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专稿

98岁的抗战母亲传唱《大刀进行曲》

《大刀进行曲》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句极富战斗性歌词和韵律,使人过耳难忘,在中国家喻户晓,脍炙人口。1937 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抗战开始。守卫卢沟桥的29

军大刀队,以大刀显神威,浴血奋战,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作曲家麦新被大刀队的英雄事迹所

感动,1937年7月在上海激情创作了这首歌曲,成为抗日救亡歌曲中的代表作。当年他才20岁。

歌曲强烈感染着广大群众,发表后迅速传遍全国,鼓舞了军民抗战斗志。歌词首句三个高音哆以

及歌中“冲啊!”的呐喊富有感召力,最后以一个响亮的“杀!”字结尾。一个民族被逼迫不得

不发出的最后吼声,那是怎样一种生死存亡的困境啊。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上的这一课真的

是太深刻、太深重、太沉痛了!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国军和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究竟是哪支部队最先唱响《大刀进行曲》,已无从考证。

但是我了解一名老军人是抗日前线《大刀进行曲》的传唱者,他就是傅钟(1900-1989)(开国

上将)。傅钟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留法留苏,1931年回国后参加过举世闻名的长征。卢

沟桥事变后,中共洛川会议决定组成抗日统一战线,将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挺进敌人后方。

傅钟被任命为八路军政治部民运指导部长,后接任邓小平所任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一职,傅钟与

《大刀进行曲》结缘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的。

据傅钟回忆,从延安奔赴太行山,从晋东北转战晋西南,《大刀进行曲》始终被八路军部队广

为传唱,歌曲鼓舞了前方战士的斗志,也给将军留下难忘的记忆。傅钟曾给我家人讲述过当年打日

本的情形,并激情唱起《大刀进行曲》。想想看,当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军用沙哑声音激唱《大刀

进行曲》,是一种怎样的情景?无疑,这是《大刀进行曲》的部队原唱!

1985年,傅钟深深怀念延安时代,怀念抗战的激情岁月,写诗一首:清凉山,宝塔山,山山巅

巅赞延安。迎来青春红似火,古城歌震敌胆寒。(《人民日报》1989年8月9 日刊登了该诗) 诗句

提到延安古城的战斗歌曲,究竟什么歌曲能够让敌人胆寒?非《大刀进行曲》莫属。 这是有关《大

刀进行曲》传唱的凝练描写,也是八路军新四军所向无敌英雄气概的写照,凝聚着我军军魂。

我还知道另两位传唱者,就是我的父母。母亲刘为端与傅钟夫人刘筱圃是叔伯姐妹。抗日战争

爆发前,我父母先后考入重庆大学。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重庆大学组织抗敌后援会,母亲任全

校歌咏团团长。重庆大学曾专门派车赴乡村开展抗日宣传。母亲喜欢唱歌,父亲爱好写作, 虽然彼此

并不熟悉,但都报名参加了抗日宣传活动。21天的行程,足迹遍及永川、永昌、泸州、壁山、龙昌、

江津、沱江、自贡等川南21个县乡。除了教唱《大刀进行曲》和《中华之魂》等抗日救国歌曲外,

还给周边县乡表演《张家店》、《放下你的鞭子》等节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母亲回忆,在川南各县群众汇集地方,教唱《大刀进行曲》,男女老幼踊跃参加。此外,

教唱对象也有国民党军队的军人。据说40-50人的学唱部队,队列整齐,学唱认真,歌声嘹亮。

可以说,《大刀进行曲》成为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粘合剂,形成了中华民族强大向心力。

而共同的革命理想志向,把父亲和母亲紧密联系起来,1938年他们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结

为革命伴侣,长期工作在秘密战线。

为撰写本文,我曾特意向母亲确认当年教唱《大刀进行曲》的过程。年近百岁的母亲详细

说明了当年重大抗日乡村宣传团的情况,对参加抗日乡村宣传团的人名,记得一清二楚。在抗

日乡村宣传节目中,她扮演老板娘,放倒了几个日本鬼子,竟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为此还受

到表扬。她至今仍记得《大刀进行曲》的全部歌词,并且底气充沛满怀激情地为我唱了一遍。

特别是最后那个“冲啊”的喊声,特别有感染力,让我深受感动:大概当年她也是充满激情地

这样唱,这样呐喊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情非常巧合。就在母亲为我重唱《大刀进行曲》一周后,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

颁发给母亲一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紫铜胎体镀金纪念章(见下图)。纪念章正面图案

正是一座手持大刀奋勇杀敌的抗日战士《大刀进行曲》雕塑。(铜质雕塑《大刀进行曲》作者:

潘鹤、梁明诚 1976年 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足见《大刀进行曲》的歌词和韵律,以及所

现奋勇杀敌的形象在中国深入人心,载入抗战史册。

傅钟将军和他的战友们在前方太行山上,以《大刀进行曲》所歌唱的战斗精神,对日本

侵略者展开游击战;在后方,以蜀都中学作为掩护,在秘密战线工作的父亲和母亲以及他们

的战友们以教唱《大刀进行曲》,或者培养进步学生等公开形式,鼓舞大后方群众斗志和部

队士气。前方后方,密切呼应,唱出了中华民族不甘亡国亡种的豪气。可以说,中国的抗战,

构成了古老民族历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揭开了中华民族复兴的序幕。

战后的传唱者就是笔者本人。我出生在50年代中期,没有经历过抗日战争。在20世纪70

年代初开始学唱《大刀进行曲》时,正是红歌盛行的年代。我们尚在中学三年级读书,气血

方刚。很快就被《大刀进行曲》这支歌曲感染,无论拉练行军或是拉歌赛歌,都少不了这首

歌。应该说,《大刀进行曲》也陪伴我们走过青春时代。

记得在校期间一次雨中行军拉练,正当队伍人困马乏时,一位领队同学起了个《大刀进

行曲》的头,大家就齐声唱起来。其实他是别有用心。因为在我们行军拉练队伍中有一位日

本同学,是教授我们日语的德地老师(日本国籍)的儿子。老师的丈夫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部日语节目播音部门工作,曾是日本陆军军人,也参加过日共,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也

是一位国际主义战士。

本来《大刀进行曲》是为鼓舞中国军队冲锋杀敌而创作的,残酷的战争以及侵华日军在

中国的屠杀和种种暴行,使得中国人和日本人结了仇。战后近30年,只要是说起“鬼子”,

就具有特定含义。甚至连“鬼子进村”都有特殊旋律和配器。中国人听了莞尔,一切尽在不

言之中。后来不断发展演变,开始“消费历史”,成为娱乐,到后来的抗日“神剧”,就太

离谱了。

但是,一位帮助新中国播音事业的日本国际友人的儿子,在抗日战争结束多年之后,似

乎承受不了,也不应该承受队伍歌声中这么多把无影“大刀”,对他这个日本国际主义战士

儿子--一个“小日本鬼子”的“砍杀”。队伍在雨中行进,大家交换着眼神,有人大声唱有

人小声随着,心绪复杂。我陷入了深思:他是“日本鬼子”?还是“日本学生”?亦或是其他?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直到27年后,1972年中日两国才实现邦交正常化。但

是,此后的40多年间里,两国关系先是在台湾问题上,后来又在战争历史问题,在靖国神社

参拜问题,在修改历史教科书问题上,疙疙瘩瘩,反反复复,展开激烈复杂的外交斗争。原

有问题不但未获妥善解决,又不断增添新的问题,很多问题让中国老百姓心里添堵。钓鱼岛

问题、东海划界和南海问题,还有老化学武器处理等问题,近年来,甚至出现否认南京大屠

杀的动向。总之问题多多,日本总是在中国久难愈合的伤口上不断撒盐。在这个意义上讲,

给新世纪《大刀进行曲》的传唱,似乎不断添薪加柴,不断增添新的活力和动力。

中国人在传唱《大刀进行曲》时,既有一种获得民族解放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干云豪

气,不可否认,同时也觉得解气,也是对日本错误言行不满情绪的一种发泄。

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经常教育中国人民:要把日本军国主义者和日本人民区别开来;要把日

本政府决策层与一般工作人员区别开来。但是无论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怎样区分,日本人普

遍认为,都是日本人,无法区别;而且当年那场战争,日本国民不分男女老幼,也曾砸锅卖

铁,踊跃参军支前;要说战争责任,谁也逃脱不了,人人有份。注重群体团队的日本国民性

特点,给日本社会右倾思想和极右势力的孳生蔓延提供了沃土。

的确,靖国神社祭祀了很多日本普通士兵的牌位,要日本老百姓不去参拜也难。但是,

当1976年靖国神社的宫司(=相当于中国寺庙的住持)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的东条

英机等7名甲级战犯在内的一干亡灵牌位统统请进靖国神社,问题更加复杂化,参拜也发生

质变。结果裕仁天皇(缢号:昭和天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今后不再去靖国神社参拜。

本来,靖国神社就是为天皇牺牲的日本军人亡灵所设祭坛。天皇不去,靖国神社下不来

台,于是乎,近几十年来,年年纠集日本国会议员组团大举参拜,并趁机给日本天皇施加强

大压力。有几任首相还将参拜靖国神社,作为竞选对选民的承诺。天皇心里明白,你要我去

我就不去。当日本安倍晋三首相扭捏不愿提及侵略问题时,明仁天皇却谆谆教导日本国民:

要深刻反省历史。外交部则告诫日本:不要即输了战争,又输了良知。

联想到今年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举行阅兵

仪式,中国政府发出邀请,广邀世界二战有关国家首脑和代表参加。外交部表示,来的都是

客,我们都表示欢迎。国防部表示:不来,也尊重选择。

日本安倍晋三首相近日表示:鉴于忙于国会审议新的安全保障关联法案(虽还未明确到

中国是假想敌这一步,但是相距不远,有理由认为相关法案是完全针对中国的),不便来华。

当然,在日本国会一边忙着针对中国的崛起,制定种种制约和制衡方略,一边访华观看中国

的阅兵仪式,他不是得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至少也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

如果日本哪一年哪一届首相,真正深刻反省过去那场侵略战争对于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

伤害有多深,访华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典礼,中日两国实现真正和解,这首承载

了中华民族对抗战胜利太多情感,以及民族独立解放内涵的《大刀进行曲》,是否能够继续

得到传唱?或者《大刀进行曲》今后是否还应该继续传唱下去?也许我们应该以史为鉴,面

向未来,把《大刀进行曲》定格在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来传唱?

朋友,你能告诉我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撰稿者 :张邦义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