子可不在她的话下。

对方立刻松开血肉模糊的手,然后倒在地下,奄奄一息地肯求奶奶救他,奶奶正想问他是谁,这个人却一下就昏了过去。

奶奶突然想起先前在壕沟里看到的那架被打下的破飞机,再联想到眼前这位受伤的人,她一下立刻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位还戴着飞行帽子的洋人,一定就是那架受伤飞机上的盟军飞行员。

奶奶从湖洲上用陶片打来水喂给他,又给他包扎了伤口,过了一阵对方才醒来,他就告诉她,他就是盟军飞虎队队长,他的中文名字就叫陈纳德,说完他就晕了过去。

她急了背着他就走,这里离她家已经不远了,她想把他背回家救他。

可是当她把陈纳德背回她父母所在的村子时,鬼子正在那里屠村,她躲在场外面的草堆中,眼睁睁看着鬼子在晒谷场上用机枪把全村人扫了,她的父母也在其中。

忍着悲痛和泪水,到了天黑鬼子走后,她才把陈纳德背到山后的一个茴窖洞里藏起来。

第二天,奶奶去自己家的断壁残垣中寻找了一些荞麦粉来准备给陈纳德当粮食。可是当她返回茴窖洞时,陈纳德却不见了,奶奶急得一下哭起来。

这时候,黑暗中突然有熟悉的声音喊她。

奶奶听出是三叔,悲伤交集中正想询问他自己父母是怎么被鬼子抓的,三叔却打断她说这些你既然都看见了就别问了,你一定是来找那位美国飞虎队员的,我告诉你他在哪。

“他在哪里?”奶奶着急地问。

“有鬼子来搜山,我怕他有危险把他转移了。”三叔回答。

“你快带我去找他。”

“你跟我来。”三叔带着奶奶就走。

走到祠堂门口时,突然冲出两个鬼子兵抓住了奶奶。原来是三叔为了保村里剩下的乡邻的命,不得不供出了这件事,鬼子早将陈纳德抓起来关进了祠堂。

当晚,鬼子有一个班的人留守在这里看押陈纳德和奶奶,等第二天了好将他们两人押回县城。

但是这天夜里当地下了一场特大的暴雨,还暴发了山洪,奶奶把做成手镯戴在手上的剖鱼刀拿下来,杀死了两个看守的鬼子,然后背着陈纳德逃了出去。

这一回她直接将陈纳德背到洞庭湖边专门打捞死尸的墩善堂,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陈纳德直接藏在存放死尸的尸窖里,然后自己则躲在墩善堂外的一艘破渔船里过夜。

可是第二天,等奶奶一觉醒来,跑回去找陈纳德时,墩善堂原来存放的尸体全都不见了。奶奶急得问堂主尸体哪去了?堂主告诉她,这些尸体都是无主尸,已经让来做善工的村民背到河岸边的山上野坟地埋了。

奶奶急得掉头就跑,跑到野坟地时,只见一片新坟堆矗立在那里,有两个善工还在那里整理最后一座坟。奶奶问他们看到一个活洋人没有,善工说那些肿泡泡的浪尸都是他们一个个从墩善堂里背上山的,他们哪里见过一个什么活洋人?

奶奶急得大叫道:“那就快把那些埋了的坟重新挖开找一下,那个洋活人明明是我昨晚藏在墩善堂浪尸里的,他是我从洞庭湖上救回来的美国飞虎队长陈纳德。”

“见鬼了!你为什么要将活人藏死尸堆里?”两个善工也很懊悔。

“还不是为了躲避鬼子,鬼子正在找他!”

“原来这样啊!”两个善工急得连忙从头挖坟。

“你们别挖了,我在这里。”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爬出一个活人来。

奶奶一看,那正是美国飞虎队长陈纳德。

就这样这个美国飞虎队长得救了。

解放以后,陈纳德曾来过中国,曾到洞庭湖边来看他的救命恩人我的奶奶。听说我奶奶腿脚不灵便了,一九九零年他的后人还寄送给我奶奶一根拐杖。现在我的奶奶已经是故人了,在纪念抗战七十周年之际,在那边她一定会与陈纳德将军相会,重温那段艰难困苦的岁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